丁克一时爽,一直丁克一直爽?第一批丁克族后悔了吗?

“丁克”,是英文简称DINK (double incomes no kids) 的音译,指夫妻双方主动选择不要孩子,用双份收入充分享受二人世界。

这一概念自上世纪80年代引入国内,到现在第一批丁克族已人到中年,于是网上开始有了这样的话题讨论:30年过去,中国第一批丁克后悔了吗?

因为丁克是一种“反常规”操作,当事人随时要准备接受旁人的询问和劝说,甚至自己的想法也有可能出现反复。讨论丁克族是否会后悔,得先看他们当初选择丁克的原因。

他们为何会选择丁克?

丁克族其实有主动和被动之分。 有的家庭是被动的,因为夫妻经历过与孩子有关的痛苦,最后选择不要孩子,多少还是小有遗憾。

特别典型的例子是周润发夫妇。早年间他们有过孩子,临产前出了意外,发嫂每次提到孩子都很自责,出于对妻子的关爱和保护,发哥决定不要孩子。

与周润发类似的,还有陈百祥、黄杏秀夫妇;张卫健、张茜夫妇;刘青云、郭霭明夫妇等。

还有一种丁克,是双方主动选择,甚至 在结婚之前,就商量好不要孩子。

葛优夫妇认为两人自由自在地过想要的生活,比生孩子重要;香港的吕颂贤夫妇都信佛,也很早就商量好不要孩子,过二人世界。

因为生孩子对母亲影响很大,有很多女星态度鲜明地坚持不要孩子。比如冻龄女神周慧敏,就直言她是为了保持身材,并且她和倪震也都觉得不要孩子也很幸福。

而同样身材管理到极致的莫文蔚,兜兜转转还是嫁给了初恋,直言自己“从小到大都没有当妈妈的欲望,也不打算领养”。

常令大家惋惜不生孩子是浪费基因的刘嘉玲、梁朝伟夫妇,恋爱长跑多年,婚后没有孩子,一是因为都不想要,二是伟仔不想承担孩子出现意外带来的痛苦。

类似伟仔这样“胆小”的丁克老公,还有几位。

比如前阵子在节目上直接说“太晚了要回家睡觉”的任性青年朴树,面对主持人的询问,他的回答也是: 害怕。

朴树说自己 觉得人生太苦,不忍心生了孩子,让他来这个世界上受苦 ,吃垃圾食品,看垃圾剧;同时,也没有把握把这个孩子教育成一个人格健全的好人。

因为对现实世界和现实生活的理解,觉得生养孩子责任过重,的确是很多人主动选择丁克的原因。

比如郑伊健夫妇跟外界的解释是:

“空气很不好,世界很复杂。所以不想要孩子!”

而同样丁克的叶童在鲁豫的一次采访中则说:

“现在世界人口膨胀得那么厉害,是不是有些人不生小孩也不是坏事?”

生而不养,或养不好孩子,不如不养

确实,对孩子生而不养,或因种种原因养不好孩子,造成的人间悲剧不在少数。

周迅主演的电影《保持沉默》,讲述一个有私生子的歌星,被报复刺伤致死的惨剧。

凶手是歌星的儿子在福利院的小伙伴,也是个被父母抛弃、被人叫做“贱种”的可怜孩子。被美国父母收养后还遭受虐待甚至性侵,导致他心理扭曲、开始一系列报复社会的举动。

孩子是没有选择的,他们不能选择是否来到这个世界,他们也不能选择父母。 生而不养,不尽父母之责,或没法养好孩子,让他们活着受尽痛苦,确实不如不养。

基于真实事件改编的黎巴嫩电影《何以为家》,也特别催泪。片中12岁的小男主扎因生于一个多产多子的困难家庭,孩子们小小年纪就要帮着家里挣钱,而女孩初潮过后就要结婚嫁人。

小男主目睹父母把妹妹嫁给隔壁猥琐男,愤然离家出走开始流浪生活。经历了诸多艰辛后,他回家得知妹妹竟被折磨致死,一怒之下持刀杀人。

在狱中,他起诉父母生下他。“我希望大人听我说,我希望无力抚养孩子的人别生了”,这句台词,竟然引起了很多网友的共鸣。

丁克是一种人生选择,只对自己负责

越生越难、越难越生的恶性循环,现实生活中,我看过不少。我的三位在老家的堂兄,每家都生了三个娃。堂兄们年轻时一个比一个帅,为了这些孩子也一个比一个老得快,如今头发都白了,还被儿子啃老,个中心酸可想而知。

在我堂兄们的时代,农村孩子多,地就多,有儿子,才有希望。但到了今天,丁克已经成为一种生活方式,跟独身、单亲等选择一样,是非常个人化的决定,自己对自己的人生负责,用不着向他人解释,也轮不到别人来干预和指责。

当然,因为丁克总是相对另类,一有机会就向丁克族表示关心的亲戚朋友大有人在的。

作为丁克族,我早已适应了这种关心。 当然,我们也非常感谢双方家人的 (假装) 理解和 (被迫) 支持。我和老公都在家中排行最小,上面的兄弟姐妹已为家族传承完成了开枝散叶的使命。

我们俩对上不缺子嗣类的贡献,对下也没打算靠孩子养老。我们有充裕的时间为自己的事业和人生规划,培养个人兴趣也发展共同爱好;提升独处能力也锻炼默契指数;储备好身体资本也储备好养老金。两个人简简单单、自由自在过好这一生,也没有什么遗憾。

有人说丁克族只顾自己享乐,不顾自然规律与社会责任,是一种自私自利的行为。知乎上有个提问就是“ 丁克是一种自私吗 ?”,11475人关注。

在1462 个回答中,点赞最高的答主“陈醉”说:

无论丁克还是生孩子,都是自利行为无疑。

但这种自利能否归为自私?看“权界”在哪里。

旧时代的宗族社会,没有子女,老人就得不到供养,家族就无法存续和壮大;在「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俗约中,丁克是自私。

随着社会结构的变迁、社会化养老之风东渐,生育被承认是一种权利而非义务,是个人的自由,丁克或者生孩子都不是自私。

假设有一天人口锐减,只余星星之火,俗约就可能改变,生育是伟大的,丁克是背德。

反过来,在一个人口远超资源/环境承载力的情境中,生育是自私,丁克不是。

人生百态,每个人有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自由,丁克族只是不生孩子而已,他们选择对自己负责,也没有影响其他人,不应该因此被道德绑架。

更何况,生而为人,对社会的贡献也不限于繁衍生息这一种方式。

我们熟悉的孔雀精灵杨丽萍老师,也是丁克一族,一般人都认为她是为了舞蹈事业放弃生育,但仙子般的杨老师还有更通透、更空灵的想法。

她说,

有些人的生命是为了传宗接代,有些是享受,有些是体验,有些是旁观。

我是生命的旁观者,我来世上,就是看一棵树怎么生长,河水怎么流,白云怎么飘,甘露怎么凝结。

我不养娃,工作之余在博物馆做志愿讲解员,为观众分享中国博大精深的陶瓷文化,这也是我履行社会责任的一种方式。

丁克一时爽,一直丁克一直爽?

都说孩子是最大的碎钞机,是行走的两脚吞金兽。 不养娃又有着double incomes的丁克族,相对而言更有经济优势,可以安心地追求生活质量。

因为没娃牵绊/牵扯/牵挂,丁克族工作上出差、加班都不是问题;下班回家不盯作业不吼娃,闲时朋友聚会、出门旅行也能说走就走,各种行动自由度也比较高。

轻松、自由,算是丁克生活让人羡慕的标签, 我也因此经常被有娃的朋友们实名羡慕。 但没娃的丁克族也不是一直都这么爽的,这届父母得到锻炼和成长的机会早已突破天际,跟沉迷于二人世界的丁克族拉开了巨大差距。

因为不带娃不养娃,丁克族的损失包括但不限于——

  • 儿女承欢膝下的天伦之乐;

  • 自动refresh语、数、外等知识文化;

  • 才艺督导陪练时不慎自学成才的惊喜;

  • 各时节做手工扎道具攒节目的创意和动手能力等 ……

某夜,我因为用了下剪刀,就把自己送进急诊室缝了4针。吊水时,我深刻反思,看看,这就是不养娃、不锻炼、动手能力不足的下场啊!

“头条”上有人问,“中国首批‘丁克家庭’走向晚年,他们日子过得如何?是否后悔?”这个问题,现有522个答案。

我不算首批丁克,但我是意志坚定的“铁丁”,我的回答是——

丁克是一种状态,一种选择,是自己家的事情,与别人无关。我们享受当下没娃一身轻的自由,也接受未来自行养老的挑战。

讲真,如今丁克族养老和有娃族养老,未必有很大差别。我们见过太多案例,孩子太优秀的,很可能不在你身边。要是孩子不省心,还指不定到时谁养谁呢。总之,当今时代,传统的养儿防老不能成为默认模式,靠谁都不如靠自己。

丁克是影响一生、也需要坚持一生的决定 ,因为种种原因开始者有之,因为种种原因结束者也有之,每种生活状态都是选择,每个人对自己的选择负责就好。

丁克不是异类、不是病患,不必歧视;而中途放弃的“白丁”一族,也不会因此就跌到了鄙视链的底端被“铁丁”们嘲笑。 当然,除了那种最最狗血的剧情——说好一起丁克、你却跟小三生了娃,这样的伪丁克渣男TAN某某、ER某某等还是要实名diss。

丁克族有自由,有幸福的能力,与有没有孩子无关。

丁克族也有担当,我们对自己负责,坚信主动选择的人生没有遗憾。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