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车被奷到高潮突然停下 办公室揉着她两个硕大的乳球

灰衣老者说到这里,略停了停,叹了一口气,这才接着说道:“中原有一句话,叫作文无第一,武无第二,这句话说得极对。包熙和冷林都是满腹经纶的书生,写得一手好文章,先前可以说同是天涯沦落人,此时身份已是大相径庭。包

公车被奷到高潮突然停下 办公室揉着她两个硕大的乳球 热门小说 第1张

熙见冷林一副踌躇满志的模样,心中羡慕之极,想到自己受奸人所害,不得不亡命江湖,不由悲从中来,神情黯淡。

“冷林正是志得意满之时,又多喝了几杯酒,得意忘形之下,说出话来多少有一些狂妄。他仰脖又喝了一杯酒,哈哈一笑,口中说道,愚兄到了国子监之后,被编入丙字号辛五部,编纂大唐武氏则天的言行实录。武氏为祸大唐,残杀李氏子孙,可以说是罪孽深重。愚兄自幼读书之时,便对武氏极为厌恶,只恨晚生了几百年,没能遇到这个妖后。否则愚兄必定学着张子房的模样,花费重金请来江湖豪客,将妖后刺杀于朝堂之上,重振李唐江山!

“包熙听冷林大骂武则天,有心劝说,只是冷林正在兴头上,包熙压根插不上嘴。只听冷林嘟嘟囔囔地说道,国子监藏书不少,礼部也有一些书册,此外便是永乐皇帝在位之时编纂的永乐大典,按理说要从这些书卷之中找到武氏言行事迹,并非什么难事。但是皇上要编纂出一部可作后世子孙千秋万载均可借鉴的大书,不能有一丝一毫的马虎。是以国子监和礼部各位主事大人极为谨慎,叮嘱愚兄不只要从书卷之中查找武氏言行实录,还要到民间四处查访武氏的事迹,免得有所遗漏。

“冷林说到这里,略停了停,这才接着说道,愚兄初到国子监,虽说有典簿大人关照,却也不得不处处小心,是以上官吩咐下来之后,愚兄自然惟命是从,而且向上官献计,要到洛阳遍访名士,探寻武氏昔年的言行。

“包熙听冷林如此一说,心中一怔,不由开口问道,在下读过唐书和资治通鉴,两部书中均记载武氏出生于并州文水。武氏出生不久,其父武士彟出任荆州都督,她自然跟随父母

公车被奷到高潮突然停下 办公室揉着她两个硕大的乳球 热门小说 第2张

到了荆州,并于十四岁那年被选入宫中,成了太宗皇帝的才人。是以在下以为,要想查访武氏言行实录,须得到并州文水、荆州探访,询问当地名士和耄耋老者,方能知晓武氏事迹。至于武氏入宫之后的言行,大多已经被皇家文书收录,不必再到民间查访。而且就算要打听武氏入宫之后的事迹是否还有遗漏,也应当首访长安,再访洛阳。可是冷先生离开京城之后直奔洛阳,不晓得是什么缘故?

“冷林听包熙说完之后,哈哈大笑,口中说道:“贤弟果然是一位饱读诗书的大儒,对武氏的来历颇为熟悉。只是贤弟读书虽多,却不知道武氏许多事迹并不见于正史,而是记录于皇家秘档之中。这些秘档藏于深宫大内,向来不在世间流传,贤弟不晓得此事,却也并不稀奇。国子监中藏有一部奇书,名为圣朝遗事,写书之人的名字已经不可考证,不过这部书上盖有唐僖宗的玉玺,想来必定是李唐皇室中人所写。书中记录自唐高祖起至唐肃宗百余年间的皇室秘事,许多事情骇人听闻,世间压根无人知晓。其中有关武氏的记载更是匪夷所思,极是古怪。

“据圣朝遗事记载,武氏之父武士彟跟随秦王李世民南征北战,立下许多功劳,算得上是一位名臣。玄武门之变之后,李世民登上皇位,大封从龙功臣,武士彟积功授任利州都督,全家随他迁住蜀中。武士彟到了蜀中之后,听说号称天下第一术士的袁天罡恰好就在蜀中,便即派人将袁天罡请到武府作客。机缘巧合之下,袁天罡见到了武士彟的夫人杨氏,登时大惊失色,对武士彟和杨氏说道,在下静观夫人面相,实在是贵不可言,当生贵子。

武士彟听袁天罡说完之后,心中大喜,急忙将自己的两个儿子武元爽、武元庆叫到面前,请袁天罡为两人看相。袁天罡看过之后,一脸不解的神情,对武士彟说道,两位公子虽然相貌不俗,将来必定高官得坐,骏马得骑,但是以在下看来,两位公子虽然能够官拜三品,却不是命格最高贵的那位。

袁天罡说完之后,武士彟心中惊疑不定,口中说道,本官只生了这两个儿子,依照先生所说,难道本官命中还有一子不成?袁天罡仔细端详了武士彟一番,脸上神情更加古怪,摇了摇头,口中说道,依照大人的面相,命中只有二子,这倒真是奇了。

“袁天罡说话之时,恰好武士彟的长女武顺从堂前经过。武士彟将武顺叫入堂中,请袁天罡为武顺看相。袁天罡看过之后,沉吟片刻,这才对武士彟说道,大小姐是显贵之相,只是额生独角,当主克父,须得远嫁,从此父女相隔,或许能够消此罪孽。

“武士彟听袁天罡如此说话,心中愀然不乐。不过他知道袁天罡号称天下第一术士,是一位有大本领的奇士,即便是太上皇李渊和皇帝李世民,对袁天罡也是极为信服。虽说此人称大女儿克父,听在耳中极不受用,不过也给出了消弥祸患的法子,否则自己不知道此事,将女儿留在身边,说不定要惹出大祸事。念及此处,武士彟又颇为庆幸,索性要奶娘将襁褓之中的小女儿也抱了出来,请袁天罡为她看相。

“武士彟的小女儿便是后来的武氏则天。将小女儿抱出来之时,武士彟有心考较袁天罡的本事,谎称武氏为男婴。袁天罡不看则已,乍一看到武氏的面容,便即大惊失色,随后又极为惋惜,对武士彟说道,可惜是一位小公子。此子若为女子,当为天下之主。武士彟听袁天罡如此一说,心中又惊又喜,随即又担起心来,知道此事犯了皇帝的大忌,若是传扬出去,武家非得被灭族不可。是以他再三恳请袁天罡,万万不可将此事泄露出去。

“包熙听冷林说到这里,心中疑云大起,急忙开口问道,武士彟身为利州都督,手握兵权,若是想免除祸患,尽可以将袁天罡杀掉灭口便可,何必与他多费口舌?可见圣朝遗事这本书中的记载太过荒谬,乃是妄人所写,当不得真!”

喜欢一刀倾情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