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被各种性玩具折磨小说 扯开她的腿狠狠占有NP

季青城是怎么知道的?

不,季青城不可能知道,这一切,完全就是巧合。

肯定是巧合。

“所以……她为什么会在我们的房间里?我们的床上?”季青城冷冷的问。

孙琳睫毛上挂着泪珠,泪眼汪汪的看着季青城,她不知道该怎么说。

明明和她在床上的应该是季青城,怎么会变成其他的男人?

怎么会变成这样?

乔薄言也尴尬愤怒的不知道怎么说。

乔盼:“……”

既然他们都不说,那就她来说了。

“老公……孙琳刚才和一个男人在我们的床上……”乔盼说,后面的话,她不好意思说出来。

季青城挑眉,看着床上的孙琳。

孙琳恨不得立马消失在他的眼前。

季青城会怎么想自己?怎么看自己?

会认为自己是个下贱下流的女人,在继女结婚当天,就迫不及待的在另一个继女的房间里和别的陌生男人做不要脸的事……这都是什么事啊?

传出去,她还怎么做人啊?

孙琳捂着嘴无声的伤心的哭泣着。

“她和谁……做什么,我不感兴趣,只是……为什么会在我们的房间?”季青城质问着哭泣的孙琳:“你是怎么进入我的房间的?”

孙琳:“……”

说不出话来,只能哭。

季青城拿起了电话,拨通了110。

其他人只看到季青城拿起了电话,给人打电话,却不知道是报警。

电话接通了。

“喂……110吗?我要报警。”季青城冷冷的说。

“……!!!!”

三人都愣了一下。

“不要!!!”孙琳反应过来,惊声尖叫着就站起来想下床来抢季青城的电话,可她一站起来,被子就从身上滑了下来,身体呈现在众人眼前。

“……”乔盼红了脸,只看了一眼就别开了眼神,去看季青城。

其实,有点担心季青城看到孙琳的身体,虽然就算是看到也是无意中看到,但是,她还是有点介意。

幸好……季青城根本就没看孙琳。

垂眸在认真的报警。

孙琳赶紧蹲下身体,抓住被子裹住自己的身体。

哭着看着季青城说:“不要报警,青城……求求你,不要报警。”

一个风情万千的女人,哭的梨花带雨,可怜兮兮的乞求着……这样的画面,换成其他的男人早就心软放弃了,可季青城就好像是个没有感情的机器人,继续报警。

“有人潜入了我的房间……嗯……我感觉自己的人生安全受到了威胁。”季青城说。

110说了什么,季青城就报上了自己的地址。然后才挂断电话。

“青城……”孙琳哭着看着季青城。

他怎么能这样?

怎么能这样绝情?

季青城看都没看孙琳一眼。

乔薄言这才反应过来,看着季青城,又是生气愤怒又是害怕。

季青城报了警,警C一来调查,岂不是什么都清清楚楚了?

季青城要是知道真相……不会轻易放过自己的。

“青城……你还是给110打电话,让他们别来了,都是一家人,闹起来……太难看了。”乔薄言讨好的说。

季青城淡淡的说:“我觉得不难看。”

乔薄言:“……”

“我觉得我的人生安全受到了很大的威胁,这是我的房间,可是……你们却都能随意的进出我的房间,还能在我的房间里做这样的事,你们能在我的房间里做这样的事,也能做其他的事……比如伤害我,杀了我,为了我的安危,我必须报警。让警C来调查出真相。不然,我是不会放心的。”季青城说。

乔薄言艰难的说:“其实……”

“怎么?”季青城看着乔薄言,问:“你是担心她和那个野男人的事情传出去丢了你的脸?你放心……这种事,警C局是不会乱传的,他们会保护你的隐私的。”

“……”

乔薄言被噎了一下,他害怕的根本就不是这个,他害怕的是。

季青城有来到了床边,按了座机的电话,接通了前台:“请问,您有什么需要的?”

“让你们的负责人到808来一下,我的房间,居然有陌生人潜入了,如果你们酒店不负责处理,我是会把你们酒店告上法庭的。”季青城冷冷的说。

“好的,请稍等,我马上通知我们经理。”前台说。

今天是杭城名流步家的大公子结婚,酒店被步家包了,来参加婚宴的都是非富即贵的人,更何况,是猪总统套房的客人,酒店两个总统套房,一个是新人住的806,一个就是808。

步家会把唯二的总统套房安排给这位客人,可见这位客人的身份尊贵。

前台不敢怠慢,立刻通知了经理。

经理丢下手上所有的事情,匆匆朝808赶去。

孙琳看着神色冷酷一副要追究到底的模样,心里绝望……完了,完了。

她知道一切都完了。

自己去前台要骗808房卡,自己拿着房卡开门进入房间的事,根本就经不起查,随便问问前台,调取一下监控,一切都一清二楚了。虽然不知道那个男人是怎么回事,但是自己,却是在清醒的情况下刻意进入808的。

这一切都证明,自己是心怀不轨的。

她哭着看着乔薄言。

希望乔薄言能赶紧想出办法,能救她……她不想,不想被钉在耻辱架上,不想被所有人鄙视。不想被千夫所指,不想成为别人口中下三滥的贱女人。

她不想的,她不想的。

她真的不想的。

都是乔薄言的计划。

乔薄言自然是看到了孙琳求救的眼神,他也不知道事情怎么会发展成这样,明明他感觉自己的计划万无一失的……可为什么却变成了现在这样?

“青城……”乔薄言看着季青城,歉疚的说:“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是我娶了这个女人……家门不幸,青城,我代她给你道歉。是我们错了,你……就不要追究了。”

季青城看着乔薄言说:“在我身上,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我如果不追究,就放任这件事这么过去,那么,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我不会拿自己的人身安全开玩笑。至于她怎么样,是你的事,我只需要警C局和酒店给我真相就行了。”

乔薄言:“……”

他看着季青城,看来,季青城是铁了心要把这件事追究到底了。

怎么办?

乔薄言看了一眼孙琳,对季青城和乔盼说:“青城,盼盼……你们先去外面等一下,让她……把衣服穿好。”

乔盼:“……”

对哦。

这么久了,孙琳还没有穿衣服。

乔盼拉了拉季青城的手,季青城就拉着她走出了卧室。

乔薄言把门关上,冷冷的说:“先穿衣服。”

“老公……”孙琳哭着眼泪汪汪的看着乔薄言。

乔薄言压抑着声音,愤怒的说:“你还有脸哭……你那双眼睛长着干什么的?你连人都不认识吗?”

孙琳哭着也小声的说:“我……不敢开灯,我怕开了灯,万一……他认出了我怎么办……”

乔薄言:“……”

好像也有道理。

“穿衣服。”乔薄言嫌弃厌恶的说。

孙琳看到了乔薄言眼底的嫌弃和厌恶,很害怕也很绝望……乔薄言嫌弃厌恶她了,那以后,她在乔家,还会有好日子过吗?

不会有了……不会有了。

此刻,在乔薄言眼里,自己就是一个愚蠢肮脏的女人,他以后……看到自己就只有厌恶。

孙琳哭着开始穿衣服。

乔薄言看到了孙琳身上的那些暧昧的痕迹,气的又想打死孙琳了。

这个肮脏又愚蠢的女人。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喜欢闪婚新爱:季少的心尖宠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