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熄粗大进出刘雪 玩弄放荡少妇200短篇

张向北他们的“随手帮”活动也开足马力,迅速地发展,随着帮扶的农户越来越多,和整个贫困乡贫困村的进行帮扶,他们的这个活动的影响力也越来越大,央视和《人民日报》都派出记者到杭城,采访了张向北和吴欢。

接着,记者们还奔赴全国各地,采访被他们帮助的困难农户和贫困乡村,所到之处,面对着记者们,被帮助的农民和当地的乡镇政府,村两委,对“宅鲜送”的“随手帮”活动都给予了高度的肯定。

记者们回去之后,关于“随手帮”活动的系列报道,就开始在央视和《人民日报》连续出现,还都加了编者按,对“宅鲜送”“随手帮”活动的立意和宗旨,大加赞扬,赞扬他们这种把慈善活动和本公司的业务结合在一起,力所能及地去帮助贫困农民的行为。

“要是我们全社会所有的企业和个人,都能伸出你们的手,随手帮助一下广大的农村和农民,我们的三农问题和脱贫攻坚就不难解决,我们必须为这种实实在在的,而不是搭花架子、完成任务式的扶贫活动给予掌声!”

央视在他们系列报道的编者按里这样说。

这些报道和肯定,让“宅鲜送”声名大噪,对他们来说,既是雪中送炭,也是锦上添花。

与此同时,老拖编写的,根据他们“随手帮”活动创作的婺剧,也由向南他们在杭城各区县巡回演出,杭城的新闻媒体,应市委宣传部的要求,跟踪报道了这次演出活动,一时之间,你打开杭城的报纸或是电视,几乎每天都能听到和看到“随手帮”这三个字。

和“随手帮”一起出现的,自然是“宅鲜送”,中央级媒体都已经开始系列报道了,杭城本地的媒体,当然更要不遗余力。

随着“宅鲜送”和“随手帮”活动的声名鹊起,很多人到张向北他们“宅鲜送”的官微下面,还有他们个人的微博下面留言,对他们的行为大加赞赏。

都说他们是血管里流着道德的血的良心企业。

还有很多人进他们“宅鲜送”网站,在网站的社区发表长篇大论,更有一些老同志,看完电视或放下报纸,按捺不住自己激动的心情,拿起电话就拨打他们的800客服电话。

这些电话打进来,不是订菜,而是夸奖他们,说是要一吐为快,他们客服的工作量因此增加不少。

报名参加他们“随手帮”活动,要求结对贫困农户,或直接给活动捐款的人大幅增加。

同时,也有很多人涌进“每日鲜”的官微下面,或到他们的平台留言,纷纷责骂他们,问:

“‘宅鲜送’在做‘随手帮’,你们除了剽窃人家的专利,还能干什么?”

“什么叫‘来得早不如来得好’?说说,你们比‘宅鲜送’好在哪里?臭不要脸的!”

还有人问:“你们能做到不卖隔日菜吗?哼,料你们也不敢。”

“敢不敢说说,你们的菜和‘宅鲜送’相比,谁更新鲜?”

“每日鲜”似乎一夜醒来,感觉自己正遭受无妄之灾,所有的箭都射向了自己,把他们射成了一个大筛子,百孔千疮,怎么手忙脚乱地应付都来不及。

这都什么事啊?

做电梯广告的广告公司老板打电话和周若怡说,已经出现了好几例,有人在电梯里,直接用记号笔在“每日鲜”的广告上,打了一个大叉叉,还有人写了“骗子”两个字,这在我们这么多年的电梯广告里,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这一段时间,马老师风头正健,他在结束全球各地的演讲,回到杭城的时候,才蓦然惊觉,他们的“每日鲜”已经处在漩涡的中心,两家彼此竞争的公司,一家在鲜花和掌声之中,一家已经成为众矢之的。

冷静下来想想,他这才发现,“宅鲜送”那些看似毫无关联的举动,实际上已经变成了一张无形的网,把“每日鲜”紧紧困住。

有关系不错的前同事打电话和吴欢说,老马发脾气了,还召集开了几次会,让大家想应对的办法,但最后的结果是没有办法,“宅鲜送”除了那个侵权官司,就没有一件事情是针对他们“每日鲜”而做的,“每日鲜”不能直接对“宅鲜送”进行反击。

如果那样,就算是“宅鲜送”没有反应,不理他们,他们的行为也会引起众怒,招来更多的臭骂,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宅鲜送”怎么变成了碰不得惹不得,它后面挟持着巨大的民意,你要是悖

翁熄粗大进出刘雪 玩弄放荡少妇200短篇 热门小说 第1张

逆民意,那就是自己找死。

商议到最后,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快结束那个官司,争取打赢那个官司。

吴欢拿着电话,心里不停地冷笑,这个官司,你们还打的赢吗?老百姓早就已经做出判决,认定你们剽窃,老百姓的认定,可不是几个法官和一纸判决书能够扭转过来的。

再说,你们想尽快结束就尽快结束?虞律师同意吗?他还想把这案子打成自己的经典教案,他要追着缠着你们打,一审结束还有二审,慢慢来吧。

好消息接踵而来,先是吴欢的前同事偷偷告诉吴欢,集团的HR已经下了命令,“每日鲜”那边所有的招聘工作一律停止。

吴欢知道这是什么意思,这就意味着他们在找退路,准备收缩战线了,老马大概已经把两家公司,像麻雀那样仔细地进行解剖,他发现并预见到,就生鲜配送这块,“宅鲜送”有太多的优势是“每日鲜”无法超越的,“宅鲜送”不仅光是配送,还在生产。

这是一场他们注定打不赢的战。

或者说,马老师越解剖,他就越坚定了,要把“宅鲜送”收入自己囊中的想法,这样的想法,让他的胃口膨胀,同时也已经无心恋战。

接着是吴越和李薇告诉张向北吴欢,杭城和上海,我们的个人客户在回升,而且趋势越来越明显,现在我们已经回到百分之二十七八,很快就要拿回三分之一的市场占有率。

张向北和吴欢松了口气,一个月,他们苦苦坚持了一个月,现在终于看到了胜利的曙光。

张向北明白,趋势线一旦出来,上升的趋势就会不断增加,上升有时候也是会有加速度的,这些重新回来的客户,就像是金不换的回归浪子,他们一旦回来,就再也不会离开,“每日鲜”已经彻底失去了他们。

“单位用户呢?”张向北说。

“还僵持着。”吴越说。

这些离开的单位用户,大多是小型餐饮类饭店酒店,和中小型的民营企业民营公司,这些单位的老板们最讲实际,对价格最敏感,相反,他们对蔬菜的品质,要求反倒没有那么高,只要“每日鲜”的价格没有调整,他们就注定会是最后一批回归的。

“没有关系。”吴欢和张向北说,“现在反倒是‘每日鲜’最艰困和难熬的时候,也是‘每日鲜’的人最惶恐的时候,一旦老马决定放弃这个项目,他就不会允许他们继续烧钱,反而会有盈利的要求,等到那时,他们的价格不调整也必须调整。”

张向北点点头。

……

桂花姐的“锦绣服务”公司,他们在杭城和上海所管理的小区和写字

翁熄粗大进出刘雪 玩弄放荡少妇200短篇 热门小说 第2张

楼,都是高档小区和5A写字楼。

这些小区和写字楼里,“宅鲜送”的客户,本来就是流失比例最少的,他们很多人在“每日鲜”出来的时候,都试着下过一两次单,收到菜后,自己马上做出了评断,接着还是回去“宅鲜送”买菜。

等到客户们开始回归的时候,又是这些小区和写字楼里的客户回归得最快,比例最高。

桂花姐经常会去下面小区转转看看,她到了小区里,就肯定会去“宅鲜送”和“每日鲜”的保鲜柜看看,等到她发现“宅鲜送”保鲜柜的使用量,大大超过“每日鲜”的时候,桂花姐心里暗喜,同时对“每日鲜”开出了第一枪。

她命令下面所有小区的物业公司,“每日鲜”的保鲜柜现在使用率太低,摆在那里太占位置,通知他们来撤走,或者是每个小区,只保留一两个点,让他们把客户都集中到那里去,其他的都给我撤了。

下面人心里知道,老大这是明显地在整“每日鲜”,当初“宅鲜送”的保鲜柜空置率很高的时候,集团公司可没有下过这样的命令,这还不明显吗?

不过,大家也都知道,“宅鲜送”和他们公司,包括“宅鲜送”的老板和谭董是什么关系,自己的老大在做给谭董看呢,每家物业公司的总经理,当然也马上行动起来,他们需要做给老大看。

他们都理解错了,桂花姐这样做,还真的一点也没有要做给谭淑珍看的意思,她这是诚心要帮张向北,张向北是小昭的儿子,桂花姐看着他,感觉就像自己的小孩一样,总想着要去呵护。

“宅鲜送”和“每日鲜”在隔空交战的那些日子,桂花姐到了下面小区,看着“宅鲜送”的保鲜柜使用的人越来越少,她的心就一直揪着,很替张向北担忧,现在有这个机会,她还不马上出手?

桂花姐的出手,对“每日鲜”来说,可以说是重重的一击,不是业务上,业务上反正本来就在下滑,天天下滑,大家都见怪不怪。

而是在人心里,在他们“每日鲜”的员工中间引起不小的震动,自己都几乎要被人家扫地出门了,接下来会怎么样,谁也不知道,下面开始变得人心惶惶。

接着,有其他的小区也开始学“锦绣服务”的样子,开始清理“每日鲜”的保鲜柜,把它们集中到一两个点去。

很难说这是他们自己的行为,还是丁勉力周若怡吴欢和李薇他们努力的结果。

这样,客户订了菜,本来保鲜柜就在楼下,乘电梯下楼就可以取,现在那里,只有“宅鲜送”的保鲜柜还在,“每日鲜”的保鲜柜已经被集中了,他们必须要走到另外一幢住宅楼下,才可以拿到菜,太不方便了,很多人干脆又回到了“宅鲜送”。

喜欢奔腾年代——向南向北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