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硬硬的东西顶着我的腰 迈开腿尝尝你的草莓

司马懿很聪明,他知道自己不可能违逆吕雍,所以在接受之后便开始了吕雍的清洗计划,不过他是从一些小角色开始的,一家家的过,看似轰轰烈烈,但像钟繇这些名士要开始处理,至少也要十日之后才会轮到,再加上中途可能会有人出来阻拦,应该还能再多些时间。

这些时间,借着太极车,足够让吕布知道此事并返回来,现在司马懿唯一担心的就是吕布的态度,吕雍回长安做这些事情,是否是吕布暗示,如果是……那就只能这般继续下去了。

司马懿甚至不敢在长安城中跟外人说自己的想法,这个时候,任何人都可能去吕雍那里告状,那自己可就里外不是人了。

一时间,长安城中因为伏完谋反的事情,牵扯出大批人来。

“主公,走吧。”陈宫对于这一幕很满意,吕雍果然还是年轻了。

刘备闻言皱眉看向陈宫:“公台,此事与我何干?”

“主公还未看出吗?这吕家子是在借此机会清除皇党呐!主公便在这清除之列。”陈宫叹道。

刘备眉头微皱,隐隐间,他察觉到有些不对,但哪里不对,他说不上来。

“我要去见荀攸!”犹豫片刻后,刘备决定先去见一见荀攸,这种事儿,要看看吕布那四部尚书的态度,从这里,大概便能看出吕布的太多了。

“主公!”陈宫一把拉住刘备,沉声道:“这等时候,去荀攸那里,岂非自投罗网?”

“公台,此事与你是否有关?”刘备忽然看向陈宫,目光中透着一股陈宫以往所未曾见过的东西

“主公不信我?”陈宫看向刘备,皱眉道。

“非是不信你,便是因备太了解于你,方有此问。”刘备叹了口气,看着陈宫道:“昨日我去过刑部,见过伏国丈。”

陈宫目光微微一缩,身子下意识的后仰了一丝。

“他未曾说什么名单,也未曾说此事与你有关。”刘备有些落寞的叹息道:“吕雍固然有错,但少年人一时冲动不顾后果也是常有之事,然伏国丈那场动乱公台不觉有些可笑?”

伏完等于是拿着吕布的兵去挑衅吕布,这有可能吗?这场叛乱怎么看都有种很蠢的感觉,伏完不是什么聪明人,但也不可能主动送死吧。

刘备这两日前前后后将这事情捋了一遍,越看越觉得有问题,在见过伏完之后,刘备隐约懂了,这场计策一开始恐怕不是这样的,但谋划能够说服伏完做这些事的,放眼长安其实没几人,钟繇有这个能力和本事,但刘备很清楚钟繇不可能做这种事,因为后果可能是钟家覆灭。

陈宫也是一个,刘备不想这么想,但陈宫这几日的表现让刘备生疑,这才有了今日一问。

看着陈宫的神色,刘备没有等他回答,他已经知道了答案,苦叹一声道:“公台,我知你不喜太尉,但却未想你竟用天子做饵,可否告诉备这是为

一个硬硬的东西顶着我的腰 迈开腿尝尝你的草莓 热门小说 第1张

何?”

“主公,若真让吕布扫平天下,这汉室江山便是他的了,若此时吕布背上弑君之名,或可引动天下有识之士再度揭竿而起!”陈宫看着刘备:“主公,汉室兴复,如今已是关键时候……”

“住口!”刘备目光一厉,看着陈宫喝道:“大丈夫生于乱世,当光明磊落,即便身处逆势,也当屈身守分以待天时,若真有一日,太尉要亡我大汉,备哪怕自知不敌,也定当拼得一死,以全汉室,至少到如今,太尉并未做错任何事!”

“包括冀州屠戮士人!?”陈宫反问道。

“非是屠戮,朝廷新政之效,在关中已有验证,我不信公台这般智者未曾看出,冀州士族既然起兵叛乱,自当承受后果,大汉自光武以来形成的士族制度显然是错的!”刘备朗声道,这是他第一次直接开口抨击士族政治。

士族自然是早就有了,但士族政治却是在光武之后才渐渐形成,诸侯起兵,莫不仰仗世家,哪怕刘备当初割据徐州,也是如此,但仰仗不代表认可,其实吕布在关中做的,诸侯都想效仿,但真正做到的却只有孙策一个。

如今,刘备以宗室身份,立于关中朝廷再看这天下,看到的自然跟在徐州时不同,以前不敢说的话,自然也敢说了,这其实是所有诸侯与帐下士族之间的隐藏矛盾,吕布在冀州看似大开杀戒,但哪一次不是世家先挑事?还手就是错了?

刘备知道陈宫一直以来其实是站在士族这边的,哪怕跟随刘备,很多事情上也是以士族为准,这点在徐州时双方其实相处的颇为融洽,因为当时的刘备也是依靠士族的,但自入关中,当了冯翊太守之后,陈宫虽然还是在刘备麾下做事,但事实上在冯翊郡这段时间,双方的分歧可是不少的。

盖因关中政策是以民为主,各项新法虽然不多,但条条都是针对维护百姓利益为主,也正是因此,刘备和陈宫之间其实已经开始有了间隙,但真正这般针锋相对,这还是第一次。

陈宫后退了两步,皱眉看着刘备,好似第一次认得他。

“公台,收手吧。”刘备看着陈宫道:“以朝廷如今声势,曹操也好,孙家也罢,都是挡不住的。”

“那可未必!”陈宫后退一步,冷笑道:“吕布或许真的无代汉之心,然而吕雍有便够了,不止他有,吕布麾下很多人都有,这便是势,便是不支持的,也保持了陈默,那与支持又有何错?如今吕雍已经开始清算大臣,清除皇党,那下一步,便是天子了!”

刘备目光一凝,看向陈宫的目光里带上了几缕凶气。

陈宫却自顾自说道:“玄德公,吕布若扫平天下,再由天子禅让,那天下都会认可,然而今日杀了天子也好,囚禁天子也罢,只要那小畜生对天子动了手,吕布他日纵然得天下,那也是得国不正,这污点会跟随他流芳百世!无解!”

刘备冷哼一声,转身便走,径直去往民部尚书那里,这事儿他的确想不出办法,但荀攸定有主意。

“玄德公!”陈宫叫住刘备。

刘备复杂的看向陈宫:“公台好自为之……”

陈宫皱眉道:“吕布一无道莽夫,玄德公何以这般助他?”

“或许是道不同,公台看到的道与太尉不同吧。”刘备叹息一声,转身径直离开。

“天下可无吕布,但不可无士!”陈宫大声喝道。

刘备没再说什么,这是陈宫的道,无法评判其对错,但这次他做的事,定然是错的。

陈宫也没再拦住刘备,他知道这一切是无解的,从称呼刘备为玄德公的那一刻,二人君臣关系已经断了。

刘备出府后,直接去了荀攸那里,将事情说了一遍,希望荀攸能出面停下此事。

“早在公子做这些事时,已经派人去了主公那里。”荀攸看着刘备,微笑道:“如今怕是已经送到了,玄德公,若主公真有此意,没人能拦住的。”

刘备默默地点点头,这件事赌的也就是吕布的态度,若吕布只是不好自己出面,让吕雍出面,那这件事没人可以拦住,但若吕布不愿,只要知道了,吕雍就做不到。

其实荀攸也挺复杂的,既想吕雍成功,又不想吕雍成功,一颗心夹杂在两者之间也挺难受的。

刘备点点头,不过他觉的吕布若要帝位,没必要做这些弯弯绕绕的东西

“若这一切是有人筹谋……”刘备看向荀攸,想要问问会怎样处置,终究还是有几分不舍的。

“朝廷经过的算计,可比玄德公想象的还要多。”荀攸笑着摇摇头道:“玄德公放心,主公表明态度之前,乱不起来。”

最多也就抓人,杀人的话,这么多人,吕雍还没这个权利,当年徐荣屠杀士族,那是吕布下令的,现在没吕布的命令,至少关中没人敢擅自做主。

“至于算计之人……玄德公说的,可是那陈公台?”

“这……”刘备愕然的看向荀攸,微微皱眉。

“玄德公勿要惊慌,陈宫这些年做了什么,这边都有记录。”这等人……主公回来后自会处理。

刘备皱眉看向荀攸,突然道:“若太尉真有此心,公台是否便是这罪魁祸首?”

荀攸没有回答,只是给了刘备几卷书道:“这些是玄德公在冯翊郡那些年,陈公台做的事情,玄德公不妨看看。”

刘备没有看,荀攸既然如此说,他大概能够猜到会是什么事,他不想看:“公达先生,你说太尉会回来?”

“不知。”荀攸摇了摇头:“中原战场其实并非一定要主公参与,主公留在泉州,乃是有其他要事。”

现在徐荣、华雄、张任、徐庶、高顺都在积极备战准备兵指中原,一直未动手只是因为尚未协同完毕,以及冀州尚未完全吞纳,所以吕布现在其实并不算忙,若想回来,在荀攸看来,绝不似陈宫想象的那么严重。

“告辞。”刘备苦笑一声,对着荀攸一礼,转身离去……

喜欢吕布的人生模拟器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