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SAO货都湿掉了高H奶头好硬 怀了校草的崽后被全校知道了

不容易呀,真的不容易,秦吉春竟然服软了。他来说能够说出这么一番话,真的难能可贵!

王传林经常讲说秦吉春这个人就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郑平原和秦吉春搭过班子,秦吉春是个什么人物,他自然也是非常了解的。

在雍平的时候,他私底下跟身边的人说过:“秦县长这个人啊,我觉得他不应该从政,他完全可以去国企干一把手。

他身上有一股虎气啊,什么时候都是虎虎生风的!现在我们干国企干企业就需要这种精神。

还有企业经营重要的一点就是决策在这一方面也是他的擅长!他在我们雍平县算是屈才了。”

郑平原的这番话,汉斯是在垦定秦吉春,其实发牢骚的意味很浓。

雍平县县委书记是他郑平原,关键事情的决策,应该是他郑平原拍板的!但是秦吉春这个人总是喜欢越族代跑,自以为是!

还有秦吉春在,有时候办事情也不讲什么民主!一切为了追求效率嘛!这不就是经营企业的风格吗?搞政治这么搞肯定不行嘛!

再说了,现在我们党内的政治规矩就是民主集中制,当领导的决策决断是需要搞,但是一定要讲党内民主啊。

秦吉春皮气又臭又硬,怎么和同事们把关系协调好?怎么能够把大家都团结好啊?什么时候都虎虎生风,刚则易折嘛。

但是今天的秦吉春在两位领导面前的表态很诚恳,很低调,很实在,而且从他嘴里说出的是服软的话!

郑平原道:“老秦你去了澧河之后改变很大呀,看来这个一把手真的不好干!别人只看到干一把手的风光,却不知道干一把手的人有时候也要能够当得了孙子啊!

你既然有这个态度,我力所能及范围里的帮助肯定不能少!但是你也别指望太多,我现在是一个副职!再说了,人大的资源肯定比不上党委和政府的,主要的工作还是要靠你自己去搞。”

王传林喝了一杯水,说道:“的确很不容易啊!我都以为今天的太阳是从西边出来了。

我觉得尤其难能可贵的是,你老秦既然靠上了刘副书记这棵大树,还没有忘记我们,这一点值得肯定!

但是我作为市委秘书长,我首要服务的对象是我们的杜书记!当杜书记和刘副书记在某些理念上可能存在分歧和冲突的时候,我的态度是很鲜明的,这一点上我可能是帮不了你的。”

秦吉春说道:“两位领导今天能说出这番话也不容易!这说明唐俊说的还是对的,我们都是雍平走出来的干部,不管我们在雍平县当初斗得那么厉害。

你一旦走出来了,在很大程度上我们也是打断骨头连着筋的!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历朝历代,古往今来。人这种动物啊,就喜欢斗来斗去。

以前我们就用平那么一个小舞台,所以我们三个人就是你斗我,我斗你。但是现在舞台大了, 放在武德市的这个层面上,你们二位可能算了一个人物。像我秦吉春这种正处级的干部算个什么?

要想做点事情不容易,雁过留声,人过留名,我秦吉春没有别的奢求,就是想把澧河县这一任县委书记给干好!”

陈吉春这几句话说得蛮诚恳,但是非常坦率的交流。对目前的她来说已经到了仕途最黄金的阶段了,他很珍惜现在的每一分,每一秒。

……

吃完饭之后继续打牌,张华过来之后,唐俊就让张华上了牌桌。

郑平原跟唐俊讲:“唐俊你现在不打牌了,那正好!今天上午,钱朝阳从雍平县过来了,可是晚上一起吃饭的呢!

你这边不是刚好走了局吗?我就跟他讲让他先安排其他的事情!这个时候估计他也没什么事了,你跟他打个电话!让他过来也坐一坐?”

唐俊立马就给钱朝阳打电话!钱朝阳这个时候正一个人在宾馆里无聊呢,今年雍平的各项工作都没有干好啊,应该说钱朝阳今年的工作也有些灰头灰脸。

用雍平县有些人的话说,钱朝阳这个人还是功利心太强了!这个人就是一个毛病,那就是这山望着那山高!

坐在了狙神的位置上,脑子里面想的就是想干副县长!以前在下面乡镇干党委书记的时候,脑子里面想的就是想干局长。

而且钱朝阳这个人不仅是想,还付出行动!所以说啊,活得很累。在官场之上,核心要点还是心态两个字!

很显然,钱朝阳现在心态并不平静!他是想动一动,想往上再走一走!可能也正因为这个原因,现在郑平原有时候不太想见他。

唐俊亲自去酒店接钱朝阳,他说道:

“钱书记,你一上午就过来了,为什么没有给我打电话呀?我早知道您来了,我肯定早把您叫上了!

今天郑平原书记和秦书记还有王秘书长在一起玩!我是临时被抓壮丁抓过去的,幸亏关键时候张华来给我解围,要不然这个时候我还抽不开身呢!”

钱朝阳略微有些尴尬,实话实讲他和唐俊之间的关系,那还用说吗?他们的这种关系是很牢固是很稳固的!尤其站在唐俊的立场上,钱朝阳对他有知遇之恩,所以在无论什么情况下,唐俊也不会只是考虑利益呀。

但是钱朝阳的心思很微妙啊,他觉得唐俊现在到了市委工作,身份不同啦!他一到武德市就给唐俊打电话,唐俊会不会认为老领导又有事情要吩咐他呀?

还有钱朝阳很现实的考虑问题,对他来说,龙俊目前还只是个秘书,对他要干的事情提供不了太多的帮助,可以从个人的这种精力考虑,他就没怎么联系唐俊。

“堂姐,我听说你前段时间可是回了雍平啊,你回雍平也没有给我打电话。”钱朝阳很快想到一个关键点。

唐俊脸不红心不跳的说道:“这就是我真的要检讨的地方!这一次回了雍平县,多好的机会呀。但是没有见到你,也没有见到丁主|席,我这张脸真的没有地方搁啊!

所以这是我的错!我也不解释原因,错了就是错了!待会儿我们喝酒,我先自罚一杯。”

“行啦行啦,唐俊,我们都知道你是大忙人。你是刘书记的秘书,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这个道理我们能不理解吗?

我不给你打电话也就是这个考虑,你是服务领导的,我给你打个电话,你接待还是不接待呀?有时候不是两边为难吗?

再说了,你接待我,咱们也就谈一些日常的琐事,浪费你的大好时间了!”

应该说唐俊和钱朝阳的关系还是一如既往的随便,但是这种随便背后的东西似乎已然改变了。

钱朝阳在面对唐俊的时候,表现出的是一种不自信!说1000道1万,这种不自信,根源还是功利心。

钱朝阳不服气,心中还有很强的功利心,他一没心思的想被提拔,想成为副处级干部。

但是这么多年来,这一步就一直没有迈过去。唐俊开车的时候,钱朝阳跟唐俊讲。

“唐俊我跟你讲一件事啊,我们交通局副局长张力!这一次都提拔了,解决了副处级的问题!你说现在在县城里面像我们这种干

小SAO货都湿掉了高H奶头好硬 怀了校草的崽后被全校知道了 热门小说 第1张

部有什么前途?

干死干活一辈子到我现在这个位置,还走往上看不到空间呢……”

“张力局长?我记得他是非党吧?”

“谭书记我觉得这很正常,非党的干部,在政协还是有优势的。张力这个政协副主|席,能比得上你前局长手中握的实权吗?

所以说我们看级别只是一方面,关键还是要看实惠嘛。”

“唐俊,你还年轻,心气儿高,你到了我这个年龄考虑问题的方式就不一样啦!

要我说我还不如是非党呢!如果我是民主身份,说不定早就解决解决了副处级的问题……”

唐俊就专心开车,不好怎么说话了!钱朝阳对副处级硬是有执念啊,他很执着就是这个事儿。

到了酒店之后,领导们都在打牌呀,钱朝阳跟领导打个招呼,抽过烟,出来的时候还是要和唐俊一起玩。

唐俊便在房间里叫了酒菜,两个人喝点酒,吃点菜,边吃边聊。

这个聊天的过程中,唐俊确实感觉到自己的思想和钱朝阳之间似乎已经拉开了距离了。

钱朝阳最多的就是吐槽,吐槽各种体质的问题,吐槽各种工作难以施展!好像就是众生皆苦啊。

小SAO货都湿掉了高H奶头好硬 怀了校草的崽后被全校知道了 热门小说 第2张

其实仔细分析钱朝阳的吐槽,归纳起来也就是一句话,那就是仕途不顺。

而对唐俊来说,他现在真的很少考虑这个问题,在这方面他甚至是没有什么烦恼。

比如他在大林山镇党委书记的时候,能够从大岭山镇党委书记直接到市里工作,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呀。

换做一般人内心肯定是欣喜若狂,但是这一点在唐俊身上并没有体现出来。离开大林山,他的内心很不舍的。

他甚至想过,如果是组织允许,他可以长期扎根大林山工作,无怨无悔!

喜欢阳谋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