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了校草的崽后被全校知道了 办公室被cao的合不拢腿

李则大步走进来,一屋子的宫婢急忙屈膝行礼:“殿下——”

男人摆摆手,宫婢们立刻识趣地退了出去。

“殿下——”见到多日不见的太子,絮良娣苍白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李则走到床边,伸手摸了摸女人的额头,皱眉道:“怎么这么烫?太医没有给你开退烧的药吗?”

絮良娣虚弱地点了点头:“吃过了,只是没什么效果。”

太子已经有段时日没来她这里了,为了让太子过来,她不顾侍婢女的反对,故意开窗吹了一夜的冷风。

果不其然,第二天便感染了风寒,发起了高烧。

虽然这代价有些大,可能换来太子的关心,絮良娣觉得值了。

原本她以为,经过了那一次事件,太子已经厌弃了她。

可太子听说她病了,还是赶了过来,证明太子对她还是有几分余情的。

“好端端的,怎么会生病的?”李则蹙眉道。

叶子跪下来:“都是奴婢的错,昨晚忘记了关窗,良娣吹了一夜的冷风,着了凉。”

絮良娣连忙道:“殿下,这和叶子没关系,是昨晚妾觉得有些热,所以打开窗户想吹点风,后来睡着了,就忘记了关窗。”

李则的目光落在跪在地上的叶子身上,眼神微微一闪。

少女只穿着一件薄薄的衣衫,隐约可见里面的一抹水红的肚兜,还有那微微晃动的双乳……

李则忽然觉得浑身一热,急忙收回了目光。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自从几个月前,他看上了冯大姑娘之后,对絮良娣就没什么兴趣了。

不但是絮良娣,他甚至对东宫中所有的女人都没有兴趣了。

可冯大姑娘是块烫手山芋,暂时还吃不得,偏偏他对其他的侧妃又没兴趣,一腔怨气正无处发泄,想不到絮良娣身边的这个丫头倒是勾起了他的兴趣。

可这丫头毕竟是絮良娣的贴身宫婢,他还不太好得手。

李则急忙把这念头压了下去,挥挥手道:“行了,你下去吧。”

叶子已经做好了受罚的准备,没料到太子竟然就这么轻易放了她,急忙起身退了下去。

“你现在也不是从前了,一岁年纪一岁人了,身子也没以前那么结实了,以后可要注意一点。”李则贴心道。

絮良娣微微皱了皱眉。

一岁年纪一岁人?

太子这是嫌弃她年老的意思了吗?

也是,男人从来都是喜新厌旧的动物,要想靠姿色锁住男人的心,根本不靠谱。

“殿下,妾就是着了凉而已,没有大碍的,妾一个人在这里好无聊,殿下今天能不能留下来陪着妾?”

女人伸出手臂,像条蛇一样缠在男子的脖子上。

李则缓缓吐了一口气。

絮儿是罪臣之女,万一暴露出来,他当初破坏和亲的事便坐实了。

按照杨侍郎当初的建议,应该把絮儿斩草除根,可他那时候对絮儿一往情深,硬是偷偷把絮儿留了下来。

可现在,他忽然发现絮儿根本不是自己喜欢的那个人。

这样一来,这个女人就没必要留着了。

这个女人留着,会影响他的千秋大业。

加上她也不像之前那样听话顺从了,所以,就更不能留着她了。

他今天之所以会走一趟,完全是为了稳住她,万一这女人察觉到他的心思,狗急跳墙就不好了。

不过,要想他留下来陪她过夜,那就不可以了。

毕竟他现在心里全是冯大姑娘,对别的女人不太有兴趣。

“孤

怀了校草的崽后被全校知道了 办公室被cao的合不拢腿 热门小说 第1张

晚上还有事,不能留宿,过几天再来看你吧。”

李则说完这话,就匆匆离开了。

回到寝殿,男人却迟迟无法入睡,满脑子都是冯大姑娘的细腰长腿。

他在床上翻来覆去,那团浴火越少越旺。

早上天刚蒙蒙亮,他就悄悄离开了东宫,乘着马车朝城外驶去。

一直在东宫门外蹲守的钱三一边派人通知萧玉墨,一边赶紧跟了上去。

钱三虽然没杀过人,却的确做了多年的杀手,跟踪还是比较有经验的。

太子虽然看起来只带着一名内侍,可他知道,太子身边一般都有暗卫跟着。

这样的情况下,他若是跟得太紧,便会被发现。

所以,他只能扮成早起出城做小生意的摊贩,远远地跟在后面。

萧玉墨其实也派了人守在了东宫外面,钱三的消息还没送到,他就知道太子出城了。

他虽然还不能肯定,到底是不是太子绑架了冯大姑娘,可太子一大早就鬼鬼祟祟地出城,这一点实在可疑。

李则乘着马车一路紧赶慢赶,终于在天亮的时候,赶到了秘密关押冯姝的地方。

小丫鬟刚起床,看到突然出现在门口的太子,吓了一跳:“殿下——”

男人阴沉着脸走进去:“姑娘呢?”

“姑娘刚起床,这会儿正在屋子里歇着。”小丫头亦步亦趋地跟在后面。

走到前面的李则忽然脚步一顿,回头瞪了小丫鬟一眼:“你在外面守着,不喊你就不要进来,听到了吗?”

小丫鬟脚步一顿,随即低着头退了出去。

等到小丫鬟退出院子外面,李则才转过身走向那间屋子,伸手推开了门。

冯姝坐在床边,看到男子进来,霍地站了起来。

李则目光在少女的脸上落了落,忽然笑了起来:“冯大姑娘,昨夜是不是没睡好?怎么有黑眼圈了?”

冯姝冷笑一声:“被关在这种地方,我怎么能睡好?”

“那如果孤来陪着你,你是不是就可以睡个安稳觉了?”男人说到这里,忽然转过身,轻轻关上了门。

冯姝一下子警惕了起来:“青天白日的,殿下关门做什么?”

李则笑了笑:“冯大姑娘,今日孤来这里,是想跟你说一件事。”

“什么事儿?”

男人深深看了少女一眼,叹道:“你可知道,孤从很久之前,就开始喜欢你了……”

冯姝冷冷看着男人,一字一顿道:“殿下,我再怎么样,那也是定安侯的女儿,你也知道,我这样的身份,是绝不会去给你做妾的。”

李则上前一步,笑眯眯道:“孤当然知道,所以,孤也没打算让你做妾,孤只想金屋藏娇,让你一辈子待在这里,你就依了我吧。”

男子再也忍不住,一把抱住了少女……

喜欢诡

怀了校草的崽后被全校知道了 办公室被cao的合不拢腿 热门小说 第2张

驸马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