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弄放荡少妇200短篇 大胸校花莹莹被老头糟蹋

许氏这些年从来没有跟任何人生过气,今日确实是气到了,齐英刚才的样子,就好像是月儿故意吓唬她的一样。

“我回去就和你奶奶说,既然断绝了关系,以后还是少来往吧。”

“娘说的是。”

宋宛月挨着她坐下,“不说他们了。我让金掌柜准备一个雅间,咱们一会儿吃火锅。”

宋林掀开帘子进来,走到炭盆边把身上的冷意散去,在他们对面坐下,对宋宛月道,“我刚给了你三叔二十两银子,我看齐英那个样子,得花费不少。”

“爹这是有钱了!”

宋宛月笑着朝许氏眨眨眼。

许氏心里的那点气闷还没完全散去,瞪了宋林一眼。

宋林被瞪得心虚。当初他给了宋三小一百两,加上宋三小又每天出摊,也应该攒下了一些,手里的银子应该够用。刚才他没想这么多,就把身上的银票给了老三了。

“我和娘刚才还说呢,以后少和三叔他们打交道,既然断绝关系了就断绝彻底,爹以后也别这么大手。”

宋林心虚的摸着鼻子,偷偷看了许氏一眼,见许氏也在看他,忙应下,“我知道了,以后我一文钱也不给他们。”

宋宛月喊了金掌柜过来,让他去准备一个雅间。

等许氏喝完杯子里的水,她挽着许氏的胳膊起身,宋林也忙站起来,三人去了楼上。

伙计很快把锅底和菜上齐,宋林讨好的帮着把肉倒进锅里,等熟了以后又夹到许氏和宋宛月碗里。

宋宛月促狭的朝着许氏眨眨眼。

许氏被女儿逗笑。

见她有了笑意,宋林才算松了一口气,想着以后再也不私自给老三钱了。

吃到一半,伙计敲门进来,很是恭敬的道,“东家,下面有人找您,说是姓黄,京城糕点铺的掌柜的。”

“黄掌柜?”

宋宛月讶异,京城的糕点铺应该开业了,黄掌柜怎么会来这里?

“把人请上来。”

伙计退出去,很快把人请了上来,除了黄糕夫妇外,还有黄玉。

见到宋宛月,黄玉便跪了下去。

当初黄玉随着黄糕回了家里,第二日并没有跟着去医馆,后来从黄糕嘴里听到那晚的事,知道是自己连累了宋宛月,如果不是为了救她,宋宛月也不会受伤。她好了以后,就央求祖父祖母带她过来找宋宛月亲自道谢。

宋宛月忙起身去扶,“不用这样,快起来。”

黄玉眼中含泪,“姑娘为了我,受了……”

宋宛月捏了她手腕一下,黄玉是个聪明的女子,立刻意识到她是不想让她这样说,顿了一顿,改了说法,“如果不是您,就没有我的今日,这一跪是应该的。”

许氏是知道宋宛月的伤势有多严重,到了现在右胳膊还不敢太用力。宋林虽然没看到,但他那些年和村里人上山打猎,也有受伤的时候,知道伤势严重不严重。不过许氏和宋宛月不跟他说,他也只是当做不知道,闻言道,“都是自家人,月儿救你是应该的,快别客气了,都坐下来,一起吃火锅。”

“老爷,夫人。”

黄糕夫妇见礼,黄玉闻言,也擦了眼泪,跟着屈身。

“快别这么多礼。”

许氏让黄玉来自己身边坐,见她眼眶还红着,知道这是个感恩的姑娘,很是喜欢她。

黄糕夫妇挨着宋林下首坐了。

伙计又送了三副碗筷进来。

许氏拿起筷子,招呼他们,“咱们边吃边说。”

黄糕夫妇是听过火锅的,可从来没有吃过,黄玉更是不用说了,连听说都没听说过,看着满桌子的生菜和锅里咕嘟嘟冒着热气的锅底,有些傻眼。

“先吃肉。”

许氏拿了公筷夹了肉放在黄玉碗中,“蘸好料就能吃了。”

黄玉连忙道谢,却没动筷,一直等到其他人都吃了她才低下头吃。

许氏看在眼里,越发喜欢她了。

吃完后,几人下楼去了后院。黄糕夫妇

玩弄放荡少妇200短篇 大胸校花莹莹被老头糟蹋 热门小说 第1张

和黄玉跟着去了待客的屋中,黄糕道,“东家,我们今日来是有事求您。”

宋宛月猜到了是什么事,出了那样的事,黄玉根本没法在家里待下去。可作坊里的人都是签了死契的,且多是妇人,黄玉正是待嫁的年纪,不适合进作坊。

“我写一封信,你带回去给大嫂,她自然会留人在糕点铺。”

黄糕也有自己的考量。糕点铺里的活计确实不累,孙女也会一些,进去以后就能上手,可孙女毕竟到了待嫁的年纪,长期在京城肯定找不到合适的婆家,总不能嫁给那些下人。

他试探的问,“东家能给安排别的吗?”

宋宛月跟他说了作坊的情

玩弄放荡少妇200短篇 大胸校花莹莹被老头糟蹋 热门小说 第2张

况,“不是不可以,我怕耽误了黄玉姑娘的终身大事。”

“我不打算嫁人了。”

黄玉语出惊人。

黄糕夫妇吓得不轻,“玉儿,你在说什么?女孩子哪里有不嫁人的。”

黄玉咬唇,当初陆子玉上门求娶的时候,她是从心底高兴的,那样一个有涵养的翩翩公子以后会是他的夫婿。可经过这次事以后她彻底对所有男子失望了,她是真的不想嫁人了。这次央求祖父祖母带着她过来,除了感谢宋宛月以外,她还想留在宋宛月身边做事,哪怕做丫鬟都行。

那边,许氏回到屋内,还在夸赞黄玉,“那孩子不但长的漂亮,还很懂事,一点儿也不娇气。”

金掌柜进屋来送茶水,正好听到许氏的话,笑着道,“难得听孙小姐能这么夸奖一个人。”

“那孩子合我眼缘,我见到她的第一眼就喜欢。”

说完,想到了什么,“金掌柜,我记得你孙子还没说亲吧?”

“是,小孙子今年十五,还没说亲呢。”

“你觉得那个黄玉姑娘怎么样?”

金掌柜一愣。

黄糕三人进酒楼询问的时候是他接待的,当时他多看了一眼,对黄玉有些印象,长得很好,但看着年岁也不小了,按理说应该早定亲了。

“那位姑娘她……”

“说来话长,我也是知道的不多,你若是有那个意思,一会儿我帮你去问问月儿。”

喜欢娇妻傻婿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