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边吻奶边挵进去视频免费 骑蛇难下(双)金银花露

(元旦快乐)

昨天晚上到今天一天,过得还是蛮累的。

虽然说后来也没有需要刘半夏亲自接诊,他也是觉得有些累。

心里边也很是感慨,自己的小身板跟以前相比真的是差了太多。要是以前住院总的时候,这都不叫事。

现在就不行了,睡眠少一些,总觉得空牢牢的。

总算是熬到了下班点,他的精神头才足一些。回家就能看到老婆孩子了,可是很想家里边的两个小家伙呢。

“诶?乔乔呢?”

回到家换好了鞋子后刘半夏好奇地问道。

“还带着孩子们和糖豆它们在外边玩呢,你去喊她回来。”老乔同志说道。

“不应该啊,这时候应该都是在家呆着啊。”刘半夏低估了一句。

“现在小广场那边不是人多嘛,她应该是在跟人显摆献血的事呢。”老乔同志笑着说道。

可谓是知女莫若父啊,老乔的这个猜测在刘半夏看来就是非常有可能的。

等刘半夏换好了鞋子,刚刚走出大门,就看到糖豆它们拉着小车,车上坐着自己的两个大宝贝。

他的小宝贝呢?

跟在边上背着手,一脸开心的溜达着走。

“哎呀,你咋回来的这么早啊?”

看到他之后,乔乔就开心的跑了过来,都没管大宝和二宝。

糖豆它们一家本来也是想来个冲刺的,奈何现在身负重任,也只能慢慢跑。

“这么调皮呢,今天路上比较顺,就提前了一些时间。”刘半夏笑着说道。

“跟人家去显摆你的献血经历了?感觉咋样,身体恢复过来了吗?刚献完血就不能乱动。”

“哎呀,都好好的了,我还真没觉得有啥,当时都很精神呢。”乔乔无所谓的说道。

这时候糖豆它们也跑到了刘半夏的身边,将他团团围住。

坐在小车上的两个小家伙也不是很安分,努力的想要往外爬。

刘半夏走过去,一手一个的把他们给抱了起来,在他们的小脸上分别蹭了蹭。

“哎呀,你胡子拉撒的,蹭得我都心疼呢。”边上的乔乔喊了一嗓子。

可是两个小的呢?虽然小脸被胡茬给扎了,还挺开心呢。

刘半夏得意的看了她一眼,孩子们喜欢,没毛病。

乔乔就很无奈,只好将糖豆它们解开,拉着车先进家门。

回到了屋里,刘半夏就把两个小的给放到了地板上。这就是他们的大天地,放沙发上都呆不住。

放地板上的好处就是有狗子们随时看着他们,不管想咋爬,也爬不出狗子们的监管圈。

“昨天你们现场救援的咋样啊?”坐到饭桌边上后乔乔问道。

“我还可以,苏文豪他们在一线参与的救援,我在临时安置点。”刘半夏说道。

“这次的车祸忒惨了,你们也在新闻上看到了吧?当时也有很多群众参与救援,还拍了视频呢。”

“哎……,怎么就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啊。”乔学志叹了口气。

“这一下子牵扯了多少的家庭,钱财好赚,毁了的家可是再难圆。那些血都够用吧?后来的新闻没听太明白。”

“够用了,其实也是因为对实际情况预判不足,所以给了这样的紧急通知。”刘半夏说道。

“不过咱们全国医院都缺血,这也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今天下午跟我们医院心外的陈学海还聊了几句,国外的情况更严重。”

“哎……,我还以为我昨天献的血就能

男人边吻奶边挵进去视频免费 骑蛇难下(双)金银花露 热门小说 第1张

马上救人命呢。”乔乔说道。

“别着急啊,这些血早晚都用得上的。”刘半夏说道。

“只不过就是不知道将来会被调拨到哪个医院,反正我们医院的用血量也比较大,每天都有急救的患者。”

“本来今天下午也有一台,石磊看我有点累,他就跟着上台去了。这位患者最少也得用三袋以上的血浆,我出来的时候还没下台呢。”

“嘿嘿,能帮助人就行,反正我也不挑。心里边就是美滋滋的那种,当时也不知道咋就一点都不害怕。”乔乔笑着说道。

“还说不害怕呢,都犹豫了半天,硬币都抛了多少次。”老乔同志笑着说道。

“老乔同志,得严重警告你一下,不能破坏我们夫妻感情。”乔乔一本正经的说道。

大家伙都跟着乐了起来,乔乔又调皮的上纲上线了呗。

“不过通过这件事也看到了这座城市的行动力啊,真的是不得了。”刘半夏说道。

“可不是嘛,等我们到的时候就已经有很多人了。”乔乔说道。

“对了,你昨天忙活了一宿吗?不是说你回来后没有上台吗?那不就能好好休息,你又干啥了?”

“我没上台,是他们上台的,我就得在外边值班。”刘半夏说道。

“而且苏文豪他们因为见识到了现场的情况,也产生了一些心理阴影,带着他们玩了半宿。”

听到他的话,大家伙都收起了笑容。

男人边吻奶边挵进去视频免费 骑蛇难下(双)金银花露 热门小说 第2张

“那个孩子我知道,是最老实巴交的那个吧?”刘庆东问道。

“是啊,现在家里边的小饭店弄得还不错,还跟我感谢乔乔呢。”刘半夏点了点头。

“嘿嘿,其实我也没给支啥招。现如今餐饮的竞争也是很激烈的,除非有独到之处,要不然肯定不行。”乔乔说道。

“但是类似于一些大品牌的加盟店,需要的成本也太高。还不如直接做盒饭,直接走低端。量上来了,那就比啥都强。”

“所以我就说我媳妇是最厉害的,现在他们还鼓捣出了夜间烧烤,买卖也不错呢。”刘半夏夸了一句

“哎呀,你别乱打岔,那他们恢复了吗?”乔乔问道。

这也是大家伙很关心的问题。

“也算是恢复了吧,不过他们并不是最严重的。”刘半夏说道。

“他们毕竟经常上台做手术,还是有一些见识的。最严重的是那些随车的护士,莉姐这几天有得愁了。”

“哎……,我看过你们单位的那些护士,还都是孩子呢。”彭秀芝说道。

“是啊,这些护士们其实也真的挺不容易的。”刘半夏点了点头。

“每天的工作很累,赚的却不怎么多。不过目前也只能这样,顶多是奖金方面有一些倾斜,也不会太多。”

“有那么累吗?”乔学志好奇的问道。

“那必须有啊。”这次开口的是乔乔。

“比如说领药、配药,还得给扎针、换掉瓶、拔针,处理针管。还得照看病房里的患者,这个病房腾空了,还得做细致的消毒。”

“再有的就是一些卧床病人的护理,还得做气压按摩,防止因为卧床时间太长有静脉栓塞。”

“好家伙,这么厉害啊?”刘半夏诧异的说道。

“那你看,不过我都是听莉姐说的。”乔乔笑眯眯的说道。

“其实在医院干活的,就没有一个轻松的。”刘半夏笑着说道。

“尤其是患者比较多的医院,就更累了。按道理来讲,康复科应该是比较轻松吧?差不多就带着患者做做器械的样子。”

“其实可不是那么回事,那是最轻的复健了,很多时候都是需要康复师给患者做按摩和拉伸的。”

“呃……,这不跟按摩馆差不多吗?”乔乔好奇的问道。

“也不算差,不过我们的属于更深入一些。”刘半夏点了点头。

“比如一些骨折患者,在恢复的过程中关节因为长时间不动,就需要我们帮忙做复健。要是伤到关节的患者呢?那就更麻烦了。”

“单单这个复健的按摩拉伸,有些都需要做两三个月之久。还有一些脑血栓的患者,比较轻微,他们也需要做复健。”

“我们现在的复健单个疗程差不多就是三十分钟,你就想吧,有多少患者呢。这些患者都是排着队的来,一天能够处理多少个。”

“有一些患者还因为一些特殊原因不能下床,也没有家属帮忙,我们就只能到病房去做复健。”

“反正有时候在食堂碰到他们,看他们夹菜的时候手都哆嗦。看起来很轻松的科室,其实也是很累的。”

“那就是按摩吗?”刘庆东好奇的问道。

“最主要的就是按摩,得把韧带揉搓开,然后再做适当的拉伸。膝关节、肩关节,这就是最不好弄的地方。”

“这两处关节的活动范围比较大,往往康复需要的时间也比较长。随着韧带的撕裂与生长,还会有一个水肿的过程。”

“这时候就不能有太大的动作了,需要维持现有的成果。等水肿消退之后,再来下一阶段。”

“那不能自己做吗?不就是抬胳膊、抬腿,跟练下腰差不多?”乔乔接了一句。

刘半夏竖起了大拇指,“确实是差不多,但不是每个人都有这样的恒心啊。疼一点点了,患者就自己放弃了。”

“以前有一个小伙子,就是膝盖伤着了。后来做复健嫌疼,说啥都要回家自己练。确实也练了一些,但是现在腿还不能完全弯过去,顶多是弯曲一百度吧。”

“而且因为耽误的时间太长了,他目前也就活动到这里。要是想再提高一些,那份疼痛,一般人可受不了,时间也会非常长。”

大家伙点了点头,这要不是刘半夏说得这么详细,他们还真没想到康复科都这么累。

患者多的时候,不就得不停的按摩吗?

现在想想也真是,在医院啊,好像就没有哪个科室是轻松的。

喜欢强化医生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