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奷漂亮岳的肉欲小说 公交车上拨开少妇内裤进入

“美狄亚,你的样子看上去有些奇怪。”

银发老者皱眉道。

美狄亚笑道:“嗯?是我的妆容出了问题吗?抱歉,我稍稍整理一下,等会儿再来见过两位大人。”

她屈身一礼,朝后退去,打开密室的门走出去。

门合上。

美狄亚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裙摆。

“啊……我怎么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她有些疑惑的喃喃道。

某种不自然的神情从她脸上一闪而过。

密室内。

柳平低头摇晃着酒杯里的冰块,沉默不语。

银发老者也出神的看着手中的雪茄。

刚才——

美狄亚的裙摆上沾染了些许晦暗的血迹,然而她却没有注意到。

那是魔王的血。

她是吃的太开心了?

还是力量的获取已经超过了限度,以至于她忘了形?

总之,当她以这样一种方式出现在密室中的时候,某种程度上的默契已经被打破了。

——无论是银发老者,还是柳平,都不可能对这件事视而不见。

以他们的实力层次,几乎只需要一瞬间就可以推演出发生在美狄亚身上的所有事情。

银发老者终于将雪茄放在嘴里吸了一口,吐出烟雾道:“她疯了……明明是一场聚会,却搞出这样的事……”

柳平有些意兴阑珊的道:“这里的事已经没意思了,你还要继续跟我打牌么?”

“怎么不打——我们不要理会她,再说了,老夫的兴趣才刚刚起来。”银发老者将手按在卡书上。

一张张卡牌从卡书中跳出来,漂浮在半空,任凭他选择。

柳平忽然神情一动。

冥冥之中,他感应到自己卡书中的卡牌一下子消失了三张。

李长雪。

娅娜。

玛利亚。

——她们去哪里了?

莉莉丝的声音忽然响起:“柳平,不好了,她们三个说要决斗,李长雪打开一个空间通道,娅娜和玛利亚跟着一起去了。”

柳平心头一惊,忽然又反应过来。

不对啊。

这种时候,她们怎么会去决斗?

“她们临走时说了什么没有?”柳平立刻问道。

“李长雪给你留了一块玉简,说是你看过就明白了。”莉莉丝道。

一枚玉简出现在柳平手中。

柳平神念朝里面一扫,只见玉简里留下了一句话:

“当你假装不知道鬼在身边的时候,鬼也会装作不存在。”

秀气的小楷字句颇有杀伐之气,让人不禁想起李长雪挥剑时的那种气度。

但是这句话的内容却让人有些毛骨悚然。

当柳平看完,它们全部消失,又换做了另外两行有些凌乱的字句:

“我们去处理鬼。”

“你一定要坚持住

强奷漂亮岳的肉欲小说 公交车上拨开少妇内裤进入 热门小说 第1张

,直到我们回来。”

鬼——

柳平忽然想起在那地下通道之中,洛星辰和白狼连久留都不敢。

他们也是相当强大的职业者了,在炼狱与永夜之中也绝对排的上号。

柳平正想着,耳边忽然响起两道声音:

“她们走了,我们留下护持你。”

——这是白狼。

紧接着是洛星辰:

“分工是这样分的,柳平,你不要惊讶,一定要镇定应对,直到这里的事彻底结束。”

柳平握紧玉简。

下一瞬,只见一行行燃烧的小字顿时浮现在眼前:

“警告!”

“你从噩梦层归来之际,有什么东西跟着你们一同归来。”

“尽管它已被李长雪等人引走,但短暂的停留之际,时空已被该存在腐蚀了一个洞。”

“在洞的另一边,是噩梦层世界。”

“空间开始锁定。”

“噩梦层与当前庄园世界产生了共鸣。”

“持续时间:12小时。”

“请保证自己存活,12小时后,时空之洞将会消失,一切随之恢复正常。”

所有小字一收。

柳平身上猛然腾起一股杀机。

“该死……”

他轻声道。

自己只有炼气期!

从无数的时光归来之后,自己只有炼气期!

所以在噩梦世界里,哪怕危险降临的时候,自己也无法察觉到它。

还是李长雪、娅娜、玛利亚站出来,吸引了那个“鬼”的注意力,然后直接带着它走了。

而自己根本帮不上忙!

柳平闭了闭眼睛,让心绪平复下去,轻声道:“似乎我们的赌局要暂停一下了。”

银发老者正要说什么,脸色忽然一变。

“空间禁锢……为什么美狄亚的庄园产生了这种效果……”

他喃喃说着,打开一扇光门,尝试走进去。

但是没有用。

光门打开的一瞬间,立刻就合上了。

无法离开!

银发老者沉默数息,开口道:“这种诡异的感觉,似乎是下层世界的气息逸散出来了。”

“是的,你提议我们去探索噩梦世界,结果时空被噩梦世界腐蚀了一个洞,我猜很快就会有什么东西出现。”柳平道。

银发老者目光中闪现出复杂的情绪。

下一瞬。

白狼和洛星辰忽然出现在柳平身后,满面警惕的望向银发老者。

“怎么?你觉得是我造成的?”

柳平端着酒杯,以打趣儿的口吻说道。

突然。

一道歇斯底里的尖叫声远远响起。

——这道声音来自密室之外,听上去像是庄园里那些负责侍奉的魔鬼。

银发老者身上杀机一散,忽而笑起来,以一种抱歉的口吻道:“看来我的占卜出了问题,这真是奇怪,明明会大有收获的,却一不小心造成了麻烦……”

柳平正要接话,忽见虚空裂开一道口子,一根长长的、长满眼睛的触手伸出来,缠绕在银发老者的脖颈上。

银发老者浑身暴涨出黑芒,伸手一切,便把整根触手斩断。

虚空裂口里顿时响起一道尖利的声音:“多么诱人的食物啊,就是你了,别想跑!”

银发老者脸色数变,第一次紧张起来。

“炼狱众魔之力,封印!”

他高声喝道。

虚空裂口中的嘈杂声响消失,裂口也不见了。

一瞬间,密室就恢复了安静。

但密室内的两人对望一眼,都知道接下来再也不会有什么安静的时光了。

“没用的,我猜它很快就会打开一条通道,再次出现在我们面前。”柳平道。

银发老者一挥手。

整个密室轰然散成微尘。

外面的景象顿时出现在两人眼前。

草地上、走廊里、房间内——

许多地方都出现了黑暗的裂缝,看上去就像镶嵌在虚空中的邪异眼睛。

一根根长满眼睛的触须从裂缝中探出来,飞快的刺入一个又一个魔鬼的身体,发出“滋滋”的声响。

在这种声响中,魔鬼们就像被吸干了一样,整个身躯全部消失,只剩下了一张薄薄的皮。

任何反抗,任何术法的攻击都不起作用。

所有魔鬼唯一能做的,只有眼睁睁看着自己被触手穿透身躯,然后直接吸干血肉。

“它吃的很快。”银发老者眯眼道。

“来的可不止一个。”柳平道。

“想在噩梦怪物面前保命的话——我们有必要交换下彼此的想法,你觉得呢?”银发老者建议道。

“你先说。”柳平道。

“只有极其高等的奇诡力量才可以对噩梦生物起作用,但杀不死它们。”银发老者道。

“拜托,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能不能换一个?”柳平不屑道。

“好吧——我们的攻击一定会引起它们注意,它们会觉得说是逮到大鱼了,所以我们最好不要出手。”银发老者道。

“这个情报不错,那么我可以交换的情报是——这些噩梦层的空间通道将持续12小时。”柳平道。

“你说的也不错,我也隐隐感觉到了,这种空间裂缝不会一直存在。”银发老者赞同道。

两人的目光对上。

“看来我们需要携手迎敌。”银发老者举杯道。

“没错,一个人独自应付这样的局面,绝对不是什么上策。”柳平也举杯道。

下一瞬。

一道巨大的黑暗裂缝出现在不远处。

只见一根散发着昏暗腐朽气息的深灰色触手探了出来。

它那平滑而充满粘液的表皮上裂开一道道细缝,渐渐撑开,显露出里面密密麻麻的眼睛。

这根渗人的触手缓缓移动,朝着银发老者而来。

银发老者忽然开口道:“去啊,去吃我对面那个家伙。”

一股异样的波动从他身上悄然散开。

——高级奇诡能力:怂恿!

那根深灰色触手略微一顿,凌空变幻方向,转而朝柳平探去。

柳平望向银发老者。

银发老者脸上浮现出一缕歉意,再次朝柳平举了举酒杯。

柳平无声的笑了笑,开口道:“我一点都不好吃——去吃我对面那个家伙吧,他是非常美味的食物。”

一股同等层次的诡异波动从他身上散开。

——高级奇诡能力:欺骗!

那根深灰色触手再次顿了顿,又一次变幻方向,朝银发老者探去。

柳平一口喝干杯中酒,将空酒杯朝银发老者举了举。

银发老者的神情变了。

喜欢炼狱艺术家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