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满少妇被猛烈进入高清播放 做错一题进去一次c顾小西

何卓到底穿越来的,单凭原主的记忆,还做不到足够了解“何守田”。

听了手机那端便宜老爸的回答,他误以为自己成功忽悠住了对方。

他顿时觉得有了信心:嘿,我果然是天命之子啊,连“何守田”这样的死老抠都能哄住!

接下来的事,是不是也会非常顺利?

何卓脑子转得飞快,自以为找到了控制便宜老爸的法门。

他故作神秘兮兮的说道,“爸,我给你说,我有个非常好的投资项目。”

“一本万利,还能带来巨大的声誉。”

“我的钱不太够,您支援我一点儿呗,不用太多,十万块钱就足够了!”

十万对于一个普通大三学生来说,确实不算少。

但对于有一栋楼的何家而言,也就是一年的房租,何卓觉得,真心不算多。

而只要十万块钱,他就能搭个草台班子,拍几集短视频。

只要短视频卖了钱,他就有了后续的资金。

一切就能进入到良性循环!

当然,接收了原主的记忆,以及今天在电话里听到的便宜老爸的论调,让何卓有了深刻的印象——

这具身体的老爸,真是个死要钱的人啊。

太特么抠门了!

想要从他手里要钱,亲儿子都不行。

所以,说完了一大堆安利的话,最后何卓还是心不甘情不愿的加了一句:“爸,您放心,这钱我不是白要您的,我给您打借条!”

“……我、我还可以按照银行二十年定期存款的利息给您算利息!”

真的,当儿子的做到他这个份儿上,已经非常不容易了。

人家那些真正心疼孩子的父母,别说家里有钱了,就是没钱,自己去卖血卖肾,也会想方设法的帮助自家儿女。

不像这个“何守田”!

马德,有楼又有钱的,连个零头都舍不得给亲儿子花!

亲儿子啊,给他养老送终、披麻戴孝的亲儿子,他居然也这么抠!

何卓嘴里说着哀求的话,心里却满都是抱怨。

他自以为掩饰的很好,殊不知,电话那端的人不是普通老头儿,而是六感敏锐的撰稿人何甜甜。

挑了挑眉,何甜甜装着没有听出何卓话语里隐藏的不甘与不满。

她利索的给了一句回答:“没钱!”

何卓:……靠,你特么连个借口都不找,就这么直接怼一句“没钱”,你骗谁呢?

“爸!我、我说了,我不是给您要,我是借!”

“那个投资项目真的很好,只要做了,就会赚钱!”

“爸,您是我亲爸啊,我好不容易有这样的机会,您就帮帮我吧!”

“……爸~~~”

喊到最后,何卓语气中的不满已经快要遮掩不住了。

即便如此,何甜甜也是态度坚决,“说了没钱就是没钱!什么投资,你还是个学生呢,好好学习才是正经!”

何卓险些一口气没有提上来。

他忍了又忍,实在没忍住,还是冲着话筒阴阳怪气的喊道:“爸,合着您还记得我是学生?”

踏马的,知道儿子是学生,居然只给学费,连生活费都不给。

大学头两年,儿子得了奖学金,做老子的居然还有脸把钱要过来。

用的还是全国父母通用的借口:“我先给你存着,等以后你用钱的时候,再给你!”

呵呵,钱到了死抠死抠的何守田手里,还能再要回来?

白日做梦!

幸好原主没有傻到家,只给了一次奖学金,剩下的全都偷偷存了起来。

不但能支应自己的日常开销,还能给妹妹发零花钱。

而父子俩,似乎也有了也一个默契:儿子不向父亲要钱,父亲也不会索要儿子凭本事挣来的钱。

何卓穿来后,融和完原主的记忆,还以为原主是太年轻、脸皮薄,不知道跟亲爹撒娇、耍无赖。

但此刻,何卓明白了,不是原主不懂得要钱的技巧,而是“何守田”这个老东西,踏马的就是个铁公鸡啊。

哦不,不是铁公鸡,应该是糖公鸡。

铁公鸡还能掉点儿铁碎屑,而糖公鸡呢,非但一毛不拔,还能反过来从人家身上粘下点儿东西!

“我怎么不记得你是学生?你可是我们老何家第一个大学生呢。”

何甜甜故作没有听出何卓话里的讥讽,一副骄傲的口吻,“还品学兼优,年年都能拿到奖学金。哦,对了,儿子啊,去年的奖学金到账了吗,家里都没钱买菜——”

不等何甜甜把话说完,何卓就喊了句“没钱”,然后直接挂断了电话。

把手机仍在床铺上,何卓还觉得不解气。

马德,又开始惦记原主的那点儿奖学金了。

还特么的“没钱买菜”?

真当他不知道,何家的存款几年前就超过了七位数。

现在只会更多,而不会更少!

还有,就算把奖学金给了抠门老爸,他也不会把钱拿去买菜,而是直接存起来。

这人啊,就是喜欢看存折上的一串数字。

如果不是怕家里放现金容易招贼,何守田恨不能把钱全都堆在自己的房间里。

每天看着钱,也不花,就能高兴的吃下几个大馒头!

“死抠门!葛朗台!一毛不拔的糖公鸡!”

何卓气咻咻的骂骂咧咧。

一通发泄,何卓的怨气倒是消散了很多,但钱的问题依然没有解决啊。

他可是男主啊,注定要成就一番事业。

而赚钱的项目他有,却唯独没有资金!

借?

呵呵,亲爹都不肯借钱,他还能去跟谁借?

再说了,他熟悉的人,基本上都是学生,手里有个几千块钱都算是大款。

想要凑够十万块,何其困难?

“啊啊啊,老天爷,你既然让我穿越,好歹给我选个靠谱的爸妈啊,怎么给我弄个抠门老爸?!”

何卓一头扎进床铺里,不停的用手捶着床板。

也就是宿舍里这会儿没人,否则其他几个兄弟看到了,还不定怎么惊讶呢。

“要不,我先抄几首歌,把版权卖了?”

“可,可我也不是学音乐的啊,我只是知道旋律,并不懂五线谱。”

“……呃,倒是可以把曲调唱给专业的音乐人听一听,然后让他把曲谱写出来,可问题是,万一被泄密了怎么办?”

“哎呀……烦死了!老天爷,你、你让人家穿越一回,好歹给个金手指啊。比如超强大脑,或是给个搜索引擎,再不济,给个随身硬盘也行啊!”

何卓简直要把自己的头发都薅秃了。

他脑子里有无数跟这个时空有差异的优秀文娱作品,可他做不到百分百还原,岂不是空守宝山而无所得?

哎呀,这简直比啥都没有更让人郁闷啊。

最合适的方法,还是拍短视频。

有了钱,有了名声,他就能培养起一个专业的班底。

到那时他不管是拿出小说大纲,还是哼唱曲调,都有靠得住的专业人士帮忙“填充”!

可拍摄短视频,真的需要钱啊啊啊啊!

何卓思考了一圈,最后还是只能抓着头发、埋在床铺里嗷嗷叫。

“甜甜,这么拒绝男主,不要紧吧?”

小D同学觉得自家小伙伴的态度太过生硬。

哪怕是为了维持原主的人设,也不用对男主那般决绝吧。

比如人家原主,虽然抠门,但嘴巴会说,还会扮可怜。

所以,明明是他苛刻了两个孩子,但一儿一女都没有太过怨恨与他。

反倒认可了他的那番道理:“爸爸这是培养你们的自立能力,坚强意识,以及自我生存的技能呢。”

虽然这只是一句骗人的话,但原主好歹还愿意骗一骗。

而他的儿女们也愿意自欺欺人一下。

何甜甜倒好,连个理由都懒得给,问就一句话,“没钱!”

这、就太生硬了!

“就算我找理由,人家男主也不信!”

何甜甜淡淡的说,“他打从心底里就没把‘何守田’当成自己的亲人。”

原小说里写得很明白,何卓口口声声说什么自己占据了原主的身体,就会承担原主的责任与义务。

结果呢,他怨恨“何守田”太抠门,不

丰满少妇被猛烈进入高清播放 做错一题进去一次c顾小西 热门小说 第1张

但各种怒怼,还在心里暗骂死老抠、糖公鸡。

何守田遭遇车祸后,何卓更是“通情达理”的对司机出具了谅解书,顺利跟对方达成了和解。

是,何守田闯红灯肯定是不对的。

但司机如果按照规定,在路过十字路口的时候减速、观察,也不会当场把何守田撞死。

如果何卓真把何守田当成了亲生父亲,他会这般轻易的跟人和解?

别说什么帮理不帮亲,亲人之间,根本就没有道理可讲。

说穿了,在穿越男主何卓眼中,赔偿金比何守田的命更重要,而何守田只是一个拦在他成功路上的绊脚石。

何守田死了,他非但没有多少伤心,反而有种终于解脱的感觉。

还有他对何悦生出不论的心思,也表明他对何家上下都没有归属感。

他半路穿来,对何悦没有兄妹情。

但何悦从小都把“何卓”当亲哥啊,但凡他有一丝在意何悦,都不会做出那种令人嘲笑、挑战伦理的事儿!

“好了,不说这些了。男主什么的,与我没有关系!”

何甜甜在穿来的当天,就曾经悄悄去了S大。

她用神识探查过,何卓的身体里,只有原主的一丝残魂。

凭借这丝残魂,原主根本无法“复活”。

而一旦何卓真正融合了这具身体,那丝残魂也会消散。

原主便会在这个世界彻底消亡,魂飞魄散的那种。

何甜甜不忍心,原主太无辜了,因为剧情需要,他一个好好的人,却落得如此下场。

对于作者而言,原主不过是他随笔一写的角色,连个炮灰都算不上。

而对于原主,他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有血有肉有灵魂!

只是何甜甜那时刚传来,体内还没有修炼出灵力。

她回去后,疯狂修炼小师叔的无极决。

三天的时间,终于让她练出了一丝灵力。

何甜甜又偷偷去了S大,用那一丝灵力包裹住原主快要消失的残魂,送他入了轮回!

这一世,原主注定要死亡,那么就让他有个来世吧。

这是何甜甜占据“何守田”这具身体后,必须承担的责任与义务。

她是原主的亲爹啊,要守护唯一的亲儿子!

“爸,我回来了。晚上吃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响起了何悦元气满满的声音。

何甜甜勾了勾唇角,哦,对了,还有一个何悦,也需要她的守护呢。

穿越男的后宫?还有什么狗屁德国骨科,都踏马见鬼去吧!

“吃、吃、吃,一天到晚就知道吃!”

何甜甜心里想着好好保护何悦,嘴上却没好气的骂着。

“还能吃啥?真当家里有金山银山?面条吃不吃?”

她将领来的一袋面粉倒进面缸里,然后一边絮絮叨叨,一边开始挽袖子和面。

是的,和面!

他们家连面条都不买,想吃了就自己擀。

什么挂面、方便面!

那些不要钱啊。

何悦:……

过去她还能怼一句“爸,面粉也要钱啊”。

现在,何悦却不好说了,因为她家老爸发现了免费领面粉、领大米的“好地方”!

“吃!我最喜欢爸爸做的手擀面了!”

何悦暗暗吐槽,却还是乖乖把书包放好,进了厨房,看到老爸熟练的揉面、擀面、切面,笑嘻嘻的夸了一句。

“哼!就会贫嘴!赶紧去写作业!我供你上学容易吗?”

“在咱们老家,哪有丫头片子读高中的?还不是读完初中就出去打工。你大爷家的两个丫头,全都这样!一个月能挣一两千呢!”

“……五六年的功夫,就给你大爷攒了盖房子的钱!”

“也就是你,读了高中还要考大学。你自己算算,这要花多少钱?”

何甜甜仿佛原主附体,抠门又刻薄的说着。

何悦没有伤心,反而还是那副笑嘻嘻的模样。

爸爸就是嘴上说得狠,但从来没有真的不让她读书。

或许爸爸确实抠门,连零花钱都不给,但何悦还是能够感觉到父亲对她的爱。

毕竟,哥哥作为何家的儿子,也是一样的待遇啊!

何悦真的没有什么可抱怨的。

“是!爸爸您说的对,我幸好生在了咱们家,有您这么一个好爸爸!”

顺着老爸的话,何悦嘴甜的夸着。

算不得精致的自建房里,父女两个,一个骂、一个笑,竟也有着奇异的温馨与和睦……

喜欢女主拿了反派剧本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