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奶头和下面抹春药 朋友夫妻来我家住在一起了

文华殿。

几个内侍抬着木桶进了寝室里,这木桶里放的是热腾腾的药水。永嘉帝每日除了施针喝药之外,还得泡半个时辰的药浴。

“奴才为皇上更衣药浴。”刘公公日夜不歇地伺候了几天几夜,眼下都是青影,走路都有些轻飘无力。

除了刘公公之外,永嘉帝不乐意让别人贴身伺候。刘公公再辛苦也得撑着。

几日过来,永嘉帝已经能动一动手指,偶尔挤出几个字:“退下!”

这是让其余内侍都退下。

刘公公立刻冲内侍们使眼色,内侍们很快垂头退了出去。

永嘉帝身材高大,只凭刘公公一个人,实在挪不动。此时,一旁的周院使也过来了,和刘公公一同架起永嘉帝,半扶半抬着进了木桶里。

待永嘉帝坐进木桶里,刘公公和周院使都是一身的汗。

两人同时暗暗舒出一口气。

以永嘉帝的骄傲,落到如今这等窘迫无助的境地,心里不知何等悲愤。偏又难以出口。个中滋味,也唯有永嘉帝自己慢慢品尝了。

周院使每日都要为永嘉帝施针,刘公公负责

给奶头和下面抹春药 朋友夫妻来我家住在一起了 热门小说 第1张

贴身伺候。永嘉帝也只肯让他们留下伺候。

这半个时辰内,得不停地加热水,保持药水的温度。

这等事,自是刘公公来做。

药浴结束后,要擦拭龙体,换上干净的新衣。再趁着气血活络时施针。总之,刘公公忙来忙去,周院使也没闲着的时候。

待施针也结束,就到了喝药的时候。

汤药既苦又涩,永嘉帝喝的恶心反胃,却不得不捏着鼻子喝下去。

喝了一大碗汤药后,整个人从里到外都是苦的。哪里还吃得下饭。

“启禀皇上,大皇子殿下前来伺疾。”一个内侍进来禀报。

其实,大皇子早在一个时辰前就来了。

只是,永嘉帝药浴施针就得一个时辰。这期间不见任何人。前来伺疾的大皇子,也只能在外间候着。

永嘉帝半晌才嗯了一声。

过了片刻,大皇子进来了。

大皇子跛了腿,走路不太利索,如今走路速度慢了不少。一跛一跛地到了床榻边,热切地喊了一声:“父皇!儿臣来看父皇了。”

他还没死,有什么好看的。

永嘉帝心里冷哼一声,并不领情。反正他现在说不出几个字来,不想说话的时候,可以整天不说。阴沉着一张脸也是常事。

大皇子也不放在心上,继续絮叨着说话。将朝中大小事情都说了一遍。

永嘉帝不乐意听废话,对朝政却很关心,竖着耳朵听了起来。

大皇子说得口干舌燥,最后补了一句:“父皇,儿臣今日来伺疾,到傍晚有闲空了,想去宗人府看一看三弟五弟……”

一提李昊李昌,永嘉帝骤然有了反应,眼睛突然睁大,整个身体剧烈地抖动,脸孔涌起红潮,右手费力地抬起来,指着大皇子。

大皇子被吓了一跳,手足无措地看向周院使。

周院使迅疾冲到床榻边:“请皇上平心定气,切勿焦躁动气。”

刘公公也大惊失色:“皇上,千万别动气啊,皇上。”

周院使为永嘉帝诊脉,又拿了针包过来,为永嘉帝施针。永嘉帝剧烈地喘气,胸膛起伏不定,过了片刻,呼吸声才慢慢平稳。

刘公公忍不住低声道:“大殿下,以后在皇上面前,千万别提另两位殿下了。”

只要有人提起李昊李昌,永嘉帝反应便十分激烈。

大皇子有些讪讪,点点头应了一声。

……

待到正午,赵太后乔皇后来了。

皇子公主妃嫔们排班伺疾,赵太后却是天天都来。乔皇后总得做做样子,特意挑赵太后来的时候来露个脸。

短短几日,赵太后苍老了许多,头上多了白发,眼角满是皱纹,走路时颤巍巍的。

乔皇后行了一礼,上前扶住赵太后:“母后小心。”

赵太后瞥了乔皇后一眼,说话颇有些刻薄:“皇上病着,皇后倒是好吃好睡的,气色比哀家强多了。”

这就是故意挑刺了。

乔皇后不卑不亢地应道:“皇上如今这样,儿媳心中也十分忧虑。只是,再难过日子也得过下去。儿媳不得不强忍悲恸,在人前硬撑着。倒让母后误会了!”

赵太后轻哼了一声,总算闭了嘴。

婆媳两个进了寝室后。一个温和地关切询问,另一个扑到床榻边,照例哭鼻子抹泪一通。

不用多想,嚎啕痛哭的人非赵太后莫属。

哭的内容也不新奇,翻来覆去无非那么几句。诸如“我的儿啊你怎么变成了这样”“李昊李昌那两个混账东西绝不能饶了他们”之类。

朕还没死。

永嘉帝额上青筋动了动。

如果在床榻边哭的人是别人,永嘉帝早就发怒撵人了。偏偏哭的人是自己的亲娘,这口窝囊闷气只得咽下。

永嘉帝抬眼,看了床榻边神色平静的乔皇后一眼。忽然觉得,像乔皇后这样挺好。

他堂堂天子,便是病倒了,也无需任何人同情。

怜悯的目光,更令他憎厌愤怒。

乔皇后从他的目光里窥出了什么,却未吭声。等赵太后哭够了,才温声劝慰几句。赵太后红着眼,令刘公公传膳,非要亲自喂永嘉帝吃午饭。

永嘉帝:“……”

朕是生病了,不是废物。

永嘉帝额上青筋跳了又跳。奈何老娘一片好意,他发作不得,只能张口,将送到嘴边的饭吃进口中。

吃了几口,永嘉帝实在难以下咽,闭上嘴不肯再吃。

赵太后一看急了:“怎么不吃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周院使,快些过来给皇上瞧瞧。”

周院使上前一看,咳嗽一声道:“启禀太后娘娘,皇上刚喝过一大碗汤药,胃口不佳,也是难免。等过一两个时辰,再伺候吃饭便是。”

赵太后心里自然不足,低声嘀咕道:“就吃这么几口,哪里有力气。”然后又抹起了眼泪:“都这么些日子了,皇上还是这副模样。该不会以后都这样,再也下不了床榻了吧!我可怜的儿啊!”

永嘉帝:“……”

喜欢簪头凤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