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和我做爽死我了 含着她两个硕大的乳峰

沈翼和叶文初以及舒世文,三个人这晚索性没有休息。

以叶文初和舒世文的名义,参奏太子:强硬插手案件,私自关押重大刑事凶手,既扰乱了刑律流程,又败坏了风气,失了朝臣之心。

“将裴鲁裴大人的名字也加上。”叶文初将裴鲁的名字写在后面,并用自己的左右大拇指,代替裴鲁摁了手印。

沈翼失笑。

舒世文哭笑不得:“裴大人大约不想一起。”

“案子是我们三个人办的,裴大人没理由不生气。”

舒世文点头:“那我们就代替裴大人生气好了。”

第二天早朝,叶文初也早早跟着去了,她站在沈翼后面,等金殿诏宣,但足足过了两刻钟,宫内还是没动静。

“莫不是出了什么事?”大家都看向沈翼。

沈翼说他不知道。

天亮了,大家看到了叶文初居然也在,顿时围过来和叶文初说话。

问昨天后续的情况。

夸她办案能力强,是他们的救命恩人。

“说实话,老夫也惭愧,当时应该和叶大人您坦白,可……可实在是难以启齿。”

大家都摆着手,说不好意思说。

“都过去了,各位大人也都忘了吧。”叶文初道,“有惊无险,我们都是大福之人。”

众人抱拳笑着说托福。

“不够,昨儿您几位走的时候,我不是去后院搜查了么。”

大家都点头,说知道。

“我们在后院地下室,找到了六口箱子。没找到钥匙也没有打开,但我猜测很可能是就是姚文山藏着的银子。”

“这是好事,找到钱了是好事啊。”

各位官员很高兴,尤其是户部,说可以充公了,国库正虚呢。

叶文初说是。

“王爷,怎么还没宣召,这时辰过了不少了,”有人问沈翼,“王爷,要不要去问一声?”

沈翼颔首,正要吩咐人去询问,忽然宫传了声音,小内侍打鸣似的宣百官觐见。

叶文初退后跟着舒世文,其他人主动给她让了位置。

“叶大人,您站老夫前面,这个位置很好,不靠前不靠后。”

叶文初抱拳:“多谢多谢!”

上朝后,圣上坐在龙椅上,百官行礼后,他开口就问舒世文:“案子查破了?如何?”

舒世文赶紧将奏疏呈上去。

“回圣上,案子已经查明白了。主凶就是崇德书院的宋道凉!”舒世文极快地将案子脉路回奏了一遍,圣上问他,“那审的结果呢,宋道凉可认罪?”

舒世文请圣上看奏疏。

圣上当殿打开,飞快浏览而下,惊讶地看着他:“太子将人带走了?”

“是!太子说是圣上您让他亲自过问的。”

圣上愣了一下,小声问蔡公公:“朕说了吗?”

蔡公公点头:“说了。昨晚您晕倒醒来后,当着瑾王爷的面说的。”

圣上疑惑了一下,看向沈翼,沈翼点了点头。

“朕不记得了。”他揉了揉眉心,“那就让太子和舒爱卿还有叶医判一起办吧。”

舒世文应是。

“圣上,”叶文初出列,圣上看到她惊讶了一下,“叶医判也在,你是为了奏疏的事?”

叶文初点头:“您看最后一句。”

圣上重新打开奏疏。

最后一句写的是钱。

“这笔钱,朕知道了!”圣上和叶文初道,“你和太子去办。”

叶文初应是。她就是要将钱公布,。反正又不能给她,那大家谁都别想私吞。

圣上看着奏疏若有所思,等散朝的时候,他喊了沈翼和叶文初随着他去书房。

他让蔡公公关门。

“有很多银子吗?”圣上问叶文初,“就是你先前说的,姚文山私下积攒那一笔钱?”

叶文初点头:“臣没有见过,就被太子排除在外了。您不如召太子来问问?”

圣上让人去找太子,但回的是太子出去了。

“稍后朕会问他。你要办宋道凉的案子,你去办!朕还没有赏你,怎么能被太子抢去了功劳。”圣上道。

叶文初应是。

“你去看看银子的事。国库正缺钱,找回来就充公了。”

沈翼颔首,和叶文初一起告辞离开了。

圣上有些累,但还是去看昨晚滑胎的柳昭仪。柳昭仪的孩子月份很大了,突然滑胎很伤身体,所以她从昨天晚上现在都是浑浑噩噩,脑子不清爽。

“圣上,那条路上就是有油。您信臣妾,不是臣妾不小心。”柳昭仪哭着道。

“朕知道,你好好休息,养好身子才是当务之急!”圣上拍了拍她的手,叹气道。

柳昭仪哭着应是。

“圣上您也保重身体。等臣妾养好身体,一定要给您再生一个皇子。”柳昭仪柔柔地靠在圣上的肩头,圣上抱着她,“朕知道你的心,朕不会亏待你的。”

柳昭仪嘤嘤哭着。

“圣上您也在。”皇后带着人送汤来,看见两人抱在一起,目光动了动。

圣上看着她簇了眉头,训斥道:“皇后,不是朕说你。后宫接二连三的出事,你作为皇后难辞其咎。”

“朕将她们交给你,你若是没有能力照顾好,朕就换个人来照顾。”

皇后跪下应是:“臣妾一定好好照顾好几位妹妹。”

“那你最好认真做事,”圣上拂袖,“朕的后宫,不需要没有用的皇后。”

圣上说着,便大步走了。

殿内安静下来,皇后从地上起来,吩咐嬷嬷:“给柳昭仪喂汤。”

柳昭仪摇头:“多谢皇后娘娘的好意思,但臣妾不需要这些,您……”

“圣上让本宫照顾你。”皇后在床侧坐下来,面无表情地看着柳昭仪,“圣上看中你们,以及你们腹中的皇子,本宫也看中。”

“来,本宫亲自喂你。”皇后将汤匙送过去,柳昭仪摇头,“我不喝,多谢娘娘了。”

皇后轻笑:“汤是干净的。本宫煮了一锅,你喝一半蔡昭仪喝一半。蔡昭仪在坤宁宫住的不错,要不你也搬过去?”

“不要。我就住在这里,住得很好!”柳昭仪心道,她才不会像蔡昭仪那么傻,住去坤宁宫。

圣上厌恶皇后,不想和她再有夫妻事,也从不去坤宁宫。蔡昭仪住过去,就等于也住进冷宫了。

见不到圣上,哪可能再有孩子!?

“那你喝汤吧。”皇后端着汤匙好半天,“快冷了,喝了会不舒服。”

柳昭仪看着皇后,皇后也看着她。

柳昭仪撑着坐起来,张口将汤含进去,随即呕了出来,又立刻泪盈于睫愧疚地看着皇后:“对不起娘娘,臣妾喝不惯这个汤。”

皇后笑了一下,将碗里的汤扣在了柳昭仪的脸上。

柳昭仪被烫得叫,皇后用被子捂住了她的嘴,让她喊不出声。

其他人吓得说不出话来!

“妹妹对不起了,本宫手滑了,你烫着了吗?”皇后轻轻柔柔地道,“快好好擦一擦,我这还有半坛子,可不能浪费了。”

柳昭仪愤恨地看着皇后。她进宫以前,就知道皇后根本不是她表现的那样懦弱。因为,在太后当政的时间里,懦弱是她最好的保护。

所有人都喜欢皇后懦弱,不像太后那样搅和朝堂的事。

而皇后也深知她自己应该怎么做!

现在相处半年,她更是完全体会了,皇后的心狠手辣,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柳昭仪坐起来,让嬷嬷将汤给她,她抱着坛子看着皇后,然后将坛子砸在了地上。

“对不住,臣妾没拿住。”她软绵绵地道。

皇后噗嗤笑了,看了一眼自己鞋子上的汤汁,和柳昭仪道:“那是妹妹没有福气了,好好休息吧。”

皇后徐徐出了殿门。

“娘娘,您何必和皇后娘娘呛上。”女官劝柳昭仪,柳昭仪低声道,“她要我孩子的命,我就算再低头,她也不会喜欢我。”

女官摇头:“不会的,皇后娘娘脾气很好啊。”

“愚蠢。”柳昭仪道,“我除非不孕不育,除非太子立刻登基,否则我就永远是她眼中钉。”

女官心头大骇。

“去帮我请蔡公公来。”柳昭仪吩咐身边人。

过了一会儿蔡公公被请来了,看着一地的狼藉,惊讶了一下,柳昭仪哭着和蔡公公道:“这些事不敢叫圣上,增添烦恼。圣上昨晚也受惊了。”

“但若不说,我怕今晚被人害死,成了冤鬼,反而让圣上更伤神。”

蔡公公在宫中见得多了,也没多言,只略点了点头。

“这一地的汤,是皇后娘娘刚才来摔的。不瞒您说,昨晚我摔跤,我也怀疑是皇后娘娘所为!”

蔡公公往后看看,低声道:“娘娘,没证据的事可不能乱说,您好好休息,奴婢让人进来打扫了。”

“人呢,一个个都偷懒,柳昭仪身体不适,就是你们得用的时候,谁尽心忠心,谁偷奸耍滑杂家可都看得见,小心罚死你们。”蔡公公指着一殿的嬷嬷女官呵斥道。

众人应是。

蔡公公就径直走了,走远了以后又朝柳昭仪的殿看了一眼,摇了摇头。

……

皇后坐在罗汉床,沈弘钰坐在她对面看书。

“母后。”沈弘钰将书放下来,“我想去找闻大夫。”

皇后垂着眉眼,神色淡淡地道:“再等等,再等一些日子,我们和他就能永远在一起了。”

沈弘钰高兴起来,捧着书继续看。

太子从门口进来,皇后看着他,母子两人没有立刻说话。

“锦星,带大家都出去吧。”皇后吩咐来上茶的锦星,锦星应是和皇后行礼后,带着女官和嬷嬷退了出去。

皇后看向太子,太子绷着脸道:“那笔钱找到了。”

皇后面露喜色。

“那我们就要更快,否则,等瑾王查到……我们就什么机会都没有了。”

“后宫那么多女人,圣上可以有十个二十个孩子,可太子却只能一个。”皇后握着太子的手,“你听娘说,我们没有退路了。”

太子紧绷着,点头道:“我知道。”

“临渊而立,不进、则死!”皇后道。

锦星将中午晒的药干往回收。

过了一会儿,太子从房内出来,仰头看了看天,拧着眉头大步而去,遂平在外候着,见他出来带着一行人走了。

皇后随后出来,看着远处发着呆,过了好一会热他吩咐锦星:“将本宫煲的汤拿来。”

皇后提着汤去了御书房。

她最近每天都去御书房,圣上多数时候是不喝她做的汤,但也喝过两次。

蔡公公看到她惊讶了一下,但还是去回禀了,过了一会儿请皇后进去。

圣上看到她很不耐烦:“朕说了,不喝汤,你没事也不要来烦朕!”

“臣妾煲了一天了。”皇后端着半碗递过去,和往常一样很卑微,“您喝一口。”

圣上揉了揉眉心,觉得头晕,他知道他要不喝,皇后会一直说,他接过碗敷衍地喝了一口,然后还给她:“满意吗?”

“是!”皇后将剩下的汤放回去,小声问圣上,“听说前朝弹劾,说太子抢功抢钱?”

圣上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太子他根本没找到钱!”皇后道。

圣上看向蔡公公。蔡公公上前来请皇后:“娘娘,您先回去吧,圣上要休息了。”

皇后看了一眼圣上,提着食盒,垂着头出去了。

“朕觉得晕,你去将徐院正请来。”圣上说着,起身往内殿去,蔡公公赶紧去门口吩咐人请徐院正,等他去到内殿的时候,圣上已经躺在软榻上,很虚弱。

徐院正来号脉:“应是昨天落水受了惊吓,外邪入侵了。”

“臣这就去煎药。”徐院正说着,又小声吩咐蔡公公,“让圣上好好休息,不要劳神。”

蔡公公颔首,伺候圣上躺着,他打量着圣上的面色,又凑近了去闻圣上的呼吸,觉得有淡淡的草药腥气……

说不上什么味儿。

他正看着,忽然圣上睁眼看着他,他一愣:“圣上?”

圣上猛坐起来,呕出一口血来。

蔡公公慌了神,赶紧让汪公公去找徐院正来。

“这可怎么是好,怎么会呕血?”

徐院正赶回来,号脉后结论还是外邪入侵:“先吃药,吃完了明日应该无事了。”

蔡公公惴惴不安,让人去给沈翼回禀。

喜欢医判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