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我要用点力视频 公车被奷到高潮突然停下

柳平坐在宽大舒适的沙发上,重新点燃了一根雪茄。

场中。

李长雪一柄长剑死死抵挡住了那具噩梦尸体。

不管它怎么扑击、跳跃、挥爪,都被长剑直接砸的飞退回去。

看李长雪的模样,似乎还没怎么用力。

赵婵衣在一旁闲着无事,甚至跟洛星辰聊起天来。

银发老者赞叹道:

“相当精湛的剑术,我从来不知道,六道轮回有这样的技艺。”

柳平没有接话。

从发动“上窥天道”开始一直到此刻,一切都算是正常。

但再过一分钟——

一分钟后,那个噩梦怪物就会变得不一样了。

可惜。

自己如今只有炼气期修为,没办法真正出手。

难道要一直靠李长雪?

柳平目光闪动,意念忽而落在卡书之中。

那张画着恶鬼面具的卡牌动了动。

“怎么?有什么事吗?”

面具中的地狱众神出声道。

“我们刚才一共用了两个能力,一个是‘尾随’,一个是‘巴拉巴拉男变女’。”柳平道。

“对的,没错,它们都是邪恶的艺术,在地狱里称雄一方。”地狱众神道。

柳平不禁抚着额头,问道:“有没有可以正面战斗的能力啊?”

“当然有!不过都是极其凶残的搏杀之法,想使用它们需要满足很严苛的条件。”地狱众神道。

“什么条件?”柳平问。

“需要对各种兵器、术法、邪门外道的知识有深刻的理解,否则你无法发挥它们的力量!”地狱众神道。

柳平一默,轻声道:“这一点我倒是没问题。”

“很好,我们已准备就绪,随时可以为你提供各种战斗能力。”地狱众神道。

柳平心中略定了定,忽然意识到什么,目光朝场中望去。

一分钟到了!

那具奇怪的尸体被斩飞出去,在大地上连滚带爬的拖拽出一条长长的灰线。

它不动了。

李长雪开口道:“我已经厌烦了这场战斗,下一招就杀了你。”

她身形一振就要飞起来,却听世界之外传来柳平的声音:

“停!”

李长雪顿住,回头望去。

柳平继续道:“不要上前,赵婵衣,用隐匿法阵。”

“啊——好!”赵婵衣道。

她摸出一方阵盘,开始布阵。

“我布阵的水准没有你强啊,只能到这种程度了。”赵婵衣道。

洛星辰想了想,开口道:“既然是隐匿性质的力量,我也有些手段。”

她伸手朝虚空一摘,摘落一颗星辰在手。

“哀亡星——隐!”

星辰化作数不清的闪亮碎屑,笼罩在三人身上。

李长雪、洛星辰和赵婵衣都是身经百战的职业者,一听见柳平提醒,心中多少就有了猜测。

既然柳平让他们躲起来——

这就证明对面的那个怪物要产生某种不得了的变化。

三人屏住呼吸,静静等待。

约莫一息。

那具尸体突然爆发出震耳欲聋的吼声。

大地上,数不清的东西漂浮起来,在吼声中化为微尘。

尸体所散发出的力量波动越来越盛——

它朝四周望去,却看不见任何可以攻击的目标,最终猛然一扭头,目光锁定在银发老者身上。

银发老者神情凝重道:“啊,小把戏出了反效果。”

柳平道:“它已经陷入了疯狂,不是吗?”

银发老者摊手道:“不得不说,你竟然知道它要干什么——”

“当然,别忘了,我曾去过永夜之下的世界……我以为之前的交谈你看出来了这一点。”柳平道。

他目光一闪。

虚空中,两行燃烧的小字随之浮现:

“你全力释放了奇诡能力:欺骗。”

“由于本次你所说的内容是真实的,所以欺骗的效果将更加强大。”

所有小字一收。

银发老者点头道:“总有些办法获得这样的秘密,我以为你只是掌握了秘密,谁知道你真的去过下层世界。”

“当心,你的牌似乎要反噬了。”柳平吐出一口烟圈道。

银发老者低头望去。

只见那具尸体背后隐隐约约浮现出一扇巨大的黑暗门扉,仿佛随时都会打开。

“啊,糟糕……”

银发老者一连抽出七张卡牌,全部朝场中扔去。

一连串的轻响声。

只见七名浑身缭绕着狱火的魔王从天而降,

它们扔出长长的黑色铁索,将那具尸体紧紧捆缚住,然后将它围在中央,齐声念动咒语。

尸体浑身一震,背后的黑暗门扉顿时化作虚影,渐渐消失。

“封印。”

银发老者冷漠的道。

七位魔王齐声喝道:“以炼狱诸神之力,封!”

那具铁棺材迅速飞来,如大口一般将尸体吞了进去,盖上棺盖,封印起来。

“你们这样封印它多少次了?”柳平问。

“这可是秘密,你想知道必须付出一定的代价。”银发老者道。

“我是为你们好——同样的招式用多了,它一定会记得,到时候你们会被它杀光的。”柳平道。

在这个时候,他放下了其他算计,直率而坦诚的发出了提醒。

因为在噩梦面前,任何力量都值得团结。

——至少这些力量的存在,可以帮助整个炼狱-永夜神柱与噩梦之潮做抗争。

“多谢你的好意,那么,牌局继续。”银发老者道。

他死死盯着李长雪,不停的从卡书中抽出卡牌,飞快的洗着牌,似乎想要找出一种办法赢得这场赌局。

谁赢了,就会赢得对方所有出战的卡牌。

忽然,他的目光重新落在那具沉重的铁棺上。

铁棺内传来沉闷的敲击声,整个棺盖不断抖动,就像随时都会被掀开一样。

“全力念咒!”银发老者沉下脸道。

七位魔王围绕着铁棺不断念诵咒语,直念得满头大汗,疲惫欲死。

终于——

铁棺恢复了安静。

七位魔王这才松了一口气,朝着银发老者道:“大人,暂时封住了,下次如果动用它,恐怕封印起来会更加困难。”

“知道了。”银发老者随意应了一声,目光却落在那处隐匿法阵之中。

六道轮回世界的剑神——

这张卡牌太过稀有,太过有用,一定要拿在自己手里!

但是拥有这张卡牌的,是一个和自己几乎平起平坐的强大存在。

究竟……怎么才可以从他手里得到这张卡牌?

“如果你没有新的卡牌下场,那胜负就分出来了。”柳平开口道。

银发老者陷入沉吟,忽而笑道:

“我想起来一件事。”

“什么?”柳平问。

“既然你和我都曾进入过永夜之下的世界,倒不如我们再一起下去看看。”银发老者道。

“没问题。”柳平满面轻松的道。

——自己有持火的卡牌,又有一件噩梦之拥,下去根本不是什么问题。

反倒是对面这个老神灵,他能下去吗?

“那么,时间就定在……”银发老者拿出几张占卜卡牌飞快的测算起来,口中歉意的道:“实在抱歉,人老了就是这样,什么事都要瞻前顾后。”

“你随意。”

柳平说了一句,忽而感到自己的卡书震动起来。

莉莉丝从卡书里飞出来,落在柳平头上,传音道:“她们找到了火牙的骨骸,娅娜让我给你带句话——”

“火牙身上有极其邪恶的禁术诅咒试验痕迹。”

柳平心中一跳。

奥德里奇究竟在干什么!

该死,他知道自己的身份,甚至还在做这样

亲爱的我要用点力视频 公车被奷到高潮突然停下 热门小说 第1张

的试验,显然是为自己准备后手。

——可他已经被残忍主母吃了!

接下来,这座庄园里会发生什么?

柳平心中莫名浮现出一股凉意,忍不住端起酒杯喝了一口。

“啊哈——”

银发老者的声音响起:“就在今天!如果今天我们一起下去,一定会有不错的收获。”

正中下怀!

柳平闭上眼,默默的想了数息,说道:“那这赌局怎么办?”

“放在这里,它又不会飞走——我让我的七位魔王手下跟你一起去,等你们回来之后,我们把这赌局完成。”银发老者道。

“好!”柳平应允道。

银发老者几乎没有任何迟疑,在他说出“好”的一瞬间,便抽出一张卡牌扔出去。

嘭!

卡牌化作了一扇传送光门。

两行燃烧的小字浮现在柳平眼前:

“传送光门。”

“——直通噩梦层世界。”

柳平一拍卡书,微观世界里的洛星辰、赵婵衣、李长雪,乃至站在他身边的白狼,全都化作卡牌飞入书中。

与此同时。

密室的空地上出现了七位魔王。

“一起?”柳平问。

“请!”七位魔王道。

他们一同走进光门之中。

最后一刹那,虚空中忽然飞来几道光影,没入柳平的卡书之中。

光门随之消失。

密室之中,只剩下了银发老者一人。

他放下雪茄,给自己重新倒了一杯酒,脸上露出得胜的笑容。

“牌局的胜负契约已经成立。”

“但既然你死在噩梦层,那么你就无法继续牌局。”

“是我赢了。”

“那么——”

“你的卡牌,都是我的了。”

银发老者举起酒杯,一口气喝光。

“尽管花费了七位得力手下,只要能换来六道轮回世界的剑神——”

“这买

亲爱的我要用点力视频 公车被奷到高潮突然停下 热门小说 第2张

卖错不了。”

他放下酒杯,翘着二郎腿,心满意足的抽着雪茄。

现在。

只用等那个黑暗先生死在噩梦世界就行了。

真是个蠢货。

他大概下去的时候刚好碰见了一个安全地带,所以觉得自己了不起,能在噩梦层活下来。

但是——

自己集合整个狱焰银行的人力、财力和物力,派遣大批的高手进入底层世界,结果死伤殆尽,只获得了那具尸体,以及一个可供传送的坐标。

自己仅仅也差点回不来!

他凭什么如此托大?

去死吧!

银发老者默默想着。

……

噩梦层世界。

一具血色骷髅浸泡在浑浊的血水中,一动不动。

在距离它数十米外的地方。

七位魔王全部死了。

真是了不起。

以七位魔王作为诱饵引自己进入噩梦层,显得好像早有准备,下来会是安全的地带,结果一下来那些魔王就遇到了攻击。

这是一个死局。

——看来是为了赢得自己手上的卡牌。

不过他恐怕要失望了。

血色骷髅等了数息,直到一切咀嚼的声响消失,这才缓缓沉入地下,消失不见。

喜欢炼狱艺术家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