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太大了~轻一点漫画 含着她两个硕大的乳峰

韩谦挑眉看着林纵横,眼神里透露着杀意,随后露出了笑脸。

“林纵横,咱们俩换一个玩法,你割我一块肉,换她们俩往门外走一步,怎么样?你对我恨意很适合凌迟啊!”

话出温暖和洛神猛然看向韩谦,眼神中带着震惊。

林纵横对着桌上的小刀努了努嘴,韩谦笑着拿过切牛排的小刀,用餐巾仔细的擦了擦,挽起袖子对着胳膊划下,刀子很钝,一块皮肉被韩谦捏在手里,林纵横眯起眼。

“吃了!”

韩谦歪了歪头,温暖发出了一声尖叫。

“不要!”

韩谦对着温暖笑了笑,随后把肉扔进嘴里,端起红酒一口吞下,下一秒韩谦突然转身跪在地上不断呕吐,看着韩谦狼狈的模样,林纵横哈哈大笑。

“韩谦啊!我突然不想玩了,你这狼狈的模样让我很痛快,而我可不希望你死啊!”

韩谦起身擦了擦嘴角的污秽,淡淡道。

“林纵横啊,我今天肯定会剐了你。”

“可以啊!我给你这个机会,岛就这么大,我插上翅膀也飞不走,如果你想让这么光滑的脸蛋落下一道一辈子无法磨灭的··韩谦啊!我突然想到了一个新的玩法,要不我们来凌迟了温暖?或是洛神,当着你对面一刀一刀割下她的肉,那种哀嚎,我忍不住要颤抖了。”

林纵横的脸上满是兴奋,眼中带着狂热,韩谦举起双手,选择投降。

“给我一点时间?不会超过半个小时,你也知道,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

话出,林纵横伸手去抓温暖,韩谦默契桌上的叉子准备刺出,下一秒手枪顶在他的脑门,韩谦面色阴沉,冷声道。

“后退!我没做出决定之前,你最好别动!”

林纵横深吸了一口气,指着韩谦,冷声道。

“给我坐好,这是我给你准备的晚餐!别破坏了气氛。”

韩谦耸了耸,左手抓着洛神,右手拉着温暖的手,淡淡道。

“味道的确不错,没想到你还有这个厨艺。”

林纵横呵呵笑道。

“我承认我不如你,但是我不觉得我比你差很多。”

韩谦端起酒杯,淡淡道。

“其实你很优秀,现在闭嘴吧,你的声音太难听了,别打扰我去做选择,不是艰难的抉择就破坏了游戏的乐趣儿。”

“不急!我给你半个小时的时间!”

··············

冯伦实在是跑不动了,刚停下脚,一颗子弹在耳边飞过,划破空气也划破了他的耳垂,身后的苏亮发出一声疑惑。

“嗯?”

冯伦连忙转身,举起双手,穿着粗气道。

“不··不跑了,咱们坐下来谈谈,谈过之后你是抓我还是杀我都行,你让我说几句话吧,你的手枪子弹也不多了吧,带着一条伤腿,在跑下去你比我先死。”

苏亮低头看了一眼右腿的伤,随后对着冯伦笑道。

“你要聊聊?”

冯伦点头!

“是!”

苏亮扔掉手里的霰弹枪,伸了个懒腰,冯伦的脸色阴沉的盯着苏亮的腿,韩谦的身边都是疯子?物以类聚?一个不怕死的关大狗,一个不知道疼的苏亮。

疼?

怎么能不疼,钻心的疼。

可现在就算是哀嚎又有什么用?它疼它的就是了。

苏亮扛着霰弹枪,淡淡道。

“这里面还有最后一颗子弹,你不是脑袋好用么?来想想,怎么能把这颗子弹不打在你的身上。”

“关军彪打不过张胜利。”

“这不是你应该操心的,猫有猫道,鼠有鼠道,大狗有他自己压箱底的绝活儿

老师太大了~轻一点漫画 含着她两个硕大的乳峰 热门小说 第1张

,小冯伦啊,我听说了一个往事,现在我说,你听!”

冯伦深吸了一口气,他从来不记得有被谁逼到这个份上,面对全国的抓捕,它犹如泥鳅一样,可面对这个苏亮,他没办法。

有一点不同。

那些人想抓他,苏亮是真的要杀他。

苏亮放下霰弹枪,甩了甩胳膊,淡淡道。

“中秋晚会你大放异彩,听说让所有人都跪在大厅里听你讲话,很气派!有种皇帝上朝的感觉,但这些都不重要,你把林纵横当做椅子坐在屁股下面了?”

“是!”

“舒服么?”

冯伦皱起眉头,冷声道。

“你要干啥?”

苏亮笑道。

“你看,哥们这腿被你打了一枪,现在有点没知觉了,这样!你过来跪下,让我骑一会。”

冯伦的脸色变得难看,咬牙道。

“苏亮你别。”

“噗!”

子弹飞过,苏亮淡淡道。

“媳妇临盆的两个月我憋的难受,又不想出去玩,就跑去野斋阁的猎场玩了两月的枪,你觉得下一枪你能躲得开么?给你一个选择,过来,跪下!”

冯伦深吸了一口气,走上前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弯下腰双手撑在了地面上,苏亮笑了,转身一屁股坐在了冯伦的背上,淡淡道。

“不错,这比站着聊天要好,小冯伦啊!今晚是你必败之局,你真不配做我家谦儿的对手,他可怜你,而我不会啊!”

冯伦低着头咬牙道。

“苏亮,我不明白。”

“是啊!你的确不明白,你这个人的城府太深了,你不相信任何人,包括对你一万个忠心的崔礼你一样不相信,当然!你对他很好,但是你没把他当做朋友,所以你不明白,是不是感觉韩谦像滨海的太子,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占据着天时地利人和,而我好像他身边的小太监,大狗更像护卫对吧?”

冯伦点头,低声道。

“是!”

苏亮仰起头看着天空,叹了口气笑道。

“是啊!不止是你,我媳妇也说过,钱玲也一直这么想,很多人都这么想,呵呵!说起来是挺可笑的,你们都见到了韩谦成功的风光,你们不知道他最艰难还债的时候会把钱分给我,会心疼杨岚一个人带孩子。”

说到此苏亮低头嗤笑道。

“回想起我们还是无名小卒,然后一起殴打李东升的时候,回想起我和钱婉在网吧被包围,哎!青春?虽然老了,也算是青春吧,小冯伦啊,我和韩谦的关系你们永远无法理解。”

冯伦低沉道。

“他把畅荣给了魏天成,而没选择给你。”

“呵,这就是你脑子不够用了,你想方设法的保护崔礼,我兄弟不保护我?我家谦儿的志向和林孟德不一样,他会早早退休养老的,而他对我想法我清楚知道,财富自由,安逸的过一辈子,但是!我兄弟有苦难了,我要站出来,一条腿?这条命给你冯伦又能怎么样?你不懂啊,你永远都不会懂!男人的友谊其实很简单。”

“那你就去死吧!”

冯伦抓起的地上的霰弹枪对着苏亮扣动了扳机。

“咯嗒!”

嗯?

冯伦愣住了?随后疯狂的扣动扳机,苏亮在兜里拿出最后一颗霰弹枪的子弹,转头眯眼笑道。

“我说了,你的脑袋没有我好用。”

话落握着霰弹枪的大号子弹砸在冯伦的脑袋上,淡淡道。

“安心跪着吧,我有点担心我家谦儿,不想说话了。”

冯伦低吼一声,随后苏亮一拳砸在他的头上,怒道。

“我让你闭嘴,你知道我为什么不杀你么?那是因为我在等,等我家谦儿出来后,他是什么状态,你会变成什么状态,你不是很聪明么?你可以选择反抗了。”

苏亮望着远处的别墅,面色阴沉。

柳太监来做什么?

海边的悬崖,关军彪的右眼已经睁不开了,他的门牙丢了一颗,对着张胜利嘿嘿傻笑,此时的张胜利也不太好过,身上被这个家伙咬掉好几块肉,最明显的是肩膀处。

关军彪缓缓站起身,双手无力垂在身前,张胜利捂着肩膀咬牙道。

“韩谦是你爹?”

张开口的关军彪满嘴都是血,他笑道。

“我是你爹啊!我的韩兄啊,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很愿意和他一起玩,从见到他的时候我就感觉,我们会成为朋友啊,朋友?我关军彪这辈子没奢望过会有人和我这种杂碎做朋友,一不小心我有了两个,我受了委屈,他们俩要冲去大不列颠给我找回场子啊,视为知己者死,我这命给你张胜利又能怎么样?”

张胜利咬牙低吼。

“你今天必死!”

“我知道,我知道我打不过你,老爷子和我说过了,崔礼也和我说过,我肯定打不过你,我的任务就是在这里拦下你,别去打扰我家谦儿。”

“值得么?”

关大狗长叹了一口气,随后抬起头眯眼灿烂笑道。

“值得啊!我结婚了,我有孩子了,可我家谦儿还没结婚,没有孩子呢啊,我估计我还能坚持半个小时。”

张胜利再次冲向的关军彪,而关军彪挥拳的力气都没有了。

其实他们都选错了对手,张胜利应该是苏亮的猎物,而冯伦是韩谦的,如果关军彪在酒店,他会毫不犹豫的带着温暖离开,只不过洛神今晚必死。

酒店里,韩谦看了一眼手机的时间,轻声道。

“不出意外大狗已经解决了张胜利,我家亮儿对付冯伦可能会困难一点,但不至于输的很惨,你跑不掉的。”

“所以你?你该做选择了。”

林纵横举起手枪对准了韩谦,淡淡道。

“杀了你,她们俩一样走不掉。”

韩谦点头,叹了口气。

“我知道。”

“做选择吧。”

韩谦闭上眼了眼睛,深吸了一口气,颤声道。

“我带走洛神。”

吱呀!

房门被推开。

“砰!”

一声枪响,鲜血四溢。

喜欢离婚后前妻成了债主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