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触碰你的深处吗滑动 翁熄小莹高潮连连第七篇

年迈的青牛晃晃悠悠地行走在路上。

两侧有行人诧异地看着这不知道多少年纪的老牛,以及,在北印这样的地方,坐在老牛宽阔背上的年轻人显得尤为扎眼,只是这一头老牛似乎走得很慢,但是速度又其实很快。

等到这些人反应过来的时候,早已经远去。

有些年轻的北印宗教徒直接开摩托狂追。

但是也只能看到老牛的尾巴。

连尾气都吃不着。

不过也因此,他们认定了这是一头神牛,玩了命的狂追。

一传十,十传百。

一开始还说是有头牛乱跑。

后来就变成了,传说中的神牛出现了。

然后是,佛陀经文里的牛王现世。

最后更离谱,某某天神化身为神牛,来为众生赐福了。

导致这路上,少说一百辆摩托疯狂追击老牛。

‘小牛牛,你不要跑,到哥哥摩托车上来’

甚至于还有面容枯槁的苦行僧,袒露手臂和左边肩膀,直接坐在摩托车上,小胳膊一拧,那摩托车飙起来,摩托车后面扛这个巨大音响,用炸街的音量循环播放金刚经,让卫渊可谓是目瞪口呆。

他怀疑这片土地上的人族都点了摩托车专精。

尤其是多人骑乘技能点,估计直接点满了。

神州把‘老子天下第一’刻到了DNA里,这帮家伙是把‘挤一挤,摩托车上还能坐’这个技能点也刻入DNA了吗?

卫渊回过头,开始怀疑人生,无支祁则是盘腿坐在云气上,云气不紧不慢地跟着,按照这猴子的说法,云气也就是气态的水,河流蒸腾起来就变成了云,既然是水,那就该归他管。

这合情合理。

也就是说,只要学会基础物理学,那帮河神顺带就能掌控腾云驾雾。

再进一步直接从水里提取各种元素。

至于山神。

嗯,山神们可以研究一下挖坑和开隧道之类的。

比如挖矿,挖矿,或者挖矿。

这神和神也是不能比的啊。

卫渊感慨。

“你在看什么?”

卫渊注意到无支祁懒洋洋坐在云气上往后看。

猴子不回头,道:“数人数。”

他语气略有惊叹:“这一百辆摩托车,至少有五百来个人。”

“厉害啊。”

“在神州估计能满足交警一年的业绩了,这边儿都不管的吗?”

“………这是,特色。”

卫渊翻了个白眼,没有太在意,无支祁饶有兴趣地数着,随口问道:

“对了,你把那柄剑留在这儿,不觉得浪费了?”

卫渊脸上表情舒缓下来,道:“没什么浪费的。”

“这柄剑真正的主人本来就是住在这里的,我把他带走的话,没有什么意义,他一定也想要留着看着自己的家乡,而且,如果留在这里的话,或许过上个几十年,他的真灵还有可能凝聚出一点来,毕竟也是这里唯二的君王,本身还是很强的。”

“只是可惜,我当年和他交换的那柄兵器,恐怕已经碎了。”

“毕竟只是一把凡铁,一千六百年,早锈成渣了。”

卫渊心中的阴霾和低沉被扫去了,微笑着道:

可以触碰你的深处吗滑动 翁熄小莹高潮连连第七篇 热门小说 第1张

或许三十年,或许五十年,我就可以提着酒来找他了。”

“当然,肯定能再把他灌醉死。”

无支祁道:“那样凝聚的真灵残骸,肯定都忘记过去了。”

“忘记也没关系。”

卫渊轻声道:“我可以和他重新认识一次。”

……………………

这一路上果然是不可能风平浪静的。

只是在离开了城市,卫渊就察觉到了一道道冰冷刺骨的杀机,潜伏在了前方的虚空之中,无支祁冷笑着,卫渊反手按着剑,那柄铁鹰剑连鞘放在膝盖上,剑意凝聚。

突而,伴随着一阵阵怒吼。

卫渊和无支祁看到了前面空中出现了大片大片的焰光,比起之前的阵仗来大得多了,又是在做自由布朗运动的核武器,无支祁反手一握,二元重水直接让这些兵器在空中就变成了烟花。

而后是从各国‘进口’的新型兵器扫射。

诸多天族们不敢上前,但是这个时候,似乎有什么力量逼迫。

他们不得不上前。

卫渊持剑,而无支祁手中多出水棍。

这一次护送道祖的遗骸回归故国,卫渊出剑并无留情。

而无支祁更是如此。

方才那被卫渊打成重伤的哈奴曼。

在卫渊回来的时候,早已经成了一具尸体,被无支祁直接一棍打死了账,根本懒得管其他,这猴子的性格从来都是暴躁又桀骜的,说一棍子抽死你就一棍子抽死你,绝对没有第二个可能。

此刻更是恣意妄为,水棍或者抽击,或者砸落。

棍法随心所欲,卫渊看到了不下于十种人类棍术的招式痕迹,这些东西在网上就能找得到,虽然说部分真传隐藏起来,但是只是这些东西就足够无支祁吸收转化,开创自己的技巧了。

而且其水棍内部,水流时而盘旋时而冲撞。

令这棍子砸下气劲变换莫测,无穷无尽。

甚至于有超频共调,在水棍前方震颤出一片涟漪。

直接相当于大范围超频水刀冲击。

给猴子攻击附带破甲,切割,溅射伤害。

擦着就伤,磕着就死。

猴子杀得性起,放声大笑,只是这一次忍住了手动开启BGM的念头,只是把自己的耳机往头上一戴,开启BGM,选择《大圣歌》重音混响版本,伴随着一阵阵桀骜的大笑声音,手中长棍扫出大片大片的空白。

卫渊无可奈何。

这猴子当年还只是靠着蛮力在打。

看看现在,不但掌握了重水这些科技侧防御能力,顺便发展出两条道路融合的各类技能,平A都附带破甲和超频切割效果,就离谱,不过想想看,老天师当时在东海外面,直接把海水变化成金属然后导电强化雷法。

好像也差不多。

老青牛看着那恣意嚣张的猴子,疑惑不解道:

“他听的那个,是什么法术吗?能让他对敌能力提升?”

“不。”

卫渊沉思了下,回答:“反正对面怎么样都是个死。”

老牛困惑:“那有什么区别?”

“大概是猴子会砍地比较开心。”

“另外,这些天族,可以死得很有节奏感。”

卫渊随口一说。

突然心底悚然一惊。

仿佛天地万物的恶意在这一刹那出现,直奔自我而来,作为剑客,作为曾经武将的本能让他在瞬间抬起手掌中的铁鹰剑,刹那之间,一道流光直接奔来,灿烂无穷,刹那冲向卫渊心口。

掌中剑和这光芒碰撞,交锋。

一阵凄厉的鸣啸。

卫渊闷哼一声,铁鹰剑嘶鸣不止,剑身上居然浮现出里一丝丝裂痕,作为人间剑术的巅峰,对于手中兵刃的卸力之法足以称得上是本能,而既然剑术之上已经超凡脱俗,那么出现这样情况的,只有一种可能性。

庞大到足以忽略相当程度技巧的力量。

一力降十会,那要是对方是一百会呢?

他抬起头,看到那边的天众分开,一道身影骑着白马而来,手中持剑,卫渊吐出一口浊气,感觉手腕略微有些发麻,但是也已经认出来了来者——三相神,北印度传说中的创世之神,毗湿奴。

或者说,是他的第十个化身。

这个化身和没有多少神性的罗摩不同,这力量代表着的是,‘劫末顺势而生,铲除一切不敬不净者’的存在,代表着时间和不灭,亦即是,劫灭这一个概念。

北印这片土地的至高。

而且,卫渊此刻的眼力早已经看得出来,当前方的毗湿奴行走在大地上的时候,整个天地都在簇拥着他,或许当离开这里,抵达神州的时候,毗湿奴本身实力将会有一个巨大的跌落。

但是至少,至少在这一片土地上,毗湿奴象征着绝对的强大,几乎无可匹敌的强悍。

象征着这里一切传说的起源,象征着几乎匹敌道门三清般的地位。

铁鹰剑鸣啸不止,卫渊手指拂过剑身,这柄剑重新笔直。

反手顺势一剑刺出,剑气凌厉纵横。

毗湿奴惊愕,掌中的剑盘旋,铮地鸣啸声,直接拦住了卫渊的剑。

铁鹰剑仿佛游龙,点在毗湿奴掌中印度古剑剑身,却轻盈跃起,直接锁向对方心口,一刹那交锋,已经完成了辨别劲气,压制,分化,调整收摄,以及最后的反攻衔接,剑术高下已经分出。

瞬息的强攻,毗湿奴面色惊愕,已经连连后退。

卫渊的剑如长龙,裹挟浓郁气机,就要洞穿毗湿奴心口。

却发出了一阵鸣啸。

一套黄金铠甲浮现出来,即便是卫渊的剑锋,竟无法洞穿。

不死的黄金之铠。

古印度传说中大英雄传说的具现。

唯独在这片土地上,这是真实存在,且由此方天地认可的规则,是来自于这里天道的加护,毗湿奴完全无视了卫渊的攻击,掌中的剑因为有着‘必中’的加护,所以猛地挥舞,卫渊的剑不得不回防。

右手剑交换左手反向握剑,旋身横斩。

战场剑术的变化。

煞气浓烈到似乎要将毗湿奴拦腰斩断。

纵然是知道黄金铠甲足以防御,但是毗湿奴的本能还是下意识以剑阻拦,卫渊掌中的剑仿佛流风一般旋身一周,重新落于手中,化作重劈,这不是以气机御剑的道门手段,而是纯粹以技巧做到的术。

哪怕是受到天地祝福的,神灵的剑术也无法击溃人类巅峰的技。

一瞬不知多少次气机的浑厚交锋。

无支祁返回青牛身边,张开领域,庇护住了老迈濒死的青牛。

而在那里,在和毗湿奴交锋的卫渊剑术不断地在攀升。

老牛疲惫地闭上眼睛。

他需要休息一下,他低声道:“渊在和十个人交手吗?”

无支祁神色凝滞,缓缓摇头,只是看着前方的交锋。

毗湿奴手中的兵器,在斩破邪佞的神剑之外,已经多出了动摇人心的法螺贝,斩杀了阿修罗罗睺的妙见神轮,护法除恶的伽陀神锤,此刻直接化作了八臂状态,古印神话的诸多神性兵刃汇聚。

同时向卫渊厮杀过去。

掌中的铁鹰剑纵横如同游龙,丝毫不落下风。

即便是其余的天族都失神。

恍惚之间,那根本不是两个人的决斗。

那仿佛是古印度神话里一切大英雄的联手。

持拿不死的黄金铠甲,手持护法的神轮,以神弓甘狄拔,以护法的神剑,以击杀十方罗刹的不灭之刃,却无法奈何一柄来自于古代神州的剑,那柄剑自然是凡铁,却因持拿之人而通灵。

大唐剑圣。

卫渊剑锋横扫,无可匹敌的气机溢散。

以一种仿佛容纳万物的姿态将一切招式拦住,胸腹的气机鼓荡,伤势被压制,在这等地方,和本地的最高神之一交手,实在是太过于劣势,卫渊吐出一口浊气,自身剑术,已然发挥到了极限。

但是,奈何,奈何对面直接开挂。

一方天道的加护,对方的剑居然也能追击得上卫渊的剑法。

而且,为什么对方有这么多其他神的东西?

这家伙,难道说……

卫渊眸子扫过,铁鹰剑上,细密的裂痕出现了,而此刻的无支祁必须保护住老牛,卫渊确实是可以使用其他兵器,但是,这个时候,无论蚩尤战戟还是刑天斧,都不如掌中的剑好使。

还是说换一下兵器……

突而,卫渊心底悚然一惊。

无支祁怒喝:“卫渊,不要分心!!!”

卫渊抬起头,在那一刹那,他的眼中出现一丝恍惚,作为幻之主神的毗湿奴,手持法螺,在北印的土地上,成功让剑圣的心底出现了一丝裂隙,而哪怕卫渊转瞬将这裂隙恢复,在这一刹,掌中剑已经崩碎出更多的裂缝。

但是即便如此,毗湿奴仍旧未曾在招式上占得半点便宜。

“你就是渊啊……”

毗湿奴皱眉烦躁,突然开口,道:

“那柄戒日剑是你放到曲女城的吗?”

“不如告诉你,你将那柄剑放在那里,我刚刚将那剑中的太阳神性吞噬,这样才抵达了这片土地上神性的完整统一,我是应该感谢你的,你如果说把剑带走的话,我虽然也能吞噬他残留的东西,但是会更慢。”

“慢到我可能来不及拦截你们的地步。”

“另外,戒日王的真灵确实是留在曲女城一部分,刚刚逐渐汇聚了。”

“他作为太阳神性的转世,创造了戒日之国,我当然要得到他。”

毗湿奴语气略有迷醉地低语:“这个时代,唯独将这一片土地上的神性全部汇聚,才能够搅动真正的风云啊……你可知道,这神性完整如一的酣畅淋漓?不再有湿婆,不再有梵天,也不再有毗湿奴,不再有诸神,只有唯独纯粹的我。”

卫渊握剑的手掌下意识加力。

毗湿奴道:“你知道他最后说什么吗?”

三相神之一,或者说终于统合了此地神性的神,就仿佛三千年前对大地的阿修罗王水持说出那个打碎后者心境的消息一样,道:“他让你快逃。”

“你来得太迟了。”

又被称为幻惑天王,以幻术为正法的毗湿奴。

轻而易举以戒日王最后的痕迹重构了当时候的情况。

可明明就是被虚幻构筑出来的戒日王,却似乎也硬生生认出了此刻早已经变化了模样的大唐游侠儿,他想要说话,却早已经不可能开口,唯独眼中的情绪越发激烈。

大唐的游侠伸出左手,幻境里最后的戒日王真灵眼底情绪激昂。

年仅十五岁就纵横天下,执掌一国,被称之为持戒的太阳神,自古以来,无论东西,但凡是以一己之力稳住帝国的,都是千万无一的豪杰,而此刻,这个男人只想要将卫渊推开。

卫渊手掌触碰好友,幻境在眼前崩碎,五指下意识握紧,但是什么都没能握住,在这大变局的时代,神州山海重归,樱岛化作瀛洲,北印自然不会傻傻地站着,三相神之一毗湿奴已经整合了此地的全部神性。

而持戒的太阳神,其实更早之前就被吞噬。

就连刚刚的,也只是故意营造的幻境。

毗湿奴放声大笑着:“如果他真的见到你,应该会如同幻境中一样吧,可惜了。”

祂此刻倒是坦然:“作为神性之初,我必然将会收回一切,祂既然一开始出自于我,那么最后回归于我也是正常,不过,你居然没有看出这只是幻觉吗?”

“我看出来了。”

“嗯?!!”毗湿奴怔住。

大唐游侠儿的眼底暗沉,安安静静,无悲无喜。

而掌中的铁鹰剑在长鸣之中崩碎,断裂于和北印神性至高的交锋中。

剑锋旋转着掠过他的脸颊,留下鲜血。

游侠掌中无剑。

自认为终于击溃了对手心境的毗湿奴虽是惊讶了下,不过旋即就放声大笑。

正要出手。

突然

可以触碰你的深处吗滑动 翁熄小莹高潮连连第七篇 热门小说 第2张

眉心刺痛不已,察觉到一股说不清道不明,超越过去的剑气浮现出来。

‘他的剑术是有残缺的,心境的问题。’

‘作为至情至性的剑道。’

‘他的剑太稳了。’

曾经过去,大羿和刑天的低语。

现在呢?

PS:今日第一更…………五千字

缓冲蓄势中……

推一本书——《女主从书里跑出来了怎么办》镭射瓶

书里理想型的女主突然降临到了扑街作者楚戈的身边。造物主和书中人的狗粮日常……

喜欢镇妖博物馆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