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太紧了松一点会断的 学长跳D放在里面上课故事

火公主摇了摇头:“我说的是宝石。”

张宠纳闷地问:“这有什么区别吗?”

火公主笑了起来:“当然有区别了。玉专指翡翠和软玉,其它玉雕石料统称为玉石。而宝石则是钻石之类的矿物,比如红宝石、蓝宝石等等。我们这里就盛产红宝石、蓝晶石、石榴石以及青金石。其中最有名的又是青金石。”

说到这里,命侍女去拿了一个手链过来:“夫君你看,这个就是青金石制成的。”

张宠惊叫起来:“这个我知道,这个叫璆琳,墨宁姐姐就有一串。哪是你说的什么青金石啊。”

火公主一愣,随即说道:“可能我们叫的名字不同吧。”

还真是这样,这青金石因其色相如天,备受中原历代皇帝喜爱。在大仪朝,称之为璆琳、金精、瑾瑜,青黛等。以色泽均匀无裂纹,质地细腻无金星为佳,无白洒金次之,洒金指金星均匀分布如果黄铁矿含量较低,在表面不出现金星也不影响质量。但是如果金星色泽发黑、发暗,或者方解石含量过多在表面形成大面积的白斑,则价值大大降低。

张宠接着说道:“当时是她们几个女人聊天,墨宁姐姐还和阿缇雅她们说到,我们大仪朝虽然地大物博,但却不产这个。那串手链还是作为嫁妆给的她呢?想不到原来竟然产自你们这里。”

火公主不满地看着他:“什么你们这里,是我们这里。我们!”

张宠自知说错了话,马上嘿嘿笑着岔开话题:“不行不行,我要赶紧买一个,给我姐送去。不不不,我要多买几个,给丽雅姐姐、阿缇雅姐姐她们一人送一个。”

火公主白了他一眼:“你还要买吗?一声令下,马上吐火罗最好的青金石就送来了。”

张宠一愣,随即哈哈大笑起来。

火公主说道:“夫君,你看看,这么一串手链如果卖到大仪朝,能够卖多少钱?”

张宠盯着那条手链,虽然不识货,但还是能看出,其品质比李墨宁带的那条还好。于是笑着说道:“老婆,墨宁姐姐是大仪朝的皇家公主,都是用的天下最好的东西。这串手链卖过去能卖多少钱我是不知道,但肯定不便宜。”

火公主睁大眼睛问道:“能卖多贵,能不能换几套丝绸的衣服?”

张宠捂住肚子,笑得眼泪都要掉出来了:“几套?据我估计,最少都能换个几十套的。”

火公主乐得起身和张宠击掌。

不过如果王忠宝或者李墨宁在旁边见到张宠这种一百步笑五十步的行为,估计会笑到人事不省。

这就好比后世的一个笑话了。

某年某月某村的一对父子去了一趟省城,见到了长江大桥,回到乡里之后吹嘘不已。

儿子就说了:“哇塞,长江大桥是真牛啊!”

旁人问:“有多牛?”

儿子:“我就这么跟你说吧,没个五百块钱根本就修不起来。”

父亲大怒,“啪”地一个大嘴巴子扇了过去:“没见识的东西,少在这里丢人现眼。”

旁人忙问其故。

父亲答道:“我告诉你们吧,没个五千块钱,修长江大桥,想都别想!”

现在的张宠夫妻,就挺像这对父子的。

火公主这串手链,可是本地最好的上等品。这要是卖到大仪朝,最低最低都能卖出几千两纹银。

火公主说道:“夫君,你知道一套丝绸衣服在这边能换多少东西吗?”

张宠问道:“多少?”

火公主答道:“五到六头牛!”

这下张宠也兴奋起来:“那咱们岂不是发达了?”

火公主含笑点头,然后对张宠说了起来。

不管这些紫羊羔皮宝石多么好,但如果卖不出去的话又有什么用呢?

现在吐火罗这边的情形,是因为战争无法安心养殖和采石,就算采出来了,也很少有人冒着生命危险来做生意,这就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

除此之外,咱们这里还有松子等好东西。只要咱们能保证这里不再战乱,光是这些东西都能给吐火罗人换来很多所需的物资。

人类都是想通的,解决了温饱问题之后,就会追求更好的生活品质。一旦吐火罗人富庶起来,就会向市区购买瓷器之类的产品。

所以商贸这个东西,是一件双赢的事。

包括以后打下来的地盘,都可以采取这么一种模式。这样地盘越大,内循环越便捷。

现在吐火罗到市区全线都已经纳入了五星市版图,战乱问题完全得到了根治,接下来要解决的就是交通问题。

只要交通问题得到解决,吐火罗的局面马上就会得到改善。

不过关于交通问题嘛,你们汉人在这方面具备神一样的力量。只要申请让市里派来一批专家,马上就可以开展起来。不仅能解决道路问题,还能解决本地人的就业问题,简直是一举两得。

听到这里,张宠再也忍不住了,立马提笔写了几封信,让人快马加鞭送回市区。

和当初在和田区当区长不同,这次有了老婆的枕头风,张宠可是把全部关系都动用上了。

第一封公文是写给副市长李墨宁的。

李墨宁去了大仪朝,代理副市长阿缇雅接到这封公文后哭笑不得,只能拿着公文去和乌兰图雅商量。

挺着大肚子的乌兰丽娅看了公文之后,也是差点笑出来。

张宠的这封公文中最开始还说的像模像样的,大概意思就是说自己会痛改前非,好好的治理好吐火罗。但是现在吐火罗的基础实在太差,请墨宁姐姐赶紧拍一批得力的官员过来。

问题是公文的后半段就完全变味了。大概意思是这样的:姐姐你也是知道的,我张宠没这方面的能力,如果不派人来的话,那这边管不好就不怪我了。了不起到时候我甩手不管,天天出去惹是生非,还是得你们来擦屁股。

这怎么让人感觉像是在耍无赖?不不不,不是“像是在”,而是就是在耍无赖!

可这有什么办法呢?张宠这个浑小子,还真干得出这种事。他真要这么干的话,别说她们两了,就算是于奇正李墨宁在家也拿他没办法。

无奈之下,两人只能紧急调拨了一批官员,赶紧给这个小混蛋送过来。

张宠的后面几封就都不是公文了,都是以私人身份写的。

第一封就是写给苏逍的,大意就是要求立马给他调拨一批得力的营造人才过来。当然,信的后半段也有转折。

这封信转折的大意是假如你不帮我这个忙的话,我呢这边事情干不好,也就没有时间和精力管军中的事务。到时候下面那些弟兄到处去划军事区域,苏总经理您就别来找我啊。

五星市律法有明确规定,所有民用建筑设施都得给军用设施让道,营造部门必须无条件先修建军事项目。

张宠这小子虽然现在是吐火罗区长,但他那个中星军军长的职务却并没有撤销。

中星军的驻地本事就是市区,部队里的那帮混蛋都是张宠这个小混蛋的粉丝。这货要发这么一句话,还真能让苏逍焦头烂额。

第二封信是给现在负责市场管理的官员的。

这个官员原本是休屠族的一个行政官员,因为在商业管理方面能力强,现在被提拔起来了。

按说他和张宠之间既没有什么交情,也没有任何的工作来往,甚至可以说都不认识,张宠怎么办呢?

面对这种情况,张宠就干脆毫不掩饰的耍流氓了。

信的前半段,要求在玉石市场最外间给吐火罗腾出几间门面,最好是能设置一个“吐火罗宝石区”,该出多少租金我张宠一文钱都不少给你。

要求提完之后就是转折了。

这次张宠的转折是这样写的:我呢平常也没什么爱好,就是爱养养蚂蚁做宠物。这次过来这边因为走得实在太匆忙,没能把我最亲爱的那些宠物蚂蚁给带上。结果呢

宝宝太紧了松一点会断的 学长跳D放在里面上课故事 热门小说 第1张

家里那些下人又太不负责了,让我这些宝贝蚂蚁给跑出去了。希望您呢最近出门走路注意点,别把我的宠物给踩死了。我先和您说清楚啊,这些宠物可是我的命啊,跟着我南征北战,就是我的护身符。谁要是踩死了我的蚂蚁,看我不嫩死丫的!

商业官员也很无奈啊,明知道这小子犯浑也拿他没办法。说不好听的,你要真不依他的,等他回来了,给自己一顿胖揍那是跑不了的。

虽说五星市律法森严,就算是张宠寻衅滋事也肯定会被关进去。可是他不把你打死打残,就是一顿老拳打得你疼,然后进去做几天牢又怎么了?不是说的话,这货进牢房别说犯人了,就算是牢头都得“张爷张爷”的给他提鞋。

更不用说,要真的为这事把他抓进去了,他手下那些混蛋能放得过自己?到时候今天这个小军官来找茬揍自己一顿进去蹲几天,明天那个中军官又来找茬揍自己一顿进去蹲几天,中星军那么多人,就算自己能活一百年,他们天天派人来揍都还有很多轮不上的。

得得得,反正支持落后地区的发展也是市里的大政策方向,给他腾出几个好门面也不违规,还是不要惹这尊瘟神了。

张宠的第三封信是给扁无恙的。无他,立即给我派好的军医过来。

这次倒是没用上威胁那一招,直接就是说这里是新平定地区,周围都是虎视眈眈,吐火罗区很可能马上就要打大仗,军医系统必须提前跟上,立即在吐火罗区府建立起医馆,准备收治前线下来的伤员。

这个要求可谓合情合理,现在五星市东边的东星军没什么战争可能;南星军更加不用说了,天天在昆仑守石头线;西星军也没听到有什么战事;最大的威胁北星军那边,目前还在和谈期间,也没有什么战事。

既然张宠说他要打仗,那就赶紧在这边建医馆调军医过来也是应该的。

接下来的一封信是写给服装厂的,其意思就是让服装厂来这边采购高档皮毛做成高档服装。

这里就威逼利诱都用不着了。为啥?服装系统都是跟着沐儿的呀,谁还敢不给他面子?再说了,五星市现在别的不多,有钱人是真多,如果真的面料好手工好,根本就不愁卖。

最后还写了封信给苏喜儿,请她派人来这边开人视台分台。

为什么要做这事,其实张宠自己都不是很懂。

上次王忠宝在于奇正面前说什么“文化”,什么人视台的重要性之类的话,张宠是一句都没听懂。

不过没听懂没关系,反正是王忠宝那货出的主意。也就是说,这玩意是个好东西,这肯定没错。

既然是好东西,咱就得想法子弄到手里。

苏喜儿接到信后也不敢怠慢,马上调集了得力的主创人员过来。

按说苏喜儿又不怕张宠威胁,怎么会这么热情呢?

原因有三点。

一直到现在,苏喜儿的“通房丫鬟梦”也还没有实现。现在最近又有个黛拉嫁给了于奇正,心里就更急了。

苏喜儿想来想去,这事能求得上的,也只有心软的沐儿了。

张宠是沐儿的弟弟,现在放个人情,以后也好说话。

第二点原因就是张宠本来就是个“流量明星”,现在卖他个人情,以后人视台要搞个什么活动之类的邀请他,总不好意思不来吧?

第三点就是人视台自身的发展。

现在人视台已经是个盈利机构了,但是人视台也有个局限,就是影响力主要只能在附近。

其实台里本身最近就在讨论建设分台的事项,只是如果由近及远的话就有个弊病:近处播放区域重叠,远处没有播放,不能做到宣传效果最大化。

毕竟人视台除了追求经济效益,更重要的是创造社会效益。

吐火罗是现在距离市区最远的一个区,在那里建设一个分台非常合适。

张宠写的最后一封,不是公文,也不是私人信件,而是——命令。

中星军军长下令:小的们,赶紧过来,有仗打了!

中星军那帮崽子们收到这个命令之后,乐得直翻筋斗。

有仗打了,而且是跟着宠哥一起打,哪还有比这更爽的事儿?

让他们想不到的

宝宝太紧了松一点会断的 学长跳D放在里面上课故事 热门小说 第2张

是,路上居然被拦下来了。

谁?这么大的胆子敢拦下中星军?

喜欢皇上您该去搬砖了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