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室友个个如狼似虎 接种傻子那东西很长很大

李琼再次强着开口:“西京市乱,我们陈家也受难。”

“因为你姜四,我们将王守衡得罪了!我们有难,他就对我们陈家多番为难!”

“这一次,要不是我们陈家门高命贵的,早不知道被那些中邪的人祸害成什么样了……”

我十分无语,因为被她多次截了话头,现在已经不想开口了。

西京市究竟是发生什么事了,你倒是说呀?

不让我开口,话说一半又讲不清楚,玩儿呢?

也就是陈家没有真正受难,否则我看李琼也不可能这么气定神闲。

至于她说的什么高门贵命……

陈家的门槛高,是得益于我爷爷当年设下的风水局。

命贵,那全是陈婷一个人的事,这一点陈贵和李琼都是沾了光的。

李琼居然敢这么大放厥词,把什么都说成是陈家的运势!!!

陈家夫妇蠢,我是一直看在眼里的,却没想到他们到了这无可救药的地步。

自以为他们运势在,这也就罢了,李琼居然还蠢到想要请王守衡帮忙。

王守衡就不是什么好人。

这一次跳出来,表面帮西京市平乱,还不知道背地里是打着什么算盘呢。

李琼还指望着他帮忙?!

之前不就是王守衡帮的忙么?差点要了她和陈贵的命!

当初我不得罪王守衡,今儿她就没命和我嚷嚷了。

想到这些,我就觉得一阵头疼。

这都什么人啊?!!

原本我还觉得历经阴阳契一事,李琼和陈贵夫妇二人怎么也能长点教训。

但现在,看李琼这样子,是又故态复萌了,一张口还是之前那种苛责刻薄。

我实在懒得搭理,多费口舌。

李琼像是看不出我的不耐烦一样,一直念叨个不停。

陈贵从里面出来,及时打断她。

“行了,姜四刚刚回来,你就念叨个不停!烦不烦?!”

李琼被这么一吼,顿时安分了不少。

看得出来,自从她背后没了依仗,这气势也就弱了许多,被陈贵压了一头。

陈贵呵斥住了李琼,转头开始“关心”我:“四啊,你这么多天哪儿去了?怎么一直没见人呢?”

我深知,陈贵虽然表面上装成长辈的慈爱样子,心里指不定在想什么。

于是,对于他的话,我也没当回事,只是不咸不淡地应了声。

“哦,没什么,就是和隐龙大师去处理一些事情,找一下救醒陈婷的办法。”

我将这几天不见的事情简单带过,顺势说了陈婷的事。

李琼一脸不屑,像是笃定了我在说大话。

她不耐烦的问:“那你找着了没?”

“我看你就是找借口,要去……”

不用猜,接下来肯定又是一通埋汰。

我打断道:“找着了!”

李琼一听,瞬间也顾不上对我横眉冷眼了。

她愣了一下,惊讶问:“你找到救婷儿的办法了?!”

我点头,肯定道:“致使陈婷昏睡不醒的原因,是她丢失了一丝神。如今,我已经找到了那一丝神,只要将这丝神放回去,陈婷就能醒了……”

李琼一听,脸上的不可置信转换为惊喜,然后开始催促我:“既然这么简单,那你就赶紧动手吧!我们婷儿都昏迷这么久了……可不能再耽误了……”

的确是不能耽误了,但这件事也不是随时能做的。

“这事不能马虎,得小心安排。”

“神思势弱,白天的阳气太重,不适合归神。夜晚有阴气庇护,再加上满月灵气加持,这时候帮陈婷归神是最好的!”

“我看过时间了,今夜就是十五,归神的事情就被放在今晚吧!”

听我如此说,李琼一脸喜色,也不像之前的刻薄敷衍。

“好好好,那就今晚!你要什么东西尽管让仆人去准备!”

事关陈婷,陈家夫妇都不敢含糊。

无论他们是真心爱护陈婷这个女儿,还是不想放弃陈婷这棵摇钱树,都不敢拿陈婷冒险!

听我要救陈婷,两人对我的态度明显更加殷勤了几分,各种关切的话也随之而来。

“四啊,你这忙了几天,累不累?饿不饿?我让人去准备吃的,然后给你打扫一下房间,你好好睡一觉,休息好了……”

陈贵的话音刚落,我还没来得及应,姜小四就猛地拽了我一把。

我低头看去,它眼中的渴望明显。

虽然没能说话,但是它表达出来的意思是十分清楚:“我要吃肉~吃肉~~”

我顿时哭笑不得,它是什么时候都惦记着吃肉啊。

姜小四这一动作,陈贵也注意到了它。

“哟,几天不见,这孩子长高了不少……”

他玩笑一句,很快转移了注意力。

我清楚陈贵不会注意到姜小四,发现不了它不对劲。

于是随口接了一句:“正是长得快的时候。”

“它跟着我跑了这么几天,饿坏了。麻烦陈伯父,多让人送点肉菜来。”

我此话一出,陈贵立刻会意,一个眼神让老李安排去了。

接下来,我又嘱咐了几句,都是让他们准备一下晚上我给陈婷归神要用的东西。

安排好这些,仆从准备的饭菜也差不多好了。

我和姜小四前后上桌,开始大快朵颐。

都好几天没吃上正常好吃的饭菜了……

在墓里的时候,那一龙一凤的肉只能用来果腹,柴得很,实在是不好吃。

虽然我对吃的没什么太多的要求,但一连吃了几天那东西,也难免觉得难以下咽。

现在好不容易吃上了正常的饭菜,我有些感动,多吃了两口。

姜小四更加夸张。

它吃东西本就是粗狂型的,现在饿狠了,吃相更为可怕。

旁边守着的仆从上了一盘接一盘菜,忍不住小声嘀咕:“这俩人,像是几辈子没吃过饭一样……”

我将她们的话听在耳中,却也没当回事,吃完最后一口菜放下碗,看着姜小四扫荡桌上所有吃的。

姜小四这吃相,确实像是几辈子没吃饭了……

不过,比起它吃蜘蛛,啃活尸的时候,它现在这样子,我还能看得下去……

至少,吃的东西还算正常。

吃完所有东西,它肚皮都撑圆了,满嘴是油,心满意足地靠在椅子里。

我不由得在心中感叹,姜小四这样子,是越来越像个人了……

喜欢麻衣隐婿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