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太太rap梗996 一个添下面两个吃奶把腿扒开

广德县城位于广德境内中部。

而嘉兴防线撤退的两万大军因为担忧日军海军战机轰炸,没有选择走由湖州至广德的大路,则是由广德南部山区直接进入。

虽然因为山路崎岖行军速度是缓慢了些,但也因为山区树木茂密阻挡了日军侦察机的视线,日本海军战机或许是因为天气原因也或许是顾忌距离海边已经过远,怕再遭遇一场上一次在白鹤港附近的地空伏击,终究是放弃了他们最具优势的空中打击作战方式。

嘉兴防线撤退全军除了多耗费了两天时间,物资多消耗了些,人员方面却是没有任何损失。

在独立营离开之后,67军和43军甚至还在山林中修整了两天才继续沿着山路向芜湖方向撤离。

唐刀和独立营可也没有迅速抵达做为战区指挥部的广德县城。

独立营此次做为督战队进入战区,除了原本装备和找吴中将要的装备外,口粮只携带了十日份,弹药则是尽可能的多带,其余所有辎重包括伤员皆全部交由43军军部代为运输。

相比于从嘉善撤退的时候,已经算得上轻装行军了。

可就是这样,独立营全军也在山里转悠了两日夜,才抵达广德县城所在地。

而就是这两天,广德保卫战已经全面开战。

做为先锋追击嘉兴防线全军的国崎支队别看距离广德县不远了,但他们还不是打响第一枪的日军所属。

率先对广德防线中国军队展开进攻的,是已经占领宜兴长行的伪满洲靖安军第一旅5000人。

由饶郭华中将亲自率领的115师433旅已于广德以东泗安镇与该股日寇激战三日,因后方公路被日寇彻底炸毁,补给和增援无法抵达,更因某部擅自离开阵地,145师主力被迫后撤。

现正于广德县城以东10里界牌村一带重新组织防线。

这是唐刀和独立营由山中小路抵达广德县城附近时从正在慌忙撤退的广德军民口中收到的信息。

唐刀没有见到半日前已经由广德县城撤离的第九集团军中将司令官,对方或许是撤退的太匆忙也或许是对战区派来的所谓督战队根本就不感冒,在唐刀没有找到正主的情况下数次发电只回了一封电报:“军情紧急,无须徒劳兵力跋涉,请唐督战官担负战区长官部委任之责!”

这话说白了,就是你该干什么就干什么,没必要跟我见面,就算见面了也还是这道命令。

颇有些不太负责任的意思,但这也是常规操作,唐刀已然是见怪不怪。

在已经几乎看不到人影的广德城下修整两个小时,全军饱饱的吃了顿午饭,唐刀下令,带着一连二连全副武装直奔界牌前线。

他很清楚,界牌做为广德的东大门,虽然地势险要,但曾经时空中,手下仅指挥着一个步兵团的饶中将兵力远逊日方,最终阵地失守,广德县城沦陷。

但这,对于145师来说只是灾难的第一步,远在数百里外坐镇的23集团军某唐姓副司令官竟然令撤出阵地的145师残部进行反攻,导致手下仅余一步兵营兵力的饶中将在悲愤中奋力一搏之后,举枪自戕于广德城东。

145师主力旅此战中几乎尽墨,还战陨了他们的最高指挥官。

如果可以,唐刀希望能改变这支英雄川军的悲惨命运。

此时的界牌战场应该是已经打响,轰隆隆的炮击声隐约可见,日机不断俯冲轰炸的机影站在山间小路上都已经可以看见。

或许是对自己攻下中方防御阵地极有信心,日机并没有对界牌这个广德县城东大门连接广德县城的公路进行轰炸破坏,但2个步兵连在公路上行军依然还是太显眼了,除了唐刀亲自带着警卫排在马路上,两个步兵连皆由山峦两翼掩护前进。

只是让唐刀没想到的是,距离激战正酣的界牌战场还有七八里地,他就遇到了一队正埋着头沿着公路小跑的中国军队,一看他们背后的斗笠以及脚上的草鞋,不用问,

老太太rap梗996 一个添下面两个吃奶把腿扒开 热门小说 第1张

这应该就是川军。

除了刚刚抵达金陵外围连冬装都来不及补充就赶往广德布防的第23集团军,再无那支军队在寒冬的天气还身着夏天军装了。

只是,仗都还在打,这队人马稀里哗啦往后跑是搞啥子?

看看一眼望不到头足有一两千号脸上满是惶然阵容不整的士兵们,唐刀眉头不由皱了起来,这应该是他来到这个时空头一遭遇到仗都还在打,士兵成群结队往后跑的情况。

“举枪!布防,堵住他们!”唐刀冷然轻吼。

警卫排已经全员换装成冲锋枪,立刻听令散向公路两边,留身穿陆军上校制服的唐刀带着夏大雨和二丫两个通信兵站在马路中央。

对面正在一路小跑的川军们应该也是发现了站在路中间的唐刀三人,唐刀三人身上的深蓝色军服让他们略微犹豫之后便继续前进。

直到抵达唐刀前方20米,见对方依然没有停下的意思,“鸣枪示警!”唐刀眉头拧得更紧。

“砰砰砰!”夏大雨拔出驳壳枪,冲天连开三枪。

“日你个仙人板板的,好狗不挡道!”

“你当你是那锅,站那儿充大头!”

一阵骂声从脚步变缓的川军队伍中传来,甚至,有不少步枪已经举起来对准唐刀。

但显然,不光是唐刀领章上的上校军衔能唬人,路两侧草丛和乱石后架着的三十多杆冲锋枪,也是这队川军不敢随意开枪的真正原因。

“兄弟,你那部分的,我是145师433旅属下,奉令转移战场!”一个川军上尉从被迫停下的队列中走出,一脸堆笑着向唐刀询问。

唐刀这身打扮,又有数十名拥有冲锋枪的卫兵卫护,还如此底气十足的站在路中央挡住千把号人,用后脚跟想都知道其来历不俗。

而且广德战场上除了身穿黑色夏装军服的川军之外,也有穿着深蓝色军服的第九集团军军部的人,突然冒出这样一个上校军官,绝对算不得有多稀奇。

“145师433旅属下?奉令转移战场?”唐刀眼睛微微一眯。

扫一眼队列中士兵们不是满脸惶色就是一脸颓然,军人的直觉告诉唐刀,这绝不是眼前这名上尉军官所说的那么简单。

“你军上峰军令何在,拿来我审阅!”唐刀冷声道。

“什么狗屁军令,老子的话就是军令,你算那根葱,跟我要军令?”一个嚣张的声音从前方三十米处传来。

唐刀冷眼看过去,队列向两边散开,一个身形壮硕的军官从两名士兵抬着的滑竿上跳下来,整整衣领,大摇大摆的走过来。

唐刀眼神深邃,军官领章上的军衔,赫然是两杠三颗金色三角星,竟然是陆军上校,至少也是

老太太rap梗996 一个添下面两个吃奶把腿扒开 热门小说 第2张

步兵团团长一级的军官。

川军来自大山,高级军官坐滑竿几乎是传统,这行为算不上有多乖张,但张口闭口就把‘狗屁军令,老子的话就是军令’挂嘴边的,绝不是普通步兵团长就敢做到的。

“不管你是那锅,给你十秒钟,麻溜的给老子躲开,否则老子弟兄们的枪可不长眼!”走到唐刀身前十米的军官手一挥,被迫停下脚步的士兵们纷纷举起手中的枪瞄准唐刀。

“哦?比人多枪多是吧!”唐刀脸色不变,指指上面。“你看看山上,究竟是老子的重机枪厉害,还是你娃的老套筒牛逼。”

军官和陪站在身侧的上尉一愣,下意识向公路两侧的矮山上望去。

矮山上竟然貌似有数百人影。

连忙拿起挂在脖子上的望远镜仔细看,距离公路不过一百米的两侧矮山因为树木和草丛的原因,对方具体人数有多少依然无法统计,但望远镜视野中的几挺重机枪却是让人心生寒意。

早已在夏大雨鸣枪示警就于山上布防的一连和二连已经获得加强的火力支援排特意将各自两挺重机枪架在石头上。

长长的重机枪枪管在冬阳下闪烁着蓝汪汪的光泽,是再明显不过。

军官那张大饼脸狠狠一抽。

他整个步兵团也不过才4挺重机枪,而且都还是那种老掉牙的,别说地形不占优势,就是对射起来,也绝对不是那种已经挂上弹链的马克沁水冷式重机枪的对手。

而且人家居高临下,真要干起来,他这一个团上千号人整不好就被放这儿了。

形势比人强,狠狠抽了几抽的军官脸色瞬间变得和蔼起来。

喜欢从八百开始崛起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