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错一题进去一次c顾小西 女主重生变娇媚体制PO

张向北走进吴欢的办公室,和她说,我考虑马上让周若怡回来一趟,这次我们文宣的调整,就交给他们鲜送广告公司,从软文到电梯广告,要有一个统一的安排。

还有,刚刚许文辉给我打电话,他明天赶回来,会帮助攒一个局,把杭城所有媒体的朋友都叫拢来,介绍给周若怡认识,纸媒上具体应该怎么做,软文写到什么尺度,他也会帮助出主意。

“杭城这里安排好了,他会带周若怡去上海,把上海那边也安排好。”张向北说。

吴欢说好,我马上打电话给她。

“安排司机送,不要让她自己开车,这个家伙一碰到事就火急火燎的,还是安全第一。”张向北交待。

吴欢抿着嘴笑了一下,问:“对了,你怎么不打电话?”

“我给她打,这家伙油腔滑调的,以为开玩笑,一定还是自己马上开着车回来。”

张向北挠了挠头说,吴欢终于绷不住,大笑。

“对了,虞律师联系过了吗?”张向北问。

“联系了,他现在在出庭,下午过来。”

“让他开庭结束马上过来,来这里吃中饭,我们边吃边聊,下午我们不一定有时间。”张向北说。

吴欢点点头。

张向北拿起吴欢办公桌上的电话,打给顾工,和他说:

“你去‘饮食男女’等我,我马上过来。”

张向北走进小莉的办公室,里面的几个人都笑了起来,张向北看到,顾工、小莉和物流基地的老总,再加上张晨都在这里,小莉和张向北说:

“正想打电话和你说,让你不用过来了,这里已经安排好了。”

“这么快?”张向北问。

“那当然,老板在这里,能不快吗,一言九鼎,就是他一句话的事。”小莉说。

“你这个马屁拍得好。”张向北说。

物流基地的老总,还是和张向北说了他的安排,永城物流基地一期,马上就可以使用了,这边物流基地里有好几家公司,因为在这里仓库不够用,都准备搬下去,其中“朝阳轮胎”一家,原来在这里有一万个平方,搬下去之后,要了两万五千个平方。

“朝阳轮胎”的工厂就在永城,搬下去,对他们来说,不仅是仓库可以扩大,还离工厂更近了,运输费用可以节省不少。

其他的不用管,光“朝阳轮胎”一家空出来的仓库,就够他们用了,物流基地那边,再给“宅鲜送”一间三千多方,给“饮食男女”一间三千多方,用作是总部办公室和员工上岗前的实践基地,还有杭城分公司的制作间,培训这一块,都放到永城职业中学去。

做错一题进去一次c顾小西 女主重生变娇媚体制PO 热门小说 第1张

这边还有三家公司的仓库,也都会搬到对面去,这样,这里整个院子,就都租给“宅鲜送”的食品厂,一是原来的生产车间需要扩大,二是用来筹建和“饮食男女”合作的公司。

小莉说,他们连公司名字都想好了,就叫“宅鲜料理”。

顾工会兼任这家公司的总经理,公司注册资金五千万,股份构成是“宅鲜送”百分之六十,“饮食男女”百分之四十。

“我和吴欢都还不知道,你们把这都定下来了?”张向北问,“我这是被夺权了?”

大家都笑起来,张晨说对,你们会有意见吗?

“没有没有,我们顾不上这里。”张向北说。

“那好,你去忙你的去,这里的事情,就我们来安排了。”张晨和张向北说。

张向北回去自己楼上,把事情和吴欢说了,吴欢叫道:

“太好了,我还正愁没有精力管那边的事情,大老板愿意帮忙,在那里坐镇,我们就可以放心了。”

小虎和孙向阳走进办公室,几乎在他们进门的一刻,虞律师也到了,一进门就叫道:

“我那边结束就赶过来,赶死了,什么事这么急?”

他的额上都是汗,衬衫的后背也湿了一块,看样子是在下面停好车,就跑了上来。

张向北看看手表,已经快十二点,他说还有半个小时,走,一起去吃饭,我们边吃边聊。

物流基地的食堂,是二十四小时营业的,虽然现在还是饭点,也并不是很忙,一千多平方的餐厅,大概坐了四分之三的人,靠餐厅边上,还有一排十几个包厢,基地里的单位,需要请客的时候,都会放在包厢里。

吴欢已经提前订了一个包厢,知道时间紧,连菜都已经点好,他们进包厢的时候,桌上的菜都已经上齐,反正现在天气热,菜摆放一会也不会凉。

五个人坐下来,吴欢把准备起诉掏宝网的事情和虞律师说了,虞律师一听就兴奋起来,他问:

“终于下决心收拾他们了?”

张向北说:“不是上回那事,是专利侵权的事。”

“管他什么事,只要能和他们干,我就高兴。”虞律师说。

小虎奇怪了,问:“虞律师,你和掏宝有过节?”

张向北解释说:“和掏宝网打官司,可以出名。”

虞律师也不遮掩,他说:“能出名是一回事,不过,我恨他们,真的是恨得牙痒痒。”

“什么仇,这么大?”吴欢问。

“我那个老婆,都快有强迫症了,每天晚上洗完澡,坐在床上,一个公务员,也不看书,也不钻研业务,天天就是逛掏宝,买回来一大堆根本用不到的东西,家里

做错一题进去一次c顾小西 女主重生变娇媚体制PO 热门小说 第2张

连放都放不下,现在好了,怕我说她,洗完澡干脆不出来了,坐在洗手间的马桶上逛掏宝血拼。”

虞律师愤愤地骂着,大家忍不住大笑,孙向阳问:

“虞律师,你有几个老婆?”

“就一个啊,我倒是想有好几个,可惜养不起,就这一个,我都快卖房供她血拼了。”虞律师说。

“就一个老婆,你怎么还‘我那个老婆’?”孙向阳逗他。

“口误,口误,我这个老婆,我都快要朝她拜了,打又不敢,骂又不行,会影响夫妻感情,你们说对吗,现在有这个机会,可以收拾收拾掏宝,太舒服了,总算让我可以出口气。”

虞律师用手摸着自己的胸口说。

吴欢把专利侵权的事情和虞律师说了,虞律师说可以,这个官司要立案,肯定没有问题,你们的目的呢?

“没有目的。”张向北说,“输赢也无所谓,只要能够立案,把事情搞大就可以。”

“就这样?那这个官司也太好打了,还不要让它很快落幕,缠着他们,一审要是输了,我们就申请二审,对吗?”虞律师问。

张向北说对。

“标的呢?”虞律师问。

“你看多少合适。”张向北说。

“就‘宅鲜送’和掏宝网两家公司的体量,还有如果侵权成立的话,实际造成的损失和侵权所得,都会是一个天价,这样,我们来一个十二亿五千万怎么样?就让财务按这个数字去计算损失,给出依据,这么大的标的,一出来就可以博人眼球,目的就达到了。”

虞律师说,吴欢和小虎、孙向阳都说好,这个可以。

张向北看了看吴欢,笑道:“你杀老东家,还真下得了手。”

“事实是他们给我们带来的损失,还真可以达到这个数字。”吴欢说。

“怎么样,张总。你拍板,我下午就开干了。”虞律师看着张向北问。

张向北摆了一下手,他说:

“让我考虑考虑,虞律师,我先问你一下,实际侵权的是‘每日鲜’,我们起诉掏宝网有依据吗?要是不能起诉掏宝,这事的轰动效应就没那么大,要打折扣。”

“有依据。”虞律师说,“我上次就去市场监管局查过‘每日鲜’的工商登记资料,他们的营业执照是今年七月份才拿到的,在这之前,保鲜柜和流水线已经开始生产安装,实施专利侵权的,当然不会是‘每日鲜’本身,而是它最大的股东掏宝网,起诉他们没有问题。”

“我明白了。”

张向北说,他看着吴欢和小虎问:

“我们要是真的发起十二点五亿的起诉,吸引人眼球是肯定的,但是,你们想过没有,一般人会怎么看,那些网民在网上看到这样的消息,会怎么看?第一反应会不会是‘宅鲜送’这是穷疯了,来抢钱了。

“这会不会让我们马上变得面目可憎?我们本来是想通过这个官司,让掏宝网变成恶人的,结果可能正相反,官司才刚开始打,我们自己就落下一个穷凶极恶的形象?”

吴欢和小虎想想,还真的是有这个可能。

“我觉得不会。”孙向阳说,“我们不是说,会把赔偿款捐给‘随手帮’吗,又不到我们自己公司的口袋里,我们抢什么钱?”

“虽然这样,这个数字还是会把人吓到的,第一印象就感觉我们太可怕了,再要改变这个第一印象,会有点难,这样做,我觉得我们有点像是在豪赌,后果难以预计,不值得。”张向北说。

“那你说怎么办?”吴欢问。

张向北转向虞律师:

“我们求偿一块钱怎么样?把这打成公益官司,目的就是呼吁大家都重视知识产权保护,就为这一块钱,我们盯着他们不放,越认真,反倒越会赢得大家的支持,毕竟保鲜柜就在每个小区,它们的相似度有多少,他们的保鲜柜有没有剽窃我们的,老百姓眼睛能看到。

“这样,就是我们官司打输了,大家也会给我们叫屈,不会觉得我们是在无理取闹。”

喜欢奔腾年代——向南向北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