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被绑在公共汽车上调教 今天晚上我不打算停下来了

“芬娜!你跑到哪里去了?快来,试一试你的裙子,明天仪式的时候要穿呢。”

布伦纳丹城的新一天的清晨,是以普罗德摩尔家族的“第二夫人”的呵斥声拉开序幕的,一晚上没睡好的芬娜·金剑冷着脸,被自己满脸笑容的妈妈拉到了穿衣镜前。

在这城市边缘的大庄园中,家族的女仆们忙碌的走来走去,将公主殿下的各种衣物配饰送过来,再由宫廷的礼仪官为芬娜公主试妆。

这是个忙碌而严肃的过程,如果不考虑这些女仆和礼仪官的身份,眼下这种紧张的气氛,倒更像是一场战争的预演。

“我能不穿它吗?”

看着妈妈和礼仪官热情洋溢的讨论裙子的款式,芬娜露出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

她看着金剑夫人手里的海蓝色长裙,感觉就像是妈妈正拿着一副镣铐朝她走来,那裙子很漂亮,但绝对不适合芬娜。

天呐,那裙子上奢华又极不实用的蕾丝装饰让芬娜怀疑自己稍微一用力,就会把它撕裂开。

“我穿一套盔甲行吗?”

芬娜后退了一步,抱着双臂对母亲装可怜说:

“我可以穿那种华而不实的仪式盔甲,我保证我会把自己收拾的英姿飒爽,这个国家的人不是很尚武吗?

我觉的我那样出面,他们也会喜欢我。”

“嗯,库尔提拉斯人或许会因此喜欢你。”

金剑夫人煞有介事的点了点头,她对自己的女儿说:

“但奎尔萨拉斯的精灵们绝对会认为你的盔甲给精灵国度丢了脸面,你也知道银月城那群无聊贵族的嘴有多毒,对吧?

你不只是普罗德摩尔家的公主,你还是金剑家族的下一代家主。

你必须同时考虑到人类和精灵双方的感官才行。

过来!

换上这套衣服,不然我就帮你换。”

“你说这话就没道理!”

芬娜反驳到:

“这是家族私事,奎尔萨拉斯的精灵根本没有资格去评价。”

“唉,当年我怀孕的时候真该听从建议,远离那些魔法实验的。”

金剑夫人叹了口气,伸手抚摸着女儿的头发,一脸怜悯的说:

“看看你现在,肯定是那些魔法实验的能量辐射导致我的女儿变成了现在这样,一点都没能继承精灵们的智慧。

你居然还天真的以为明天的典礼是家族私事…

太阳王的特使已经在路上了,我可怜的芬娜,阿纳斯塔里安陛下是把这场访问当做国家与国家之间的正事政务来处理的。

你的父亲好像和太阳王达成了某些政治协议,于是太阳王派出了他最信任的萨洛瑞安·寻晨者阁下代替他前来这里。

不管你愿不愿意,你以后都会成为奎尔萨拉斯在库尔提拉斯这海洋国度中的代言人。

这是你逃不开的命运,理解了吗?

我的芬娜伯爵。”

“啊?”

芬娜瞪圆了眼睛,说:

“我什么时候多了个伯爵…是太阳王临时册封的?他可太奸诈了,他怎么能这么做!我根本不想要这个爵位。

帮我回绝了吧,母亲。

我觉得当这个公主已经够麻烦了,我真的不想参与到银月城那些狗血麻烦的政治事务里。”

“晚了。而且你所抗拒的未来,是无数人无比渴求都得不到的,你的前程注定光明,我的芬娜,这是你应得的。”

金剑夫人轻笑一声。

看着自己不断躲闪的女儿,她突然抬手丢出一个奥术束缚,将芬娜固定在原地。

在金剑小姐的尖叫声中,旁边的女仆们一拥而上,动作麻利的将她身上的衣服全脱了下来,又将新裙子穿在了公主殿下身上。

芬娜当然可以反抗。

她只需要激发怒气就能打破这个魔法束缚效果,但那也意味着她会伤害到周围这些无辜的女仆们。

她只能用一种略微愤怒中混杂着无奈的眼神,盯着自己的母亲。

而金剑夫人根本不在意女儿的眼神。

她只是站在原地给芬娜又丢了个沉默魔法,然后用手托着下巴,上下打量着自己如洋娃娃一样的女儿被能干的女仆们打扮成公主应有的模样。

“不,不要用这双鞋,芬娜的个子已经很高了,我不想让她看起来和瘦高的天鹅一样,用那双平底水晶鞋。

那是我特意为她挑选的。”

“还有这个妆容,太艳丽了,我的芬娜还是个小姑娘,驾驭不了这种贵妇妆容。就用最淡的粉底和口红。”

“她的头发不要盘起来,把头发拉直,对!就这样,这个小家伙整天沉迷于战士游戏,把她这一头漂亮的长

校花被绑在公共汽车上调教 今天晚上我不打算停下来了 热门小说 第1张

发都浪费了。

把头发披散开,再给她加一个吊坠做装饰品。

多漂亮啊。

我的女儿这么走出去,绝对能让那些男人们为你倾心,没准还能引发一两场决斗呢。”

金剑夫人和旁边的礼仪官一边讨论一边试妆。

芬娜感觉自己成了邪恶法师的试验品,她很想要逃跑,但在母亲目光的压制下,却只能老老实实的站在这里接受这种“屈辱”。

“这裙子要把我勒死了!”

几分钟之后,沉默的效果散去,芬娜顿时大叫道:

“把它松开一点好嘛?”

“不,这会让你的腰看上去更符合我们精灵特有的纤细感,常年的战士训练让你的体型匀称,但却并不符合我们族人的审美观。”

金剑夫人摇头强调道:

“你知道精灵们对这一方面的要求有多苛刻,平日里倒也罢了,但明天的典礼可不能马虎,你必须以最完美的形态出席。

我不想让你那些挑剔的人面前表现的不够完美,你的出场登场

校花被绑在公共汽车上调教 今天晚上我不打算停下来了 热门小说 第2张

必须足够惊艳。”

“够了!”

芬娜实在忍受不了了。

她一把推开身边的女仆,对还在为自己品头论足的母亲大叫到:

“我才不想当什么精灵的代言人,我对阿纳斯塔里安的政治更是一点兴趣都没有!我接受这个封号还是因为你的要求,妈妈。

你不要太过分了!

这可不是我想要的生活,你答应过我的。

如果那些尖耳朵非要选一个代言人执行他们的意志,就该让你来,反正你也擅长这些不是吗?”

“芬娜。”

女儿的突然爆发,让金剑夫人愣在原地。

她手里还拿着另一件更夸张的裙子,她看着自己伸手撕开裙子的女儿,说:

“不要这样,我只是想…”

“你怎么想的和我没关系,你认为的美好前程我也不想要,我真的是受够了。我只是来库尔提拉斯住了一段时间,你和戴琳就觉得你们有权力把我改变成你们想要的那个乖女儿吗?

你们真想要一个言听计从如小吉安娜那么乖的孩子,为什么不再生一个?”

芬娜一把撕开勒的她无法呼吸的裙子,又把脚上的水晶鞋踢到一边,她把自己刚被拉直的头发重新散拨成随意的样子,又拿起自己那套猎装。

她看了一眼沉默的母亲,说:

“我不会按照你们的要求,以你们想象中的完美公主的姿态度过我的一生。戴琳想做个好父亲,但他连自己家里的事都管不好,他有什么资格管我?

他对德雷克的愧疚是他的事,别让他在我这里寻找当‘好父亲’的满足感。

我不是他的工具。

我也不需要他的关怀!

天呐,这里的一切都让我喘不过气,我对自己人生的规划可不是这样的!你要给我穿的那套可笑的裙子我永远不会穿。

或许他是对的。

或许我不该让你在我和戴琳之间选一个。

那是我错了。

我爱你,妈妈。

你不必再担心无法于你的爱情和亲情之间做选择了,我不会再逼你了。

告诉你的戴琳,封号仪式我会参加的,我也会叫他一声父亲,我会如他所愿接受普罗德摩尔的姓氏。

但不是因为我多爱他,而是我很爱你。

在那之后,我会离开库尔提拉斯,也永远不会再回去奎尔萨拉斯。

祝你们幸福。”

说完,芬娜将猎装上衣套在身上,转身提起自己的仪式剑就要跳下窗户,在她身后的金剑夫人从女儿那带着愤怒的话里听到了一丝不详。

她抬手丢出一个束缚魔法想要把女儿留下。

她想要向女儿解释自己今日的强势并非因为想要逼迫她成为某个家庭的一员。

但芬娜没有给她解释的机会。

她手中长剑出鞘,潇洒的回身一斩,在海潮般的怒气收放一瞬的接触中,那魔力塑造的咒语弧光被精准的一分为二。

“别来找我!”

战士丢下一句话,转身跳下窗户。

又在怪异的机械野兽的吼叫中骑上永不疲惫的机械猫,以骑士冲锋的姿态冲散了庄园护卫,消失在了前往布伦纳丹城的路上。

这个变故让房间中的仆人们都低下头来。

一片安静中,金剑夫人脸上也露出了一副痛苦的姿态。

她只是想让芬娜更好的融入她应有的家庭。

她只是想让自己的女儿补全那些儿时不该有的孤独。

明明戴琳也很想要女儿接纳他,战士国王已经很努力了,但为什么还会变成现在这样?芬娜明明渴望着一个圆满的家庭。

她从小到大都在渴望那份缺失的温暖。

但现在这份温暖就摆在眼前,她为什么会如此强硬的拒绝它,难道,在自己没发现的时候,女儿心中缺失的那些温暖,已经被补全了吗?

她觉得自己已经得到了自己渴望的东西,她很满意现在的生活,所以,她抗拒改变,又对戴琳的示好不屑一顾…

到底是谁!

金剑夫人握紧了手中的裙子,这位精灵大法师眯起了眼睛。到底是谁抢走了芬娜心中本该由她父亲给予的那一份感情?

这可真是太糟了。

“再来一杯。”

当天晚些时候,在布伦纳丹清冷的酒馆里,带着兜帽的芬娜大口喝干了一杯朗姆酒,砰的一声把酒杯砸在吧台上,对眼前一脸无奈的酒保说了句。

酒保很想告诉眼前这位客人,他们在一个小时前就打烊了。

今天可是阿隆索斯·法奥教宗在城里举办圣光庆典的日子,本来酒吧今天都不开门的,大家都想要去聆听圣光的教诲。

但之前芬娜暴力的一脚踹碎了酒馆大门的举动,让酒馆实在不敢说出拒绝的话。

他生怕自己也遭遇到那碎裂的木头门的命运。

只能无奈的拿起酒瓶,再给眼前这位心情很糟的精灵女战士倒了杯酒。

“行行好,可怜一下这想去参加庆典的老实人吧。”

在芬娜又喝干了这杯酒的时候,熟悉的声音在她身旁响起,

揉着额头的臭海盗抬起手,对眼前手足无措的酒保做了个离开的手势,又把一袋足够买下整个小酒馆的钱丢在酒保眼前。

他的鼻子动了动,芬娜身上的酒气让她像极了一个买醉的酒鬼。

“这又是怎么了?”

在酒保抱着钱袋离开之后,布莱克用一种饱含无奈的语气,对身旁沉默不语只是一个劲喝酒的芬娜说:

“又有什么家庭问题需要我帮忙了吗?公主殿下,你看我正在筹备一场大事呢,我要协调各方关系,我要指挥下属行动,我还要自己准备好应战的状态。

最后,我还得跑来这里当你的知心哥哥…”

“是弟弟。”

芬娜放下酒杯,醉醺醺的强调道:

“你就是个臭弟弟!”

“好吧,你说是就是吧。”

海盗站起身,从吧台里取出一瓶没开的酒,扒开盖子吨吨吨的往嘴里灌了一大口,又抹了抹嘴巴,说:

“好了,我足够醉了,可以听你说那些我根本不关心的鸡毛蒜皮的家庭问题了。说吧,到底出了什么事?

明天就是你的封号仪式,那可是你的大日子。

你现在难道不该在试衣服什么的?”

“我和她闹翻了。”

芬娜一把抢过海盗手里的酒,往嘴里一个劲的猛灌,她用一种满不在乎的语气说:

“我给从小把我拉扯大的妈妈发了脾气,我告诉她不必在我和戴琳之间选一个,我告诉她我永远不会成为她和戴琳的乖女儿。

他们给我的那些我都不想要,什么公主,什么伯爵,嘁,谁稀罕?”

“啊,你让你的母亲伤心了。”

布莱克低声说:

“你一定很难受吧?”

“我才不难受。”

芬娜嘴硬的说到:

“我早就想告诉他们了,如果戴琳真的想当一个好父亲,那么他就该知道我想要的不是什么公主封号。

我宁愿他多教我一点战士技巧。

他根本就不懂我是什么样的人,他只是把他对你的愧疚都放在我身上,却不问我想不想要,他真是个糟糕的父亲!

我妈妈也被他影响了。

她连法师该有的冷静都没了,她真的太爱他了,宁愿为他改变,宁愿为他忍受和另一个女人分享他。

她宁愿放弃自己的独立。

但我不会那样。

我才不难受。”

她又强调了一次自己是个冷酷无情的战士。

布莱克点了点头,拍了拍芬娜的肩膀,说:

“不,你很难受。你知道,在我面前你其实不必隐藏这些…”

“呜呜呜,我确实很难受。”

布莱克那句话一说,芬娜这边就像是一下子打开了某个情绪锁,她一把扑到海盗肩膀上,捂着脸发出从未有过的哭泣声。

“我不该对她大吼大叫的,我知道她都是为了我好,她为了我忍辱负重,我不该那样的。”

这突如其来的哭声,让海盗也愣了一下。

他耸了耸肩,伸手抱住醉醺醺的芬娜,轻拍着她抽泣的后背,说:

“大人们都是这样,打着为你好的名义肆意安排你的生活,我相信他们不是故意的,他们只是缺乏和孩子们交流的经验。

我也曾饱受这样的折磨,我可怜的姐姐。

走吧,我们找个足够安静的地方,让我听你说一说你的心路历程,我虽然很忙,但我勉强也能抽出一点时间给你。

毕竟是我建议你来到这个地方的,所以,就把这当成你的特权吧。

今日,我的黑暗智慧只为你一人开启。”

喜欢艾泽拉斯阴影轨迹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