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里一点一点的进入有反应 车里疯狂索要

其实,上央视这个事儿,齐磊自己是没什么能量的。

不过,可以找老秦。

不说是一句话的事儿,但是老秦那边的话还是有分量的,能帮上忙。

只不过,这事儿齐磊压根就没打算通过老秦。

原因很简单,大是大非的事情上,他和老秦有着共同的愿景,那就不叫麻烦,而叫共事。

倒也因为骗晓儿父妈回国,麻烦过一次老秦,但也只能算是鸡毛蒜皮的举手之劳。

生意上的事儿,齐磊不打算借老秦太多的力。

这是原则问题,用习惯了,性质就变了。

所以,这事儿还真的就只能借北广的关系去想办法。

当然,北广肯定还是得看董大校长的。

只不过,董北国很盼望王胖子拍的不好。

也不是不好,就是很俗很低级,上不了央视台面的那种。

在董北国印象里,那个王胖子还是很擅长拍不好的。

“看看成片,看看成片再说嘛!”

打心眼儿里,老董是不希望节目上央视的。

其实也上不去,你费那个劲干什么?

……

对此,齐磊倒也没遮遮掩掩的不让看。

而且,他也很理解董大校长的想法。

要说王胖子、张国戎、梅姐想上央视的台面,对他们来说很重要。

对于三石这个制片公司来说,也有点重要。

主要是意义不同。

做为港岛文艺工作者能登上央视屏幕,而且不是春晚那种露一个脸就没影儿的长期综艺节目,对未来在内地的发展是有莫大好处的。

所以,从他们的角度来说,上央视比赚钱重要。

而对北广来说,却真的没啥吸引力。

不客气地讲,央妈从台长到实习记者,不说一半儿都和北广有点关系,也差不多了吧?

学校的导师教授,有也有相当一部分在央视兼着职呢。

央视的主持人,有相当一部分不是在北广挂教职,就是特邀教授。

突发事件媒体应对研究中心,也是和央视合作办的。

这样紧密的关系,真不需要一个自制的综艺节目来出个彩儿什么的。

所以,老董还是想给学校挣点钱。

再说,也进不去央视。不是节目好坏的问题,这里面复杂着呢!

况且,进去了又能怎么样?艺人落下好处了,可是对北广,对齐磊,对三石真的就是好事儿吗?

不见得。

齐磊是不需要央视的舞台来拔高身价的,北广也不需要。

而且,一家刚刚成立制作公司,第一个产品就赔本赚吆喝?这不合适,也不符合商业逻辑。

老话讲,做生意,第一笔买卖不管怎么说也得挣钱,否则后面越做越难。

这不是没有道理的。

只不过,这些话董北国早就和齐磊说过,只是齐磊没当回事儿。

许是人家生意做的太成功了,所以太自信呗!

贼不走空,这回真有点奔着空去的意思了。

“看看成片,你别拍出来的东西压根儿就不符合央视的格调,那咱使人情也没用!”

齐磊一听,“那就看呗!”

于是,董北国,还有北广的几个副校长、廖凡义等人在电视楼,成了《向往的生活》的第一批审片观众。

整整一个下午,众人把三期,近4个小时的节目看完。

然后,董北国这眉头就化不开了。

这到底能不能进央视呢?

是的,做为一所传媒大学的校长,董北国也算阅片无数了吧?

可是这次,没法下判断了。

其他几个校长其实也是同样的迷茫。

简单来说就是,节目效果很不错,很娱乐化,很通俗。

可是,正因为太娱乐化,太通俗了,与董北国之前的判断一样,王胖子果然没让他失望,这要的节目很难登上央视这个严肃媒体。

可问题来了,最过分的就是,在这份纯娱乐化、纯玩梗活跃气氛的情况下,节目还很特么的主旋律。

董北国、廖凡义即便带着有色眼镜儿,带着批判审视的刻板印象去看,最后也会不知不觉地被他们带沟里去了。

尤其是他们空手套白狼那段儿,在地方台播出没什么问题,可是如果上央视,就必须得上纲上线的去考虑了。

用严肃媒体的思维就是:没粮食,生活困难,那就通过劳动去改善生活,而不是通过欺骗,玩梗来不劳而获。

可是,最后谁也没想到,节目组的效果处理是那样的,由一个不恰当的情节,恰恰是引出主旋律主题的关键。

使得后面的节目走向完全合理化,也根红苗正的。

这种将严肃问题娱乐化、大众化、亲民化的处理方式,在二十年后也许少见多怪了,官媒都卖萌呢!

可是在这个年代,绝对是超前的,让人耳目一新的。

“见了鬼了!”

最惊讶的还是廖凡义,他从齐磊开始有做节目的想法就旁观到现在,认为这个节目最大的难题就是主旋律和大众审美的不匹配。

实在想不明白,他们是怎么统一到一起的呢?

“王导居然还有这水平?”

齐磊在旁边回答,“他当然差点意思,雏鹰班的功劳!”

廖凡义登时一滞,“雏鹰班?”这个答案又让他有点惊喜。

而齐磊也是自得的笑了,这才是雏鹰班该有的样子啊!

至于董北国那边…很纠结。

他发现,如果抛开娱乐化的问题,这节目也许可以在央视播。

此时看着齐磊,“你真想上央视?”

齐磊想了想,“最好是上央视,普及面比较广,影响比较广,挣的也比较多嘛!”

“挣……”

董大校长有点没反应过来,“上央视还能挣着钱呢?咋挣?”

就见齐磊翻了白眼,“董校,商业模式又不止买卖一种。”

董北国还是没懂,只闻齐磊继续道,“央视的购片预算是卡的挺死,3000万的初步预算,他们是绝对接受不了的,更别说加价购买了。”

“不过……”干脆贴到董北国耳边,嘀咕了一阵。

其实是阐述了一种另类的商业模式。

听的董大校长眼珠子都突出来了,“你早说啊~!”

这会做买卖的和不会做买卖的,就是不一样哈!

听了齐磊阐述的这种可能,董北国也算是彻底明白了,难怪他敢放那么大的投资。

由衷赞许,“贼不走空,名不虚传啊!那我就帮你联系联系。”

得,一听原来有钱赚,董北国叛变了,马上换到了齐磊这个阵营,看得几个副校长脑袋仁直疼。

有个姓郑的副校长摇了摇头,“难……”

郑副校与央视那边接触比较多,北广所有与央视合作的项目,以及技术交流都是他负责。

所以,他对央视那边的情况还比较了解的。

“有三个原因。”

“第一,别说是咱北广占少数股的一个私营制作,那边即便是国字头的制片厂也卡的很严的,过一点谁都不行。”

“第二,电影、电视剧尚且如此,更不要说综艺了。”

“央视所有的综艺,都是自制节目。”

“而且……”郑校长推了推眼镜,看向齐磊:“你可别觉得,芒果台有《快乐大本营》就多了不起了。”

“在国内,论做综艺节目的水平和能力,最有实力的,其实还是央视!”

这是实话,别看《快乐大本营》一直霸占国内综艺节目收视榜的第一,可是,那是因为快乐大本营那种访谈加游戏形式的综艺,央视不能做而已。

严肃媒体嘛,国家电视台条条框框比较多。

可是,除了快乐大本营,你再看?如果这个年代有综艺节目的收视榜单的话,你就会发现,往下数,一排都是央视的节目。

人家才是做综艺做的最好的媒体。

什么《幸运52》《开心词典》《正大综艺》《实话实说》《艺术人生》《挑战主持人》等等等等。

随便拿出来一个都是王牌节目,收视率都是榜上有名的。

而且,从制作细节、节目流程,再到节目的整体性、主持人的素质,地方卫视是根本比不了的,甚至快乐大本营也比不了。

更关键的是,央妈就是央妈,制作班底太强大了。

随便一个栏目的主持人,都是大红大紫。随便一个幕后编导,在这个年代就是国内顶尖的。

你就说:

《幸运52》的李永….

《开心词典的》的王小丫….

《正大综艺》的杨蓝、赵中祥…..

《艺术人生》的朱君….

《挑战主持人》的马冬。

哪个不是王炸?

每一档节目都有一个,甚至几个压轴的金牌主持,人家就不缺名人效应。

所以,张国戎和梅姐的组合,在芒果台眼里是块宝,可是在央视眼里也就那么回事儿。

两个香港的明星,真不一定有自己台里的主持人有号召力。

自己的节目也足够用了,为什么引进你的节目?

“第三!”郑副校长抛出第三个理由,“央视不像地方台,调整一下节目表很容易,那里可是一个萝卜一个坑!”

“《向往的生活》要是进去,那就得挤下来一个。挤谁下来?谁愿意下来?你又能动得了谁?”

“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再说了……”

郑副校沉吟着,终还是摇头,“我觉得,央视也不好开这个口子。”

“独立制作的节目要是从《向往的生活》开始进了央视,那央视自制节目那边,很多人都会人心惶惶的。”

“说白了,你想在人家那播,什么价钱先不说,人家还不一定愿意播呢,牵扯的环节太多了。”

“北广的面子也没想象中的那么大,顶多就是推荐一下,牵线搭桥。”

“能对人家的决策造成多大影响,真不好说。”

郑副校长的话还是很忠恳的,并没有像董大校长那样一心只看钱。

但是,从各方面分析来看,不太可能引进你的节目。

其实这些,齐磊也都知道,也明白这事儿有难度。

他已经不再是那个十六岁的愣头青了,深知不是你好就能卖得出去。央视那么大的一个电视台,各方面的因素都要考虑,牵一发而动全身。

只不过,齐磊仔细的分析了一下,他总觉得有希望。

因为想起一个人来,一个在他和小撒主持一起上《今日说法》之后,敏锐的去查收视率的那个人。

终道:“试试看吧,能送进去最好。送不进去,咱们再想别的办法。”

郑副校长一听,苦笑摇头,该说的他都说了,可是年轻人还是太气胜了。

做着最后的努力,“踏踏实实找一个地方卫视播了就行了,效果也不一定比央视差,何必呢?”

却一直没说话的廖凡义开口了,“我支持齐磊,最好送进央视!”

“嗯!?”

众人愣住了,看向廖凡义。

都没想到,利害关系都说的这么明白了,他居然还支持齐磊撞这个南墙。

齐磊也有点意外,没想到廖凡义这么坚决。

事后和廖凡义聊起这件事,才知道,廖凡义也觉得,这事儿没有郑副校长说的那么悲观,央视有可能接手《向往的生活》。

至于原因……

董北国问起时,齐磊给了董大校长一个名字:邹成斌。

而廖凡义则是给董北国讲了一段洞察模型时发生的推演案例。

董北国听完之后,琢磨了半天,“所以,你们认为邹台长会注意到洞察模型的那块前黑板?”

廖凡义,“他没理由注意不到,他是看到洞察模型全部报告的。别人可能会装傻保持现状,但是我认为,邹台不会!他一定会重点注意到前黑板被四个实验班搞休眠这件事。”

只见董北国摸了把鼻子,“那什么…【休眠效果】是吧?”

抬头,“啥意思?讲讲。”

好吧,对于老董这个理工男来说,当传媒大学的校长简直就是重新学一遍传播学。

早前,董大校长还有点不好意思,还遮遮掩掩,现在也习惯了,不懂就问呗!谁也不是超人,啥都明白。

于是,廖凡义又给董北国科普了一遍【休眠效果】。

什么权威媒体,在长时间处于高位权威性的时候,会突然被公众所忽视,甚至抵触。从而失去权威性、信息传递的效率等等。

洞察模型里的前黑板就是个最好的例子。

最后,廖凡义总结道:“邹台长是绝对不想看到,【休眠效果】出现在他的电视台的。而引进《向往的生活》,其实就是避免休眠效果的最好治疗手段”

董北国皱眉,“你怎么确定的?”

邹成斌那个人,董北国还是了解一些的,城府很深,轻易不会暴露自己的想法。

而且,就像郑副校长说的,央视也要考虑大局的问题,《向往的生活》进央视牵扯太多,阻力很大,邹成斌必然要考虑这些因素。

也就是说,即便他有想法,也很有可能因为大局的关系,而放弃引进。

“就因为他看到洞察模型的报告?”

这时,齐磊解释道,“不仅仅是因为看过报告。还有一个原因。”

“什么?”

齐磊:“上次我参加《今日说法》,他第一时间查的是收视率,事后还和小撒谈过话。然后……”

“然后,小撒就开始放飞自我了。”

这个时空的撒主持,可以说是提前解锁逗比属性,开博客、改变主持风格,越来越走轻松亲民的路线。

之前,齐磊还以为是他和自己上了一期节目就打通任督二脉了。可是后来和撒主持熟了之后,两人私底下聊天才知道,齐磊对他有一点影响,但有限。

没有台长的授意,在这个年代,他也跳不起来。

也是从小撒那,齐磊得知了一些信息。

“是邹成斌让小撒可以适当的放开一点。”

董北国明白了,沉吟着:“央视的台长去关心收视率,还让年轻主持人放开一点…有点意思了。”

国字头的电视台,中国电视媒体的龙头老大,在现场直播的情况下,突发状况完全脱离台本,最关心的绝对不可能是收视率,那东西对央视来说就是浮云。

他应该关心的是公众影响、舆情的偏离,以及来自上层的追责。

可是…他关心的是收视率!

那收视率又代表什么?绝不是收益。

在央视,或者邹台长眼里,那代表的是普通民众的接受程度,以及喜好。

再加上小撒,说明邹成斌确实在尝试。

“那这个事儿,可以操作一下!”

这边,廖凡义一看董校长松口了,建议道,“要不您打个电话和邹台沟通一下?兴许这事儿就成了。”

结果,此言一出,董北国和齐磊齐齐地白了廖凡义一眼。

董北国更是揶揄,“你啊,踏踏实实做学问吧!场面上的事儿,还得历练。”

齐磊,“廖老师还是太年轻了嘛,可以理解。”

说的廖凡义脸都绿了,你才十九,咱俩谁年轻?打什么哑谜呢?

只闻董北国解释道,“这电话打过去,那这事儿就黄了!”

廖凡义:“????”

董北国,“你别掺合了!”

有点得意,“讲传播学你是大拿,这种事儿,你不懂。”

廖凡义:“????”

被董大校长装到了。

——————

这事儿正如董北国和齐磊所说,不能直接找邹成斌。

尽管北广和央视有合作关系,尽管董北国手里就有邹成斌的手机号儿。

可是,关系不是这么用的。

董校长的策略是,直接走正规的渠道,联系央视的采购与招商部门,用三石影视制作中心的名义,给央视发正式的商业函。

邀请他们派人参加8月23号下午一点,在北广小礼堂举行的看片采购会。

一同与会的,还有龙江卫视、芒果卫视等十几家地方卫视。

就是让大伙儿一起看看我们做的东西怎么样,谁相中了谁买。

……

然后,央视采购部的工作人员就惊了。

综艺节目?还和地方台一起?就很新鲜好吧?

外采这么多年了,采购电影版权,动画片版权,音乐版权,电视剧版权,记录片版权,什么都采购过,可头一回来个推销综艺的。

我大央视综艺头牌节目那么多,还用采购你们的?还得和地方卫视一起抢购?太掉价了。

采购部的都不想去参加了,换别的单位直接扔一边,你谁啊?

不过,只能说接手的这个外采并不白给,三石影视有北广的背景,他们是知道的。

而且,接函的几个外采编辑有一半儿是北广毕业的,母校的事儿,就不能草率了。

反手报到部门领导那里,怎么处理,领导说了算吧。

部门领导也是无语的笑了,想法和外采编辑差不多。也觉得有点搞笑,你送个什么不好?送个综艺?

可是,采购部门的领导也是北广出来的,母校的事儿不能大意,不然老董那脾气可不是好惹的。

所以,部门领导也没决定参加还是不参加,而是继续上报,麻烦就甩到了分管采购招标的副台长手里。

到分管副台长这一步,就没那么多顾虑了,当下就拍了板儿。

“派个闲人去帮忙站个台吧!”

副台长的眼界,和外采编辑,以及部门领导还不一样。他看来,北广这明显就是扯虎皮拉大旗呗!

这种自制综艺,主要的客户还是地方卫视,北广本意也应该是想卖给他们的,董北国不会傻到真让央视接盘的,更不会不知道央视他们根本进不来。

拉上央视参加看片会,自然比较有面子。

“你看央视都来参加看片会了,也有意向要买。”

最后成交价可能也会高一点。

不就是去给抬抬价吗?不算什么事儿。

只不过,副台长也知道,这个面子还不能给的太过分。本身独立制作拉上央视就有点敏感,所以只派了个闲人去参会。

而且,党会例会的时候,分管副台长还把这事儿提了一下。

不是讨论,而是打个招呼,也是传递信息。

在坐的主要领导之中,也有北广出来的,还有和董北国有私交的,意在通过他们的嘴让董北国知道,我们这回是帮了忙的,那下次有事儿求到你们,可不能推脱。

当然了,也是让北广掌握一个分寸,独立综艺这一块儿的活以后就别拉上央视了。

期间,其他领导还开玩笑的补充,“可得叮嘱好去的人,别真采购回来,那我看就得把李永的《幸运52》刷下去腾地方了。”

大家哄然一笑,心知肚明。

《幸运52》现在是央视的王牌,挤掉谁也不会挤掉它啊!

……

只是,谁也没注意到,台长邹成斌听说了这个事儿却陷入了沉思。

他没参与众人的调侃,只是冷眼旁观,表面上看好像默认了大家的做法。

临散会之前,邹成斌做总结,突然问了一嘴,“谁负责去北广参会?”

采购副台长则是随口一答,“外采的一个编辑,姓马。”

“哦。”邹台长了然。

又沉吟了片刻,却是笑着提了一句题外话,“我总觉得,这种独立制作的综艺未来可以会成为趋势,也不知道这是瞎猜,还是直觉了。”

众人皱眉,什么都没说。

邹台则是一叹,“要警惕啊!”

这回有人绷不住了,接话道,“依目前的形势来看,我们在综艺节目这块儿,除了题材的限制,还是占据优势的,暂时不用担心。”

采购副台长也道,“其实,《向往的生活》要是质量过硬的话,引进来看一看效果,做一个尝试也未尝不可。”

“只不过……”话锋一转,“实在是没有时间段给它了啊!”

看向分管综艺频道的领导,“老陈,要不,你那边挤一点空间出来?按排一下?”

陈副台长一听,“可以啊!不过,谁哪档节目换下来,得邹台决定。”

这是把皮球踢回了邹成斌怀里,引进可以,你来决定换谁吧!

此时,所有人的目光都看着邹成斌,表面上是等邹成斌的决定,其实是看台长的态度。

对此,邹台长一笑,“难啊!算了,这个想法还是不成熟,以后再讨论吧!”

“这个节目…暂时就算了。”

“这样,到时让参会小马多和那边聊一聊,取一取经。”

“买不买的另说!如果北广那边要是愿意的话,把片源考一份回来,咱们也研究研究,学习学习嘛!”

与会众人听罢,不但没放松,反而眉头皱的更紧了,却是都不说话了。

别看台长的话说的轻描淡写的,又好像尊重了大伙儿意见。可是,这里面有信息的啊!

独立制作取经干什么?是不是说,台长有意让央视也引进独立制作?

那引进独立制作,必然还是要压缩自制节目的生存空间。

所以,谁也不好表态了。

其实,一个《向往的生活》引进不引进的,没人关心。主要还是态度,还有台里未来的发展方向。

台长一看场面僵住,当下自嘲一笑,“也可能是我想多了,这种未来的趋势还早,不过就当未雨绸缪嘛,先看看再说。”

又把紧张情绪压了下来。

那就看一看呗!

只是散会之后,采购副台长回去想了很长时间,把采购部的主管叫了过来,聊了一会儿。

好像是闲聊什么也没说,可是采购主管听完又感觉什么都说了。

“北广的忙咱们还是得帮的,老董撑起那么大个学校不容易!再说,小齐总也不算外人嘛!”

“派过去的人要嘱咐好,好好配合,争取帮人家卖个好价钱,也算咱们尽到义务了。”

“哦,对了!还有拷贝的事儿,也得上点心啊,台长可是亲自过问了。跟那边说清楚,我们只是研究一下,绝对不会外泄。”

采购主管心道:嚓!领导都特么不是好东西,真孙子!

你就直说咱们不能买,也不能把拷贝拿回来不就得了?

你都不打算买了,人家还给你拷贝干什么?真给你学习啊?

这是把自己摘干净了啊!

可是吐槽归吐槽,该办的事儿还是得办。

回去之后,他又把参会的那个马编辑叫到办公室。

“小马啊,好好表现!刚到台里就接受这么重要的任务,是领导对你给予厚望啊!”

……

“样片的事儿,和三石那边好好说。人家愿意给,当然好。要是不给,也别强求。”

“毕竟涉及到商业核心利益,人家不想给也是正常的。”

嗯!

马编辑一听,操!当领导的都特么不是好东西!意思就是,让我别拿拷贝回来呗!

还说的这么委婉?直说你不想背锅不就完了??真孙子!

可是,吐槽归吐槽,事、还、得、办!

去转一圈就回来呗,多大点事儿?

只不过,就在马编辑已经领会上意的同一时间,邹成斌也在琢磨这个事儿。

只不过,他没琢磨什么拷贝,也没琢磨什么引进不引进的,他在琢磨齐磊这个人。

这两天,邹成斌把齐磊相关的新闻报道,还有他的那些发布会,和柳纪向上的节目,说的过的那些话都看了一遍。

给齐磊做个一个非常到位的总结:

这是一个搅局者!!每一件事,都在颠覆!

细数下来:

三石网吧加盟,颠覆了网吧行业。

盘古系统,颠覆了微软的统治地位。

洞察模型,颠覆了传统传播学。

《今日说法》,颠覆了法制节目。

收购畅想,又颠覆了传统企业家形象。

现在,又来搞综艺了。

地铁里一点一点的进入有反应 车里疯狂索要 热门小说 第1张

虽然邹成斌还没看过《向往的生活》样片,可是他猜想,估计还能有点不一样的东西。

说直白点,这就是个善于掀桌子,或者说专业掀桌子的选手。

按理来说,这样的人活不长的。可是,这个小年轻偏偏每件事都让他做成了,简直就是个奇迹。

总结完,邹台长看着电脑上齐磊那稚气未脱的脸,不由苦笑。

喃喃自语,“说你是莽张飞吧…你又好像运筹帷幄。”

“可说你是诸葛亮…又一脸络腮胡子,莽夫行事。”

“那这次……”

到了二十三号那天,准备去北广参加看片会的那个姓马的新编辑,一大早在台门口就遇到了邹台长。

有点露怯的问好,本想开溜,就是邹成斌叫住他。

“你就是新来的马远吧?”

马编辑吓坏了,台长居然认识他?

邹成斌一笑,“我记得你,北广出来的,今天刚进台。”

“一会儿是不是要回北广啊?正好,有个事儿请你帮忙。”

马远,“台长,您尽管吩咐。”

你可别让我一定把拷贝拿回来,那我可就惨了,听谁的?

却是邹成斌根本就没提拷贝的事儿,“帮我给齐磊,还有董校长带个话,就说……”

邹成斌沉吟了一下,“就说,我对他们洞察模型里的那个休眠效果很感兴趣,也没个机会一起探讨一下。有时间来一趟,给咱台里讲讲课。”

马远长出了一口气,点头应是。只是有点糊涂,“台长,什么是洞察模型啊?”

邹成斌笑了笑,“你就照我说的复述一下就好了。”

说着,背起手来,优哉游哉的进了楼里。

这一幕被采购副台长看见了,眉头紧皱。

他也怕邹台长直接和马编辑说拷贝的事儿。

那玩意不能拿回来!拿回来就是个祸害!

于是,副台长溜溜达达的挪步过去,“小马是吧?”

马远差点没哭出来,这是咋地了?又来了一个?

点头哈腰,“台长早上好!在学校时,我听过您讲课。”

副台长一笑,“那个时候我就注意到你了,小伙子不错!”

“你这是要……”

马远,“要去北广参加看片会。”

“哦,想起来了,是三石公司的那个综艺。”

“那你要重视起来了,据说节目做的很好啊!”

“我看刚刚邹台和你一起进台,他也嘱咐你了吧?”

马远一听,都没用副台多套话,竹筒倒豆子,全招了。

“邹台倒没说采购的事儿,只是让我给董校长,还有三石的负责人带个话,说是一个什么模型?他很感兴趣,有机会要交流一下。”

副台长一愣,“洞察模型?”

马远,“对对!就是这个模型!”

副台,“没提采购?”

马远,“没提!邹台好像不太关心这个事儿。”

副台长放心了,邹台做事还是比较有分寸的,知不可为,好事儿!

“那没事儿了!也帮我给董校长带个话,欢迎他过来,讲讲这个洞察模型啊!”

“还是很有帮助的。”

洞察模型还是可以讲的嘛!

副台长一走,马远长出了一口气,眼瞅着部门主管从电梯里下来,心说

地铁里一点一点的进入有反应 车里疯狂索要 热门小说 第2张

,我走吧!要不还得车轱辘话!

转头就开溜,奔北广了。

职场水太深,马远琢磨着,我怎么就没考个研呢?参加个屁的工作啊!

……

另一边,就在马远纠结于职场的莫名其妙的同一时间,一众接到邀请的地方卫视却是没那么纠结,算着时间,麻利的来京城参加看片会。

至于不纠结的原因,其实很简单,没有一个是正经要购片的。

比如龙江卫视,是来捧场的。

齐磊是家乡人,尽管三千万制作费用不是龙江卫视可以承受得起的,龙江卫视不会引进,但支持还是要支持的。

没钱,就用实际行动支持呗!

当然了,如果齐磊要是卖不出去的话,就是另外一个剧情了。

龙江卫视也是很乐意去用一个“实惠”且“承受得起”的价格买过来播一播的。.

家乡人嘛,还是要支持的。(咳咳!!有点脸皮厚了。)

这是等着捡漏呢!

再比如,浙jiang、江SU、海东三家卫视。

这三家在国内卫视之中也属于第一梯队,但没有芒果台的实力,也不会买。

当然,更不会抱着捡漏的心态。

这里多说一句,与二十年后可不一样,那时的海东卫视没什么存在感。

可是,这个年代的海东卫视还是很有实力的,也舍得花钱搞制作、买版权。

只是,他们没打算买三石公司的《向往的生活》。

这三家都是准备…偷师的!

之前,他们和芒果台一样,都看到三石公司的招商书,对《向往的生活》有一个大概的了解。

也都和芒果台一样,敏锐的发现,这种户外真人秀也许有搞头。

只是,三石公司做的主题不太好,拉低了期待值。

不过,这对他们来说反而是好事儿。

认为与其花三千万买一个别人制作的东西,不如自己花点钱自制。

在三台电视台看来,他们也不是没能力,不是没主持人。

你能请张国戎和梅姐,那我也能请别的明星。

况且,比张国戎和梅姐经济实惠的明星多了去了,还能省钱。

所以,他们来,就是看看三石公司到底怎么拍的。

有样学样,抄呗!!

在这个年代,综艺节目流程还没有注册专利这一说儿。

事实上,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国内的综艺市场就是个“乱抄”的时代。

不对!叫借鉴……

先是,芒果台‘借鉴’《美国偶像》搞了《超级男声》《超级女声》。

然后,其它电视台就开始了《我行我秀》、《加油,好男儿》、《红楼梦中人》《绝对唱响》《联盟歌会》《梦想奥运真男儿》等等一系列的选秀大潮。

然后,江苏把相亲节目做火了,那各家就都推出自己的相亲节目。

诸如此类,多了去了。

相互借鉴嘛!怎么能算抄呢?

这三家的目的,就是来借鉴的!

买是不可能买的,这辈子也不可能买。

而芒果台,本来是要和前面三家归类到一块儿的,也是借鉴。

可是,芒果台的嗅觉更敏锐,行动也更快。

他们已经开始行动了!

所以不是借鉴,而是看“敌台”的进度到哪儿了,来探查敌情的。

自从前段时间,齐磊拒绝芒果台项目注资的要求,芒果台回去算了一笔账。

发现,怎么花也花不上三千万啊!

不就是一栋房子、两个明星、几台摄像机的事儿吗?

镶金边儿也花不上三千万啊!太浪费了。

那我还注资干什么?

芒果台想明白了,这回齐磊想和他们一起做,他们还不干了呢,我们自己做得了!

事实上,芒果台的摄制团队已经组起来了,请了一个宝岛的大牌明星、一个内地的当红花旦。

合同也签完了,价位与张国戎、梅姐差不多。

再配合两个芒果台的当红主持人,一点不比《向往的生活》阵容差多少,拍摄地比《向往的生活》更高大上。

定在了马尔代夫,那边的海景别墅也已经找好了,而且根本就不用改造,直接就能用。

那阳光沙滩,异国风情的,不比齐磊跑到中国农村强一百倍?

下个星期,全组就能飞到马代开始拍摄。

要是动作迅速一下,又或者齐磊这边找人接手慢一点,也许还能赶在《向往的生活》前面播出,

到时…谁借鉴谁可就说不好了。

至于收视率嘛?

他们这边出动了台里最优秀的制作人员,以及经验丰富的综艺导演,即便是和《向往的生活》同一时间段播出,一起打擂台,芒果台也是不惧的。

国内卫视,芒果台没有对手,不论《向往的生活》与哪家卫视合作,芒果台也不惧怕。

再加上,马尔代夫肯定比农村更有看点。要是齐磊真不开眼,和芒果台同期竞争,那就是找死了。

他还真不信,齐磊临时组织起来的班子会比芒果台功力更深厚。

负责采购的台领导在看片会开始之前见到齐磊,还好心上去问呢!

一副热心肠的姿态,“小齐总,你是不是被人家给骗了?”

问的齐磊莫名奇妙的,“这是从哪说起的啊?”

只见芒果台台领导神秘兮兮的把齐磊拉到一边,“类似的项目,我们也在做了,制作费用比齐总这边低不少啊!”

齐磊:“……”

能把‘借鉴’说的这么随意,你也是个人才了。

“正常,祝你们成功呗!”

芒果台台领导一点都不脸红,他主要还是要把下面这个人情送出去。

“我们和小齐总的情况差不多,两个明星的片酬和张国戎、梅姐也属于同一个档次的。”

“而且,我们的拍摄费用在国外,按说成本更高啊!”

“可是满打满算,就一千八百万!”

“三石公司的制作费用是不是太高了点啊?”

齐磊一听,一千八百万?怎么可能?

他这边把张国戎、梅姐,还有王胖子的薪酬刨出去不算,也压不到1800万啊!

而且别忘了,后期剪辑的设备也是北广负担的。

有点无语,“你们也太会省了吧?”

这有经验的和没经验的,差距这么大的吗?

芒果台台长一听,夸他们会省?

登时得意,带着几分埋怨:“当初就说让小齐总和我们合作。”

齐磊尴尬的笑了笑,还是想不通。

嚓!你要说你能把制作费用压到1800万,那当时齐磊可能就同意了,谁也不会和钱过不去。

好奇发问,“你们请的谁啊?”

芒果台台领导,也没隐瞒,当下报出两个名字。

齐磊听罢,暗自咋舌,这俩确实不比戎少和梅姐便宜啊!那怎么省的呢?

下意识问道,“还有呢?”

这两个没省,那是在临时嘉宾那里省下了?

台领导一听,还有呢?

一怔!“还….还什么?没有了啊!”

齐磊,“???”

突然呆滞,“就两人啊!?”

台领导也一愣,啥意思?你们还有别人?

转念一想,一下明白了,“哦哦,还有我们台的两个主持人,汪寒和炯炯。这都是台内的主持任务,不花什么钱。”

齐磊,“……”

谁问你主持人了?

“没,没了啊?”

台领导点头:“没了啊!”

真没了!

“怎么了?《向往的生活》还有别的嘉宾?”

“呵…呵呵。”

齐磊干笑,都不知道说啥好了。

兄弟,你不能硬抄啊!借鉴的不到位呢?

大概明白芒果台把钱都省在哪儿了。

嘴欠又问了一句,“你们制作组多少人啊?”

台领导一听,“可不少呢!”

齐磊,“多少?”

台领导,“九个!!”

“一个导演、两个化妆,还有一个助理,一个收声。”

骄傲的伸出四个手指头,“四个机位,每个摄像专门跟一个人!”

我噗!!

齐磊喷了,真会省!

台领导:“怎么了?”

就见齐磊摇着头,一脸怪异。

“没事儿!挺好~,大制作啊!”

“我都不好意思放我们的样片了。”

芒果台一听,那你怪谁?当初你要是同意和芒果台合作,不就没这么多事儿了?

现在,怪不得别人喽!!

其实说到这儿,谁都知道芒果台把钱省在哪儿了。

可是,这是没办法的事情,芒果台的编导再牛,他也是2001年的思维。

这年头,还是室内综艺的逻辑,偶尔拍室外,一个机位,几个人员就搞定的事儿,他就不会考虑丰富画面表现力的问题。

而齐磊就算再没经验,他也是看惯了后世的综艺节目,而且是从圈内人的角度去看,核心内容一目了然。

正好,这时一个小年轻来到看片会现场,齐磊认识这个人。

和傻龙、马晨宇一届的学长,今年本科刚毕业,走狗屎运进了央视。

朝小年轻招了招手,“马哥!”

马远一看齐磊,小跑过来,“齐班导,别拿我开玩笑了。”

马远在学校的时候,也参加过雏鹰班的选拔,但是没选上,而且和傻龙是一个寝室的。

平时在学校里,他都跟着傻龙一起叫齐磊导员儿。

这声“马哥”,他是担待不起的。

齐磊笑着打哈哈,都是同学之间的默契与玩笑。

其实,齐磊除了在雏鹰班面前装一装班导儿的样子,平时在学校里,更愿意以学生的身份和同学相处。

“怎么你一个人来了?”

齐磊知道他在央视的采购部门,所以有此一问。

而马远看了一眼芒果台的台领导,意思是,他在这儿,我就不方便说了。

至于芒果台的领导,一看就知道自己碍事了,可是却没有要走的意思。

因为马远带着央视的工作牌,他好奇,央视的人怎么会出现在这儿?

笑道,“这位是……”

马远一皱眉,这位挺不识相的啊!

齐磊倒没那么多讲究,给芒果领导介绍,“我同学,现在央视外采的编辑。”

看向马远,“怎么?你们领导把你打发过来了?”

芒果领导一听,挑眉怪异,心说,小齐总人脉广啊!央视都拉来站台了?

可是,你这不就是搞笑吗?央视怎么可能买你的片子!这不,派个小编辑来应付了吧?

有点自欺欺人的味道了。

“那小齐总聊,咱们一会儿再说。”

说着话,终于识相的走了。

踱着步去找海东台、江su、浙jiang那三家交流去了。

正好龙江台的人也在,五个最有心思的凑到一块儿,聊天记录有点精彩。

大概就是:

海东问龙江,“你买吗?”

龙江,“我不买,你买啊?”

海东,“我也不买。”

江su,“不买你俩来干啥?”

海东,“借鉴!”

龙江,“捡漏!”

江su,“好吧,我也借鉴,兴许也能捡漏。”

浙jiang,“算我一个。”

龙江,“没戏,那是我老乡!”

三家,“……”

芒果台,“别借鉴了,我已经开始做了。”

海东,江su,浙jiang:“……”

“真有钱!”

海东:“等等我们呗?你太快,我们就没法做了。”

江su:“天真了吧?芒果巴不得咱们没法做!”

浙jiang:“芒果真孙子!江su说的对。”

芒果,“还是江su了解我。”

龙江,“那你们都做不了,芒果又不买,我捡漏的成功率又增加了。”

芒果、海东、江su、浙jiang,“……”

高手原来是龙江。

至于芒果台,虽然让龙江台给刺激到了,可心情依旧很不错,三千万都够芒果台拍俩季了!

啥家庭啊?花那么多钱?关键是,整破农村还没芒果拍的好,就很舒服。

齐磊那边看芒果台的人远远的看他,心里也琢磨呢,真败家啊!

请了两个人,十个人不到的组,花特么一千八百万?

我愿封你为冤大头。

对一旁的董北国道,“芒果台的那个领导,也是咱北广出去的吧?”

董北国,“我学生,87届的!”

“啧啧。”齐磊有点心疼,“那一会儿看片会,得盯着点,别背过气去。”

看片会开始,各家电视台在小礼堂落座。

芒果台的那个台领导本来要和另外四家坐一块儿的,可是齐磊在前排招呼他,“来啊,我这儿坐!”

芒果领导还挺奇怪,真大度啊,这都气定神闲的呢!

溜溜跑到前排和齐磊挨着,心说,小齐总人不错,一会儿得安慰安慰。

弄的右边的董北国和廖凡义直咧嘴,可怜的的冤大头啊!怎么还往前凑呢??

刚刚他俩都听说了,芒果台花1800万拍了个寂寞。

正片开始,所有参加的人都安静了下来。

不管出于什么目的,也都好奇,这档国内首款户外真人秀节目,到底拍成什么样子了。

片头什么的就不说了。

第一个场景就是齐磊、杨晓和唐奕围在一起密谋坑人的画面。

期间有吐槽畅想的梗,很是搞笑。

然后是反派导演出场,密室宣言,也很新颖。

再然后,是张国戎和梅姐在香港拍的那一段了。

只这一个片头,就把芒果台的人看的直发懵。

靠!这段不错啊!

既搞笑,又有期待感,而且加入了明星的日常行程,算是小小满足了观众的一些窥视欲。

对齐磊尴尬一笑,“巧了,和《海岛的夏天》开头差不多。”

齐磊听罢挑眉:“是吗?想一块儿去了。”

芒果领导,“可不?想一块儿去了!”

心中却盘算着,明天就让节目组补拍,应该来得及。

再往下,就是张国戎和梅姐去沐抚那一路的悲惨,还有第二天清晨的豁然开朗了。

这倒没什么可惊讶的,算是正常的表现手法,观众也许会惊艳,可是在坐的都是专业人士,看着就还好。

只能说反转运用的不错,但没到惊艳的地步。

与这些剧情设定相比,大家关注的更多是细节。

第一个细节,就是那个反派导演。

“这导演谁啊?”

这种好奇,也不是来源于反派导演的这个设定,以及神秘感。

他们看到的是镜头画面的渲染,还有灯光选择,拍摄角度,节奏等等这些专业细节。

不说这导演手段有多高明吧,但是,绝对是电影级的。

这就很不一般了。

你要知道,综艺导演、电视剧导演,还有电影导演,对镜头、灯光和画面语言的运用那真的不是一个级别的。

电影导演,要在有限的篇幅内,用他所能用到的一切元素来渲染故事的张力。

这种能力不是综艺导演能比的,电视剧导演绝大多数也达不到这个水平。

王胖子再怎么烂片儿吧,他也是有两把刷子的,尤其是渲染这种轻松搞笑的氛围,简直就是驾轻就熟,真的把综艺拍出电影的质感.。

大伙儿真的好奇了,这反派导演到底是谁啊?

只惜,齐磊不说,商业机密。

而芒果台的人,不仅仅是发现导演不一般。

齐磊身边这位,开始还笑呵呵的,时不时还和齐磊聊几句,可没几分钟就说不出来话了。

你们到底安排了多少个机位啊?

各种角度,各种同期捕捉,尤其是梅姐拎着两张一百块那一段,王胖子玩了一段蒙太奇。

组合画面快闪而过,梅姐各个角度的惊讶、茫然、不敢相信,展现的淋漓尽致。

而且,专业的一眼就看得出来,这是一个镜头的不同角度。也就是说,同一时间,有不止一台摄影机对着梅姐捕捉表情。

他飞快的数了一下,十一个!!

同一时间,有十一台摄影机。

“小齐总,你们到底用了多少个机位?”

齐磊偏头过来,“啊?”

“没多少啊?四十多个吧?”

赶紧又补了一句,“不过,大多都是固定监控,不算。”

“正经机位就十几个。”

台领导:“我……”

人都傻了。

四十多个机位?你们拍电影也用不了这么多吧?他都想不通,怎么能用出去四十个机位。

扯淡呢?

突然好奇,“你们制作组多少人?”

齐磊嘿嘿一笑,“没多少,杂七杂八的,也就六七十人吧!”

台领导:“!!!”

六七……还十?

仅仅就是一个综艺节目而已,你们要不要这么夸张!?

有点耳鸣。

因为,四个机位和四十个机位能捕捉到的效果,根本就是两回事,没法比的。

可能很多人不了解这是什么概念。

这就好比写小说,一个作者的词汇和知识储备如果可以量化。

假如是一百,那他的小说就是一百的排列组合。

而另一个作者是一亿!

就算只在一亿里挑出一百排列组合,小说哪个好,哪个内容更丰富,也是一目了然的。

节目摄制也是同样的道理。

更多的机位,意味着更多的素材采集。剪辑的时候,选择也就更多,效果必然更好。

当然了,同时也意味着成本的直线上升。

只能说,齐磊这边,太舍得花钱了。

芒果台领导心里说,这也太不会过日子了吧?

芒果台在这方面完败!

心里隐隐感觉不太妙,但还好,只是拍摄素材的问题,我们这边的摄像经验丰富啊,可以弥补机位少的劣势。

也许每一个镜头都是经典,也说不定呢!

可是,刚放松没多久,赶走唐小奕那段又来了,芒果领导的心情又不好了。

这导演到底是谁!?镜头设计的太好了。

还有张国戎、梅姐加齐磊,你们怎么可能表现的这么好?

笑点拉满了,剧情也拉满了。

芒果台即将制作的《海岛的夏天》那两个嘉宾、两个主持人,能达到这样的效果吗?

心里又没底了。

真要坏菜!

只能说,那个神秘导演,还有节目组的剧情设定太牛叉了,冲突一个接一个,笑点也是不断,很是过瘾。

等到了坑小马哥、汪皮裤、华仔三个人到沐抚的时候,芒果台的台领导不光耳鸣,脑瓜子都嗡嗡的。

彻底不淡定,“还,还有客人呢!?”

请客这个设定,他是真的没想到的。

齐磊却笑了,“多新鲜,还不少呢!”

台领导,“?????”

齐磊,“临时嘉宾平均每两期三个吧!”

台领导:“临,临时嘉宾?.”

戳巴子!

这齐磊就是个戳巴子,你就是个骗子!

招商书上也没写啊?

却是齐磊回了他一个智障的表情。

废话!还把节目流程都给你写上,让你抄是怎么着?

当然得藏着点核心内容。

比如反派导演,比如剧情走向,比如嘉宾设置等等。

这些才是核心内容,那怎么着?还真以为去农村吃苦耐劳去了?

芒果台领导傻眼了。

芒果台就没想到请客,临时嘉宾的事儿。

他们以为,齐磊拍的就是四个人跑农村去过田园生活呢!

那谁不会拍?于是,他们选了个高大尚的马尔代夫,后面演了啥根本没看。

他还以为这就是抄《美国偶像》呢!大概的流程差不多就行了呗,剩下的自己创作。

可是现在……

现在咋办!?

这可不是他现在看到什么,马上跟着抄的问题。

开头的那段能抄,临时嘉宾、还有那么多机位、电影级的质感,这特么怎么抄?

这涉及到成本问题啊!就算是临时嘉宾吧……

可是华仔、汪皮裤这个级别的明星,两三天的拍摄还多少钱呢?

关键是多啊!

两期三个,招商书上说预计十二期,那就是十八个。

十八个临时嘉宾得多少钱片酬??差旅费、吃喝住行,又得多少钱?

再加上,六七十人的制作团队,又得多少钱?

台领导粗略算了一下,差点没晕过去。

“盖了帽儿了,我的老卑鄙!”

按芒果台《海岛的夏天》的配置,想和《向往的生活》达到同一水平,估计四千万预算都不太够。

嚓!

芒果领导没忍住,“你是怎么做到三千万拍出来的呢?”

感觉自己这边宝里宝气的。

会节省的,原来是人家!

齐磊,“没刻意去省啊?”看向芒果领导,“老哥,你是不是让人给骗了啊?花的有点多了。”

得!还回去了。

台领导一听,都有临时撤项目的冲动了。

拍不动了,勉强拍出来也是是个伪劣模仿秀。

还谁抄谁呢!跟人家没法比好不好?

可问题是,嘉宾的合同都签了,钱都花出去了,不拍也不行啊!

可把那四家的人笑惨了。

看看,动的太早也不是什么好事儿。

你现在框架都立起来了,就算照着改,也是不伦不类。

你看我们多好?学到精髓了,再去拍,那效果能一样吗?

结果到第三期结尾,海东、浙jiang、江su三家又燃起了希望。

海东,“看见没,芒果台没戏了!”

浙jiang,“我们又能借鉴了。”

江su:“抄作业只抄个‘解’,说的就是他!”

龙江,“你们随便抄,反正我捡漏,没影响。”

三家,“……”

还是龙江稳啊!

再接下来,芒果台的人已经萎了,真的抄早了。

而打算借鉴的这三家,越来越高兴,一直高兴到第三期。

那个两个神秘嘉宾的到来,《向往的生活》正式接入主题。

然后,这三家也脑袋子嗡嗡的。

靠!以为它是个农村撒欢的节目,结果你整这么高的立意?

这咋借鉴?立意太高了,不好抄啊!

龙江:“你们慢慢想,反正我打算捡漏。”

三家,“……”

……

龙江台乐惨了,而且比那三家笑的还长。

以至于主题一出来,龙江台的人差点笑出猪声。

好啊,太好了!

芒果台自己制作,还做瞎了,他不但不会要《向往的生活》,而且还不构成威胁。

那三家买不起,抄不动,就剩我了!!

老乡嘛!!回头让齐磊给个情义价,再打个对折,龙江台这回就算抄上了。

……

至于代表央视的马远…全程目不转睛的看完三期样片,心里就一个想法:

可惜了,这么好的节目,要是央视制作该多好啊!

可惜,现在只能看着,却是引进不了。

台里的那点情况,他还是知道一点的。各大王牌栏目霸占着的主要收视时间段,而且背后也有各个频道、各个领导的支持。

没有外人都竞争呢,何况是个独立制作?

这事儿连台长邹成斌都得小心翼翼,力求平衡。

主要是谁都动不了,所以利害牵扯之下,央视是不可能引进《向往的生活》的。

真的可惜这么好的节目了!

等到看片会结束,马远找到齐磊,先是把三期节目夸了一通。

极尽赞美,只是最后有点惋惜。

“这事儿难,央视的情况比地方台复杂得多。”

齐磊也表示理解,“没关系,这事儿不急。”

央视派小编辑过来,是在意料之中的,确实不急,慢慢来。

看了一眼董大校长,意识是,下一步就要看您的了!

让他去操作这个事儿,一点一点的让央视改变想法。

然而,就在齐磊淡定之时,马远突然想起了早晨台长的话。

“对了,我们邹台让我给你和董校长带句话。”

齐磊皱眉,与董北国对视,他和邹成斌没见过,给我带什么话?

董北国也微微一怔,他和邹成斌也只能算是工作上的关系,没到带话的程度吧?

董北国:“什么话?”

马远,“邹台说,他对洞察模型挺感兴趣的,让你和董校有空去台里给领导们上一课。”

“嘎!?”

齐磊和董北国同时一个激灵,吓出鸭叫。

马远也意外,两人怎么这么大反应?

“怎么了?”

齐磊,“他他他他,他这么和你说的?”

马远,“对呀!”

董北国,“原话就是这样的?”

马远沉吟,“邹台的原话…就是这样的!”

没错!他没落下任何细节。

“……”

“……”

齐磊和董北国听完,彻底无语了。

半晌,齐磊回道,“行!我们知道了,改天就过去!”

马远就这么走了,没提拷贝的事儿。

小伙儿还是很激灵的,几个大领导的意愿他都达到了。

可是齐磊这边儿,却是没回过味儿来。

说实话,齐磊知道央视很难接手《向往的生活》,但依旧抱有一丝希望,原因就是在这个邹成斌,他可能和别的台领导不太一样。

可是,齐磊就算想到了邹成斌,他也没想到,邹成斌居然会用这样的方式让《向往的生活》进入央视的视野。

玩的…有点大了吧?

问董北国,“你认识他,不是说很沉稳的一个人吗?怎么这么激进?”

董大校长五官麻木,“我说他城府深,可没说他沉稳!”

突然呲牙咧嘴,“这特么叫沉稳!?”

“疯了吧?”

齐磊,“他疯没疯不知道,可是老子快让他逼疯了!”

“要不…董校你去?我就别了吧?我还小,还有前途的!”

董北国,“滚蛋!去也得是你去,我不去!”

齐磊,“我自己去没问题,必死!”

董北国瞪眼,“我陪你去,就不死吗?一起死!”

一旁的廖凡义听的脑仁疼,“你俩说啥呢?”

齐磊瞥他一眼,“那个邹台长,给咱们出了个难题!”

廖凡义,“什么难题?”

齐磊,“想让《向往的生活》进央视。”

“怎么样?”

“得来硬的!”

“啥玩意?”廖凡义没太懂。

硬的?怎么个硬的法?

这不开玩笑吗?

……

【月票投币口】

【推荐票投币口】

一万七应该够了吧……

不够,明天继续加更。

29.30.31三天双倍月票。

打赏的老板,尽量放在晚上八点到十二点之间,这个时间段是打赏四倍月票。

之前一直让大家理性消费,别打赏,这三天却要求一求打赏了。

晚8:00——12:00之间,多少金额都可以,对《流年》来说很重要。

咱要求依旧不高,保住月票榜前十就行了。

不知道能不能如愿…..

提前感谢大家的月票,打赏。

多余的话老苍就不说了,2021年的最后一哆嗦了,《流年》需要大家的支援。

喜欢重生之似水流年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