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尺度床笫之欢详细描写 强开小娟嫩苞又嫩又紧

“各位,失陪一下。”

美狄亚歉意的说着,转身离开了密室。

门外。

她看着脸色发红的奥德里奇,目光顿时严厉起来。

“什么事?为什么这么急?”

“主母,有一件必须要立刻禀报的事情——我不能再拖延分毫时间。”奥德里奇朝密室看了一眼,神情不安的道。

美狄亚看着他,忽然明白过来。

他跟着两位大人物一起离去,这时候肯定是听到了什么惊人的事情,所以赶紧来禀报自己。

而这里不安全。

“跟我来。”

美狄亚提着裙子,在走廊上行走如飞。

奥德里奇匆匆跟在后面。

一路上,美狄亚不时的挥手作出种种术法之印,将虚空中一道道窥探的术法打飞回去。

“晦暗女神,哼,还有第十五狱的魔王——”

“不,幽暗女神和巴诺,你们也想探听我的事?”

美狄亚絮絮叨叨的说着,虚空中却不停的响起一道道嬉皮笑脸的声音。

“嘿嘿,美狄亚,是你邀请我们来的。”

“就让我们听听嘛。”

“美狄亚,好久没切磋了,你试试看能不能发现我下一道窥探术法。”

“我们好歹是客人,开个价嘛,本领主也想知道那两位大人究竟谈了些什么。”

“对,就是这样。”

美狄亚听着听着,忽然顿住脚步。

一切有价值的秘密都像甜美的蜜糖,而神灵与魔王们愿意为之不顾任何礼仪和风度。

这个时候,想临时设置一些大型的隔绝结界太耗费时间,也来不及了。

那就——

“走这边!”

美狄亚带着奥德里奇一路前行,在一处石门前站定。

“娅娜的囚禁之地,要在这里说吗?”奥德里奇露出忐忑之色。

“这里是最安全的所在,我设置了很多结界。”

美狄亚打开门,率先走了进去。

奥德里奇紧随其后。

嘭!

门关上。

“说吧,究竟是什么事!”美狄亚道。

“干爹支付了一块万灵哀鸣宝钻作为劳务费,跟狱焰银行的那位大人达成了一笔生意。”奥德里奇喘着粗气道。

“看你这么激动,这笔生意是与你有关了?”美狄亚冷静的问。

“是的!是关于我!”奥德里奇道。

美狄亚身上透出一股杀意,凶狠的道:“很好,他们竟然敢不问我,就动我的人……”

“不!主母,是干爹在为我着想,他委托那位大人替我挑一名血统高贵的新娘!”奥德里奇道。

美狄亚怔了一瞬,立刻问道:“那位大人同意了?”

“他当面作出了承诺!”奥德里奇几乎失控,叫喊着把话说完。

美狄亚身上杀意慢慢消散。

“那位大人是炼狱中最富有的银行家……他轻易不会作出承诺,但只要有承诺,一定不会落空。”美狄亚喃喃道。

“是的,他的事闻名遐迩,我早就听闻过。”

“你把事情详细的说一遍。”

“是!”

奥德里奇飞快的讲述着,把那遍布桌上的灰色卡牌,以及两位大佬的交谈都说了一遍。

美狄亚陷入沉思,不禁回头朝房间里望去。

娅娜。

娅娜被铁索禁锢着,绑在墙上,一动也不能动。

她睁大眼睛,静静听着两人刚才的对话。

爱情魔咒让她脸上浮现出哀伤之色,泪水从她眼中滴落。

“奥德里奇!”

“如此说来……你要获得一位血统更高贵、实力更强、门楣更古老而尊贵的新娘了……”

娅娜一边挣扎,一边不由自主的说道。

美狄亚忽然上前几步,用力在她额头上一按。

只见一条黑色的符文从娅娜额头飞出来,纷纷缠绕在美狄亚的手臂上,最终化作一枚黑色的宝石。

爱情魔咒之石!

“娅娜,你没有用了。”美狄亚冷声说道。

“是。”娅娜低头道。

美狄亚握紧手中的魔石,目光中浮现出汹涌的欲望。

她急促了呼吸了几次,将魔石收了起来。

不行。

现在还不能吃那个家伙。

等奥德里奇的事结束,自己专门去感谢他,然后伺机而动。

这才是最合适的办法!

至于今晚的事——

要赶紧为奥德里奇找到一位相性合适的新娘。

自己毕竟是这里的主人,也是奥德里奇的母亲,自己有资格在他的配偶挑选上发话。

一定要找到合适的新娘!

美狄亚思虑已定,开口道:“奥德里奇,你先出去。”

“是。”

奥德里奇跟着她离开了这处房间。

只剩下娅娜站在原地,神情有些茫然和不知所措。

抗争了这么久,自己甚至不惜一死,却依然没有办法逃脱主母的手掌心。

眼看已经到了绝望境地,谁知竟然峰回路转。

主母把爱情魔咒从自己身上收走了。

接下来呢?

她会饶了自己,还是——

一根颜色鲜艳的毒刺突然从虚空闪现,一下子就刺穿了娅娜的胸口。

娅娜顿时吐出一口血。

她浑身颤抖不停,勉强伸手挥出一抹圣芒。

伤口开始愈合。

大尺度床笫之欢详细描写 强开小娟嫩苞又嫩又紧 热门小说 第1张

可惜,那根毒刺并未收回去,依然贯穿了她的胸口,深深刺入她背后的墙壁。

“主母……”娅娜手上再次放出一抹圣芒,困惑的望向美狄亚。

美狄亚伸出手,轻轻抚摸着娅娜的脸庞。

“我找遍了无数人类种植地,把你和你妹妹从中挑出来,全力培养,让你的天赋和才华得到展露,并最终登上神位……”

“你可能觉得,我花费了这么大的气力培养你,又怎么忍心杀死你?”

“主母,求求您,只要您放过我,我愿意为您的任何事卖命。”娅娜低声道。

美狄亚贴在她的脸庞,轻轻的闻了闻她身上的气息。

“折磨法则的力量,圣骑士的纯洁之力,处子的芬芳……我恨不得现在就吃了你。”

她稍稍后退一步,等那股汹涌的欲望渐渐压制住,才继续道:“

可惜我刚吃掉了一位魔鬼领主,倒是不怕别人发现,唯有那两位大佬,他们一定会知道……”

“所以你还可以多活一会儿。”

美狄亚说完,徐徐朝门口走去。

“挣扎吧,娅娜——你作为曾经的圣骑士,现在的折磨女神,却不得不承受我的折磨……”

“当你耗尽所有的力量之后,我会再来看你。”

门打开。

美狄亚走了出去。

娅娜被那根五颜六色的毒刺钉在墙上,无法动弹,只能不停的释放圣芒延续性命。

“不……谁来……谁来帮我一下……”

她低声呻吟道。

……

另一边。

奥德里奇刚离开柳平所处的密室。

银发老者抽着雪茄,忽而说道:“既然是她的子嗣,那么,挑选新娘就要注重相性了,毕竟她可是很挑的。”

柳平没有接话。

相性——

所谓相性,是一个很笼统的概念,比如寒冷与水是具有相性的,它们可以结合成冰;又比如一个热爱杀戮的人与兵器是具有相性的,当他们在一起,可以发挥出彼此的力量。

对方为什么要突然说这样一句话?

如果是别人这样说,倒是无所谓的事,但说这句话的是这位老神灵。

他是银行家,一言一行都要得到利益。

——自己该怎么接话?

柳平抿了一口酒,目光忽然一闪。

虚空中顿时浮现出一行燃烧的小字:

“你发动了‘上窥天道’。”

“这是六道轮回种子与你自身卦术结合所产生的具现之力。”

“你即将窥见对方身上即将发生的事情。”

“由于对方等级太高,本次发动技能耗费的功德增加10点,并且只能看见一件事——”

所有小字一闪而过。

柳平眼前忽然浮现出一副画面。

银发老者站在草坪上,手里端着一杯酒,轻轻的哼着歌曲。

美狄亚一步一步从庄园里走出来,站在他身边。

“如何?”银发老者头也不回的问。

“全部吃掉了。”美狄亚嫣然一笑,开心的道。

她回头看了一眼庄园,庄园里透着一股死意,没有任何生息,连窗户都是黑色的。

“那么,我承诺已经完成。”银发老者道。

“多谢阁下,今后我将一直站在您身边,为您分忧。”美狄亚屈身一礼。

“很好。”银发老者道。

他低下头,将酒杯翻过来。

殷红的酒水洒落在草坪上,晕开一朵朵斑驳如血的怒放之花。

所有画面飞闪而去。

柳平背上生出一股凉意。

美狄亚竟然早就得到了银发老者的帮助!

她组织这一场聚会,是要吃掉所有来访的魔王与神灵!!!

不。

不止这样。

以娅娜和奥德里奇的婚礼作为引子,她想做的是……

柳平只觉得心中生出一股寒意。

难怪洛星辰那么紧张。

洛星辰在一开始就提醒自己,那股力量极其邪恶和不祥,一定要避开。

她是星辰侧的奇诡高手,冥冥之中早已感到了恐惧!

所以自己该怎么接话?

这些事说起来慢,实际上只发生在柳平抿一口酒的短短一息之间。

在银发老者的注视下,柳平忽然放下酒杯。

只见他露出哭笑不得的表情,摇头道:

“我从噩梦层世界回来之后,原本正在查探六道轮回的事,想不到却被她看上了……这真是让人哭笑不得,偏偏我跟她的那个子嗣又有些命运上的联系。”

银发老者脸上的笑意消失了。

这个被称为黑暗先生的家伙知道美狄亚的事!

既然知道美狄亚的底细,却还敢留在这里——

他难道真是有恃无恐?

那么……

他到底有多强?

笃笃笃——

一阵敲门声响起。

“请进。”银发老者道。

门打开。

美狄亚牵着奥德里奇,举止优雅的走进来。

“感谢两位大人,为他挑选血统高贵的新娘。”她朝着银发老者一礼,又朝着柳平行了一礼。

柳平扫了一眼她。

只见她的脖颈上多了一串坠饰。

银光闪闪的项链上穿着一颗黑色的宝石。

两行燃烧的小字跳出来:

“注意。”

“残忍主母美狄亚装备了因果律咒术宝石:爱情魔咒之石。”

喜欢炼狱艺术家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