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一边哄我一边和小三联系 晚安 おやすみせっ在线观看くす

邺城被破可说是一场意外,破邺城者,既非在幽州与袁熙交手的马超,也非与袁绍主力大战的华雄和徐庶,而是被吕布安排在上党的吕雍。

当初吕布让吕雍来上党,也并未指望自己这儿子能立下什么大功,毕竟吕雍的天赋并非在战场上,只是这场大战,吕布想让儿子参与一下,所以安排在上党,负责说服黑山贼的事情。

无论是吕布还是袁绍都没把注意力放在吕雍身上,而吕雍自来上党之后,便与黑山贼张燕取得了联系。

张燕之前其实已经归附过吕布,不过只是名义上归附,吕布给了张燕一个校尉之职,并答应给张燕一些粮食上的支持,而张燕整合黑山贼,迁徙黑山贼进入上党,充实上党人口。

吕雍前来,便是为整合上党,也没想着动兵。

但这一次,张燕和郝昭同时察觉,袁绍设在漳水一带的防备有些松懈。

太行八陉中,漳水过白陉,从上党这边可沿着白陉直取邺城,以往袁绍在这里设立了一支人马防备吕布自太行八陉过道,这白陉宽不过丈许,大股部队想要渡过,很难不被察觉,也是因此,从一开始,吕雍就没想过能攻过去。

然而这一次,张燕和郝昭先后查探,发现袁绍守在白陉的将士或许是因长期无战,心生懈怠的缘故,防御相当脆弱,因此二人先后劝吕雍出兵,若能顺利自此出去,便可直取邺城,吕雍这里,有吕布给他的三十门火神砲和三百枚石弹,以及千枚引爆雷,若是运用得当,未必不能建功。

而且就算失败,退兵回来便是。

吕雍仔细跟众人商议过之后,决定出兵,他知道自己无领兵天分,是以只是挂名,实际上指挥权还在郝昭手中,白陉足有一百五十里,沿途最窄的道路不足一丈,吕雍这边只有三千人马,大军行进时,几乎将整个道路都塞满。

但凡敌军派出斥候来查,这边都逃不掉,然而近十年未有战事,袁绍安排在这里的将士整日里除了吃就是睡,警惕心早在这十年中彻底消磨,吕雍所部抵达百姓东面,大军出现在营外时,这些守军才如梦初醒,郝昭杀的溃不成军,不到半日便被破营,狼狈逃奔邺城。

吕雍也知兵贵神速,命张燕率领两千人马看看能否趁虚攻入邺城。

虽说袁绍调走大半邺城兵马,但作为自己的根基之地,邺城守备自然不弱,张燕奇袭未能成功,只能等吕雍带着三十门火神砲和三百枚引爆雷而来。

从白陉口到邺城,不过四十多里的距离,却足足用了两天时间才赶到,三十架火神砲立于城外不到两百步的距离。

审配命人用各种杂物、石块将城门堵死,然后便见三十架火神砲发出一声声轰鸣,声势自然不及华雄千砲齐鸣来的壮观,威力却是丝毫不弱,尤其是距离更近,对于大多数未曾见识过火神砲威力的人来说,那感觉犹如天塌地陷一般。

邺城作为袁绍治所,城池之坚固自然非白马可比,三百枚石弹打空,也没能轰开城门,然而却轰没了守城将士的胆魄士气,蛛网般的龟裂蔓延在整个城墙上,不少地方女墙都被打没了。

哪怕停止了砲轰,守城将士仍旧未能反应过来。

郝昭见状,连忙让人抱着引爆雷冲上去,将两百枚引爆雷塞入城门缝隙里引燃。

轰轰轰~

伴随着一声声轰鸣,城门被整个炸开,城门后的杂物都被爆炸产生的距离给炸碎,邺城西门就这样被彻底炸开。

“杀!”郝昭和张扬同时率兵杀入城中,连弩刀枪齐用,已经失去斗志的守城将士纷纷逃窜,加上郝昭不时让人用引爆雷攻歼,更是炸的城中将士狼狈逃窜。

审配、辛毗等人组织家丁想要反抗,但邺城守军都非对手,更何况这些临时拼凑起来的乌合之众?

几乎是一触即溃,审配只能护着袁尚等人撤走,邺城至此彻底被吕雍攻占。

郝昭迅速派人去通知华雄,让他尽快派人过来驻守,同时也让人去上党调集一批兵马过来。

一场惨战,他们折损

老公一边哄我一边和小三联系 晚安 おやすみせっ在线观看くす 热门小说 第1张

也不少,这点人马如果袁绍打回来,根本守不住邺城。

别看吕雍打仗不行,但收服人心却是不错,他将邺城的三千多降兵聚集起来,好生安抚,又下令安民,带着这些人修缮城门,跟他们同吃同住,还从邺城府库中取了不少财物分发有功将士的同时,也给这些人发了不少,让他们安抚家眷。

不到一天的时间,这些降军不说反过来对抗袁绍,但帮吕雍维护一下城中治安却是足够,袁绍得知邺城被破的消息后,急忙调两路兵马回来想要趁机夺回邺城,吕雍让人将剩下的引爆雷都拿出来用,但见城下冀州军中火光乱窜,一万大军折损近三千,但最重要的是,士气被炸没了。

另一边,华雄得到消息后大喜,尽起兵马追杀各路袭扰自己的敌军,连破三路,袁军终于没能支撑住,在汇合了袁绍之后,退往渤海方向,那里也是袁绍最早的根基之地。

“公子,这里便是大将军府。”邺城,吕雍在一名降将的带领下进入大

老公一边哄我一边和小三联系 晚安 おやすみせっ在线观看くす 热门小说 第2张

将军府,当时审配走得急,只带了袁尚离开,但袁府家眷却大多被困住了,此刻见到吕雍一行人进来,一个个战战兢兢,大气都不敢出。

“不知袁将军家眷在何处?”吕雍点点头,询问道。

“奴婢知道。”一名婢女怯生生的起身,给吕雍领路,一路来到一处偏院,正看到一群妇人在房中哭哭啼啼。

“此处谁人主事?”吕雍看向几个凑在一起啜泣的女子,房中就这几人身着华服。

“此乃太尉大公子,几位夫人,不可无礼。”降将喝道。

几女一颤,最终,一名四十多岁的妇人出列,对着吕雍一礼:“妾身刘氏见过公子。”

“夫人无需多礼。”吕雍沉声道:“家父与本初公虽为敌对,不过此乃公事,不会涉及私情,夫人不必担心,只是这将军府需腾出来,在下会另择一地于诸位夫人居住。”

袁绍毕竟还没死呢,这些家眷或许日后有用。

“公子仁义。”刘氏连忙一礼,带着众人女便离开。

吕雍微微还了一礼,正要离开,目光却被刘氏身后一女给吸引,此女比之其他妾氏年轻了不少,虽然乌发遮面,却给吕雍一股难言之感。

“这位也是本初公妾氏?”吕雍看着此女,忍不住问了一声。

“公子说笑了,此乃夫君二子袁熙之妻。”刘氏看了看女子,又看了看吕雍的目光,脸上笑容自然了不少:“乃中山无极甄氏幼女。”

“原来如此。”吕雍对着甄氏微微颔首,退开一步,让人将她们带走。

“公子若喜欢,留下便是。”一旁张燕笑道。

吕雍摇了摇头,却没多说什么,径直离开。

吕雍将袁家家眷迁走后,占据了大将军府,而后招来郝昭道:“将军以为,那袁绍可还有机会?”

“此战根基已是,冀州西部便已是我军囊中之物。”郝昭对着吕雍一礼道:“公子不必担心,此前袁绍反扑未能破城,接下来,已无可能重夺邺城。”

“总之小心无大过,我军主力赶来之前,还要劳烦将军多多费心。”吕雍笑道。

“公子放心。”郝昭点点头,插手一礼后,躬身告退。

吕雍又批了几分安民卷宗,脑海中却是不禁回想起日间看到的女子,不禁有些出神。

不觉间,便已经到了傍晚,用过侍女送来的餐点后,吕雍叹了口气,起身准备回房歇息。

“公子。”房门外,几名婢女对着吕雍一礼。

“尔等是何人?”吕雍皱了皱眉,他不记得有要过婢女。

“是周将军让我等前来为公子送礼。”几名婢女对着吕雍一礼道。

周将军?

吕雍皱了皱眉,但心中却是想到了什么,心跳不由加快,挥了挥手道:“退下吧。”

“喏!”几名婢女再度一礼,告退离去。

吕雍在门前犹豫片刻后,推门而入。

果然,如同他所料一般,白天见过的甄氏此刻正坐在榻上,见吕雍进来,默默低头,没有说话。

“尚未知道夫人全名。”吕雍经历虽多,但因为要学的东西太多,一直没怎么接触过女人,此刻说话多少有些紧张。

“甄宓。”甄氏微微颔首道。

伸了伸手,却又收回来,吕雍指了指床榻道:“我欲纳你做妾,你可愿意?”

正妻的话,吕布在给吕雍挑选,而且甄氏比他大了近十岁,父亲大概是不可能让自己娶她为妻的。

甄宓闻言苦笑一声,战败诸侯女眷,这些事情,难道自己拒绝会有用么?跪坐在床榻上,并未多言。

吕雍深吸了一口气,张开双臂道:“为我宽衣。”

虽然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但气势上不能弱,不管做什么都不能失了气势,之前已经有些乱了气势了。

甄宓疑惑的看了他一眼,默默一礼,起身帮他除去外衣。

“你也除去!”吕雍指了指她。

“妾身已经在此,公子要做什么,妾身也无力阻止,又何必折辱?”甄宓除去自己外衣,晶莹的肌肤在轻纱中若隐若现,能够明显感觉到眼前男子呼吸开始变得粗重起来,却毫无动作,似乎在等自己继续动作,忍不住低声抗拒道。

吕雍闻言,下意识的伸手扯了扯她的轻纱,一把扯掉想看个究竟,然后……

“接下来该如何做?”吕雍忍不住楼主甄宓,随后有些茫然了。

甄宓:“……”

喜欢吕布的人生模拟器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