疼别放了装不下了草莓 被各种姿势C到高潮高H小说

按照想法将数字与书本的单词进行对应,但最终列出的六种书本与编号对应的可能性中,没有任何一种是有意义的句子。

“嗯……我猜错了。是思路完全错了,还是比我想的还要复杂?”

心中想着这件事与自身无关,再尝试一下,不对就烧掉这封信。于是夏德再次观察那些数字的特点,看到每组数字最后的那一位时,又想到:

“难道最后一位不仅对应书本编号,还对应挪移?数字一,代表查找到对应单词后,跳到下一个单词?”

这种想法并没有依据,但试一试又不要金镑。于是,他按照“向前挪移一或二或三个单词”“向后挪移一或二或三个单词”又尝试了十二种可能性。

虽然密密麻麻的一页纸上的句子,依然没有实际意义,但夏德看出了一些端倪:

“《西部阵线拾遗》对应1,《王后与她的情人们》对应2,《银色的骑士》对应3,找到单词后,向后挪移对应位数的这种排列,虽然拼凑出来依然不是可以理解的句子,但跳过‘2’对应的那些单词以后,看起来好像有些意思……难道是……”

夏德微微瞪大眼睛眼睛:

“编号1和3对应的,是向后挪移;编号2对应的,是向前挪移?”

夏德仿佛感觉有热流从后背涌出,然后意识到是跑到肩膀上的猫尾巴在扫他的后背。

兴奋的心情,让他迫不及待的再次进行翻译。这一次,只需要将前10组单词中,对应最后一位数“2”的单词重新查找,随后,前十个单词组成了一句半话:

灰头鹰,原定紧急任务通知

“哦,真是容易。”

夏德脸上出现了控制不住的笑意,看了下桌面的闹钟,现在是上午十一点:

“真是有趣的上午。”

【但毫无意义。】

“是的,毫无意义,但非常有趣。我果然还算是聪明……和无聊。”

他通过这种解谜游戏,获得了巨大的满足感:

“不过,灰头鹰?是的,我听过这个代号。”

看着窗外薄雾缭绕的广场想了一下,眼睛微微眯起:

“一个月前我去领薪水,吉尔斯·强森先生提到过,这是卡森里克的王牌特工。两年前军情六处收到消息,卡森里克秘密派遣了两位灰手套组织中的王牌特工,在托贝斯克潜伏。半年前抓到了一位,但对方自杀了。另一位,是大名鼎鼎的‘灰头鹰’。”(368章)

虽然是六处的对手,但当时强森先生的语气里,也表达出了对这位特工的佩服。灰头鹰做过相当多的事情,盗窃钢铁之都刚铎市的特种合金记录、十年前的黄金劫案、八年前冷水港造船厂的事故……

当夏德将那位听起来无所不能,但身份无人知晓的异国王牌特工,与客死他乡的可怜侦探重叠起来的时候,在莫名的错位感中,居然感觉两人本就应该是一个人。

“斯派洛·汉密尔顿,就是卡森里克王牌特工灰头鹰吗?”

他坐在椅子上,抱着猫看向窗外:

“明明这么了不起,有这么多精彩的故事,却还是因为可笑的原因死在了这里,甚至除了我,都没人能够知道他到底埋葬在了哪里。”

这样想,还真是有些悲哀。

“我第一次听说‘灰头鹰’,是在湖景庄园的‘幸运’晚宴上。当晚还听到了很多消息,事后都证明与我有直接关联。原来如此,原来那时就

疼别放了装不下了草莓 被各种姿势C到高潮高H小说 热门小说 第1张

已经得到线索了。斯派洛……灰头鹰……”(74章)

虽然外乡人和活着的斯派洛侦探的相处时间,总计也不超过十分钟,但他还是非常怀念那位侦探的。在侦探死后,通过一步步的线索拼凑,到了如今,总算是大致还原了那位同样是异乡人的侦探的生平过往,夏德只能说,这个世界对于普通人来说,实在是太过于残忍和危险了。

手中的这封密信是一则任务命令,要求特工灰头鹰,在1853年秋季的大城玩家罗德牌大赛结束前,用混迹托贝斯克三年以来获得的上层人脉,在保证自身安全的情况下,尽最大的可能的接触来自塞特公国的宫廷弄臣维吉尔·卡梅隆。

命令中,要求灰头鹰必须亲自从维吉尔·卡梅隆手中拿到一封密信,并按照规定送往已经确定的位置。

“已经确定的位置是哪里?这个不重要,不过,居然让灰头鹰冒着身份暴露的风险,亲自去取密信,看来这还真是了不得的任务。”

夏德在心中感叹,但又想到了安洛斯处长给自己的命令:

“安洛斯处长说,六处怀疑这位维吉尔·卡梅隆,将会在大城玩家的决赛时和卡森里克人接头,让我尽可能的监视对方;而卡森里克现在让我做的,是获得并传递一封密信……所以,六处这次真的弄到了正确情报,塞特公国果然和卡森里克人有联系。”

他似乎一下成为了这次任务中的关键人物,更确切来说,夏德已经完全可以说,自己能够主导这次事件的发展了。

“但灰头鹰应该不是六处察觉到的,要与卡梅隆接头的人,因为灰头鹰得到的命令仅仅是在大城玩家结束前做这件事,而不是如同六处情报中得知的,在大城玩家的决赛时做这件事。嗯……”

他看着信封,将猫放到桌面上,起身去拿了火盆,然后点燃信封和信纸以后,亲眼看着它们被烧成了灰烬。

夏德不打算做这件事,因为他完全没理由做,斯派洛侦探也只是让他烧掉这封信而已。他更不打算,将自己得知的情报告诉军情六处,那会导致他必须解释更多的事情。

“我没看过这封信,我根本不知道斯派洛·汉密尔顿到底有什么身份,我只是接替斯派洛叔叔继续经营这家侦探事务所而已。我知道橘猫米娅,但不知道灰头鹰。”

夏德在心中小声的对自己说道。

因为《呢喃诗章》和被选者的事情,他的麻烦就已经够多了,可千万不能再牵扯进外国间谍的事情。

烧完了信封和信纸,本打算带着猫去外面吃饭,算是庆祝总算是结算清了和斯派洛侦探的所有联系,这持续了两个半月的任务算是结束了,他也算是真正的继承了侦探的所有遗产。

但想到被烧掉的信封,又感觉那种由八位数字组成的密码似乎有些熟悉。这才想起,在蕾茜雅返回托贝斯克的那个周末,夏德在银十字大道巷口等待马车来接的时候,被人撞了一下,然后捡到了一张报纸,报纸上也写着类似的密码。

“还有这种事情?”

他坐在书桌前的椅子上回忆那天。

多萝茜告诉他的与马车接头的方式,是两手戴着灰色手套,胸口佩戴动物胸针。那枚胸针,是夏德在故去的斯派洛侦探的卧室书桌里,找到的一枚鹰头形象的黄铜胸针。

“嗯……”

后来他在银十字大道上遇到了预言家协会的斯坦会长,夏德当然不会说自己在等待蕾茜雅公主,便随口胡诌自己在进行侦探任务准备接头。

于是斯坦会长,当场给夏德进行了一次占卜,并给出了“灰手套反着戴,把手中的报纸换成《三便士报》,然后买一只红色玫瑰拿在手里”的建议。

“真有这种事情?”

斯坦会长是托贝斯克地区最优秀的占卜家,他曾经给夏德进行的关于“骑士”的占卜就非常精准。而如果那天斯坦会长真的是在占卜“如何让夏德接头更加顺利”,那么他给出的那些建议,也许真的是对“接头”有帮助的。

想到这里,夏德又从身后的那排书架上翻找出了那天拿回来的报纸。将报纸边缘的数字密码抄写下来以后,按照刚才获得的规律进行破解,随后居然真的得到了一段完整的话:

【确认灰头鹰提出单线联络请求,现给出动态变更的情报网络——】

这是第一版上边缘的句子,也就代表着,其实丢报纸的人,也不知道“灰头鹰”的真实身份,因为他没有识破夏德。而斯派洛侦探,似乎只能接收信息,不能主动进行联络,因此无法汇报自己要死去的事情。

【九月份将会进行的特殊任务,目前无信息变更。如放弃任务,请明晚到老地方,书写德拉瑞昂语-永远的忠诚。如未进行任务,也未给出任何回应,视为身份暴露,请自行撤离。】

这是第一版下边缘的句子,而“明晚”早就过去了。

夏德也终于知道,为什么要求他烧掉那封信了。当然,如果斯派洛侦探不找人,只是自己死去,似乎也可以,但那位侦探大概是担心位于市中心的侦探事务所突兀的关闭,或者这间“鬼屋”的奇怪易主,引起军情六处的注意。

从位置和邻居们的身份来看,这几乎是必定的。因此,找来夏德这个“脑袋有些问题”的人,暂时经营三个月,等到一切烟消云散,灰手套们也放弃了久久没有回应的“灰头鹰”,这一切也就结束了。

“还真是‘永远的忠诚’。”

夏德颇为感叹。

【到手的情报,请于丰收之月前,传递给维克街1号,并领取今年2000镑的行动款。】

“2000?”

夏德这下知道,斯派洛时代的侦探事务所,明明只是做宠物寻找和情妇调查,为何还能支撑他那种高档红茶的消费了。

【你会去取那2000镑吗?】

“当然不会,我现在可是在扮演忠诚的德拉瑞昂人,我怎么能向敌国传递情报?”

【真话呢?】

“我现在又不缺钱,没必要为了2000镑牵扯进麻烦事情。不过,地址没有写在命令上。斯派洛侦探肯定知道地址,但对于其他人来说,除了我恰好撞见了斯坦会长,得到了这份秘密情报,否则就算拿到了卡梅隆先生的密信,也无法掺和进这件事情中。”

随后是报纸上的最后一行密文:

【如无特殊需要,请不要经常启用信息网络。】

这句话写在第二版广告区的夹缝中。

夏德叹了口气,将手中的笔丢到书桌上。”

他很肯定,自己目前窥见的只是卡森里克的“灰手套”组织复杂情报体系的一个边角,斯派洛侦探已死,已经没人能够知道那套复杂的体系到底是怎么运行的。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斯派洛·汉密尔顿的

疼别放了装不下了草莓 被各种姿势C到高潮高H小说 热门小说 第2张

任务是长期潜伏,他不能主动向上级提供任何情报,甚至上级都不一定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他唯一的作用就是保持静默,接受任务,然后完成任务。

“这种间谍真是厉害,如果不是因为得到了部分信息,我也想不到平平无奇的侦探,会有这种惊人的身份背景。”

心中想着,将手中的报纸和翻译过来的文字,全部丢进火盆中烧成了灰烬。

火光中,纸页一点点的燃尽。夏德看着明亮的火盆,恍惚间明白,关于前任侦探的最后的痕迹,也在这个家中消失了。

他轻声叹息:

“永别了,斯派洛·汉密尔顿侦探。”

喜欢呢喃诗章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