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太紧了松一点会断的 宝宝怎么这么湿~别磨

鸣人的行动,引发了无数人侧目。

所有得知了这个消息的人,全都目瞪口呆,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喂,听说了吗,漩涡鸣人叛逃了!”

“哈?全村新生代的最强天才,四代的儿子,为什么要叛逃?!肯定有什么误会!”

“怎么可能是误会,他可是优秀的忍者,不会不清楚擅自离村意味着什么,更何况他还带走了监狱中穷凶极恶的罪犯!”

陆续有更多的人知道了消息,相顾无言。

众多强大忍者纷纷出动,追踪着鸣人的行踪。

一定要把九尾人柱力带回村子!

“鸣人,你这家伙,还是走上了这样的道路……”

佐助整装待发,站在人群中。

直到这一刻,他心中还是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

四代的独子,居然背叛了所有人,逃离了忍界第一大势力……

“我还曾经嘲讽过大蛇丸,说他背叛强者众多的村子是最为愚蠢的决定,可没想到鸣人也走上了这条路。”佐助脸色紧绷,咬紧牙关。

“佐助,我建议你不要参与这次行动,你的状态似乎不太好。”鼬看了佐助一眼。

佐助道:“我一定要参加,那个跟我争斗了这么多年的家伙,就想甩开我一走了之?开什么玩笑!就算我打断他的腿,也要把他带回村子!”

旁边,日向宁次也站在队伍中,准备行动。

宁次极为平静地看了佐助一眼:“老实说,我也没想到,雏田小姐最后会跟着鸣人一起叛逃。”

宁次和佐助都知道雏田有叛逃的打算。

自从雏田被打入分家,被种上了笼中鸟后,性情大变,曾说过自己有离开村子的念头。

那时候,宁次、佐助和鸣人,都知道这件事。

现在终于发生了。

还是鸣人牵的头,真是世事无常。

“所有人听着,叛逃小队的去向还不明朗,但初步推测,也许会有敌人接应他们,一定要小心!”

“我们的任务是追回鸣人,并击杀所有妨碍者,出发!”

一波波队伍相继出发。

能参加行动的人,要么是实力足够,至少也是上忍,要么就是有感知能力,比如犬冢一族和为了雪耻的日向一族。

“你们这一族的人没有动用笼中鸟之术吗?”路途中,佐助询问宁次。

宁次缓缓摇了摇头:“除非确定无法带回雏田小姐,我们才会发动笼中鸟之术将小姐杀死。”

可谁都知道,事情不会这么简单。

雏田作为分家人,不可能不知道自己身上的重大弱点。

再考虑到雏田这两年的飞速成长。

日向一族中的部分人怀疑,日向火门对雏田做了什么。

这次叛逃,说不定就是日向火门策划的!!

唰唰唰!

一支支队伍分散开来,在木叶森林中快速移动,彼此之间隔着一些距离,尽可能保持着联系,做好相互支援的准备。

这种追踪过程并不简单。

“鸣人那家伙布置了很多陷阱,还消除了气味。”

“这些陷阱也许是有意误导我们……”

“小心,有敌人!!”

轰隆!

大量的树林轰然出现,并疯狂蔓延开来,化作了占地数百平方公里的树界。

“可不能让你们这么随意过去。”

虚摇摇晃晃地从一棵树上生长出来。

“是你……鸣人叛逃是你鼓动的?”富岳等人神色凝重。

眼前这位,以及这随手制造出来的超级树界,给他们施加了巨大的压力。

“鼓动?我从来都没有要求过鸣人什么,更不可能鼓动他离开村子,这是鸣人自己的选择。”虚站在大树上,居高临下俯瞰着这些人。

“可你明明知道,鸣人留在村子才是最好的结果!你让他加入晓组织,还阻拦我们,这是在害死他!”迈特凯忍不住喊道。

“重要吗?”

“?”众人一愣。

虚缓缓道:“就算我放任他恣意行动,最终害死了他,这重要吗?重点不是他自己做出的选择吗?”

“你说什么?”

虚道:“鸣人比你们中的绝大多数人都聪明和强大,他清楚地制造自己在做什么,叛逃这种事情,不是他一拍脑袋就忽然决定的,而是经过深思熟虑,就算最后死了,他也不会埋怨什么。”

“他是站在鸣人那边的,我们跟他说不通,准备动手吧,绕路太花时间了,我们必须要在短时间内正面突破他的树界。”

卡卡西面色冰冷:“看样子,鸣人是打算叛逃到晓组织,在晓组织的其他强者抵达之前,我们冲过去。”

一惠拔出草薙剑:“那么,直接动手就好了,我也对敌人的实力很好奇呢……泉美,跟在我身后。”

泉美答应一声,紧张地看着前方。

她就要参与到这种程度的交战中了,对手还是疑似千手柱间的存在。

“你们想对我动手?好大的胆子,别看你们的强者数量很多,但想击败我,没那么容易。”虚道。

卡卡西摇摇头:“你的对手不是我们。”

他拿出一把特制苦无,当场捏碎。

很快,水门就来到了最近处的坐标,飞速赶到。

“你身为鸣人的老师,站在我们的对立面。”水门心情沉重。

一些人投过目光来望着水门。

可水门只是脸色沉重地摇了摇头。

他留在火之国境内的众多坐标都被摧毁了,很难及时找到鸣人的下落。

“是你做的吧?”水门盯着虚。

“你是说摧毁你的飞雷神坐标吗?不是我,是绝那个家伙做的,那鬼东西还剩下一些分身,这些年早就把你的坐标地点摸清了。”

虚摇摇头:“多说无益,这是我们第二次交手,你要是死在我手里,可别抱怨。”

自来也站了出来:“他不会死的,因为我们师徒会打倒你。”

“有趣……”虚笑出声。

“其他人,趁机冲过树界,千万不要驻留!我和自来也老师一定会打倒敌人。”

水门拿出一堆苦无,对着前方的树界狠狠一甩,并瞬间结印。

唰!

众多柄苦无瞬间开始疯狂变多,并纷纷散发出青色的光芒,好似轰出的繁星,以夸张的态势密集轰击到前方的树界上。

“忍法·手里剑影分身之术!”

超高难度忍术,以无数苦无构建出天罗地网般的苦无之阵,平均一把苦无足以分出数以万计的忍具分身,有极强的杀伤力。

由波风水门用特制的飞雷神苦无亲自施展,这数十万的苦无轰击到树界中,一瞬间就将大量的树木击穿并粉碎。

“喔!这种威力,不愧是四代大人!”

“快,趁着机会冲过去,不要被这些危险的树木抓到!”

众人躁动起来,立刻行动,趁机冲了过去。

“自来也老师,那家伙绝对没死,一定要小心。”水门面色凝重地开口。

自来也点头:“对上这种敌人,该拿出全力……动手吧,水门。”

通灵之术!

以文太为首的众多巨型蛤蟆被召唤出来。

深作、志麻两位仙人也落到自来也的肩膀上。

“有麻烦了吗?”

“两位仙人,很抱歉麻烦你们,鸣人叛逃了,这家伙出手阻拦我们,只能借助你们的力量了。”自来也沉声道。

深作和志麻大吃一惊。

鸣人跑了?

可恶,怎么会这样!

“大老爷还想跟鸣人接触一下呢,他怎么就叛逃了?难道他不是预言之子?”志麻仙人麻了。

“是我们下手太晚了吗……”深作仙人也很无奈。

“要上了!”

水门也进入仙人模式,低喝一声后,立刻动手。

“真有趣,那就陪你们几个玩玩好了。”虚的声音响起。

紧接着,大量的树林再度生长出来,抓向了眼前的这些蛤蟆。

至于那些追击鸣人的家伙们,虚根本就懒得管。

随意他们怎么做都好。

反正,能让鸣人回心转意就算他输。

“文太老大,你不是说你曾经打败过眼前这位吗,快展示给我们看看!”

“没错没错,我们就靠你了。”

文太的额头冒出了冷汗。

它当年只是吹嘘一下而已。

剧烈的动静爆发,隐约中,有一棵棵巨树伸展着疯狂摇摆的枝杈,仿若是一棵棵有自我意识的魔树!

水门和自来也,再加上妙木山的力量一同对抗虚,这给了其他人一些安慰。

拿出这种力量的话,总不至于会输给虚吧。

追击部队的众人也不知道结果,只是默默的闷头行动,化作一支支小队分散开来,追踪着鸣人的踪迹。

而迎接他们的,是不断出现的敌人。

“哼,木叶的家伙们,脑袋都很值钱。”

“居然还有万花筒写轮眼?不错,那我就给你一个融入到我身体里的机会。”

卑留呼和角都站在远处,冷笑着看着眼前这些人。

但他们不敢靠近。

木叶村的影级强者比他们多,冒然靠近,会被众多靠拢过来的小队们围殴。

“小心,是卑留呼和角都,都是很难缠的家伙!”

“这两个家伙不能不管,我们来对付。”

一惠和泉美上去迎战。

不久后,鬼鲛和迈特戴出现。

“干柿鬼鲛的查克拉很多,我去。”卡卡西沉声道。

迈特凯死死盯着戴:“父亲大人……就算是你,这次也别想拦住我们。”

“凯,不要大意,我已经变得非常强大了。”迈特戴提醒着。

剩余的众人继续前进。

直到,遇到了漫天飞舞的千纸鹤。

“不会让你们过去的,都死在这里吧。”

无数纸张汇聚出小南的身体,她张开双手,操控着众多千纸鹤,密密麻麻扩散开来。

“小心!”

“这些都是起爆符!”

轰轰轰轰!

密密麻麻的爆炸后,烟雾消散。

露出了保护着众人的数尊须佐能乎!

“又见面了,还是能娴熟地操控这么多起爆符战斗,真是可怕的家伙。”

止水的脸色极为肃穆,如临大敌。

小南看了止水一眼:“哼,当年要不是那个眼组织的仙跳出来碍事,你早就被我炸死了。现在也不晚,你给赤砂之蝎偿命吧。”

“你们先走。”止水喝道。

富岳摇了摇头:“你一个人不行的,这家伙会飞,还能以惊人的速度制造起爆符,你会

宝宝太紧了松一点会断的 宝宝怎么这么湿~别磨 热门小说 第1张

被她耗死,我留下来吧。”

富岳隐约注意到了,止水眼睛的视力严重下滑,似乎对某个人施展了负荷极重的瞳术。

靠着幻术能打倒敌人吗?他们甚至不知道,眼前这个纸张拼凑出来的小南,究竟是不是本体。

他实在不放心止水一个人留下。

“鼬,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你了,我们务必要保证有一双万花筒写轮眼对付鸣人。”富岳沉声道。

鼬面色凝重地点头:“我明白了,我会带着队伍继续前进。”

鼬的压力很大。

就目前来看,整个晓组织几乎倾巢出动,只差长门、斑和绝三人没有露面。

都是极为难缠的对手!

“哥哥……”佐助低声道。

鼬道:“不用担心,玄逸大人还没有行动,大概在暗中盯着长门吧。”

佐助默默点头。

可就算没有长门,斑也是个非常可怕的存在。

他们应该拿什么去对付斑?

剩下的人都想到了这个问题,但没有人问出来。

真正跟晓组织对上,才能真切感受到那种巨大的压力。

“幸好我们还有玄逸大人,要不然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晓组织。”犬冢花骑在自己的狗子身上,额头冷汗直冒。

未知才是最可怕的。

“谁会想到,晓组织为了鸣人会做到这种程度!”

“没错,真是不敢置信,那帮家伙就这么看重鸣人?”

大多数人其实都不知道晓组织的目的是狩猎尾兽。

现在,最强的九尾主动送上门来,晓组织当然要拼命,不顾一切也要接纳鸣人。

鼬听着这些人的交谈,喝道:“不要说了,继续执行任务!”

就在这些人再次行动的时候。

“哈哈哈,终于,终于成功了!我的梦想实现了!!”

某个男人一脸狂热地走出了实验室。

他裸露着上身,露出了移植到身上的众多写轮眼。

每移动一步,这些写轮眼就咕噜噜地四处乱看,极为活跃。

“很好,就是这种感觉!这是写轮眼的力量,也只有我宇智波信,才有资格承载这股力量!”

信脸上露出了深深地残忍:“是时候去找那个混蛋算账了,自称为斑的家伙,你带给我的耻辱,我加倍还给你。”

喜欢木叶之体内一只哥斯拉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