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在车里要了7次 大尺度床笫之欢详细描写

自古文无第一,武无第二。

其实这话不光是说武术这东西谁高谁低一比就明了,也是说习武的人总是技高不让人,骨子里是不懂谦虚的。

嘴里说着“承让”,但没有谁出手真的是承让。

上了擂台,各个都憋足了劲要赢。

八米见方的擂台,只要武人双脚离开擂台落地,无论是主动还是被动,都会被判负。

五分钟时长的限制,如果比赛还未分胜负,则由裁判根据武人在比赛中的表现,判主动进攻者为胜方。

其余的胜负判定标准,基本照搬了MMA的规则。

比如KO胜,击晕对手,在这里被称作完胜;

TKO胜,双方实力相差悬殊,一方失去抵抗能力,场上裁判员判定如果比赛继续进行占劣势的武人将会有被击昏的危险,裁判员会终止比赛,判其对手获胜。在这里,被称作优胜。

如何胜利不重要,因为不会额外加分。

重要的是,这样在有限的空间里,极短时间内要求比斗双方确定优势并分出胜负的规则,无疑让这场盛大赛事变得前所未有地激烈和热血。

打的人觉得刺激,看的人也觉得精彩,这绝对是一场无与伦比的视觉感官盛宴。

哪怕只是第一轮的“海选”,也让很多人意识到,这注定是一场会被载入史册的盛大武术赛事!

八个赛区,每个赛区都有五六个擂台同时进行比赛,而每个擂台边上,都围满了观看比赛的民众。

所有的赛场都是人头攒动,喧嚣鼎沸,时不时传出的喝彩和叫好,让这里的气氛变得无比热烈。

“四号擂台,精武谭腿派张麒麟完胜!”

“二号擂台,铁砂掌韩庆堂优胜!”

“五号擂台,鲁地四路查拳张本源胜!”

裁判不时便唱名,喊得嗓子都嘶哑了。

每位胜者在接受了观众的喝彩和欢呼后,裁判都会提醒他,每日至少战两场,是要连战还是稍事歇息再战?

赢的轻松的基本都会选择接着打,而那些第一场就险胜的,或者对自己没多大信心的,则多半会谨慎表示先下台歇息。

如果赢了第二场,裁判会告诉连胜者今天的基本对战局次已完成,胜者可以选择明日再战,也可以选择今日接着再战。如果再胜一场,就会获得擂主资格。

有不少武人被“擂主”的名头所吸引,再被台下的观众起哄刺激,选择了接着打。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连打两场还要接着打,除非是真有本事的或者运气好的,但大多数人都会受到体能影响,从而落败。

第一个擂主很快诞生,恰好就在苏乙这个赛区,是一个叫李元智的八极拳高手,出身自武术之乡沧州。他的三个对手都非他一合之敌,他取胜都格外轻松。

李元智的名字瞬间传遍全场,引得众人齐齐高呼他的名字,这让在场每个人都心潮澎湃,恨不能取而代之。

若能如此风光一场,当真也就不枉此生了。

在不远处,一群老者也正看着这一幕,宫宝森赫然在列。

他正陪在一个颇具威严的中年人身边,为他介绍着赛制情况。

这时全场高呼李元智的名字,这群老者都忍不住看了过去,见那擂台上的李元智意气风发四下拱手,风光无限,都不禁有些出神。

“真好啊。”威严中年叹道,“我们搞了两届武考,但这两届比赛加起来,都比不上这一次比赛的万分之一。羽田,你做到了我们都没有做到的事情,有生之年能看到国术有如此盛况,我该替全国的武人,替咱们的子孙后辈感谢你啊。”

这话一出,宫宝森立刻脸色一变,急忙拱手道:“馆长,当着这么多老哥们儿的面,您可不能捧杀我,您这不是把我架在火上烤吗?宝森只是做了力所能及的事情,可当不得如此赞誉。”

这威严中年,便是中华国术馆的馆长,同时也是果军中将,张紫珉。

此人在武术界身份地位极高,武术之所以被称为国术,便是他一手倡导。

武术界今日的繁荣,可以说是他一手造就的,中华国术馆,也是他创办的。可以说他是民国武术的奠基人。若没有张紫珉,今日武人的地位绝不会有这么高。

张紫珉笑着指指宫宝森道:“好你个宫猴子,以前你可是当仁不让,现在怎么也学别人假谦虚起来了?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怎么,你还怕我们这帮老兄弟嫉贤妒能,给你小鞋穿?”

“就是,宝森,咱们可不是见不得别人好的小人。”另一个白须老者道。

众老人纷纷开口打趣他,宫宝森急忙笑着告饶:“各位老哥哥,宝森说错话,放我一次可好?”

“说归说,笑归笑。”一个精神矍铄的老者道,“宝森,这次的擂台规则可真是让人耳目一新,所有门派武学都放在一种规则里比试,大家都在一个框框里竞技,这不就是咱们一直追求的统一大同吗?”

“福全兄说的是,”另一个瘦高老者道,“咱们一直提倡摒弃门派之见,交流融合各派武学,促进国术发展,我觉得羽田这次走在了咱们前面,这次的比赛若能成功,至少让国术腾跃二十年!”

“哟,同臣老哥这赞誉不小。”他旁边的白须老者道,“你该不会是看台上你们八极拳的后辈除了风头,所以故意捧宫猴子的臭脚吧?”

“马良,你不会说话就闭嘴,没人把你当哑巴!”瘦高老者还没发话,他一边的矮胖老者就忍不住喝骂起来,“神枪李书文是什么人,你就算不知道也该听过,你说他捧臭脚?你瞎了你的狗眼!再说羽田做了功在当下利在千秋的好事,我们夸他怎么了?这就叫捧臭脚吗?”

“杨成普,我就是开玩笑,你急什么急?”马良脸上挂不住,忍不住黑脸道。

“一把年纪了什么玩笑能开,什么玩笑不能开都不知道,岁数都活到狗身上啦?”一边面色阴鸷的老人道。

“张策,关你鸟事!”马良大骂。

“行啦,都少说两句吧,马良只是嘴臭,心不坏,你们又不是不知道,跟他计较什么?”一个看起来较为年轻的老人说道。

“马应涂,你可不能因为你们都是回民,就是非不分啊……”

众老人炒作一团。

宫宝森苦笑连连,也不阻止。

都是习武之人,性子火爆,聚到一块儿吵两句太正常了,没打起来就不错了,他已经习惯了。

张紫珉显然也对这一幕习以为常,招呼宫宝森道:“羽田,咱们去那边走走,你再跟我多说说这次的比赛。”

“馆长有命,羽田岂敢不从?”宫宝森笑着道。

他刚要解说,一边二号擂台的裁判突然大声叫道:“二号擂台擂主,李元智选择继续守擂,有人要挑战吗?”

老板在车里要了7次 大尺度床笫之欢详细描写 热门小说 第1张

裁判连问三声,都无人上台。

李元智刚才三场胜得轻松,显然是个高手,且体能没怎么消耗,这种情况自然没人愿意上台去触霉头。

且此人师出名门,很多人都认得他,所以现场能跟他斗一斗的武林同道,也会给他面子,不主动砸他的台子。

“既无人主动挑战,那边随意抽签了!”主持人招手让助理抱着箱子上台,伸手在里面随意一搅和,摸出一个纸团来。

看了看名字,他一怔,大声念道:“挑战者,耿良辰!”

此言一出,现场为之一静,下一刻,一片哗然!

耿良辰?

这个名字绝对全国闻名,在场哪个不是如雷贯耳?

此耿良辰,是彼耿良辰吗?

所有人都惊疑不已,激动莫名。

很快,东北一脚爆发出一阵欢呼声,哪里人潮涌动,自动让出一条路来,簇拥着一个身穿中山装的魁梧青年往擂台这边走来。这人一边笑着四下拱手,一边往台上走来,所过之处,人们争先恐后相迎。

不是苏乙是谁?

“津门大侠耿良辰!津门大侠耿良辰……”不知谁起了个头,所有人都呼喊起来,不一会儿,齐刷刷的声浪就盖过了一切,全场只剩下这一个声音,让人震撼、动容。

其他的四个擂台原本围满了人,但这一刻,所有人都齐刷刷围到了这边,那边的擂台周边瞬间变空,搞得台上正在比斗的双方和裁判都有些不知所措。

“耿良辰在哪儿?”

“津门大侠真的来了吗?”

“我看见了我看见了,他长得真壮啊……”

众百姓非常激动,场面无亚于后世的应援追星。

可见耿良辰这个名字人气之高。

不光是别人,苏乙自己都低估了自己的声望和名气。

好容易挤到了台上,又引发一阵山呼海啸。苏乙四下拱手为礼,最后又对裁判和对手也拱手打了招呼。

李元智的笑容有些勉强,也许是被抢了风头而不爽,也许是面对津门大侠心中有了压力。

裁判似乎也是苏乙的簇拥者,看向苏乙的眼神十分炙热。

台下有几个记者大声询问着能否接受采访,他犹豫了下,居然询问起苏乙的意思。

“耿爷——耿良辰,你看是不是先接受采访?”

苏乙摇头拒绝:“上了擂台,我只是比赛选手,除了比赛,做任何事都是违规,裁判先生,请对我一视同仁。”

裁判面色一肃:“好,不愧是耿良辰!”

对面的李元智脸色也好看了几分,对苏乙一抱拳。

“演员苏乙你好,第二单元《一代宗师》第五幕演出任务为——十连胜。

任务说明:如此炙手可热的津门大侠,怎能辜负大

老板在车里要了7次 大尺度床笫之欢详细描写 热门小说 第2张

家的期待?是男人就要不下擂台,豪取十连胜!”

MMP。

苏乙笑呵呵对裁判点头示意自己已经准备好了,心里毫无波动。

不就是连打十场吗?

小场面,用不着慌。

另一边,宫宝森看着这一幕,对张紫珉道:“馆长,不如我们看完这场再说其他?”

“好。”张紫珉从善如流,“早听说这个津门大侠耿良辰是刺杀汉奸的义士,还是津门脚行的龙头,没想到连他也来参加这次的比武盛会,羽田啊,仅凭此事,就足见你这次举办赛事之成功。”

要是没他,还没这场赛事呢……

宫宝森眼神有些复杂,看向台上。

此刻台上比斗双方已经见礼,随着裁判员一声令下,比斗正式开始。

李元庆率先发动攻击,一出手就是雷霆之势。

八极拳讲求寸截寸拿、硬打硬开,走的是刚猛无比的路子。

李元庆一出手就是杀招阎王三点手,当真是动如绷弓,发若炸雷。

他之前的对手,都是在第一个回合就没能抵挡得住李元庆的杀招,从而当场败北。

但这一定不包括苏乙。

一来苏乙注意力一直很集中,二者同样是八极拳,这样的攻击比起一线天来,可就差远了。

这次的擂台不管被赋予了什么意义,但苏乙的目的很明确,就是为了赢,并且赢的同时展示和推广“新武”。

眼看李元庆冲到了跟前,苏乙突然晃动下潜,打乱了李元庆的节奏,然后轻松防下他的招,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打出一套凌厉的组合来,将李元庆打得毫无还手之力,踉跄着跌落下台。

苏乙对台下一脸懵逼的李元庆一拱手:“承让。”

战斗结束。

轻轻松松连赢三场的八极拳李元庆,就这么被苏乙给打败了。

快到让很多人都产生一种极度不真实的感觉。

正所谓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

在场的武人们都看出了苏乙刚才那套组合有多么迅猛和多变,李元庆对此完全没有任何抵抗力,就被直接打下了擂台。

而在场的观众却只知道苏乙不到十秒就解决了对手,各个热血沸腾,欢呼喝彩声交织成一片。

“二号擂台,耿良辰胜!”裁判激动大喊着。

话音未落,声浪掀天。

“耿良辰,你选择继续比赛,还是……”

“继续比赛!”苏乙不给观众们撺掇的机会,直接道。

此话自然又是引起一阵欢呼。

至于失败者李元庆,前几分钟的他有多风光,现在的他就有多落魄。

一场失败,导致现在连多看他一眼的人都没有,所有人的关注点,都在耿良辰身上。

喜欢影帝的诸天轮回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