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个闺蜜把我弄高潮了 是不是撞到你的敏感点了

“我发动墓地之中的【骨猪一掷】的效果!”

随着隼人的宣言,眼看着【华丽金星】的攻击就要命中【天翔之龙骑士-盖亚】,从墓地之中却突然飞出了一道黑影撞在了魔力球体上、在【华丽金星】的攻击还没命中之前就提前将其在半空中引爆。

“在双方怪兽进行战斗的战斗步骤之中,我可以将存在于我墓地之中的【骨猪一掷】除外,使那只怪兽的攻击无效化。”隼人从墓地里取出了【骨猪一掷】的卡片放入裤兜中,“虽然【华丽金星】使得你的魔法陷阱卡不会被无效化,但是怪兽的攻击可不在保护的范围内。”

天马月行露出了然的表情:“原来如此,是刚刚因为我的【诅咒之棺】的效果送入墓地之中的卡片吧?不愧是隼人先生,即使是对手使用的不利效果也能将至利用起来。”

“没能解决【天翔之龙骑士-盖亚】真是可惜,那么我发动手牌中的魔法卡【马骨的对价】,解放我场上的通常怪兽【神圣球体】,然后从卡组中抽取两张卡片。”

从卡组里抽出了两张卡后,天马月行看了看手卡,将它们全部盖下:“我把两张手卡全部覆盖,结束我的回合。”

【天马月行:2500LP,手卡0】

【华丽金星】【ATK2500】

【创造之代行者-维纳斯】【ATK1600】

【盖卡】X2

刚刚过去的一个回合里,出于谨慎以及使利益最大化的考虑,天马月行没有选择直接发动攻击、而是选择了破解隼人的盖卡确认万无一失后才展开进攻,而这一步恰巧是多余的。

如果直接发动攻击,隼人的两张盖卡完全不会生效,【天翔之龙骑士-盖亚】会被直接破坏,隼人捏在手里的【骨猪一掷】也不会因为【诅咒之棺】的效果送入墓地然后得以发动。

不过,即使【诅咒之棺】的效果是随机将一张手卡送入墓地,隼人依旧精准地将【骨猪一掷】丢弃了,这或许是运气。

看着天马月行略微有些遗憾的表情,隼人对于贝卡斯为什么说天马月行“在决斗怪兽上没有天赋”这一点有些明悟,只不过因为才交手了一个回合而已,隼人并不是很确定。

“我的回合,抽卡。”

总之,先开始自己的回合吧。

“在我的准备阶段,【未来融合】的效果得以发动,被送至未来的【龙骑士-盖亚】将会在我的场上出现。”

一边说着,隼人场上的那张【未来融合】中升起了一道光柱,光柱在半空中开启了一道虚幻的传送门,骑乘着【诅咒之龙】的【龙骑士-盖亚】的身影在其中显现。

可是,看着隼人将【龙骑士-盖亚】召唤了出来,天马月行却露出了得意的微笑:“就是这个瞬间,我要发动我后场上的盖卡,【黏着的落穴】!”

“对方决斗者将怪兽召唤·反转召唤·特殊召唤成功时才能发动,只要那只怪兽

四个闺蜜把我弄高潮了 是不是撞到你的敏感点了 热门小说 第1张

在场上表侧表示存在,原本的攻击力就要变成一半的数值!”

“另外,即使是后来登场的怪兽也会受到【华丽金星】效果的压制,攻击力与守备力下降500点!”

还没来得及耀武扬威一下,出现在隼人场上的【龙骑士-盖亚】刚一出场突然就被从头到脚浇了一桶黏糊糊的像是鼻涕一样的诡异绿色液体,然后又被【华丽金星】的力量从空中直接拖到了地面上,摔得头晕目眩的同时,还被粘液粘在了地面上。

【龙骑士-盖亚】【ATK2600→1300→800】

仅仅因为帅气的出场方式威风了一个瞬间,雄赳赳气昂昂的【龙骑士-盖亚】的攻击力转瞬之间跌落得谨慎800点,别说是战斗了,自保都快成问题。

“啧,基本上被废除了战斗力了啊。”隼人看着一脸无奈的【龙骑士-盖亚】,打出一张卡片,“那样的话,基本就指望不上他了。与其就这样放在场上当个废物(【龙骑士-盖亚】:说谁废物呢),不如稍微物尽其用一下。”

“发动魔法卡【七星宝刀】,我将我场上等级7的【龙骑士-盖亚】除外,从卡组中抽出两张卡片。”

补充

四个闺蜜把我弄高潮了 是不是撞到你的敏感点了 热门小说 第2张

了一下手卡到四张后,隼人看了眼自己场上的情况。

虽然【天翔之龙骑士-盖亚】的攻击力被下降了比不过【华丽金星】,但是击破【创造之代行者-维纳斯】还是绰绰有余的。

更何况,隼人后场上的【螺旋枪杀】可不是摆设,再加上【天翔之龙骑士-盖亚】有着替对手决定怪兽攻守状态的能力,所以隼人的决定果然是———

“进入我的战斗阶段,我要使用【天翔之龙骑士-盖亚】对【创造之代行者-维纳斯】发动攻击!”隼人抬起了手臂向前一挥,“在【天翔之龙骑士-盖亚】面前,决定你的怪兽表示形式的人,是我隼人哒!”

“我要将【创造之代行者-维纳斯】转变为守备表示!”

【天翔之龙骑士-盖亚】并未急着发动攻击,而是一扯缰绳,驾驭着红色的【狱炎诅咒之龙】开始围绕着场地飞行、并且不断地加速甚至快得变成了一道红色的光线划过,仿佛成了一颗红色彗星。

虽然没有角但是依旧提速到了三倍速的【天翔之龙骑士-盖亚】围绕着天马月行的场地掀起了旋风,【创造之代行者-维纳斯】最开始还能勉强维持戒备状态,但是很快就被搞得晕头转向,最后直接单膝跪地在晕眩的状态下变成了守备表示。

【创造之代行者-维纳斯】【ATK1600→DEF0】

天马月行惊讶道:“我的【创造之代行者-维纳斯】的守备力是0,而且【天翔之龙骑士-盖亚】有着守备贯穿的能力……不好!!”

隼人一指已经没有了抵抗能力的【创造之代行者-维纳斯】,直接下令道:“就是这个角度,上吧【天翔之龙骑士-盖亚】!”

“黄金骑兵回旋!”

红色的流光调转了方向,随着坐骑【狱炎诅咒之龙】同步地进行旋转,【天翔之龙骑士-盖亚】的枪尖上汇聚了加速到极致的螺旋力,纷纷连时空都能扭曲一般,他俯冲直下、对着【创造之代行者-维纳斯】刺出了这一枪!

而就在这时,天马月行咬紧牙关、像是终于下定了决心一般,手指按下了他的决斗盘上的发动盖卡按钮:“在这个瞬间,我要发动我的盖卡!”

“陷阱卡【吸收盾】!无效【天翔之龙骑士-盖亚】的攻击,并且我的基本分回复【天翔之龙骑士-盖亚】攻击力的数值!”

【天翔之龙骑士-盖亚】原本势在必得的一击被一面突兀出现在【创造之代行者-维纳斯】身前的半透明能量盾给挡了下来,即便是贯穿一切的螺旋枪击也终究无法抵抗决斗怪兽的规则,【天翔之龙骑士-盖亚】无功而返?

【天马月行:2500→4600】

之前为了发动【创造之代行者-维纳斯】效果而出现的基本分的空缺因为【吸收盾】的效果被填补了回来,同时还溢出了600点,看着自己上涨的基本分,天马月行不由得露出了微笑。

如果【天翔之龙骑士-盖亚】刚刚的那一击破坏了【创造之代行者-维纳斯】的话,怪兽被破坏、自己受到大量伤害倒还是其次,真正关键之处就在于隼人那时候就可以发动【螺旋枪杀】的效果从卡组里抽卡换牌。

但是现在,自己用一张卡片就成功地将【天翔之龙骑士-盖亚】的攻击挡下。保护怪兽、回复基本分以及阻碍对方抽卡,天马月行看着自己的操作怎么看怎么满意。

怀着这股高兴的情绪,天马月行看向隼人,想从他的口中得到关于自己这套操作的点评。虽然天马月行对贝卡斯怀有真诚的尊敬,但是对于贝卡斯作出的评价,天马月行的心里说没有不服气也是不可能的。

自己从小到大一直都被称为天才,各方面都颇具才能,甚至早早地就得到了贝卡斯大人的赏识辅助他在国际幻象社工作。

可是,这样的自己,明明养父就是被誉为“决斗怪兽之父”的决斗怪兽创造者贝卡斯大人,自己却被评价为“在决斗怪兽上没有天赋”,天马月行的心中很是不甘心。

怎么说我也是哥哥来着……

突兀的,天马月行的心中冒出了这么一个想法,但是下一刻他自己也感到了奇怪。自己有兄弟姐妹吗?

转瞬将奇怪的念头忘却,天马月行期待地看向隼人,但是他却只听见了隼人的一声叹息。

“唉,看样子你根本就是假粉丝嘛,月行桑。”隼人看着自己场上的【天翔之龙骑士-盖亚】,从手中抽出了一张卡片,“明明我经常使用这一招来着,怎么就没人告诉你这件事呢?”

“【吸收盾】、【反击之门】这类无效怪兽攻击的卡片,对我是木大哒!”

隼人指间夹住的卡片翻转了过来,露出了一张印有老虎机的绿色卡片。

“速攻魔法卡【翻倍机会】,也就是所谓的开盖再来一瓶,被无效了攻击的【天翔之龙骑士-盖亚】将会获得第二次的攻击机会,并且攻击力翻倍!”

“什、什么?!”

在天马月行惊愕的目光中,红色彗星再现,比起刚刚的更为沉重的攻击落下,而这一次,天马月行可没有【吸收盾】了。

守备力为0的【创造之代行者-维纳斯】被瞬间破坏,而【天翔之龙骑士-盖亚】那翻倍后增长到5200点的攻击力哪怕被【华丽金星】削弱了500点,却依旧高达4700点,凭借【螺旋枪杀】的效果达成守备贯穿,一瞬间将天马月行的基本分清空!

【天马月行:4600LP→0】

喜欢这就是牌佬的世界吗?亚达贼!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