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重生变娇媚体制PO 迈开腿尝尝你的草莓

公主府花园景致清幽,小道蜿蜒间,亭台轩榭,古木繁花错落,间或有几池水,几拳石,几抱山。

阿玉始终落后裴弘年几步,保持着距离。

前面的裴弘年形销骨立,细看之下,锦袍内腰身空荡荡的,只宽阔的肩膀撑着锦袍。

油尽灯枯……倒也不是夸张之言。

到底是得了什么病,离谷主能从阎王爷手里抢人,怎就救不得他了。

裴弘年停住脚步,回头看她。

“周姑娘离的那般远,朕想与你说几句都不能了。”

阿玉也停了脚步,低垂着眸子。

“君臣有别,臣女不敢谕矩。”

裴弘年侧身指着身边,“走近些。朕说可以,就算不得逾矩。”

阿玉缓步上前,站在落后他半步的地方。

裴弘年微笑低头看她,“姑娘的规矩学的好,不愧是周祭酒女儿。”

阿玉淡声道,“皇上谬赞。”

裴弘年负手慢慢走着,压着步子等着她。

“朕的皇后,吃梅子就不吐核,有次还不小心卡到了喉咙里,若不是朕在身边,还不知要出什么意外。”

阿玉沉默着,没有接话。

裴弘年侧首看着她,“所以,你还是不要留恋那丝余味了,把核随时吐了。”

阿玉神色不动,声音不带一丝起伏,“臣女没那习惯,谢皇上关心。”

裴弘年收回视线,心中又不确定起来。

她着实太过冷静,根本不像阿芙。

过了一座小桥,是一抱峻山,横在前方。

山上凿有石阶,崎岖而

女主重生变娇媚体制PO 迈开腿尝尝你的草莓 热门小说 第1张

上,山顶是一座六角亭。

裴弘年抬头看山,脚步微顿。

他走到石阶前,扶着山道边栏杆回头跟阿玉介绍。

“这座山叫文山,不同于其它假山,它实则是地下而生的山。地下蔓延极阔,深不见底。它虽

女主重生变娇媚体制PO 迈开腿尝尝你的草莓 热门小说 第2张

不高,却自有山之险峻,登高可窥京城全貌。周姑娘想见识京城,不若从这里来看。”

阿玉踌躇不前。

她看着山脚绕山小道,地势只比别处略高,她来时便是从一侧绕过来的。

裴弘年拾步上石阶,回头不动声色地看着她,“周姑娘为何停滞不前?从这里翻过去,比从下面绕道要近。”

阿玉紧攥着帕子,强作镇定抬头,“臣女还是从山下绕行,远不了太多。”

裴弘年微笑,“姑娘莫不是害怕什么,不敢上来?”

“皇上玩笑了。”

阿玉心一横,走上前。

裴弘年走在前面,随时留意着身后。

因山体不大,可倾斜余地有限,是以石阶颇陡峭,小道仅容一人过,两边有木栏杆。

阿玉紧咬着牙关,双手紧紧扶着栏杆,一步一步上着。

她只紧紧盯着前方石阶,不去看下面。

十几年前摔下悬崖,在她心底烙下深深的阴影,再也不敢登高。

不过片刻,身上已是一层汗。

待得登上山顶时,才发现山顶狭窄,只一座凉亭,一株大树,四下凌空,处处是悬崖。

裴弘年站在亭边,看着阿玉,“周姑娘没事吧?你看起来脸色不太好。”

阿玉脸色苍白,一双眼睛无处安放,她努力控制着自己,却无济于事。

她抑制不住地眩晕,手脚酸软,那种失重,疼痛,还有濒死的恐惧,瞬间袭来。

她似乎听见裴弘年在说话,却模模糊糊什么也听不清。

在失去意识之前,她隐约听见一声“阿芙……”

“阿芙!”

在阿玉昏厥的瞬间,裴弘年轻呼着,上前将她揽在怀里。

他低头看着怀中双目紧闭的阿玉,声音低哑,“阿芙,你果真是阿芙……”

“我……不是……”

阿玉破碎低语了一句。

裴弘年苦笑,还不肯承认。

你若不是,又何必在昏厥了还拼尽全力说出这句否认的话。

这么着急否认作甚?

裴弘年提起一口气,在苏林的惊呼声中,几个纵跃下了文山。

他抱着阿玉就近去了一个院子,将她平放到床上。

离谷主得了消息赶过来了。

他没有看阿玉,先沉着脸走到嘴角尚存血迹的裴弘年身边,伸手把脉。

裴弘年抽回手,“朕无事,你先去看她。”

离谷主又一把抓过他的手腕,黑着脸道,“半个多月的努力又白费了!皇上再这么不爱惜自己,大罗神仙也救不了您了!”

居然又动真气!

之前是哄闺女,现在这是作甚!

裴弘年丝毫不恼怒,他嘴角含着笑意,眸光璀璨,“不会了,再也不会了。你去看她吧。”

离谷主瞥了裴弘年一眼,倒很久没见他这般真心地笑了。

他倒了粒药丸给裴弘年吃了,嘟囔着,“不会了……属下可不信。今晚开始每日多泡一个时辰的药浴,皇上且受着吧。”

“好。再多一个时辰也无妨。”

裴弘年舒朗笑着,踱步到床前,看着床上依然昏迷不醒的阿玉。

“她有畏高之症,方才爬山受了惊吓。你给看看。”

离谷主疑惑地看看裴弘年,又看看床上容貌虽不俗却差皇后一截的姑娘。

皇上这是寻到心病良药了?

他搭了脉,“是惊惧心伤所致,没什么大碍。”

裴弘年皱眉,“人没醒,你不治治?”

离谷主叹了口气,皇上什么时候还学着沉不住气了。

他拿了金针给阿玉扎上。

不过片刻,阿玉便悠悠转醒。

她怔怔看着眼前温柔多情的笑脸,曾几何时,她每每都会融化在这片柔情里。

可十几年的岁月过去,心已经磨出了一层厚茧,她再也不是那个容易心软的小姑娘了。

她不顾裴弘年阻拦,起身下了床,神色平静又冷漠,“臣女不知自己有畏高的毛病,失礼了。”

裴弘年低头沉沉看她,“阿芙,我认出你来了。”

阿玉垂眸敛眉,掩下心中震惊。

她是魂魄寄居在她人之身,这种匪夷所思之事,裴弘年怎就这么容易就猜到了?

他竟然也不怕。

她淡声道,“不知阿芙是谁,难不成和臣女相貌相似,让皇上错认了。”

裴弘年声音低沉沙哑,“阿芙是沈昊年之妻,是当今皇后。她是程家女儿阿妙,如今是周家女儿阿玉。是我寻寻觅觅十几年的心上人。”

阿玉心下酸涩。

寻寻觅觅十几年?

寻她作甚?是斩草除根,还是禁锢暗室?

“皇上此言奇怪,阿玉涉世尚浅,竟是听不懂。”

喜欢穿越之国公继室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