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y大杂烩 丰满少妇被猛烈进入高清播放

骄阳似火,官道上两骑,马上人头戴斗笠腰间跨刀,被太阳晒到一副生不如死的摸样。

常宇探手取出水囊,摇了摇叹口气,转头对旁边看了一眼,蒋发苦笑摇头,周边没河也没村子连讨口水喝的地方都没有,然后朝后边望了一眼,见有一队商旅,便道:“小人去借口水去”。

却被婉拒了,走货的把式说自个也没水了,不过前头不远有个镇子。

常宇口干舌燥感觉嗓子都要冒烟了,听了便和蒋发快马奔去。

不远?

他么的,少说也有二十里地,马儿都跑的没力气了。

可把俩人气坏了,好在终于望见了那镇子。

村子紧邻官道,来往商旅多在这歇脚打尖,一眼望去人不少铺子也不少,只茶棚便有四五个里头坐满了人,常宇拍马就冲了到一个茶棚跟前,还没待伙计招呼跑到人家水缸跟前就舀了几碗喝了个痛快,倒是让那伙计不开心了:“俺这是茶棚,不是免费让你灌水的啊”。

常宇嘿嘿一笑,摸出几文钱:“银子照付,把这水囊给俺都灌满了”。

这大热天的喝粗茶还真不如喝凉水痛快,何况早就渴的嗓子冒烟了。

伙计见他出手大方心下生喜,忙前忙后帮着把水囊灌满还顺便弄了水让马饮了,而这时常宇又觉得饿了。

两人牵马在镇子上走了一圈,看到一卖烧饼的铺子兼卖鸡汤和狗肉,里边客人也不是太多,便在门口栓了马进来叫了一摞烧饼和两大碗鸡汤,蒋发嘴馋还要了半斤狗肉。

店门口站着几个乞儿看着他俩吃喝,两眼放光不停的咽口水,常宇见状让店家每人给他们一个烧饼,有个大胆的乞儿笑问:“大少爷,能给口肉吃不?”

常宇扬了扬拳头:“这个你吃不”那乞儿便笑着跑开了。

“你这小儿,一路跟着老子要作甚?”就在这时一个大汉冲了进来喷了常宇一脸口水。

抬头一看,常宇咦了一声:“破刀侠”。

正是他在洛水渡口碰到的那落魄江湖客。

后来这破刀侠竟同那绿衫女子结伴而去,当时让常宇很是大跌眼镜,经蒋发提醒觉得可能是被当羊牯了,常宇便打定行侠仗义一路偷偷跟着。

只是跟了两天并未见异状,这个时候两人虽还是一头雾水但也知道自个想错了,这大汉穷的叮当响,那女子从他身上也得不到啥呀!

虽想不明白白绿衫女子到底瞧上这破刀汉子啥了,常宇决定不再跟下去了,毕竟手头还有正事要处理,便离去,却不成想在这碰到了。

“你这吊毛胡乱

yy大杂烩 丰满少妇被猛烈进入高清播放 热门小说 第1张

给老子起什么外号”汉子大怒,又喝问:“说,为什么跟着俺”。

“草,叫老子靓仔”常宇一瞪眼,又朝外边看了看:“那女侠呢,哦,知

yy大杂烩 丰满少妇被猛烈进入高清播放 热门小说 第2张

道了,你被人家踹了”。

“放你的屁”那汉子探手从常宇跟前拿了个烧饼就往嘴里塞:“你这吊毛一路跟着,是不是打老子宝刀主意!”

常宇做恶心状:“你那把破刀送给老子都不要,再说我何时跟着你了,这大路也不是你家的……”他这边说着,那大汉转眼间就望嘴里塞了三个烧饼了,还不知足又探手去抓蒋发跟前的狗肉。

却不知蒋发护食,一双筷子夹住那汉子的手,汉子嘿了一声,反手就去抓蒋发的手腕,蒋发冷笑,一招金丝缠手锁住那汉子的手腕一个内劲推出,汉子蹭蹭连退两步。

也仅仅两步而已。

“倒小瞧了你”蒋发放下筷子站了起来,那汉子哈哈一笑:“老子倒没走眼,果真是高手啊,还是个小气的高手,连口狗肉都不舍”。

“只怪这肉金贵”蒋发笑了笑:“求了少爷半天才给买了这口”。

“哦,那你家这少爷也忒小气了”汉子看向常宇。

“地主家余粮也不多啊”常宇叹口气,突然看到门外路上一个绿衫女牵着一匹经过,然后转头朝这看了过来。

“咦,女侠”常宇站起来走了过去:“女侠可是来找你那狗腿子的,在里边呢”。常宇话刚说完,身后一道劲风袭来,他头都不回,身一侧一脚回踹。

那汉子偷袭不成,差点被常宇一脚踢中,顿时大怒冲过去便同常宇拳来脚往打了起来,那女子和蒋发旁观而不动。

“打架咯,快来看,打架咯……”

很快周围就挤满了观众,可把那店家急坏了:“两位好汉,莫打了,莫打了,你们倒是出去打呀……”

打架常宇从来就没怕过,可那汉子拳脚功夫也凌厉无比,店里头空间狭小两人贴身肉搏,越打火气越大,眨眼间过了数十招,各自都挨了拳脚,将店里头弄得乌烟瘴气,围观人也越来越多。

“好了!”绿衫女突的一声喝:“二哥,赶路要紧”。

那汉子闻声便抽身跳出圈外:“倒小瞧你这小儿了”。

二哥?常宇却惊讶的看着那绿衫女:“这厮是你哥”。

咋滴?汉子冷哼一声:“再跟着老子,下次定不饶你!”说着看着脚下一物,疑惑着就要弯腰去捡,蒋发手快,一把抢了过来:“这是我家少爷的护身符,别给脏了”。

且,那汉子瞥了瞥嘴,转身离去。

汉子离去,围观的人逐散去,店家眉开眼笑起来,因为常宇掏出一块银子说损失他来赔,无非碎了几个碗罢了,哪来多大损失。

“这厮拳脚功夫不弱,不逊陈家兄弟与乔三秀相当”常宇重新坐下吃喝,脸上有几处青肿:“江湖里果然藏龙卧虎”。

蒋发嗯了一声:“不过小的有把握,百招之内败他”常宇直咂嘴:“蒋把式这么说岂非显得我很没面子”。

蒋发笑了笑:“少爷不也未尽全力么”随后脸色一沉:“怕他刀术亦不弱”。

“再高也高不过吴中吧”常宇哼了一声:“倒是那没出手的女子,搞不好才是真的深藏不露呢”。

蒋发没说话,低头吃着狗肉,突然想起了什么:“会不会暴露了?”

他刚才捡起来的那个护身符,其实是常宇的腰牌,上边写着:东缉事厂提督,相当于常宇的身份证。

常宇想了一下:“那厮看着也不像识字的人,便是识字一瞥之下未必能看清,这腰牌整个大明就一块,谅他也没见过”。

小心驶得万年船,蒋发微微点头,心里还是有些担忧:“吃完咱们就早早离去吧”。

喜欢扶明录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