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一边哄我一边和小三联系 俯首称臣校园HI车

三人面色颇为古怪,冒顿眼中闪现着不甘,舔食着自己干涩的嘴唇,压抑住内心的愤怒,老老实实的弯腰行礼,神色肃穆和果决,而李元昊眼中却是多了一丝惊骇的光芒,没有人知道他脑海中在想些什么,但眼中对于铁木真的厌恶是愈发的强烈。

他们都知道,留下来断后定然是必死无疑,而铁木真为了保存自己部落的实力,让他们这些小部落去阻挠韩毅,这就已经代表着让他们去送死了,他们又都不是傻子,现在还为铁木真卖命,那他们就是真的傻。

尔朱兆却是满脸的错愕,看着铁木真欲言又止道:“单于…我……!”

“怎么了!”铁木真那双赤红色的瞳孔轻蔑的盯着尔朱兆,眼中满是不满,似乎只要尔朱兆敢说一个不字,直接让他脑袋搬家。

伴随铁木真多年的尔朱兆一眼就看出铁木真的意思,只能吞咽着口水,弯腰行礼道:“没有…!”

“嗯!”铁木真点点头,不在理会尔朱兆,看着身后的拖雷和众将士道:“加速行军!快!”

留下的六万骑兵皆是面面相觑,李元昊和冒顿皆是对视一眼,两人眼中满是果决之色,一旁的尔朱兆坐在地上低迷了一会,随即道:“拓跋什翼健、步度根、骞曼、松赞干布布置军阵吧!”

“是!”四人其实也颇为低迷,而此刻的尔朱兆一副指点万户侯的模样。

尔朱兆挎刀上马,扫了眼李元昊和冒顿,冷哼道:“一会你们两个的兵马听从我的号令!听明白了没有!”

李元昊和冒顿两人皆是杀机毕露,开玩笑,自己麾下的兵马听从你的调遣,不死光了才怪,他们两人皆是一方枭雄,刚才有铁木真也就罢了,现在还行作威作福,做梦呢吧。

身长八尺的李元昊看向一旁的冒顿道:“你来还是我来!”

“我来吧!方便一些!”冒顿摘下自己的头盔,眼中浮现一抹冷笑。

“好!”李元昊点了点头,原本放在腰间上的弯刀也是松了手。

冒顿眼皮直跳,刀疤上的嘴角拂面一抹冷笑,尔朱兆虎目盯着冒顿,感受着冒顿的杀意,尔朱兆面色不由一变,虎目盯着冒顿,抽刀出鞘,刀冒顿怒喝道:“你要干什么!你难道要违反单于的命令吗?”

“去!”冒顿猛然拿出手中的令旗指着尔朱兆,尔朱兆以为是冒顿的战刀要挥砍而来,整个人都吓的一个哆嗦,但却是没有想象中的疼痛,不由的睁开眼,虎目盯着冒顿,只见他拿着一个无头的箭矢指着他,尔朱兆顿时怒不可遏道:”冒顿!你……!”

然而下一秒尔朱兆就后悔了,原本冒顿身后无所事事的士兵,猛然弯弓搭箭朝着尔朱兆射杀而去。

“叮,冒顿行令属性发动,命令麾下的士兵射杀目标,连自己的战马、妻子、父亲都不放过,冒顿四维全部加一!”

“叮,当前冒顿武力值98统帅100智力96政治91!”

“叮,冒顿令行效果二,麾下士兵无论是什么命令都会执行,个人武力值加3”

“嗖嗖嗖……嗖嗖嗖!”数千支冷箭朝着尔朱兆蜂蛹射去,尔朱兆面色大变,指着冒顿,怒喝道:“你……!”

然而尔朱兆下一句话还没说完,整个人已经被射成了马蜂窝。

“啪嗒!”尔朱兆的尸体无力的坠落在地面上,李元昊有些忌惮的盯着冒顿,以及他身后的士兵,这个家伙实在是太危险了,只要他手中的棍子往前一指,敌人就没有活路了。

冒顿麾下八百弓箭手,全部都是神射手,箭无虚发,这尔朱兆只能说是自己找死,怨不得别人。

“首领……冒顿你

老公一边哄我一边和小三联系 俯首称臣校园HI车 热门小说 第1张

们在干什么…谋反吗”拓跋什翼健、步度根、骞曼、松赞干布四人刚刚布置好防线,回来向尔朱兆禀告,可下一秒就看到尔朱兆被乱箭射杀,这让他们面色大变。

“你……”拓跋什翼健似乎想要在说些什么,但是李元昊却是不给他几乎,大袖一挥。

瞬间数千个铁鹞子冲杀而出,这是李元昊手中的王牌兵种,所有的装备都是李元昊一人所出,一直都留在自己身边防身用,连铁木真都不知道。

此时的李元昊大袖一挥,数千个士兵将步度根、骞曼、四人包裹在内。

来回奔跑后,地面上只留下四具尸体,李元昊揉了揉自己的手腕,怒视着下面尔朱兆的兵马,怒喝:“所有人放下,不然死……!”

面对李元昊和冒顿的碾压,所有人都没了主心骨,纷纷放下手中的兵器投降,而韩毅的脑海中也响起了系统的提示音,骑着胯下的小白,手持着苍龙镇天戟,眺望着前方,看着前面的黑点,韩毅当即断喝:“全军准备战斗!”

“嗖嗖嗖!刷刷刷!”刀剑出鞘,挽弓搭箭,银枪战刀纷纷亮相。

“轰隆隆……轰隆隆……轰隆隆整个大地都为之震荡,李元昊和冒顿两人见罢,连忙翻身下马,跪在地上道:“尊敬的王!请饶恕我们的罪过!”

两人原先合计过,韩毅并非不能接收异族的臣服,毕竟连拓跋虔这样的草原将领都被韩毅任用了,他们又为什么不能呢?

韩毅虎目盯着投降的两人,原本以为是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没想到却是这两人的投降,当然有震天雷这样的杀人利器,他们抵抗就是死,毕竟连重甲骑兵都不一定能挡住震天雷。

“小白停下!”

“吁!”麾下的众多将士皆是收住了马势,虎目盯着李元昊和冒顿二人,韩毅扫了他们两人两眼,如若是一些武将投降也就罢了,但是这两个人皆是历史上的枭雄,一个打的刘邦差点上西天,一个和辽宋三分天下的家伙,这两个人韩毅都无比的忌惮,不成想今天竟然凑一块了。

同时韩毅对李元昊的铁鹞子也有些垂涎,虽然比不上自己麾下的骑兵,但好歹是一个特殊兵种,值得一用啊。

“孤接受你们的投降,但孤却对你们并不放心!”韩毅眯着一双眼睛,瞬间局势开始紧张了起来,众武将纷纷捏紧手中的兵器,只要韩毅一声令下,立即全歼这只万人的部队。

“这是尔朱兆的头颅!请韩王笑纳!”李元昊当即挥手,麾下的士兵会意,当即将手中血淋淋的人头送了上来,而后面的岳飞仔细的辨认了一眼后,在韩毅耳畔道:“的确是尔朱兆的人头!”

韩毅眯着一双眼睛,看向血淋淋的人头,他们既然敢反铁木真,日后就敢反自己,而且眼下自己孤军深入,没有多余的时间和他们耽搁,韩毅朝后面瞄了一眼,当即怒喝道:“黑云铁骑到了吗?”

“启禀大王还有三十里”拓跋虔如实告知,韩毅对着这两人有些头疼了,带着身边不安全,杀了的话后面的草原士兵更加不会投降,这六万人马更是会拼死一搏!”韩毅挠了挠脑壳,半响道:“岳飞!收缴了他们兵器和铠甲,让张宪带领五千骑兵押送他们回去,收取他们的战马,刚好让麾下的士兵一人三马或双马!”

“诺!”岳飞招呼了一声身后的张宪,仔细交代了几句,张宪便是去准备了。

韩毅收缴了他们的兵器和战马,自然不会再怕他们出什么幺蛾子,到时候即便是这三万人训练有素,也绝对不是五千背嵬军的对手。

韩毅看着李元昊和冒顿道:“你们两人既然投降了孤!日后必然是成为一方领袖!荣华富贵金银财宝自是不少!等孤平定铁木真后!定然封你二人为爵!安心随他们回去!如若现在反悔了,你们可上马!我们厮杀一场!也无伤大雅!”

韩毅的笑容虽然阳光灿烂,但他们说的每一个字都深深扎在了李元昊和冒顿的身上。

李元昊和冒顿两人面色皆是一变,可却是无可奈何,不反抗还能活下去,之后荣华富贵,可是若反抗,现在就是一个死字。

“我等愿遵从王的安排!”李元昊率先低头,冒顿虽然心有不甘,但只能低下自己高昂的头颅。

“很好!他们两人的战马就不必下了!毕竟是我国日后勋贵,不能亏待了!”韩毅笑眯眯的看向二人,却是给身后的飞廉使了个颜色,飞廉会意,找了几个天机在军队的士兵,死死的把控着二人。

解决此二人的事情,韩毅当即大袖一挥,怒喝道:“全军追击!”

“驾…”又是万马奔腾的场面,张宪目送着军队的离开,心中暗自叹息,如此千古之战他竟然没有赶上,不由的心中叹惋,回首盯着李元昊和冒顿,颇为幽怨道:“卸下盔甲!走吧!”

战马和兵器都被韩毅等人带走了,剩下就是盔甲,除了李元昊的铁鹞子是重甲外其他都是皮甲,张宪全部都是照单全收,先是找了个副将,领着李元昊这六万兵卒往前走,然后自己的五千兵马全部在后面严阵以待,只要这些人敢有动作,就地格杀,押送俘虏可不是十分轻松的,要时刻提防着他们反抗。

如今的铁木真可谓是人困马乏,而耶律楚材却是带着三十个骑兵快速的奔袭至铁木真面前,神色凝重道:“单于不好了!”

“怎么了!”铁木真脑海中满是不解,看耶律楚材慌成这样,恐怕尔朱兆他们已经是凶多吉少了。

“大王!李元昊和冒顿反了,他们击杀了尔朱兆和麾下的几位将军!投降了韩军!”耶律楚材也是刚刚接到了消息,麾下三十个士兵都是死里逃生跑出来的。

“什么!”铁木真面色顿时一变,没了这六万人马,铁木真麾下只剩下最后的十六万大军,这一刻铁木真只感觉天旋地转,一旁的拖雷和窝阔台急忙扶住铁木真道:“首领你没有事情吧!”

“该死的韩毅!咬的这么紧!”铁木真死死抓着手中的马鞭,现在情况非常不好,自己已经没有多余的兵力去完成伯颜所设计的任务

老公一边哄我一边和小三联系 俯首称臣校园HI车 热门小说 第2张

,此时铁木真抬头仰望天空,悲痛欲绝道:“苍天!难道真的没有希望了吗?万能的狼神!你为何不显显灵啊!”

“大王!敌军的数量打探清楚了!”速不台骑着战马神色凝重道。

“有多少兵马!”铁木真有气无力道。

“十五万兵马!而且我还看到了韩毅的王旗,只要我们杀了韩毅,我们就还有希望啊!”速不台神色凝重道。

“真的吗?”铁木真瞬间来了精神,十五万的骑兵,韩毅还在军中,这不是天赐良机是什么。

“是的!末将亲眼看到的!”速不台黝黑色的脸上多了一丝果决。

“好!好!好的很啊!韩毅既然你自己找死!那就怪不得我了!”铁木真嘴角浮现一抹冷笑,扬鞭怒喝道:“全军准备战斗!怯薛军出战!胜败就在今日!我们就在这里和韩毅决一死战,杀了他!中原的骑兵不战自溃!”

“杀!杀!杀!”草原士兵爆发出强烈的喊杀声,震耳欲聋宛若晴天霹雳。

经过沙子滩之战、云中郡之战、呼贝之战后,这场最终的决战终于是登上了最后的谢幕、狼居胥山之战。

“驾…驾…驾!”韩毅数十万骑兵出现在狼居胥山,而铁木真数十万大军早已摆开了阵仗,韩毅眺望着敌军的数量,足足有数十万之多,韩毅眯着一双眼睛,嘲弄道:“铁木真!你怎么不跑了!”

“韩毅小儿!今日这狼居胥山就是你们这些中原人的坟墓!”铁木真怒视着韩毅眼中的杀意是愈发的凝重。

如今已经是正午了,韩毅眯着一双眼睛,看着高处的狼居胥山,这里山清水秀,乃是草原最为神圣的山神山,地面上青石林立,西面更是有一大片湖水,据史料记载铁木真的父亲博尔济锦·也速该和他自己都葬在了这里。

“铁木真你的父亲就葬在这里是吧!如此也好!你就在这里陪他吧!孤王要在这里封狼居胥!”韩毅神色肃穆,追溯八百余里总算是追上了这个天可汗。

喜欢战国大召唤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