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动木棒动得好快 扔进蛇洞还怀了孕

牌局结束。

看看天色已晚,君临走出船舱来到甲板上,吹着海风。

叶清弦从后面靠过来,手臂靠在船帮上,道:“我有个问题。”

“什么?”君临淡淡问。

“你那天和沃兹……”

叶清弦话没说完,已被君临捂住嘴巴。

他摇了摇头,叶清弦识趣不言。

君临缓缓松开手。

叶清弦有些升起的看君临,想了想终于道:“万磁王有问题,那个奥术师就是他杀的!时间法则是帮助他暗杀的手段!”

听到这个,君临笑了:“可以啊,果然跟我这么长时间也没白费。没错,那不是嫁祸,恰恰相反,是有人破坏了万磁王的行动,导致了他被发现。”

叶清弦疑惑:“我不明白为什么他要这么做,他又是怎么做到的?”

“这不重要。”君临道:“清弦,你就记住一点。矛盾之所以存在,是因为对决从来不是在两个人之间发生的。”

叶清弦嗯了一声:“上个位面就是这样,很多位面都是这样。”

所有的问题归根结底,其实就是一个点:这不单单是君临和尼采的争斗,还有其他势力也在试图浑水摸鱼。

上一个位面就是最好的证明。

经历了这么多次位面之旅,大家都是老江湖了,所以很清楚的就能看明白。

而这种事,无疑也是尼采纵容的结果。

参与进来的势力越多,就越是方便掩护他。

这刻想了想,叶清弦凑过来道:“我怀疑洞察之钥就是X教授。”

君临无语。

他看看叶清弦:“你到现在才反应过来?竟然还特么怀疑?”

叶清弦诧异:“你早就知道了?”

“从见到他的第一秒起……他是坐在轮椅上出场的。”君临没好气道:“一个虚神阶的大奥术师死了都能复活,却站不起来!什

电动木棒动得好快 扔进蛇洞还怀了孕 热门小说 第1张

么原因?因为那就是他的法则……坐轮椅就是他这辈子的命运。”

“他起来过!”叶清弦不服气。

“那是因为他还有一部分法则是没坐轮椅的状态,所以他就像蛰伏,必要时也可以起来。”

“那其他人知道吗?”

“应该知道。”

叶清弦摇头:“那为什么他们还不允许别的幻想生物得到圣者之骨?”

君临摇头:“因为他们不是不允许圣者之骨落到幻想生物手里,是不允许它落到死侍手里。”

死侍?

叶清弦怔然。

果然问题还是回到了死侍头上?

“所以他们早就知道?”叶清弦问。

“唔。”君临不屑:“不就是装傻吗?谁不会啊。来了一个天命者,看样子要短时间内主宰这个位面,心里不爽是肯定的。有人给了他们警告,他们不服,但也知道不能贸然行事。”

叶清弦明白了:“所以他们找了个借口……和你打一场,确定无法战胜你,就改变姿态,改变做法。确切的说,知道打不过你,他们就会听尼采的意思。”

干!

狡猾的尼采,用君临来压九大虚神,如果九大虚神赢了,能杀死君临固然是好事。如果输了,也可以用某种方式让九大虚神低头听命。

他果然做计划的时候就是考虑无论成败自己都能受益。

“标准的尼采式操作。”君临笑道。

“但你还是看破了。”

“都是明牌。”君临冷哼。

“但总有暗牌,不然这牌局玩不下去。”叶清弦道。

“是啊,所以总得有个局外人来搅搅局,否则就是摸穿的结果。”君临唏嘘道。

“问题是谁是那个局外人?”叶清弦道。

听到这话,君临笑了:“你该问,有多少局外人!他们的目的又是什么。”

没有等叶清弦思考这个问题,君临已道:“行了,该知道的你已经知道了,现在回去休息。”

说着君临向一边走去。

“你去哪儿?”叶清弦问。

君临挥挥手:“散散步,我的直觉告诉我,今天晚上或许能有什么奇遇。”

“奇遇……”叶清弦哼了一声,没再多说,就此离开。

——————————

辞别叶清弦,君临将手插在裤带里,悠悠闲闲的走着。

他去的方向是极光号下面的船舱,这里是极光号的核心重地。

一个巨大的奥术法阵就像是能量中枢,提供着天空巨船的飞行动力。

一块块巨大的奥术结晶被摆放在阵法中央,四周还有大量的奥术师拱卫,确保船只航行的正常。

看到君临进来,所有的奥术师纷纷低头:“天命者阁下!”

君临嗯了一声:“忙你们的吧,我就随便看看。”

顺着心中的直觉一路前行,走过能量舱室,君临来到一间通体由银色金属打造而成的房间。

这是极光号的实验室,主要用来做一些奥术研究实验,因此整个房间都是完全独立而隔绝的,为的就是避免一些实验产生不测后果。

君临目前所在的这间实验室属于比较普通的低级实验室,主要是一些传说阶位的奥术师使用。

这刻来到实验室前,君临甚至还能感受到里面的一些特殊的能量波动。

有人在里面做实验。

君临扬起手,敲了敲门:“有人在吗?”

片刻,门打开。

门后现出一张熟悉的面容。

莉莉。

她吃惊的看君临:“是你?”

“是我。希望没打扰你做试验。”君临说着走了进去。

进入房间,君临看了看四周。

房间里还散发着药草的气息,君临嗅了嗅,道:“又是爆裂药剂?我说你就不能换个好些的幌子吗?”

莉莉紧张的推上门:“爆裂药剂的味道比较浓,可以掩盖气味。”

君临回头看她:“问题这只是掩盖实验。你又拿什么掩盖你的身份呢?”

听到这话,莉莉有些紧张的往后退了一步。

她靠在门上,咬着牙看君临,大有你敢过来一步我就自杀的态势。

君临也乐了:“你不是这船上的人,能告诉我你是怎么上船的吗?”

“这与你无关。”莉莉哼了一声。

君临摇摇头:“真不可思议,船上有这么多大佬,船本身也有空间屏蔽装置,但你却说来就来了,实力却又那么低……让我看看你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说着已抓向莉莉。

莉莉想要闪躲,但她怎么可能躲的过君临?

君临已一把抓住她的手臂,下一刻,他惊咦着看莉莉:“咦……怎么可能?”

喜欢罪恶战境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