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一边哄我一边和小三联系 办公室揉着她两个硕大的乳球

忍冬并不知道朝堂上的具体情况,但是大致猜测到了。

太后去世之后,太后寝宫这边留的宫人本来就少,所以他们没发现忍冬,那个角门也不起眼,虚掩在一个角落里,忍冬出宫门还算顺利。

但是宫门之外明显气氛不同,忍冬低着头,就像其他出入的宫人一样,橘南办事细致,连宫牌都准备好了。

忍冬眼看着自家的马车就在宫门不远处,但是她不敢去,想着梁宇和庆王发难,宫里不好动手脚,宫外肯定会有所准备,万一马车被盯上,她就是自投罗网。

想了下,忍冬低头绕了另一条路,但是才走没多久,她就发现身后有人跟着,或者说现在出入宫门的人都有人盯着。

原来是外松内紧,就怕有人出来通风报信,她相信,只要走到稍偏僻一点的地方,她就会有被人拿下的风险。

怎么办,这地方平日丐帮的兄弟也来的少,她若是大喊大叫,可能人没引来自己先交代了。

忍冬莫说了一下,身上也没带什么药,想着宫中如今都太平了,谁成想.

老公一边哄我一边和小三联系 办公室揉着她两个硕大的乳球 热门小说 第1张

..

忍冬低头闷行放缓速度。

脑子快速转着想着法子,从这到热闹的街面,都必须经过涌门,而那里应该是最严的一道关卡,镜府的人是可以在这一带行走的..

不行,她不能朝这边过去,门口那些守卫暂且能糊弄过去,镜府的人精的跟兔子似的。

忍冬垂着手走着,手不经意间碰到了腰间垂挂的玉葫芦。

猛然间想起早晨出门时的那封信,信中所写的地方好像就在宫门外不远处。

要不要赌一把?

思虑之间脚下步子加快,眼下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赌一把,就算她被拿住,也能送出个信去。

走着走着就到了涌门附近,忍冬手里拽着玉葫芦状似无意的把玩着。

“站住,哪一宫出来的,抬起头来。”

忍冬一听便知道今天要安全离开可能有点困难,果然早有准备,梁宇并非突然发难。

如此一想,心里越发着急。

“我不是哪一宫的,我是魏忍冬,来宫中替皇上请脉的。”

“魏姑娘!”

镜府的人明显紧张了些。

“魏姑娘怎么这身装扮在这,也每个人跟着伺候自己一个人怕是不安全,魏姑娘的马车在哪?我等帮你去叫一下。”

“刚才一时起意想去太后生前的寝宫去看看,祭奠一下,没想到…不慎摔了一跤,还好宫人拿着衣服给我换了,我家丫头出来取衣服半天没见着回,所以我出来看看。”

忍冬知道自己的话经不起推敲,只是一时的说辞罢了。

“原来如此,那魏姑娘可能走错了,一般入宫的马车都停在那头,我等去帮姑娘叫一声。”

“多谢,不过今儿马车没停在那边,而是停在那头,就是前头的沐新茶楼旁。”

那侍卫抬头看了一眼,并没多远,半信半疑,“倒是不远,魏姑娘在这等着,我替魏姑娘跑一趟。”

“不必辛苦了,也就几步路了,不远,不过我这脚刚才不慎崴了一下,大哥若是方便,不妨扶我一把。”

“不敢失礼,魏姑娘在此稍后,我等去去就来。”

说完人就朝着茶楼方向去了。

“魏姑娘,那边坐着等吧,您脚崴了站着累。”

忍冬从善如流点了点头,三番两次的道谢。

忍冬一边朝那边看着,一边把玩着手中的玉葫芦,悄悄摸了摸葫芦的顶口,拔塞之后,一股清淡的药香扑鼻而来

老公一边哄我一边和小三联系 办公室揉着她两个硕大的乳球 热门小说 第2张

这葫芦能打开忍冬也是去了松山之后才知道的,在山洞中发现了双玉葫芦的机关,其实不是发现,是祖师爷当初打造双玉葫芦的手札。

这双玉葫芦有机关,只是不看那图纸,别人拿着也发现不了,表面上根本看不出来。

“怎么这么想?”

镜府的人立刻一脸警惕的看向忍冬。

“我上点药。”忍冬大大方方的拿出玉葫芦。

问着药香,镜府的人没说什么,听闻忍冬要上药,纷纷背过身去,这魏姑娘是郎中,身上带着药正常。

她可以靠近这边,就是希望药香能尽量传远一点,这里面装的是祖师爷研出来的千里香。

名字有些夸张,具体能香飘多远她也不知道。

所以她是在赌。

没一会,刚才过去的人就过来了。

“魏姑娘,没见着你府上的马车啊,魏姑娘是不是记错了。”

速度够快的,忍冬知道,他们忍着没有在这动手,就是想连人带马车一起带走不引起注意。

“怎么回事?难怪我那丫头一去不返,这车夫干嘛去了?说了让他在这等着。”

忍冬假装不知,佯装怒气的骂着。

“魏姑娘,你这般怕是难得走回去,正好我们有辆马车在附近,送你回府吧。”

“不好给你们添麻烦。”

一番推诿之下,忍冬半推半就的点头跟着上了对方早已备好的马车,玉葫芦收好,忍冬挑开车窗,这千里香只要染上一点就能半天不散,若是鬼医门的人真的在附近,应该能追寻到。

但愿吧,此刻也没别的法子,实在不行,她只能等到马车去到稍微人多点的地方看能不能看到丐帮的兄弟,到时候她找借口下马车或者露个面…

从眼前的情况来看,梁宇绝不是闹着玩的。

“吁~~”

忍冬正想着,马车突然停下了。

“做什么?让开!”

“哎哟,官爷撞着人不讲道理。”

马车前似乎有人在闹事,忍冬心头一动,立刻机警靠近车门小心观察着外面的情况,之间马车前躺着一个老头,老头抱着头在地上叫嚣着。

这一看就是演戏,因为她看得出老头根本没有受伤。

“明明是你自己撞上来的,讹人讹到我们头上,活得不耐烦了,再不走休怪我们不客气,滚!”

一鞭子甩在地上,顿时扬起一片灰尘。

“没天理啊,大家来评评理,这动不动就要打人。”

一时间,路边还真的围上来一群人。

镜府的人可没那么好说话,直接动手将挡在马车前的人推开,马车跟随晃动了一下。

“怎么了这是?”

忍冬乘势挑起车帘。

扶着车门的手抓着玉葫芦。

围着的人不但没有少,反而越来越多一样,忍冬知道事情有异,盯着眼看着,突然有个人冲过来抓着她的手腕。

“别跟他们争了,主子在这呢。”说着就要把人往马车下拖拽。

但是对方的动作十分轻柔,忍冬心里立刻有数了。

喜欢妙手天医之锦绣医女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