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熄粗大进出刘雪 山沟夜晚炕上的呻吟

最后一期的《弘扬国学》完美落下了帷幕,未晚是当之无愧的王者之王!从开播到现在,整个节目历经数个月,未晚始终是最耀眼的那颗星,光芒无人能及!五个单元,她拿下了四个单元的第一名!

言之都开始怀疑当初她是不是故意输掉给他的。

未晚再次凭着着这个节目攀上了热搜,醒目的挂在了前三的位置上。她跳舞的视频也再次火遍了全网,当然了,还有唐宝萱的。

但如果没有未晚的跳舞视频,唐宝萱的定然会是大家都称赞的存在。可有了未晚的珠玉在前,她跳舞的视频就显得暗淡逊色许多了。更重要的是她丢掉了第一名!

未晚的粉丝毫不客气的回踩了一番,根本就没有什么得理不饶人。对无理的人为什么要得理不饶人呢?就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样那些人才会明白其中的滋味!

“你是怎么办事的?不是说万无一失吗?这就是你的万无一失?你这都是第几次失手了?”唐宝萱强忍着回到了公寓才狠狠的发泄了出来,将屋子里的东西摔了个遍,状态疯癫。

老灰也紧紧皱着眉头,百思不得其解。

他心里也很不解,很疑惑啊,他确信自己是在未晚的舞衣上动了手脚,而且他还稍微的增加了一些分量。按理说只要未晚穿上那件舞衣上台,一旦她开始跳舞,那些粉末很快就会发挥作用,未晚会当着全国观众的面出丑。别说是第一名了,前三强她都不可能有,只会落得个最后一名。

可事实却是她跳完了整支舞!一点意外都没有!

这怎么可能呢?那粉末的威力他是见识过的,也用过很多次了,每一次都如同料想中的那样发展,没有一次是像今晚这样的!到底是哪里出问题了?

“你说话啊!”

“唐小姐,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我很肯定我是在未晚的舞衣上动了手脚,我担心出现意外,还加大了用量!”

“那为什么未晚没有出事!我只想知道这个答案!”唐宝萱尖叫。

老灰紧紧皱着眉头,思索了一会儿之后什么话都没有说转头就走了。

唐宝萱见状又是一阵尖叫和摔东西。也亏得楼下没人住,装修用的材料也是顶级的,隔音效果很好,地上又有地毯,否则的话唐宝萱这么一闹肯定又得连夜上热搜了。

唐宝萱是恨得睡不着,未晚却浑身轻松!

终于结束了!当初她就不应该一时头脑发热的参加这个节目,还报名了全部的单元啊!别人是隔三差五的上一下节目,她这是每一期都要上!后来又要拍戏,每个礼拜都来来回回的跑。唉,可太辛苦了!

想是这么想,不过想到现在自己算是彻底摆脱学渣的名声了心里还是挺高兴的。

就是有个后遗症可能不是很好。

节目一结束她就接到了几个大师的电话,都说想收她为徒,有个还夸张的说要拜她为师,吓了她一跳!之前就有个老师想要收她为徒,她婉拒了,但是对方似乎一直没有放弃,有时候打电话过来说得还凄凄惨惨的,让她都不忍心拒绝了。

节目结束之后她是接到了一波又一波的电话,都是恭喜她的。直到回到了阎家才消停了下来。

回到房间之后她将自己收集起来的东西交给了阎昊天,将舞衣的事说了一遍。

阎昊天听了面色立刻就沉了下来。

“这个唐宝萱真是疯了!”现在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简直就是没有了理智!

也是,连自己的血脉至亲都能下手弄死的人,也不要指望她还有什么人性了。

“她身边的那个人是国外势力组织的一个人,确实跟上次拍卖场的那股势力有关。这件事我已经跟爸谈过了,他会知道怎么处理的。”阎昊天三言两语就交代清楚了这件事。

“所以真的是有间谍吗

翁熄粗大进出刘雪 山沟夜晚炕上的呻吟 热门小说 第1张

?”

阎昊天点了点头,“没有意外的话应该是。”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这个所谓的组织就不是那么简单的组织了,说不定会跟国外的有些国家政府有关。这样的话晚晚最好就不要插手了,免得惹祸上身。

唐宝萱的事还是尽快解决了吧!他在心里默默想着,他担心时间一长,唐宝萱又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来。这个女人已经疯了。

未晚沉默了一下,没想到会牵扯出这么多的事情。不过昊天既然说已经将事情告诉了公公,那她就不需要担心了。

“对了,唐夫人的生日晚宴到时候我也出席参加吧!”

未晚一愣,脑子一时间没转过来。

不是,话题怎么突然就跳到这件事上了?而且他去唐家的生日晚宴做什么?据她所知,他和她那亲哥哥似乎并没有太大的交情。

“你去……是不是不太适合啊?”她委婉的说。

他睨着她,“有什么不适合的?”

未晚给他分析了一下,“你和唐一凡没有什么交情啊!而且又不是唐一凡的生日或者是唐先生的,是他夫人的生日,你一个男的,还是晚辈,往日也没有多少来往,人家也没给你帖子,你上门去不太好吧?”

帖子是有的,不过不是给他阎昊天的,而是送来阎家的。

唐家夫人要办生日宴,帖子当然是会送到各家门上。袁凤仪的生日并没有打算大办,所以就是邀请了和唐家关系比较好的人家。唐家和阎家说上来也是关系挺好的,罗枳和袁凤仪在未出嫁前来往也密切。就是后来袁凤仪当了全职富太太,罗枳还在继续上班,时间一长就淡了下来,不过交情依然在。这次她生日,帖子肯定是会送一张到阎家的。

但是阎昊天他这人在大家的印象中就是一向不参加这些的啊,除非是什么德高望重的长辈办宴会他才会露面一下。

袁凤仪是长辈不假,但德高望重确实说不上的。他和唐一凡的交情又的确不深。所以综合以上,他不适合出席!

阎昊天默默的看着她,眼神似乎带着控诉,“晚晚,你是不是忘记了,袁女士现在可是我岳母大人!岳母大人生日,作为女婿怎么能不亲自上门呢?”

将来关系曝光了,他这个女婿岂不是要被扫地出门?

唐家人知道他和晚晚的婚姻关系之后肯定会不乐意的,对他这个女婿也肯定会不喜欢。他当然得趁着事情没有曝光之前多刷刷好感啊!

岳母过生日这么大的事,一定要亲自到场的!

未晚:“……你想得可真多。”

“应该的!”也是必须的!

“但是咱们现在的关系还没有公开啊,你用什么名义去?”

他伸手拍了拍她的脑袋,惹来她的一记怒瞪,他轻笑了一声,“放心,到时候我会和妈一起过去的。以前她们也是好朋友,只是嫁人之后才慢慢的淡了下来,毕竟大家走的路不一样。可交情还是在的。上次爷爷过大寿,唐家人不也来了吗?”

未晚听了眨了眨眼,觉得道理是这么说,但总觉得他上门去不太对劲啊!

他捏了捏她的手,“行了,就这么说定了!”

行吧,既然他决定了,他说的话也有道理,好歹是女婿,即使现在还没有相认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岳母生日,做女婿的确实应该上门。

想到了什么,她迟疑了一下,“那要不要把安安带上?”

咳咳,等他们知道她年纪小小就结婚生子了,心里肯定会不高兴的,也肯定会迁怒昊天。可是有安安在,或许能起到润滑作用?毕竟安安当初可是十分轻易的就收服了爷爷和公公婆婆的心,想来再收服唐家人的心也是一样的易如反掌吧?

阎昊天也迅速的和她想到了同一处去,立刻点头道:“带上吧!先让安安和他的姥姥,姥爷见见面!”

到时候得叮嘱一下安安,让他想办法讨岳父岳母的欢心,一定要哄得他们两老高高兴兴的!

两人一点没有觉得利用自己才四岁的儿子去讨长辈欢心是件丢脸的事。

隔天阎昊天将这件事告诉了安安,叮嘱了他一番。

安安小朋友表示内心波澜不惊,并且习以为常。就是有那么一点点的心累!

唉,他不怪爹娘的,要怪就怪自己长得太讨喜了!不然爹娘怎么会想着要自己去讨长辈的欢心呢?这种事他可做太多了,已经毫无压力,得心应手了!

于是他拍着自己的小胸膛保证道:“爹!你放心吧,到时候安安一定会让姥姥和姥爷喜欢上安安的!就跟太爷爷,爷爷奶奶一样!”

阎昊天拍了拍他的小脑袋,很是骄傲。

有这么一个省心的儿子,真是好啊!什么都不用操心。就是可惜错过了他前几年的成长。

每每想到这个,阎昊天心里都觉得遗憾不已。而且这种遗憾永远也无法弥补了。

想到这,他的心情不禁有些沉重低落了下来。

安安敏锐的察觉到了,“爹,你怎么了?你是担心姥姥和姥爷会不喜欢你吗?爹,你放心,安安会帮你说话的!”

阎昊天将安安抱了起来,忍了忍,没忍住,问:“安安,你前几年爹没陪在你身边,看着你长大,也没照顾过你和你娘,你会怪爹吗?”

安安睁着圆滚滚的大眼,眼神明亮澄澈的看着他,还伸出了小手摸了摸他的脸,安慰道:“爹,娘说了,爹是有迫不得已的原因才离开我们的,而且爹离开的时候娘都还不知道肚子里有了安安呢,爹就更不知道了。所以不怪爹,安安知道爹也不想的!”

娘说了,爹即使贵为昊天大神,在九天之上是数一数二的人物,但也有自己的无奈和迫不得已。并非是站在了顶峰就真的能做到随心所欲。而爹绝对不会无缘无故的突然就离开,肯定有什么迫不得已,甚至连爹都无可奈何的原因才离开娘。

所以娘才会带着他下凡来找爹!

娘说了,这事不能怪爹,爹心里也一定很难受的。爹但凡还有一点办法都绝对不会离开娘的!

唉,就是不知道爹当年为什么会突然离开娘呢?九天之上的那些叔叔伯伯阿姨通通都不知道,他和娘下凡这么长时间了也没有发现什么线索,可真是愁死人咯!找不到原因,再过几十年,爹老了,死了,又得轮回,他和娘岂不是又要继续找了?

难道他这一生就注定要在找爹的路上度过了?

想到这,安安幼小的心灵都止不住的有些愁苦了起来。

阎昊天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就看到他一张刚蒸熟的包子似的脸一会儿皱着,一会儿又一脸愁苦,一会儿又无声叹气,表情精彩多变,跟场上唱大戏的演员一样,让人看了好笑不已。

“安安真是一个孝顺的孩子!”安安说的话让他听了心里暖暖的,熨帖不已。

安安得意的晃了晃小脑袋,一脸骄傲,“当然了!因为安安是一个乖孩子啊,要孝顺爹,孝顺娘,还有太爷爷,爷爷,奶奶,现在还有姥姥,姥爷……”他掰着自己的手指,掰着掰着眉头一皱,“哎呀,安安要孝顺好多人啊!”

阎昊天不由得哈哈的笑了出来,“是啊,安安要孝顺好多长辈呢,是不是被吓到了?”

安安又挺起了小胸膛,“爹不要小看安安了,安安才不会怕呢!安安要孝顺好多人,但是也有好多人疼安安的,安安不亏,安安还赚了呢!”

阎昊天听着他这话控制不住将他抱在怀里爱怜的揉了揉,最后又在他嫩呼呼的脸蛋上亲了一口,还故意用头发蹭了蹭他的脖子,惹得他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他是从来不吝啬于表达自己对儿子的疼爱的,有时间也会跟他玩闹到一起。他也不觉得和一个几岁的孩子玩无趣或者是有失作为父亲的威严。这是一种很好的,可以快速和孩子建立良好关系和感情的途径。

时间一眨眼就到了袁凤仪生日这天!

袁凤仪对这个生日是充满了期待的,早早就让人开始准备了,到了这天更是一大早就起来亲自督促佣人忙活。不管是家里的布置还是今晚宴会自助餐的菜式她都一一过目,上心得不得了!

虽然知道还是不能如愿的在今天这个日子和自己亲生女儿相认,但袁凤仪还是很开心的。因为晚晚早就已经答应了今天会过来参加她的生日晚宴!这可是她的亲女儿陪她度过的第一个生日宴,当然不能马虎了!

正巧是礼拜,唐家期和唐一凡也在家里没去上班,被袁凤仪指挥着一起忙活了起来。

唐宝萱回来看到的就是唐家上上下下忙得热火朝天的景象。

看到唐家人面上,眼底压抑不住的欢喜,她眸色暗了暗。

“宝萱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不是说有工作吗?”袁凤仪看到唐宝萱脸上的笑容不自觉的僵了僵,眼底有一抹隐藏不住的复杂。

最近越是发现自己对这个养了二十多年的女儿陌生得很!她做的那些事叫人瞠目结舌,不敢置信。这些还是老公让人往深里查才发现的,那是不是还有他们没有发现的事?

袁凤仪眼里的复杂不过是一闪而过,很快就恢复了自然

翁熄粗大进出刘雪 山沟夜晚炕上的呻吟 热门小说 第2张

,如同往常一样上前拉住了唐宝萱的手。

“今天是妈妈的生日,我哪能因为忙工作而忽略了妈妈呀!怎么的都得推开回来陪妈妈才行!”唐宝萱挽着袁凤仪的手臂亲亲热热的说着,眼睛扫了一圈四周,有些疑惑的问:“妈妈,你不是不会大办生日宴吗?怎么家里还这样劳师动众的?”

“虽然说没有大办,不过也邀请了帝都上流圈子一些交好的人家过来,那也不能怠慢了不是?不然传出去还不知道会怎么笑话我们家呢。又想着许久没有收拾过了,那就干脆趁机一并重新布置一下好了。”

“妈妈,这次咱们家都打算邀请谁过来呀?”唐宝萱好奇的问。

袁凤仪张嘴吐出了一连串名字,唐宝萱边听边点头,都是她熟悉的人家,也都是和唐家关系比较好的。听到阎家,她心里一动。

“阎家是罗伯母过来吗?阎大哥会不会过来?”

袁凤仪摇了摇头,“你也知道我和你罗伯母以前是好友,我生日邀请她,她肯定会过来的。至于阎昊天那孩子,应该是不会过来的。他一向不爱凑这种热闹。”

唐宝萱听了脸上止不住的有些失落。

不来吗?那就可惜了,不来他就看不到她精心安排的大戏了啊!他要是来,看到未晚和大哥做出那样的事,心里一定会非常失望吧?等他知道真相之后也一定会觉得未晚恶心吧?这样的话,就算未晚那张脸再好看,也勾引不了阎大哥了吧?

“宝萱啊,有件事……”袁凤仪突然一脸为难的看着她,迟疑着。

唐宝萱眨了眨眼,“妈妈,你想说什么?”

袁凤仪叹了口气,有些无奈的说:“是这样的,你姥姥她非要邀请未晚过来,我劝过她了,但是你姥姥的性子你也知道,根本就不听劝!还说我要是不答应,她就不来了!所以我只好答应她,让她邀请未晚过来了。我知道你不喜欢未晚,晚上她要是过来了,你就当她没到吧,免得你姥姥又不高兴!”

唐宝萱听了心里连连冷笑。

什么姥姥非要邀请未晚,根本就是他们自己非要邀请未晚吧?怎么,想着趁今晚公布未晚的身份?当她是傻子一样瞒在鼓里!不管怎么说她都是他们养了二十多年的女儿啊,难道就没有一点感情吗?他们怎么能这样对她呢?是不是知道她不是他们的亲人了,过去二十多年的感情就能一下子抹去,不存在了?

每每想到这个唐宝萱心里都是又恨又酸涩。

她是真的将他们当亲人的!可是他们呢?却为了未晚置她于不顾,这样的狠心无情,说不要她就不要她了!

现在唐宝萱已经能做到内心恨意翻涌,面上却平静如湖了。

“妈妈,我知道姥姥很喜欢未晚。既然姥姥要邀请未晚过来,那就随姥姥吧!今天是妈妈生日,妈妈最大!至于未晚,我是不喜欢她,但也不至于到了无法忍受和她同处一室的程度。我跟她只是在娱乐圈有资源争夺的矛盾而已,又不是什么深仇大恨!没事的,妈妈,让她来吧!”

袁凤仪听她这么说松了一口气,“让你受委屈了。”

唐宝萱笑了笑,“妈妈,只是小事而已,算不上什么委屈。”

心里却在恨恨的说着既然知道她受了委屈,那为什么不替她出口气,反而要她继续受更大的委屈呢?说到底还不是那点血缘关系在作祟?是不是亲生的就真的有那么重要吗?养了她二十多年都比不上一个才认识没几天,根本就没怎么接触过的亲女儿?

虚假!

到了傍晚,就有客人陆陆续续的上门了!

唐家的别墅也开始热闹了起来,天色还没有安全暗下来,里里外外的灯却已经都亮了起来,就连别墅外面的那条路也特意布置了一下,早早就亮了起来,像是在为谁照亮回家的路一样!

未晚对外宣称是仗着和袁家老太太的关系才得了一张请帖的,理所当然的就是跟着老太太坐车过来了。

老太太来得不早不晚,她带着未晚进来的时候已经到了的客人看到了都心思浮动。

这袁家老太太这么喜欢未晚,该不会是想让袁非墨娶回家当孙媳妇吧?

要说未晚这身份确实不够格的,还是一个明星。但架不住她现在风头正盛啊,不说刚结束的那个节目,就说之前,就连大使馆都站出来替她说话呢。这待遇可是翻遍整个娱乐圈都找不到第二个了!

而且这袁家老太太的性子跟一般豪门的老太太可不一样,说她看上了未晚,想让她当孙媳妇也不是没可能。不然哪能带来自己女儿的生日宴上啊!摆明了就是把她当一家人了嘛!

袁凤仪看到未晚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脚步下意识的就要走过去,但是又克制住了。

“妈,你怎么来得这么晚?”袁凤仪上前迎接,嗔声说。

老太太横了她一眼,“来这么早做什么?你这生日宴不是还没有开始吗?”

袁凤仪扯了扯嘴角,视线终于光明正大的落在了未晚身上,“未晚也来了啊,欢迎。”

未晚笑着点了点头,送上了自己准备的礼物,“祝你生日快乐!小小的心意不成敬意,希望你笑纳。”

袁凤仪马上接了过来,“怎么会?其实人到就好,礼物什么的都不重要!”

未晚很想提醒一下她主意一下自己的情感,别在外人面前露出了什么不该有的情绪,让人怀疑了。

但是看到她满眼的笑容,她又只能在心底默默的叹了一声。

算了,今天是她生日,想和她相认又不能,总不能要求太多了。

不过怎么没见唐宝萱?

正想着,她就感觉到了一道强烈的视线落在了自己身上,她顺着一看,和站在二楼的唐宝萱对上了!

唐宝萱朝着她微微一笑,丝毫看不出两人之间曾经有过矛盾过节,态度很是友好。

未晚微微挑了挑眉,回了一个礼貌的笑容。

唐宝萱现在已经成了一条毒蛇了,笑得越好看,心里的主意怕是越毒咯!

喜欢他的夫人是神明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