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了校草的崽后被全校知道了 老板在车里要了7次

二柱子泪流满面。

他原本觉得火之道应该也算是高端的道。

结果,金肆每天让他做蛋炒饭。

“师父,你觉不觉得每天让我生火做蛋炒饭略微过分了一丁点?”

金肆皱起眉头,认真的看着二柱子:“你觉得我是在羞辱你吗?”

“难道不是吗?”

“你以为火之道是什么,要入道先要悟道,你连火的用途都没理解,就想要入道,是不是想太多了,火,不止是用来战斗的,将来有朝一日,你被人尊称为火神的时候,你就会明白,火之道所存在的意义。”

“可是……要为每天炒菜,是不是过分了?”

金肆有些不满的看着二柱子。

二柱子心情也是挺紧张的。

虽然他觉得金肆说的有一定的道理。

可是他无法接受。

自己学道,不是为了炒菜。

“好吧。”

二柱子惊喜的看着金肆。

他没想到金肆会这么容易妥协。

“昨晚午饭,下午开始正式修炼。”

二柱子更加惊喜,这顿饭做的格外认真。

到了下午,他终于开始了正式修炼。

一堆食材,外加烧烤架。

“我不干了。”

“你的道心就这么一点程度吗?”

二柱子在金肆的三寸不烂之舌下,终于又一次妥协了。

金肆收起拳头,虽然二柱子还没入道,不过这烧烤水平真心不错。

将来即便修道失败,去开个烧烤摊还是饿不死人的。

就在这时候,长门找上门。

看到金肆、花火和二柱子正在喝着烧酒,吃着烧烤。

突然之间,长门开始怀疑金肆是不是真的心怀鬼胎。

虽然长门接受了金肆的提议,不过始终对金肆抱着几分怀疑以及警惕的态度。

“哟,长门,你最近的精神状态不错啊,要不要来一串腰子?”

“金,来和我打一场吧。”

二柱子和花火都停了下来,看向金肆和长门。

“我认输。”金肆立刻说道。

长门眯起眼看着金肆:“我现在应该不算是六道级吧,你说过,除非我有六道级,不然的话不可能战胜你。”

“我最近尿频尿急尿不净,体虚肾虚精力虚,你看看,我现在每天都要吃腰子以形补形。”

“为什么?”

“因为千年的轮回啊,我作为这个世界的守护者,每隔千年都会进入虚弱状态,而这时候就是妖魔鬼怪出来为祸人间的时候。”

“我不信。”长门直接开启轮回眼。

金肆和二柱子面前的烧烤架直接被震飞。

“等……”

神罗天征!长门直接对金肆出手了。

金肆正面被神罗天征命中,恐怖的斥力将金肆震的吐血。

“别打了……要死了……”

长门并未停手,而是露出一丝杀机。

万象天引!长门将金肆扯到面前。

弱!太弱的,现在的金肆比想象中的弱的太多了。

还是说,过去是金肆制造的假象蒙蔽了自己?

长门没有丝毫留手,出手反而越来越重。

金肆已经被打的遍体鳞伤,并且没有任何还手余地。

鬼魅之术!长门突然一掌拍在金肆胸膛上。

金肆的背后出现一个金肆一模一样的身影。

这就是长门吞噬融合的阴属性血继限界。

一种极其罕见的血继限界。

能够直接攻击对方的灵魂。

“什么?这……这不可能……”

金肆脸上写满了震惊与不可思议。

“金肆,我很感谢你为我指明了方向,不过你也给我造成了不小的麻烦,现在请你安息,至于你口中所说的使命,就由我来接替吧。”

长门双手迅速结印:“魂之缚杀!”

金肆的灵魂在瞬间爆掉。

长门看着金肆的灵魂爆掉的瞬间。

自己都有点不敢相信。

他真的是来切磋以及试探的。

可是他怎么也没想到,当初那么强势的金肆,居然会这么弱。

弱到他都有点不敢相信的地步。

弱到他都忍不住改变想法,将试探变成直接抹杀。

佐助和花火脸色剧变,立刻退开几步,警惕的看着长门。

长门看了眼佐助和花火,冷傲的说道:“我不会杀你们,我给你们为他收尸的机会。”

在他的眼里,佐助和花火都没有任何威胁。

他不需要浪费时间在佐助和花火的身上。

说着,长门转身离去。

“师父啊……你死的好惨啊。”

花火趴在金肆的身上大哭起来。

佐助冷着脸,一直站在原地。

哭了一阵,花火抬起头看向佐助:“佐助,你不哭一会吗?”

“哭泣与伤心是最无用的,如果你想为他复仇,应该想想怎么让自己变得强大一点。”

“我没想为师父复仇。”花火抹了抹眼泪。

“没想?那你哭的那么伤心做什么?”

“让自己心安啊,毕竟师徒一场,不报仇就算了,居然眼泪都不掉,那就太过分了,所以还是掉几滴眼泪。”花火说道。

佐助看着花火半响,果然是师徒。

“师父对你那么好,你就这种态度,会不会不太好?”

“你看,

怀了校草的崽后被全校知道了 老板在车里要了7次 热门小说 第1张

那个长门连师父都能杀死,实力比我强太多了,我应该继承师父的遗志,好好的活下去,这样才能让师父对我的培养不会白费。”

花火说的有理有据,佐助都感觉好像是这么个道理。

等等……不对,这花火明显就是被金肆污染了。

“我要将这个消息告诉哥哥。”佐助说着转身离去。

花火看着佐助离开,又看了押眼地上的尸体。

“师父,该起来了。”

金肆睁开眼睛,愤怒的看着花火:“你这孽徒,为师死了你都没表现出应有的伤心。”

“师父,你没看到我刚才哭的有多伤心吗?”

“我只听到你冷漠的话,为了继承我的遗志,放弃复仇?如果是我的乖徒儿,你就应该为我报仇雪恨。”

“师父,别闹了,那个长门的实力都不一定比我强大,他怎么可能杀的了你。”

花火如今的实力不能说独步忍界,可是也已经可以俯瞰芸芸众生。

长门什么水准,她一眼就看的出来。

他居然能打的金肆毫无还手之力?

这tm的也太假了吧?

“师父,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啊?”花火不解的问道。

“当然是为了推进历史进程。”

喜欢孙猴子是我师弟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