扔进蛇洞还怀了孕 扯开她的腿狠狠占有NP

“知道替身是做什么的吗?”苏乙笑了笑。

王二牛怔了怔,摇摇头。

“就是替我挡子弹,”苏乙淡淡道,“如果没事,我可能养你一辈子你都平平安安;但如果有人要杀我,可能明天你就死了。”

王二牛不但没被吓到,反而神色坚定道:“耿爷,我这条命,是您的了!”

“不怕死?”苏乙问道。

“怕!但是为了耿爷你死,死就死了!反正我家里还有个弟弟,我们老王家也不算绝后。”王二牛道。

苏乙拍拍他的肩膀:“好小子,冲你这句话,我也不能让你轻易死了。有危险是真的,但你放心,平时我手底下几十杆枪怎么保护我,他们就会怎么保护你,你就算想死也没那么容易。”

顿了顿,又对赵德柱笑道:“二牛不错,我很满意,就他了。”

“耿爷能看上就好。”赵德柱开心咧嘴一笑,“二牛,还不谢谢耿爷?”

“谢谢耿爷……”王二牛急忙道。

“是我谢谢你才对。”苏乙摆摆手,“柱子,二牛的家里,你来安顿,无论二牛有什么想法,都尽量满足,如果觉得为难,就找我说,但不要直接拒绝他。他是来替我卖命的,家里没个难处,不会出来卖命。咱们能帮就帮,明白吗?”

“明白。”赵德柱点头。

“耿爷,我给您磕头了。”王二牛眼泪当场就下来了。

二话不说跪地上“咚咚咚”磕了三个头。

苏乙上前扶起他,拍拍他的肩膀:“好好做事,以后就是自家兄弟。”

“走吧,耿爷还要练武,我先带你熟悉熟悉环境。”赵德柱拉着抹着眼泪的王二牛离开了。

苏乙收回目光,意识沉浸在脑海里。

终端发来两条信息,一条任务完成的提醒,另一条是又有新的任务发布了。

“演员苏乙你好,第三单元第一幕演出任务——替身已完成,演出评价:出色;获得奖励:20导演分。”

“演员你好,第三单元《暗杀之王》第二幕演出已发布,演出任务为——风起热河。

任务说明:你已经证明了自己是一个合格的刺客,但这是不是一条适合你的路呢?也许应该还要印证。哲彭人已经做好了全面进攻热河的准备,你很清楚这一战的结果,那么,你可以用一个刺客的方式,改变战局吗?任务期限——热河战役结束之前。”

饭要一口一口吃,路要一步一步走,步子太大了,咔,容易扯着淡。

不管以一人之力改变一场战争走向的任务有多离谱,那都是以后的事情,现在的哲彭人还在榆关外和果军对峙,偷偷摸摸调兵遣将,为即将发动的战争做准备。

按照原剧情,热河战争要到来年才会打起来,现在还在腊月,距离战争开始,起码有一个多月的时间。

当务之急,苏乙觉得还是闭关苦修,增强自身为妙。

宫宝森已经为他准备好了展示的舞台,郑山傲也已经开始操办建设武校的事情了。

成为津门第一,然后再成为现代综合格斗教父。才是他现在就应该为之努力去奋斗的目标。

接下来的几天,苏乙在家通过意识流教学,一遍遍和教学空间里的叶问过招。

他只用咏春,打一次败一次,没有任何意外,但他对咏春这门功夫的熟练度和了解程度,却呈质般跳跃。

某日清晨,苏乙正在院中习武,却看到一个高挑的身影翻墙进来了。

警报被触动,手枪队的人立刻有所反应,全冲了过来。

“没事了,都回去吧。”苏乙看着向他走来的宫二,头也不回地对自己的保镖们道。

保镖们面面相觑,赶来的赵德柱看清楚宫二,撇撇嘴,回头摆手道:“走了走了,没事了!”

保镖们呈鸟兽散。

“不请自来,是为上次未完一战。”宫二对苏乙一拱手,“耿先生,请!”

苏乙叹了口气:“今天你就不怕男女授受不亲了?”

宫二脸微红,瞪了苏乙一眼道

扔进蛇洞还怀了孕 扯开她的腿狠狠占有NP 热门小说 第1张

:“习武之人不拘小节。”

“我拘,我这人最拘小节。”苏乙道,“不瞒你说,跟你打过之后,我做了好几宿的梦,那内容,啧啧……”

“登徒子,看打!”宫二羞红了脸,垫步上前,冲上来就打。

苏乙无奈只好应战。

经过这些日子在意识空间和叶问的对练,虽然只是练咏春,但对苏乙的武功也有很大启发和帮助,他的武功有了明显的进步,再加上对宫家六十四手有过一次接触,不是那么生疏,所以这次苏乙几乎全程压着宫二打。

原本苏乙是想直接赢了宫二,让宫二彻底死心,别再来纠缠他。

但苏乙没想到的是,几天没见,宫二的武功居然也进步不小。好几次他认为必中的攻击,居然都被宫二轻松化解掉了。

宫二今天的招式运用巧妙了太多,而且凡事苏乙用过的组合,她居然都能轻松破解。

显然,宫二这些日子没少针对苏乙下苦功。她不但想

扔进蛇洞还怀了孕 扯开她的腿狠狠占有NP 热门小说 第2张

出了如此老道缜密的拆招破解之法,还能够这么快就熟练运用道了实战之中,可见其天赋。

除此之外,哪怕宫二一直都没用叶底藏花,苏乙打到后来居然也有些渐渐吃力了。

他惊讶地发现,宫二在展示更多六十四手的招式,并将它们精妙地组合变化,发挥出更大的威力。

厉害厉害……

站立技能奈何不了宫二,苏乙果断上寝技。

宫二这次精明了,一见苏乙要抱摔,立刻开始游身远攻,不肯轻易近身来。

但久守必失,她还是被苏乙抓住机会,抓住左腿一个鳄鱼翻滚将其放倒,准备做膝十字固。

感受到自己修长的腿被苏乙牢牢夹在裤裆里,还有那一嘟噜东西隐隐的触感和热度……

宫二奋力挣脱,红着脸狠狠瞪着苏乙,咬着唇也不说话。

“还打吗?”苏乙问道,“今天还没见你的叶底藏花呢。”

“你接得住吗?”宫二不屑,“若非我手下留情,你有十条命也该死了。”

“我接不住叶底藏花。”苏乙笑呵呵道,“但若非我手下留情,你死都没机会用出这一招。”

宫二狠狠瞪了苏乙一眼:“今日还是平手,改日再战!”

说罢后退两步,然后快步助跑,翻上墙头消失不见了。

宫二走后,苏乙不禁微微一笑,和宫二打这一场,也算是印证了这几天苦修的成果。

不但如此,他发现自己对咏春的运用更熟练了,刚才的比斗中,他好几次都情不自禁用上了咏春的武学,他对八卦掌的了解也更深了几分。

和宫二打得颇有些意犹未尽,且不能全力出手,十分不尽兴。

苏乙迫不及待沉浸入意识流空间里。

“叶问,今天我要你屁滚尿流!!”苏乙大喝一声。

叶问缓缓转身微笑:“佛山,叶问,领教高招。”

然后厕所蹲。

“……”

回到郑宅的宫二径直去了演武场,那里,宫宝森正在站桩。

虽然一把年纪了,但数十年如一日,宫宝森每天都会站桩,短则两三小时,长则五六小时,刮风下雨,从不间断。

这和郑山傲完全是两种极端,郑山傲已经二十多年都没站过桩了。

“爹。”

“如何?”

“没赢。”

宫宝森收功转过身来,笑着向宫二道:“去穿铠甲护具,和那天一样,你照着他的招,向爹出手,”

“是,爹。”

五天后,苏乙在院中练武的时候,宫二又来了。

她还是翻墙进来的,径直走向苏乙。

苏乙笑吟吟看着她。

虽然对宫二的不请自来和纠缠不休还是很不感冒,但苏乙其实并没那么反感了。

就当是每隔几天的一次实战演习了,反正打一场对他也破有好处。

手枪队被惊动跑了过来,但看清楚是宫二后,为首的队长一愣后立刻转身摆手:“散了散了,没事了。”

宫二对苏乙一拱手,二话不说摆出起手式。

苏乙做黄飞鸿状,气度俨然。

“哈!”

下一刻,两人几乎齐齐冲向对方。

苏乙的武功又进步了,宫二的招式组合也更玄妙了,两人依然打得有声有色,不分上下。

但这次苏乙的进步似乎更大一些,到最后宫二不得不用了叶底藏花轰了苏乙一掌,才阻止了苏乙如潮水般一浪高过一浪的攻势。

见宫二玩狠的,苏乙二话不说直接上寝技。

这回苏乙用的是断头台,两条腿从宫二的腋下穿过,死死绞住宫二的躯体,左手抓住右手腕勒住宫二的脖子,使她的脑袋贴在自己的腰部。

这姿势……

宫二急了,直接张口就咬。

“啊……”

苏乙一声惨叫松开她翻滚逃远。

“你属狗的啊!”他没好气叫道。

宫二脸看都不看苏乙,“嗖”地一声就窜了出去,灵巧翻过墙头跑了。

苏乙瞠目结舌,满腔热血无处发泄,回到意识流教学空间。

“叶问,我要一个打十个!”

“叶文只有一个,”叶问缓缓转身笑着道,“打你足矣。”

“玛德!”

苏乙冲了上去。

叶问没有说大话。

五天后,宫二又来。

这次手枪队长只派了一个人来查探情况:“你去,看看是不是宫家小姐来了,如果是的话就回来,别扰了耿爷的雅兴。”

之后基本每隔五六天宫二都要来找苏乙打一场,她每来一次,她的武功都会多出一些新的招数和变化。

一开始苏乙只道是宫二天赋高,悟性好,所以回回都有进步。

但几次后苏乙琢磨出不对劲了。

宫二又没有像他一样开挂,却每天都有看得见的进步。

如果宫二真有这般才情天赋,她也不会练了十多年八卦掌,到今天还称不上一声宗师。

刚开始苏乙还反应不过来是怎么回事,但现在他要是还不知道这是为什么,那他就是傻子了!

宫宝森在用这样的方式给他喂招,传他宫家的六十四手。

讲真,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苏乙吓了一跳,第一反应就是自己肯定猜错了。

他觉得怎么可能?

宫宝森不弄死他已经算是刚正大度了,怎么可能还会用这种处心积虑的方式传他宫家的不传之秘?

每招每式,各种变化,拆开了揉碎了掩饰给苏乙看,哪怕苏乙是个傻子,宫家的六十四手也都学会了。

不,还没彻底学会,还有一招叶底藏花除外。

宫二每次施展这一招,依然是属于神不知鬼不觉,让苏乙无从抵挡。

这一招的关隘到底在哪儿,苏乙还是琢磨不出。

但,为什么?

宫宝森为什么要传苏乙宫家的六十四手?

苏乙想破脑袋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唯一的解释就是,宫宝森觉得苏乙骨骼惊奇,是万中无一的武学高手,所以惜才?

会是这样吗?

苏乙试探着想要去拜访宫宝森,面见宫宝森,但却被拒之门外。

宫宝森还是不愿意见他。

为什么?

你如果不是看好我,为什么要通过宫二传我宫家六十四手的武功?

你如果真的看好我,为什么又不见我?

苏乙隐隐猜测,可能宫宝森看好自己,但马三又是他心里过不去的一个梗……

苏乙能猜到的事情,宫二自然也猜到了。

刚开始她还以为父亲只是为了能让她打败苏乙,所以才每次都让她展示苏乙的武功,然后再逐一破解。

但后来,父亲通过她传功的意图已经十分明显了。

“爹,我不懂。”

宫二直接发问。

事到如今,宫二已经不再怀疑苏乙和马三的死有关了。

正所谓不打不相识,有时候武功也是人品,和苏乙每隔五六天就交一次手,她和苏乙也算打出了交情。

她不相信苏乙会是因一言不合就暗中杀人的暴戾小人。如果苏乙真是这种人,也练不出那一身武功。

因此,父亲看好苏乙,她不但不反对,反而十分欣慰,觉得宫家又得了一位大才。

可父亲明显没有打算收苏乙为徒的意思,又通过她来悄悄传苏乙武功。

宫家的六十四手,父亲只传了她,但现在,这世上又多一个人会了。

“不懂就对了。”宫宝森没有提女儿解答疑问的意思,“这世上的事情,没必要事事都计较,也没必要事事都弄懂。有些事情,知道就好。为什么,其实不重要。”

喜欢影帝的诸天轮回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