俯首称臣校园HI车 温行之和温远洗手台做

只见一大堆东西,从城内腾起,升到半空,然后,再狠狠地砸向了城头,起码有二十余个土囊沙包大小的东西,就这样扔到了城头。

一些正在面对面厮杀的军士们,给这些大包砸中,生生地给砸死在城楼之上,还有一些囊包,则没这么精准地飞离了城头,落到了城下二十步左右的距离,让正在以密集的队形攻城的晋军队列中,也是一阵落袋飞囊,不少人给砸得扑地不起,或者是四下滚翻,场面顿时就变得一片混乱。

诸葛长民的脸色一变,他站起了身,因为,在他这个方向,他能看得清楚,这些布囊落到城头或者城下的时候,外面的包裹因为巨大的冲击力而裂开,一大片白色

俯首称臣校园HI车 温行之和温远洗手台做 热门小说 第1张

的粉末,四散飞扬,顿时,就让整个城头城下,都陷入了一大片白色的烟尘之中。

王玄谟不可思议地摇着头:“这,这是什么东西,他们怎么不分敌我地一起砸啊,难道,是在使什么障眼法?”

诸葛长民的鼻子抽了抽,突然反应了过来,他急得一跺脚,大叫道:“快,快鸣金,撤,全都给我撤!”

诸葛幼民几乎是条件反身式地弹起,向着身后的传令兵叫道:“鸣金,快,快啊!”

几十上百面的响锣在密集地响起,压过了前方的风声与喊杀声,以及叫骂之声,王玄谟讶道:“这,这是怎么回事,现在要撤军是不是太可惜了?不就是些白色的粉尘,还能是什么?”

诸葛长民咬了咬牙:“该死的,这些是石灰,石灰啊,这燕军也太他娘的狠了,这石灰遇水,可就会马上腐蚀溶解所遇的一切,那效果之惨烈,比起你带来的王水也差不了多少了。想不到这些燕狗,居然敢用这个杀招,难道,他们连贺兰哈里木和城头数千将士的命也不要了吗?”

广固,东城内。

公孙五楼面带得色,看着手下正在忙活着,把一袋袋的石灰包,直接砸向了城头,而在他这里,六七部投石车,则重点向着中央段,城门之上的那片城楼,发射着石灰包,差不多两百步的城楼段内,已经是一片白雾茫茫,连刚才在城头打斗着的人影,也几乎消失不见了。

一个亲卫军士挑着两桶水走了过来,把水桶放到地上,而另两个辅兵则开始迅速地往两个大革囊里放水,这个亲卫擦着脸上的汗水,看着正在往投石车的发射巢里放这些灌了水的革囊的卫士们,摇头道:“五楼哥,这哈里木将军,还有桂林王的小王子慕容霍集布都还在上面没撤下来呢,我们这就用石灰遇水法把整个城头给毁了,真的可以吗?”

公孙五楼恶狠狠地说道:“废话,要是他们能守得住城头,当然不必这样打,可是他们不争气哪,木厢上城,也给了他们最后的机会,可是哈里木宁可升起将旗死撑也不愿意撤,那就怪不得我了。”

另一个红脸的亲卫咬了咬牙:“五楼哥,现在城头还没有完全给晋军占领,我们城里还有骑马增援的援军,要不把他们叫来,从别的地方木厢上城,也许事情还有转机!”

公孙五楼二话不说,挥起马鞭,就在这个红脸的亲卫脸上抽了一鞭,这让本来脸就一片赤红的这个亲卫,又多了条鲜红的血印子,他捂着脸,低下头,不敢再说一句,耳边却传来公孙五楼的咆哮:“转机?转你娘个头的机啊。要是带援兵就能管用,老子早就带来了,没听到国师的话吗?我们能带的,就这一千宫卫,为了让贺兰哈里木他们拼命,我可是连宫卫军都押上了,想死你就自己去支援,别在这里废话多!”

剩下的军士们哪还敢多话,纷纷加快了动作,很快,十余

俯首称臣校园HI车 温行之和温远洗手台做 热门小说 第2张

部投石车里的盛水大革囊都已经装好了,革囊的口子都只是虚塞,而囊身之上则给小刀划了一些细细的口子,以物理学的原理,跟那些前面发射的石灰包一样,只要砸中城头,必然破裂,让这城头变成一片河流的同时,也会象虎门销烟那样,把所遇到的一切城头的活人,化为枯骨!

公孙五里咬了咬牙,站到了离他最近的一部投石车的身边,拉着那牵引着力臂的绳索,在他的身后,十余名强壮的力士紧紧地接着这绳索,都眼巴巴地看着公孙五楼,只要他手一松,这些人也会跟着松手,这发射巢中的大革囊,就会飞天而起,直上城头!

公孙五楼轻轻地叹了口气,看着城头那大将旗的方向,贺兰哈里木那杵在旗下,站得笔直的身形,仍然若隐若现,他突然笑了起来:“老哈,你不是想当忠臣烈士吗?我成全你,放心地去吧,汝之妻女,我养之!”

他说着,突然松开了手,厉声道:“给我抛!”

一阵齐声的吼叫声响起:“抛!”所有的亲卫们都松开了手,几十上百个大水囊,呼啸着,划出高高的弧线,直接飞向了石灰粉末缭绕的城头。

大将旗下,贺兰哈里木单手持着将旗,护旗的卫士乞比何,已经倒在了离他三步的地方,趴在地上,眼睛睁得大大的,嘴里流着鲜血和内脏的残片,浑身上下,染得一片白色,他的背上,裂开着一个石灰包,正是这一包石灰,不停不倚地砸上了城,要了他的命,一如在这一百多步内,横布四处的几百具给生生砸死的两军将士的尸体。

“嘶”地一声,慕容霍集布的腿肚子上裂开了一道血口子,一如他身上至少十五六道的血痕一样,已经杀得如同一个血人也似地的他,再也站不住了,就这样扑到了地上。

而刚才被木盾所盖住的那滩王水,因为石灰腐蚀掉了不少木头,起码一半的地方,王水又冒了出来,慕容霍集布的脸整个埋到了王水之中,连惨叫声都来不及发出,就在那里一趴,整个人陷在王水之中的部分,无论是血肉还是盔甲,都开始滋滋的冒烟,熔化了。

喜欢东晋北府一丘八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