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张开腿让我爽了一夜 一个硬硬的东西顶着我的腰

“我背叛了小姐,没管住自己。”徐长安内疚的说道。

随着他的声音落下,云浅愣了一下,蜷缩的身子逐渐打开。

安心了。

姑娘听说他觉得是不太好的梦,还以为是说与她温存不好呢。

虽然云浅不觉得徐长安能够完全尽兴,但是……她也努力了。

不是便好。

窗外在下雨。

雨越下越大,绵延初便有数十里,从天明峰一直覆盖到才暮雨峰,黑云如盖,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的落下,劲风将白玉街上的花草吹的东倒西歪。

雨水使劲的砸在青石地面上,溅起一朵朵水花,地面上的雨水顺着寒风迅速的流动,将那积灰全数洗刷干净。

背叛。

这个词对于云浅来说,其实并未有那般的重量,远远比嫌恶与抛弃要低量的多。

屋内,听着雨水滂沱,云浅盯着徐长安说道:“你……做了第三个梦?”

除了温存和那个奇怪的梦,难道还有第三个背叛了自己的梦境吗。

“三个?什么三个。”徐长安懵了:“我只做了一个梦。”

“……”云浅闻言,大眼睛扎了两下,忽然就明白了,姑娘罕见的露出了无奈的神色,白皙手指在褥子下对着徐长安的腰戳了一下,同时说道:“梦里的事情,做、做不得真,也不用与我说,”

“那怎么行。”徐长安抓着云浅作怪的手,摇头,认真的说道:“做错了事,哪有隐瞒的道理?”

他和姑娘的感情中,绝对染不得一丝一毫的沙砾,对于徐长安来说,哪怕是一场春酒之梦,也得和云姑娘说清楚。

“我以为是什么事。”云浅被徐长安按住了褥子下的手,动弹不得后也就不抗拒了,躺平身子往上挪了一些,坐起身子靠在徐长安的怀里,认真的说道:“就是因为这小事,散了我的困意。”

云浅心想她浑身头酸痛,本来还想睡个回笼觉的……如今被惊醒,短时间可没有入睡的兴致了。

“……小姐。”徐长安很无奈。

他被云浅靠着,可以感觉到姑娘柔顺的长发顺着力道往他的领子里钻,加上云浅有些埋怨的微表情,让徐长安不明白,他的自首,怎么就变成了姑娘对这自己撒娇呢。

无奈归无奈,在云浅靠上来之后,徐长安还是顺势揽住了她的腰,说道:“小事?这怎么能叫小事,我今日都敢在梦里做这种事,明日还不知道能做出什么事情呢。”

秦岭给他的,可以让女子变更好看的“姣物”丹药可就在旁边房间里收着呢。

“我不在意,比起这件事……我饿了。”云浅心想她现在完全就处于透支状态,得吃些他亲手准备的早点才能恢复体力。

“小姐,你脾气也太好了吧。”徐长安一只手揉着眉心。

“难道……我该因为这件事恼?”云浅不太明白。

先不说她就不懂吃醋,就算是懂,也没有自己吃自己醋的道理吧,更不要说……她现在的状态,哪里有多余的经历想其他的。

姑娘现在只想融化在他的怀里。

毕竟……经过了“璀璨”后的云浅,对于徐长安此时温柔的怀抱喜欢的紧。

这应当和小别胜新婚是一个道理。

“也不是说应该生气……”

徐长安正要说什么,就被云浅打断。

“不该就好。”云浅低下头,看着夫君落在自己腰间的手,目光闪烁了下,才说道:“哪怕是书中那些女子,会因为一场梦而恼怒的,也是很少的……你想我做那样的小气的吗?”

徐长安:“……”

叹气。

“小气说不得,只是有时候,希望小姐能够不那么大方。”徐长安如实道。

“我该不是大方的人。”云浅摇摇头,心道至少她也有不想要分予别人的,哪怕……有孩子的可能再低。

“你说的不算。”徐长安反驳。

“……嗯。”云浅应声。

徐长安一时间也无话可说。

他就知道云浅不会因为这点小事而生气,所以才特意用了“背叛”这样有些言过其实的词,更是挑选了一般人清早起床这个容易有闹小脾气的时间点,就是想要让云浅能够理解事情的严重性,哪怕露出一丁点不满也好。

疼才能长记性。

徐长安觉得,如果今日云浅表现出来哪怕一丁点的恼怒,他以后再做类似的梦境时,一定就能够坚守底线了。

哪怕只是一个眼神呢。

到时候,梦里的姑娘再来勾引自己,他只要一想云浅此时的眼神……一定什么念头都升不起了。

结果,云姑娘完全就不在意。

不满?

她的确是不满了,但不是因为自己“出轨”的事情,而是因为自己扰了她回笼觉而不满。

正想着,徐长安忽然感觉到了什么,他偏着头,于是就看到云浅抓着他的手,挪到了她的小腹上。

“小姐?”

“梦不只是梦,但是……总归还是梦。”云浅感受着夫君掌心的温度,本来苍白的脸色终于好看了一些,她说道:“不要因为一个梦而不高兴。”

“我高兴着呢。”徐长安摇头,他什么便宜都占了,还能得了便宜还卖乖不成?

他就是因为清早起来太过于神清气爽,才内疚的啊。

云浅抓着徐长安的手,一字一句的说道:“有这样一场梦,不算什么事情,你若是不高兴,我便不知道怎么办了……难道,我也应当心愧吗。”

“什么意思。”

“我的梦,也是与你……”

徐长安听着,瞳孔猛地一缩,随后迅速捂住了云浅的嘴:“好了,我懂了。”

云浅:“……”

是了。

徐长安忽然就什么都理解了。

云浅昨日入睡之前,那样的想要与他温存却没有得到想要的,会有一个梦可太正常不过了。

“没事了,正如小姐你说的,不算什么事情,我知道了。”徐长安改口该的很快。

毕竟,他怎么能让云浅因为一个梦而内疚呢。

云浅见到目的达到,点点头,不过马上又想起了什么,认真的说道:“是与你。”

徐长安看着姑娘十分认真的神情,一时间哭笑不得:“我们这算什么,同床异梦吗?也不算吧。”

说出去都可笑。

夫妻二人分明一同入睡,可最后的接过是有着各自的梦,这算什么啊。

“我是说,我的梦,是与你。”云浅重复了一遍。

老师张开腿让我爽了一夜 一个硬硬的东西顶着我的腰 热门小说 第1张

“我知道。”徐长安没有注意到云浅还想要

老师张开腿让我爽了一夜 一个硬硬的东西顶着我的腰 热门小说 第2张

解释什么,随口说道:“小姐,你饿了吧,我去准备早饭,你再睡一会儿吧,一会儿我唤你起来吃饭。”

说完,他就翻身下榻,开始穿衣裳。

因为解决了心结,徐长安又回归了清早的好心情,甚至口中还能哼着小调。

云浅:“……”

听着徐长安的小调混合着雨声,云浅垂下眼帘,重新缩回褥子里。

有些事情也不用说的很清楚。

云浅是不会做梦的。

其实稍稍换位思考一下,云姑娘就能够理解徐长安因为什么而内疚了,毕竟他以为是与假的自己……

如果放在她身上…

云浅感受着褥子里残留的体温,摇摇头。

也没有如果。

能够与她亲近的男子,有且只有眼前这个人,其他的哪怕是梦里、环境的徐长安,再靠近她的那一刻,便已经从根源上从整个世界上消失了。

“睡吧,还睁着眼做什么。”徐长安说着,将云浅被子的边角往里塞了塞,想了想后,又伸手拿起了榻边衣架上姑娘的衣裙,放进褥子里暖着,好一会儿起床的时候穿。

他的动作,让云浅稍稍愣了下,随后一只手伸出了褥子,将衣裳丢了出去。

姑娘现在累到,已经不想要起床了,也就用不到衣裳。

至于说早餐,一会儿让他伺候洗漱、喂着吃也就是了。

“我今日很累,想多躺一会儿。”云浅说道。

而且衣裳进来,会分走徐长安留下的温度。

“咱们今日还要去北桑城,你忘了?”徐长安简直太喜欢姑娘这不经意间的小脾气,但是他仍旧装的严肃:“咱们下山可不是为了玩,而是找合适小姐用的功法,该走还是要走的……”

不过,徐长安说着说着,看到了云浅虚弱的样子、干涩的嘴唇,口风一转:“罢了,小姐还是休息一日吧。”

“不了。”

让徐长安意外的是,云浅的手又一次从褥子里伸出来,似是抓娃娃机似得将衣裳重新拉回了褥子里暖着。

“不是累了?”徐长安很惊诧,天地可鉴,他可不是不知道心疼姑娘的人,是她自己不愿休息的。

“吃个早饭就好了。”云浅摇头。

差点忘了。

修行很重要,能改善她的体质,自然是越快越好。

今日下去可是修仙的,而且不是一般的修仙……云浅要的就是阴阳两行,一般的修行她可看不上,就必须是要徐长安过滤过的灵气,她才喜欢。

兴许也是得经历过徐长安洗礼过的灵气,才能够进入姑娘的小腹。

而且某种意义上,她想要提升体质,他辅助出来的灵气是必须的。

不然,哪怕她现在在常规意义上真是个仙人,被他抱着……也绝对使不出力气,还是会被折腾的。

这兴许算得上是克制?

所以,阴阳双行的功法很重要。

而云姑娘的目标,就是将一刻钟延长至两刻钟吗?

不。

姑娘也是有野心的。

短期的目标,就设置成为若是下次夫君再解开了束缚,至少能够坚持到让他尽兴。

这是一个很远大、很有出息的理想。

嗯。

云浅蜷缩在褥子里,只露出半个脑袋,轻声道:“去做饭,到时候我歇息一会儿……咱们就下山。”

“……都听你的。”

徐长安当然没有意见。

姑娘是因为什么而转了念头,这也不重要,她能够看重修仙徐长安高兴还来不及呢。

——

徐长安离开后,云浅缓缓闭上眼睛,感受着怀里那逐渐温暖的衣物,感受着丝丝凉意混合着温暖,面色平静。

云浅躺平,双手落在小腹上。

在岛上,他是真的没有像以往那样克制了,可……依旧没感觉到任何的动静。

孩子,怎得就这么难呢。

也是。

云浅觉得这是很正常的事情,因为如果这是能做到的事情,她和徐长安又怎么会始终没有一儿半女的。

但是……也没有人指着她的鼻子说,她就一定怀不上孩子。

所以,该努力还是要努力的。

——

徐长安离开卧房,没有急着去准备早餐,他先是看着今日昏暗的大雨,想着一会儿和姑娘下山的事情……然后取了几个更好的火石放在卧房的风口,又拿着两个火石走进卧房。

接着一愣。

因为他见到的是云浅艰难的从榻上起来,然后拿着衣裳发呆的模样,衣裳也穿了一半。

“小姐怎么起来了,不是要多睡一会儿?”徐长安立刻走过去,将衣裳披在她身上,又往她口袋塞了一个火石,这才安心。

云浅压着自己的裙角,很认真的说道:“想起来,却没有力气。”

“不是要睡。”

“睡不着。”

“饿了?要不要吃点东西?我去打点水来给你洗漱,再那点点心过来?”徐长安提议道。

“不用。”云浅歪了歪头,一缕青丝自耳侧垂落,她蹙眉道:“采花。”

普通的姑娘,早上起来了自然是要往西阁去一趟的。

“那就这样去好了,屋子里暖和的。”徐长安咳了一声。

北苑可不比岛上,在家里,外面再冷,起夜的时候也冻不到她,想要去采花就去好了。

特意和自己说,难道他还跟着一起去吗?

云浅采花,他去做什么,还能要他帮着拎裙子不成。

“我腿软了。”云浅说着,伸手在自己腿上戳了一下,心道她现在不仅浑身疼,而且也完全没有力气,如今的状态,绝对是走不了路的。

徐长安:“……?”

疑惑归疑惑,徐长安还是扶着云浅下榻,在云浅站稳之后,他尝试着松开手……然后就见到云浅身子晃了下。

“小姐,你这……”

他没有想到,云浅远远比看起来的要虚弱的多。

可惜,按照先生说的,现在不要给姑娘吃什么丹药,不然恢复体力……应当不是什么麻烦事。

“不然,还是歇一天吧。”徐长安刷新了对云浅体质的了解,不过是昨儿走了些路,今日就动不了。

“别说了,我要不行了。”云浅水润的眸子盯着他,俏脸有些红。

喜欢妻子是一周目boss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