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奶头和下面抹春药 校花被绑在公共汽车上调教

几乎所有参与的领主都带来了压箱底的高阶战士。

所以这一支队伍的实际战斗力也不可小觑。

当他们服下药剂,进入毒雾沼泽之后,立刻就受到了周围所有领主们的关注。

毒雾沼泽一直是区域南部的一块神秘险地。

在孤身一人或是小队行动的情况下,领主们都不敢贸然深入其中。

而这一次的情况和之前截然不同,两百多位领主抱团之后所能发挥出的实力绝对是不可小觑的。

领主抱团的力量逐渐开始显现了出来。

这也是为什么宗慎的实力已经如此强大了,还得小心地防备受到其他领主的觊觎,尤其是矿洞,简直是让他牵肠挂肚。

真要是矿洞暴露,遇到了领主抱团来袭,对于宗慎来说也是不小的麻烦。

毕竟矿洞不像领地这样拥有数以百计的防御箭塔,甚至还有残缺的奇观坐镇。

宗慎的领地已经形成了初步的防御体系。

从各阶各类的防御箭塔到具有反潜行能力的哨塔、魔能巡查犬。

再到能够撑起大范围护盾的【赤金壁垒之柱(金色)】以及大范围杀伤能力的【雷域奇观(残缺)】,这样多位一体的全面防御阵势。

为了建设领地的防御建筑,他也花费了大量的心血。

所以他并不担心领主们抱团攻击领地。

别说是领主们了,就算是原住民势力想要攻打他的领地也得好好掂量掂量。

他无法把同等的心血倾注在矿洞的防御上。

本着堵不如疏的原则,能把矿洞藏好那是最好的结果。

至少得拖延出几个月的时间,让他能够发展起来。

这其中,宗慎最顾虑的也是领主的抱团问题。

在如今,区域内的【军团】势力如雨后春笋般地出现。

除了【指引者军团】在内的几个大军团之外,大部分军团的规模都很小。

只是几人乃至十几人。

能够促使领主们自发抱团的事情,除了必须要共同面对的大危机之外,就只有某些巨大的利益了。

区域内的矿洞一旦暴露,显然就是一个具有莫大吸引力的因素。

现在宗慎的矿洞倒是没有暴露,反而是南部的毒沼先让领主们抱团了起来。

这两百多位领主加上一千七八百位战士也有两千来号人。

不过终究只是松散的合作而已,缺少了指挥者和主心骨。

无法将各类各阶的战士进行统筹,组成战士小队甚至是中队。

所有领主基本都是各带各的兵。

其中也混杂了一些小团体。

基本上都是三五个人。

这些人都是之前就认识的。

最近的几次大规模挑战活动不仅调动了领主们的积极性。

也促进了领主之间进行社交活动。

大部分领主或多或少都认识了一些“朋友”。

这样的“朋友”关系不一定有多牢固,但却足够维持浅薄的社交关系了。

如今队伍里的小团体就是从这样浅薄的关系延展而来的。

这里头规模最大的小团体由十六七位领主组成。

带头的是一位长着络腮胡的中年黄种人领主。

看起来年纪应该有三十多岁,可以说是擦着第一批降临标准的领主。

他在小团体中具有很高的威望。

周围的那十几位领主几乎都围绕在他的身旁。

其中有黑人也有白人。

在无尽大陆中,不同的肤色、不同发色、不同的人种特征变得不再重要。

尤其是在所有领主都默认掌握了大陆通用语的情况下更是如此。

语言的枷锁被打破之后,领主之间就能进行无障碍的交流。

当然,除了语言之外,还有生活习惯、文化传统等区别,这些只能交给时间来解决了。

此时此刻,这群人分散在两百米的宽度上朝着毒雾沼泽进发。

除了凌乱的踏地声之外就是各种的窃窃私语。

大家都在私下议论着。

这个小团体中,一位年轻的厚唇黑人领主最先按捺不住,走到络腮胡领主的身旁,他头发呈现自然卷,手中抓着一把长度在一米二的大弯刀。

“张,你说沼泽里真的有宝物吗?”

“不会是号召者在骗我们吧?”

“为了购买抗毒药剂,我花掉了许多的资源。”

“要是毒沼里没有宝物的话,光是那些小炎魔可不够我们分的。”

“我们这些人可都是冲着你来的。”

黑人领主有些担忧地小声问道。

只见那位络腮胡领主咧嘴一笑,豪迈地伸手搂住了黑人领主的肩膀。

“放心吧木托托,咱老张可不骗人。”

“我已经观察毒雾沼泽很久了。”

“前些日子也曾冒险深入过,除了沼泽之外,这里有遗迹废墟存在。”

“不过里面也有很厉害的怪物。”

络腮胡领主凑在他的耳边说道。

“很厉害的怪物?”

“是那些大鳄鱼吗?”

黑人领主被勾起了好奇心,连忙追问道。

自称老张的络腮胡领主摇摇头,表情变得严肃了一些,轻轻地摇摇头。

“不,那些怪物的下身像是蜥蜴,上身又像人类。”

“一会儿我们应该就会遇到了。”

“我们就待在队伍的中间,不要乱跑,也不要冲到前边去。”

老张低声地告诫道。

黑人领主似乎对老张十分信服,连忙点点头。

说完之后,老张就不再言语,反手取出了一把长枪,跟随着大部队前进。

整支队伍拉成的两百米的横列前端很快进入了毒沼之中。

他们就像是一小块斑点,逐渐地被淡绿色的毒雾给吞噬。

消失在外边领主的视线中。

进入毒沼区之后,面前的景物又变得不同了,能见度要比他们想象得更高。

这就说明了笼罩整片沼泽的毒雾主要是为了掩人耳目。

遮挡来自外部的窥视。

沼泽内遍地泥泞,地面潮湿、土壤黝黑散发着酸腐的气味。

大家都不敢尽情地呼吸,虽然毒雾不再影响内部的视野。

但是它依然无处不在。

因为他们每一次的呼吸都能感觉到咽喉的刺痛。

甚至还出现了微弱的眩晕感。

为了节约开支,绝大多数领主购买的都是三阶的抗毒药剂。

根据一些进入过沼泽外围的“狗大胆”领主所说,其中的毒雾正好是三阶。

可事实上三阶抗毒药剂依然有些压不住毒性。

但是大家都已经进来了,自然没有这么轻易就离开的道理。

于是所有人都主动降低了呼吸频率,这样能够降低毒雾对身体造成的负面影响,别说是这么两千多号人了,就算是两千多头牛马同时呼吸都能搅动气流,此时,上方的淡绿色雾团就在缓缓涌动。

毒沼内一片寂静,只有汩汩的清浅水流声传来。

一些领主派出了麾下的狼骑兵和暗夜女猎手充当斥候。

在泥沼地形中,无论是草原狼还是黑豹都比普通的马匹更加灵活。

大部队正缓缓地移动着,每个人都用警惕的眼神打量着周围。

地面泥泞难行,停留的稍久一些双腿就会缓缓下陷。

很快,他们就看到了外界传闻的遗迹废墟。

——一排排参差不齐的残垣断壁矗立在地面上。

表面早已附着上了一层厚厚的泥垢,生长着墨绿色的苔藓。

看到废墟之后,众人的心中顿时大喜,仿佛看到了寻宝的希望。

每隔一段距离领主们还能在沼泽内发现一头小炎魔。

大部队就这样深入沼泽五六百米远。

直到先行派出的狼骑兵和女猎手斥候遭到攻击,派遣出斥候的那几位领主看到了相应的提示之后向大家通报,这才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

可惜,如此庞大的队伍却没有一个统一的指挥者。

各自为战的局面几乎已成定局。

就连遇袭消息的传递都无比地混乱。

前排那些率先得知消息的领主往后退去。

中间那些领主进退不得。

最后边的领主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有人呐喊,有人发送私聊,还有人直接发到了【区域频道】里。

等到后排的领主反应过来的时候,前方已经遭遇到了攻击。

他们前方的雾霭变得凝实至极,就像是一道雾墙迅速地向着众人压来。

谁也不知道雾墙的后边究竟藏着什么东西。

“咻咻咻!”

很快雾墙就接近到百米范围之内。

伴随着破风声,足有上百支的弩矢从雾墙里激射出来。

紧接着就是数十枚血红色的魔法弹。

这些攻击整齐划一,显然是有备而来。

厚重的雾霭被气流的轨迹荡出了一些缝隙。

从这些缝隙里,露出了一个个遍布红鳞的身影…

这些远程攻击很快就命中了前排。

横列两百米长的大部队就像是一块方形的活靶子。

“噗噗噗!”

“嘭!”

“轰!”

“呃啊!”

弩矢穿透战甲的脆响、入肉的闷响,以及魔法弹炸开后的轰鸣,在前排响彻。

伴随着这些声音的,还有凄厉的惨叫和痛呼。

人类最大的恐惧来自未知。

淡绿色的毒雾墙阻碍了他们的视野,让他们无法判断敌人是谁、数量又有多少!

大部队中开始出现了稀稀拉拉的远程反击。

或是箭矢或是魔法。

只可惜因为缺乏统一指挥的缘故,这些远程攻击难成气候。

大部分领主勉强还能保持镇定。

毕竟也降临过来将近一个月了,历次的挑战和诸多的战斗多少也让他们具备了一些面对危机的胆气。

不过依然有一小部分胆小的领主竟然试图后退准备逃之夭夭。

抱团能够让领主们实现战力的升格。

但是在缺乏指挥和作战纪律的情况下,极为容易产生溃败。

尤其是队伍中一旦出现了逃跑者的时候。

这些逃跑者会让队伍变得混乱,好不容易凝聚的战意也会迅速消失。

就在队伍逐渐混乱的时候,后方也出现了情况。

那些淡绿色的雾霭就像是神秘的幽灵。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后方也出现了厚重的毒雾墙!

伴随着毒雾墙而来的是一支支代表着死亡的投矛。

队伍后方又是一阵鸡飞狗跳!

所有领主都知道,他们包围了!

由于雾墙对视野的阻碍,他们无法迅速地观察到敌人的踪迹和数量。

但在退路消失之后,大家的战意反而被激发了起来。

向前有敌人,向后还有敌人!

前后皆无路,只有拼死一战了。

于是领主们自发地分为了两拨,分别向着前后雾墙发起了攻击。

各种弓弩手和法爷们率先发威。

箭矢、弩矢和魔法弹激射而出,声势要比雾墙内的攻击更浩大。

正所谓乱拳打死老师傅就是这个道理。

人数优势在这里,当所有人都开始放手一搏的时候,汇集起来的攻击强度也是很可怕的。

不过在雾墙一直在推进当中。

直到众人发起有效的反击时,前后雾墙都接近到了三十米范围内。

这个时候,一些三阶法爷开始发威。

三阶群攻魔法纷纷施展出来。

毒雾沼泽内顿时异象丛生。

天空中浮现红色的魔法阵,火雨魔法洗礼着大地。

数十道青色的弧形风刃横扫而出。

大地震颤,地面或是隆起或是凹陷。

一根根藤蔓野蛮生长,就像是一支支触手插进了雾墙里。

浑浊的水浪化作浪潮冲刷而去!

这些都是各系法爷的杰作。

在这种环境下,又以火系魔法的效果最为出众。

无论是火球、火雨还是火龙卷,都能将毒雾给蒸腾掉。

这些火系魔法刮刀,轻而易举地就能将雾墙给切下一块。

一大片伤害数值密密麻麻地冒了出来。

魔法洗礼之后,那些近战士兵、狼骑兵、女猎手们就发起了突击。

与此同时,雾墙内的那些红鳞狗头人战士也举着骨盾或是藤木盾发起了冲锋。

“叽叽叽!”

这些红鳞狗头人叽叽乱叫着快速移动。

手中的简陋的自制盾牌上都插上了一两支箭矢,还有魔法弹炸开后留下的裂纹,有不少狗头人战士的身体上都插着一两支箭矢。

不过它们体外的红色鳞片十分坚韧,箭矢插入不深,基本都不影响行动。

这些红鳞狗头人战士要比一般的地穴狗头人更加高大,也

给奶头和下面抹春药 校花被绑在公共汽车上调教 热门小说 第1张

要更加强壮。

它们头角峥嵘,身后还有一条带着尖刺的尾巴。

虽然叫作狗头人,可是它们却不像狗。

反而有几分龙类生物的凶威。

前方三百多头红鳞狗头人战士直接发起了冲锋。

在它们身后的雾气中,那些红鳞狗头弩手和红鳞狗头人先知纷纷将趴在地上,减少受击的同时,进行着快速地还击着。

敌我数量悬殊,远程力量的角逐就变得极为重要。

在这样的情况下,那些红鳞狗头人战士都做好了必死的

给奶头和下面抹春药 校花被绑在公共汽车上调教 热门小说 第2张

准备。

它们每多为后方争取到一分钟的时间,劣势也将缩小一分。

在红鳞狗头人战士发起突击的时候,后方的鬣蜴人战士也发起了冲锋。

这些家伙就像是一只只大蜥蜴,爬行速度极快。

刚才投射来的战矛也是它们的杰作。

现在它们的手中还抓着一支战矛,双手抓握着对准前方。

加上那快速爬动的下肢,泥沼都无法阻止它们的行动。

就这么端着战矛对着后方的领主们冲了过去。

在这些鬣蜴人的后方,还有一两百只的泥沼鳄紧随其后地爬动着。

一场激烈的战斗就此展开!

沼泽内的动静也引起了外边围观的领主们的注意力。

即便站在毒雾沼泽外数百米的地方也能听到从中传来的呼喝声、惨叫声。

以及能够掀起气浪的爆炸声。

笼罩在罩着外边的淡绿色毒雾都剧烈地涌动了起来

外边的【区域频道】里得知了遇袭的消息。

一时之间议论纷纷。

却无人再敢深入其中。

在利益之上的潜规则下,大家都本着“干架你上,吃肉我来”的原则。

只有脑子打铁的人才会在打得不可开交的时候进去插一腿。

这要是运气不好,只怕是一进去就凉凉了。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江怡带着一个小队的战士赶到了毒沼外围。

她让其他小队去剿杀小炎魔,特意留下一支小队陪她盯梢。

毒雾沼泽内的动静让她有些担心。

除了宗慎之外,没有人比她更了解内部的情况下。

但是她能做的并不多,除了时常打开【区域频道】看看毒沼内领主发出的消息之外,就是待在外边观望了。

战斗持续的时间比她想象的还要久。

大半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从中传来的声势变小了一些,而且明显渐行渐远。

这说明领主们竟然逐渐打入了内部。

期间也有数十位提前准备了抗毒药剂却没有抱团的心机领主进入到毒雾沼泽内,却再也没有出来。

江怡精神紧张的捏住了通讯水晶。

准备等到那些领主推进到沼地深处,或是战斗的声势消失的时候,再向宗慎进行汇报。

战斗又持续了半个小时,开始陆陆续续有数十位领主带着残兵败将退了出来。

这些领主们身形摇晃的刚离开毒雾范围,就立刻被围观的领主们给围了起来。

外边围观的一些领主想要对他们趁火打劫。

但是更多的领主却更关心毒雾沼泽内部的战况。

他们甚至主动为这些离开毒沼的领主提供了能够恢复状态的药剂!

喜欢领主求生:从残破小院开始攻略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