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被绑在公共汽车上调教 涨精装满肚子上学体育课

“夫子大驾光临,长安衙门真实蓬荜生辉呀!”

长安衙门前,墨顿热情的将李夫子迎接入内,李夫子乃是他的授业恩师,虽然如今回归儒家,但是墨顿对其并没有丝毫的芥蒂。

李夫子哈哈一笑道:“大人莫要折煞李某了,今日前来不为私事,而是为了公事而来,百年大计,教育为本,如今长安城虽然兴办了不少小学,但是依旧有不少学子难以上学,墨大人曾经在墨家村实行义务教育,不知道长安城是否同样效仿墨家村,推行全民义务教育。”

墨顿闻言顿时苦笑道:“夫子未免太过于为难学生了,长安城人口百万,适龄入学的学生至少二十万,要是实行义务教育,恐怕立刻会把长安城拖垮。

李夫子冷哼道:“难道墨家村就不费钱,长安城的百姓就费钱了,墨大人如果厚此薄彼,恐怕不能服众吧!”

墨顿顿时一滞,深吸一口气道:“墨家村的义务教育乃是夫子一手创办,具体情况你最清楚,哪怕一村之人,也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完成的。”

李夫子闻言叹息道:“我知道你有困难,然而如果连你都办不到,恐怕老夫生前再也没有机会看到这一天了。”

墨顿看到李夫子的心酸样子,顿时心软道:“长安城可以大力扶持教育,学生可以保证,只要学生在的一天,长安城可以至少拿出一成赋税投入教育。”

“一成赋税!”李夫子不由呼吸一滞,长安城乃是大唐都城,更是天下经济重镇,一成的赋税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不过学生有要求。”墨顿郑重道。

“墨大人尽管直言。”李夫子话不犹豫道。

墨顿道:“学生准备在衙门成立教育署,专门负责长安城教育管理,如此一来,衙门方可有利于拨款,还请夫子担任。”

“教育署!”李夫子怦然心动,当下毫不犹豫道:“老夫义不容辞。”

墨顿微微一笑道:“除此之外,关于教育内容可不能单单学儒家四书五经,毕竟长安城投入这么多钱,可不是让他们都当手无束鸡之力的书生,而是要全力更好的为长安城培养所需的人才。”

李夫子顿时眉头一皱,如果墨家子依此要挟让学习墨家学说,那恐怕将会引起轩然大波。

然而却没有想到墨顿却出乎意料的说道:“夫子必须要保证,长安城无论是教育署名下的学校和还是私塾,必须学习儒学和算学。”

“算学!”李夫子不由一愣,不敢置信的看着墨顿,他没有想到墨顿的要求不是墨学,而是算学。

墨顿点头道:“当然,算学可是儒家六艺之一,国子监就有算学,难道私塾都不能学?而且算学乃是百姓日用必须之学,于国于社会皆有益处。”

李夫子顿时苦笑,世人皆知墨顿曾言,墨学的基础乃是数学,如今墨顿将数学提升等同于儒学的地步,虽然说有私心,但是却让人挑不出毛病来。

墨顿也知道此举或许会有非议,略微思索道:“作为回报,教育署可以为长安城的所有的小学和私塾提供教材,如此一来,既方便管理,学生也只需缴纳束脩即可,这样夫子的利益并没有受损,学生的负担大大减少,学子入学的积极性大增,先免费书籍,距离夫子的义务教育又进了一步。”

夫子顿时怦然心动,不得不说,墨顿提出的免费提供教材的确是良策,至少他们踏出了义务教育的第一步。

“恐怕很多私塾不愿意吧!哪怕是明面上愿意,私底下也会阳奉阴违。”饶是如此,李夫子依旧头疼道,他可是知道那些老夫子是何等的固执,哪怕是一点有利于墨家,他们恐怕也暗中阻挠。

“不愿意?”墨顿冷哼道,这很简单,从今年开始,所有的秀才考试恢复君子六艺,四书五经和算学必考,一门不合格直接淘汰,墨顿可是知道后世的高考指挥棒是何等的灵验。

李夫子不由苦笑,墨顿此招的确是极为毒辣,一旦秀才考试算学必考,哪个私塾不学数学将会立即被淘汰。

“当然此计也不过是权宜之计,日化教育署也必须加紧兴办公立学舍,培养专业教师,淘汰那些顽固的夫子,日后教育一脉未尝不能成为新的百家,就看夫子有没有这个雄心了。”墨顿悄声蛊惑道。

李夫子豁然一震,在此之前他一直认为自己是哪怕和儒家格格不入,但是依旧认为自己是儒家之人,然而他从来没有想到自己能够新创一个新的百家。

“李泰创立地理一脉,墨五创建生物一脉,老夫未尝不能在教育之中创办教育一脉,凡天下人皆入学舍,诸子百家皆

校花被绑在公共汽车上调教 涨精装满肚子上学体育课 热门小说 第1张

在学舍教授。”李夫子眼中精光直冒,这一刻他终于找到了自己的道。

李夫子找到了自己的理想,又拿着钱,心满意足的从长安城衙门离开,而祖名君却气势冲冲的冲到了墨顿的面前怒吼道:“你这个破户曹谁爱当谁当去,老子是不当了,这才多长时间,你竟然把长安城的钱都花完了,原本我准备留下来一点备用,结果你又都给了李夫子办学舍,接下来怎么办,喝西北风么?”

墨顿看到祖名君到来,不为所动的说道:“李夫子可是承诺了,日后长安成的学子必修儒学和算学,秀才考试亦如此,你要

校花被绑在公共汽车上调教 涨精装满肚子上学体育课 热门小说 第2张

是不愿意花钱,你可以现在就去找李夫子把钱追回来。”

“长安城学子必修算学!”祖名君顿时瞪大了双眼,不敢置信的看着墨顿。

“不信,你现在就可以去问李夫子。”墨顿挥手道。

“信,当然信!”祖名君顿时喜不胜喜,墨顿自然不会骗他,他顿时怦然心动,如果长安城的学子必修儒学和算学,那算学一脉腾飞岂不是计日可待。

“那你这个户曹还当不当,不当我就另请高明了。”墨顿一摊手道。

祖名君连忙点头道:“当,当然当!”

如果他当户曹,定然会优先保证李夫子的经费,要是换个人,恐怕李夫子的学舍能不能办起来也不一定的,更别提让算学发扬光大。

“那户曹没有钱了怎么办?”墨顿追问道。

祖名君脸色一狠道:“下官这就追查那些偷税漏税的奸商,务必要将他们将偷税补交上来,不,还有重罚他们以儆效尤。”

看着祖名君干劲十足的离去,墨顿满意的点了点头,有天下最为精通算学的祖名君担任户曹,他相信长安城那些偷税漏税的奸商没有人能够逃过祖名君的眼睛。

喜欢墨唐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