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动木棒动得好快 我做错一道题就他们C我一次

网络的力量如同往常一般强大,或者说明显是越来越强大。

尤其是在宁为很久没有发过微博,突然发出的这条微博内容还足够劲爆的时候。

不管是利用三维硅通管技术研发CPU这种大型微集成电路,还是开发属于华夏的操作系统,都是绝大多数人期望看到的内容,更可怕的是,宁为还在微博上向不特定公众征求对未来操作系统的期待。

对于行业外的网友来说,这种期待完全可以不受任何专业思维的束缚,只需要开脑洞就够了,几乎瞬间就点燃了无数人的热情。

“我觉得未来的操作系统应该钢铁侠实验室里那种,立体的操作界面,简单的语音跟对话就能随意控制大小跟细节,完全不受电脑屏幕的束缚,那样就感觉很酷。”

“对于设计狗来说,我希望未来咱们的操作系统能对我们更友好一点,最好能各种软件都能全面兼容,尽量少出现各种乱码的情况。如果让我不负责任畅想的话,最好是那种我跟它聊聊需求,它就能帮我干活那种操作系统。嗯,没错,我希望三月就是未来新操作系统的语音助手。”

“未来操作系统?那还能用操作系统来形容吗?必须是最简单的互动方式啊。语音、手势操作是必须的,最好还能看懂我的心情,最好还能自己帮我找各种需要的资源,简单来说,我往沙发上一躺,我想要啥,说一句,我的电脑就能全给我准备好了。”

“作为非自身程序员,我来提点意见。我希望咱们的芯片搭配操作系统可以做成模块化的,更具体就是微内核、高度兼容、高度模块化、接口统一那种,主推各种个性化设置。如果可以的话,还能自带工作、休闲娱乐自主切割功能。最好是能多端协同化操作,这点苹果做得就很好,值得学习。”

以上都还是比较靠谱的,还有直接开脑洞的。

“宁教授能不能设计一个黑客帝国里面那种操作系统,能欺骗我感官那种,就好比哪怕我喝的是尿,但是到了我嘴里呈现出的也是82年的拉菲味道。哪怕我的女友196斤,但我眼里她还能比小甜甜身材更完美……”

很难想象给出这样评论的人到底经历了些什么。

“我堂堂大华夏为什么要学微软?既然是面向未来的操作系统,应该是面向新场景的。什么是新场景我就不再赘述了,懂得应该都懂。但我要打个比方,比如说咱们可以把未来的个人电脑设计成人形,或者说仿真机器人,就是《西部世界》里那种看上去跟真人没差那种,最好还能接受私人订制,这样使用起来比较方便,更舒服,还更有使用欲望。至于操作系统就是这些未来电脑的灵魂,我偏向于那种能让我予取予求的温顺型性格。我保证这东西做出来,立刻砸了我刚买的i12!”

好吧,这评论着实让人一言难尽,但也有很有想法的评论。

“结合一下最近三月人工智能说说我的想法啊。首先,在强人工智能时代,未来操作系统肯定要具备一定智能性的,但要符合我这么一个生物狗的期待,我觉得应该具备以下特征。”

“首先鉴于生物的生存目标,我觉得智能型操作系统具备百分之百代码自更新功能,完全放弃其边界性,能包容一切,怎么说呢,相当于智能型操作系统已经有活下去的动力,它们会自发为了人类的审美而进行安全性跟易用性方面的升级。”

“其次,支持软件工程领域的层层升级。具体就是我们的操作系统可以创造一个自组织,且互相联系的生态系统,软件系统可以自给自足,不需要人类再给予支持。这种复杂系统的集体智慧可以不再受到人类的理解能力所限制。比方当系统监控到自身出现某个漏洞,会立刻进行在线自行修复,第一时间隔绝漏洞。”

“再次,智能型操作系统应该拥有着层级控制的结构,主服务器拥有着最高权限,向下单体控制单元则是完全分离式的,简单来说就是层级模块式分布,用户在可以针对自己的需求进行选择。比如主要用来打游戏,就可以选取游戏部分,用于工作的设备,就选取最适合各自工作的模块,在各个专业层面做到最为精简……”

……

宁为一条微博,完美诠释了什么叫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无数对于未来操作系统的意见开始在微博评论区下方汇集,已经不止是想象力的比拼,许多各个不同专业的大佬们,都开始针对自家的专业对未来的操作系统提出对华夏自主操作系统的期待。

宁为发这条微博是傍晚7点03分,到了晚上八点,便已经有了7000多条评论。

即便刨去一些无意义或者对他人想法表示赞同的评论,正儿八经发表看法的也有一千多条评论。这绝对是属于一个很夸张的数字了。

从这一点大概也能看出网友们对于自家的操作系统还是颇为期待的。

当然这些评论宁为并没有一条条的去看,有三月在可以快速将其中重复、相近、搞笑、无意义又或者太过脱离现实的建议剔除掉,留下那些的确有启发的想法。

从宣传的角度来说,这个效果绝对是达标了,甚至可以说是极好,尤其是不花一分钱#华夏自研芯片、操作系统#这一话题就直接登陆了热搜榜。

这让在机场便看到这条消息的严明颇为无语……

消息是微博主动推送来的,严明做了设置,宁为的微博有动静,都会第一时间推送给他。

显然这波宣传效果已经好到让他都忍不住想要蹭一波热度,可惜的是现在公司还没要针对这两个项目展开讨论,在确定真的要投入这两个项目之前,他还真不方便直接在微博上跟宁为互动。

不然这边他跟宁为互动的很快乐,回头将这个拿到会议上探讨就要考虑这个互动造成的影响了。说白了,本来可以理性讨论的问题,就有了种他在逼迫大家做决定的感觉,这显然不利于团结。

更可怕的是,如果他跟宁为互动了,这个方案还是得不到足够的支持,就更为尴尬了。对于一些小企业来说这都是小事,但对国际性大企业来说商誉真的很重要。

很多华夏企业也就靠着商誉估值才能让资产为正了,甚至高科技企业也是如此。

“哎……”重重的叹了口气,还在候机的严明开始发散自己的关注点,毕竟越看宁为的微博影响力,便越觉得揪心。宣发层面来说宣布效果从来都是递减的,可惜了……

关掉微博,点开了微信朋友圈,突然刷到一条消息。

“又一位菲尔兹奖获得者卢卡森·弗兰德以被证明与华夏时间今天下午三点去世,愿逝者安息吧。”配图是九十年代卢卡森·弗兰德获奖那年数学家大会之后的合照,那时候看上去还很年轻的卢卡森·弗兰德被特别标注了出来。

说来其实挺惭愧的,严明知道这位数学家也是因为宁为。

当年宁为跟卢卡森·弗兰德的冲突,让他专门去了解了一下这位数学家的生平。也让他知道了卢卡森·弗兰德在理论数学界的影响力。

当初宁为跟卢卡森·弗兰德的隔空交战,也曾让严明感觉心潮澎湃。

只是没想到这人说走就走了。

想了想,严明还是截了张图,在微信里发给了宁为。

怎么说呢,随着卢卡森·弗兰德离世,两人的恩怨也算是画上了一个句号。严明觉得有必要告知宁为一声。

……

“卢卡森这就去世了啊?”

看到严明发来的微信消息,宁为的确还挺感慨的。

这条消息又让他想到了江大临近毕业时大家的聚会,想到了那位《数学年刊》主编康纳森给自己写的信,想到了特别社会的鲁师兄……

当年这位老人家在NS方程这个问题上给宁为上了生动的一课,他还了那位老人家两剑。真要说起来这位数学家晚年名声扫地跟他有脱不开的关系。

不过从理论上说,宁为并没有做错什么。

从头到尾他都只是被动的捍卫自己的成果。

现在看到这条消息,宁为一时间也觉得无话可说。

怎么说呢,毕竟是一位曾经的研究被用在教学课本里的数学前辈,突然去了还是让人有诸多感慨的。

还是想说点什么的,不过想到这位大佬较真了一辈子的难题最终被三月解决了,解决问题的荣誉还被强行安在了他身上,突然又觉得他似乎说什么都会有那么点炫耀的意思,干脆作罢。

“弗兰德先生,你安心的去吧,数学的未来交给我们了。”

以此缅怀了一位数学家的曾经,宁为便放下了这件事,毕竟两人之间关系可算不上太好,而且人总有那么一天的,无非有人早些,有人晚些……

更别提他现在还有些很重要的事情要解决,为未来的三维硅通管技术CPU的指令集做一些准备工作。

从0开始设计一个指令集,需要先规定指令集跟指令集编码,让每个指令能有条不紊的划分为几个阶段来分布执行。用人话说便是要用一个个指令结合硬件语言,让计算机硬件知道如何处理数据转移跟流程控制。

说起来简单,但其实很复杂。

比如要拟清特定功能逻辑电路之间的逻辑关系,要做到尽量完美、高效……

这本就不是一个人能完成的工作,当然宁为也没打算一个人来完成,他要做的依然是把框架或者说大方向做好。但这也是极为消耗脑力的工作,让他也没空去关注别的信息。

对于宁为来说,他早已经习惯了打有准备之仗。牛皮已经吹出去了,接下来开始真要做事的时候,他总得拿出些东西才能让所有人都信服。

……

毫无意外的,宁为的微博快速传递到了推特上。

自从宁为在微博上吐槽元宇宙那次开始,就连华尔街都开始关注起这位公认科技奇才的微博。而且还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愈发关注,而当宁为在微博上大型科普五年移民百万人上火星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到最后被证实所谓的科普只是一次世界上最大规模图灵测试的时候,基本上所有华尔街的大佬都开

电动木棒动得好快 我做错一道题就他们C我一次 热门小说 第1张

始注意到宁为的微博。

没办法,如果说美股是全球最成熟也是含金量最高的股市,那么美股中的科技股是任何投资者都不能忽略的。苹果、谷歌、脸书、微软、IBM、甲骨文、英特尔、高通……这些掌控了全世界最新技术的高科技公司直接支撑起了美股的半壁江山。

宁为发的微博内容,很多时候甚至能直接影响到这些公司股价的走势。比如三月利用宁为的微博直播送给这些大型科技公司三维硅通管射频芯片的时候,高通跟英特尔的股票几乎是应声下跌。

这曾是以萨克勒老先生为代表的许多大人物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他们也想过许多办法来限制这件事的发生,甚至督促谷歌放弃了资助编委会将宁为的论文编写成教材,但一系列的举动都没能解决问题。

如果放了往常,既然解决不了问题,可以换个思路尝试着解决惹出这么多问题的人,但很显然这条路也不太行得通。尤其是在宁为几乎放弃了所有出国沟通机会,一条心呆在华夏干自己的情况下,鞭长莫及啊。

在加上这人砸钱都没法收买,就更让许多人崩溃了。

更烦躁的是,这家伙在海外没有任何资产,几乎没有任何措施能这个年轻人投鼠忌器。

想往宁为身上泼墨水这种事也不是没想过,但这家伙虽然年轻,但每天几乎都是呆在学校里面,每次听到这个名字,只有解决了某个

电动木棒动得好快 我做错一道题就他们C我一次 热门小说 第2张

世界性难题,突破了某项技术桎梏,这种人如何拿捏?唯一的桃色新闻还是宁为参加STOC大会时跟雪国公主的几张合影,可惜的是,宣传这玩意儿,根本不会损伤民众对他的印象,反而会让许多人觉得这个家伙很酷。

当然,这也并不代表着对面完全放弃治疗,不再想办法。比如一段时间以来,宁为早已经被西方媒体描述成了一个疯子科学家,在许多民众眼中,宁为就是那种不顾全球人类死活,研究人工智能,未来很可能会搞出天网毁灭人类的终极大反派。

效果也是有的,起码宁为在国外普通民众眼中的形象的确成了那种反派科学家。但很快大家便发现,这种宣传虽然说成功让许多人对宁为印象不佳,但也仅仅只是针对他万恶的人品。

这种宣传模式反而让这许多人一边各种声讨宁为的邪恶,一边又深受宁为发表的许多关于各类科学方面言论影响,甚至因为宁为的言论而改变对市场预期的判断。

这就很可怕了。所以最终大家也发现了似乎选择冷处理才是最好的方式。所以很长段时间,宁为这个名字都成了各大资本掌控媒体的禁忌。随便宁为在华为怎么闹腾,大家都不提才是最好的。

但互联网的记忆力太强大了。

只要出现过,就没法忘记。

尤其是人人都是自媒体的年代,即便大媒体不提,但是脸书跟推特不可能把每个人都封禁了,私域流量虽然并不上公域,但一旦裂变传播起来,还是很可怕的。

之前一段时间,媒体不在提这个名字,确实有用。

因为宁为在忙着建设宁班,忙着学习跟梳理物理知识,并没有闹出什么大动静。在华夏大火了一把也不过是因为做了些宁班的宣传视频。

但即便只是几个视频,也曾经在脸书上惹起一阵热议,毕竟那些视频几乎把美国那些百年名校挨个鄙视了一遍。

好在这些也就是激起了许多学生的愤愤不平。

大媒体不去理会,很快便也被其他热点转移了注意力。

然而接下来突然公布Java的漏洞,却是让宁为又在业界刷了一波脸,这次影响范围更大,也让那些跟Java息息相关的高科技企业又一次被误伤,比如谷歌、比如甲骨文……

但那一次因为基金会的快速反应,终究还是顺利解决了问题。

但今天的情况又不一样,宁为主动跳出来要做面向未来的芯片跟操作系统了。

换了个华夏人说这种话,大概率就是让人笑笑,然后快速掠过,但说这话的人不一样。毕竟宁为可是传说中电影里那种终极反派科学家。虽然说这货是个疯子,但是水平很高啊……

一个全新的芯片制作工艺,都是闷声不响的就发明出来了,这次如此高调的宣布要做芯片跟操作系统,成功的可能性似乎很大。

很吓人,也让许多人很烦。

这人就真的不能低调些吗?

也让许多人看到了机会……

真的,宁为啊宁为,弗兰德先生故去难道你就没有半点自责?

如果不是你的打击这位大佬级数学家说不定还能再活十来年呢……然后你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面对一位数学家的逝去不说两次便也算了,还如此高调的搞事情……

如果以人类最淳朴的感情来定义好人跟坏人的话,毫无同情跟同理心,绝对就是道德败坏的坏人,特征完全符合了……

喜欢科技之锤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