么公在快点好舒服好爽 老师太大了~轻一点漫画

项心慈觉得这些人莫不是吃饱了没事,他们该不该死与她有什么关系,她一个无权无势的人能决定她们生死!

叶悠等了片刻没有等来说话声。

江二公子立即再次叩首。

叶悠见状只能跟着请罪。

两人像比赛一般,你争我夺,你磕罢我跟上,唯恐落后。

周围的人看到瞠目结舌,这两人……

林无竞看向夫人。

柳雪飞心里渐渐有些没底,时间太长了,再这样恐怕要出事:“夫人恕罪,下官等人扰了夫人看戏,下官以后一定谨言慎行,如果夫人没什么事,我等先行告辞……”

项心慈的视线放在舞台上。

林无竞见状,视线也慢慢回到舞台上。

柳雪飞等了片刻,随即吐口气,一点点后退,示意叶悠跟上,两人退了出去。

江二公子也不是蠢的,见柳雪飞等人走了忠国夫人并没有任何表示,便知道忠国夫人懒得搭理他们。

若是换成任何一个人这样无视他,他定然心中不忿,事后报复,但此人是忠国夫人,昔日喜欢抄家灭祖的前皇后,有人说她和先皇一样,可能都有点问题。

江二公子心里生不出一丝不忿,只想躲得越远越好,谨慎开口:“下官不敢污了夫人的眼睛……下官告退……”

看戏的众人见演戏的已经退场,顷刻间,有些茫然,就这样结束了?他们还什么都没有看出来。

至于夫人没理会两个头磕破的人,但那不能说明忠国你夫人不好,贵人们哪个是平易近人的。

而且当务之急是他们呢?他们是继续坐下来看戏,还是赶紧离开?

雷声照亮了外面的天幕,跪着四顾茫然。

林无竞挥挥手,让他们散了。

“谢主隆恩(谢夫人恩典)(谢皇后恩德)——”五花八门的称呼此起彼伏,众人心里顿时有些慌,是不是高呼错了?

项心慈依旧坐在位置上,手指打着拍子,听着台上的一幕幕精彩对白。

林无竞肯定点头,赶紧散。

……

马车内,叶悠处理好头上的伤,缠上绷带,问

么公在快点好舒服好爽 老师太大了~轻一点漫画 热门小说 第1张

出来心里的疑惑:“柳姐姐,那真是忠国夫人。”

柳雪飞将药箱盖起来:“你不是见礼了,没见过忠国夫人。”

叶悠神色有些恍惚:“不曾,第一次见,夫人长得真好看……”

柳雪飞没有否认:品性和容貌无关。

“传闻中国夫人十分美艳,我觉得一个人再漂亮能有多漂亮,想不到……难怪先……”

柳雪飞想起她第一次出现在众人面前时,的确惊艳了不少女子:“不要随意议论夫人。”

“我知道,我不会说的。”刚才一刻钟足以让她见识到忠国夫人除了容貌,还不好相处,就是不可一世的江二公子听到忠国夫人的称号也吓得脸都白了,还不得不磕头。

她一直想要的,忠国夫人能轻易办到,叶悠想到江二少怂的不能再怂的样子既解气又悲凉。

她怎么才能让江二少当面向余姐道歉:“柳姐,您说如果我们把江二少做过的事告诉忠国夫人——”

“不可!”

“为什么,忠国夫人也是女子,如果她知道江二少爷所作所为,一定会为我们主持公道!”

柳雪飞看着她:主持公道?“凭什么?”

叶悠被看的越来越没有底气,想起入职前她听家人说起过忠国夫人,忠国夫人甚少管人现实,还极其自利,没事不要凑上去,更不要想着利用她,否则会给家里带来麻烦。

叶悠收回目光:“是我莽撞了。”

柳雪飞神色也好了几分,她今天点破她的身份就是冒险之举。

叶悠听着车外的雨声,思绪又沉了下来,她及时才能给姐妹们讨回公道,但又忍不住想到今天看戏的忠国夫人身上,突然到::“这样的天气,忠国夫人怎么出来了而且还是来外面看戏,我记得聂大人轻了很多首屈一指的戏班聚集在山庄内?”

柳雪飞也在想这一点,这样的天气不适合出门才对,而且忠国夫人出来能做什么?听戏?“告诉你不要提,怎么还提!”

叶悠立即垂下头。

“行了,你今天怎么会和江二少爷起冲突,我不是说了,从长计议。”

“她算什么江二少爷,江小侯爷只要活着就不可能让他如愿!”

柳雪飞却不乐观:“江小侯爷这么多年都没有生下孩子,腿又有疾,侯府这两年转而扶持江二少爷,未必没有另一重心思。”

叶悠闻言,更恨:“那我们怎么办!不沉现在动他以后岂不是没机会了!”

“你还说,你这次多冲动不知道吗!”

“我……就是看到他一个人在那儿,想给他个教训,什么东西,自视甚高实则猪狗不如,竟然沉职务之便对小薇姐……”

柳雪飞何尝不知道,否则她今天也不会出面保下叶悠,叶悠真以为江二少不敢对她动手。

叶悠急忙道:“柳姐,你也听到他盛怒时怎么评价朝廷女官了,等我回去向上面举报他,他别说升官了,现在的位置也不一定能保的住。”

“你以为这点事能动摇他。”

叶悠闻言快哭了,心里的焦躁比额头上的伤还痛:“那怎么办,一直从长计议什么时候是个头!小薇姐几次寻死,如果再看不到公正的结果,小薇姐恐怕……”

柳雪飞安抚的拍拍她,突然道:“其实,你说不定歪打正着了……”

叶悠不解的看着柳大人,什么意思?“……”

柳雪飞道:“你回去后不是告状,而是将江大人对大梁政策出言不逊被忠国夫人听到了这件事告诉上峰,还要透露出忠国夫人非常不悦,你是怕江大人此举给粮草司带来麻烦,特意告诉上峰,而不是揭发他丑行明白吗?”

叶悠恍然:“我懂了……”随即又有些悲凉,那些一丘之貉的官员,虽然皇上再三重申不可歧视女官,但到了下面,他们连城一起,故意为难,上行下效,告到上面也只是睁只眼闭只眼,还让她们不要小题大做、说她们心思敏感,没事找事。才纵容出小薇姐的事。

喜欢黑莲花女配重生了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