俯首称臣校园HI车 男友室友个个如狼似虎

在石场没感觉,回到开石棚内才发现人比白天还多。大棚内点亮了铜灯,铜灯内灌注的不知道是什么魔兽熬制的脂肪,火焰明亮,外城一成淡淡的蓝芒,有了这层蓝色光芒保护,就不会伤害到眼睛了。

平时开石棚内的人也很多,但是不会像今天这样多,大家都涌到开石棚内,毕竟,很多人白天杀魔兽、赚钱、修炼,晚上休息的时间,是为了来赌石坊一展身手的,看别人开石,浪费的是自己的时间,但是今天情况不一样,邓西宁大师来了。

邓西宁大师是《汨罗古城》最年轻的一位赌石大师,今年才45岁,别看年轻,赌石一道的造诣已经不逊于老前辈了。

他独门赌石术堪称一绝,很多赌石,只要上手,他就能大致清楚里面是有物还是无物,准确率高达35%,很多世家想聘请他工作,连卢家这样的霸主都发出了邀请函,但是邓西宁都拒绝了,他喜欢独来独往,为人孤傲。

邓西宁每个月出现在赌石坊1-2次,基本上每次都能开出物品,很

俯首称臣校园HI车 男友室友个个如狼似虎 热门小说 第1张

多人都很期待邓西宁的出现,看他开石,能学到很多东西,不过,有时候邓西宁也会带着买下的赌石离开,去居住的地方开石,外人就看不见了,让不少人遗憾。

上个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邓西宁没有出现在赌石坊,这是这个月的第一次,一口气买了5枚赌石,自然而然引起了玩家们的围观,要知道,平时,邓西宁都是买2-3枚赌石的,他自己经常对人说,赌石赌的是十万分之一的概率,而不是数量,买再多,也只是那十万分之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的废石,没有意义的。

他是不赞同用数量去堆积概率的做法,认为纯属浪费钱。兵在精不在多,5枚赌石对别人来说,自然是少的,但是对邓西宁来说,却是很多了。

自己违反自己的规则,必然有原因,事出反常必有妖,玩家们都很好奇,很期待邓西宁能开出什么惊天之物。

刘危安听见周围玩家的议论,来了兴趣,暂时不忙着开石了,他刚刚挤入人群,就听见一片惋惜的声音。

开石台上,开石师傅一脸沮丧,表情不好看,台子上,一对碎石头,石皮很薄,可见开石师傅很小心,但是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

“已经是第三块了,依然空空如也,邓西宁大师今天算是走眼了。”边上一个玩家小声道。

“也没什么奇怪的,前面三块,都是赌性很低的赌石,应该只是邓西宁拿出来试试水的,真正看好的是后面两块,没看见邓西宁大师表情平静吗?人家一点都不在意。”

“嗯,应该是这样的,邓西宁大师这几年都没走过眼。”

……

“辛苦周师傅了,还剩下两块,要不要休息一下?”邓西宁不算英俊,但是也不丑,长相属于中等,但是声音柔和,慢声细语,如果不看人只听说声音的话,一定会以为是一个很柔弱的男子,但是邓西宁不是,他身材高大,1.87米的身高,站立如松,气度沉凝。

“不辛苦,不辛苦!”周师傅哪里敢说辛苦,他恨不得一口气把剩下的两块赌石一块儿开了,最好开出一件惊天之物,好洗刷晦气。

他是低档区域最好的开石师傅,名气最大,待遇最好,招牌不能砸。

“嗯,不出我所料,周师傅先开黑金沙。”人群中一个中年人低声道。

“黑金沙?这就是黑金沙吗?”边上的年轻人虚心请教。

“你仔细看,那块赌石在灯光的照射下,是不是有点点黑?如果是白天在阳光的照射下你就会发现,黑中带金,是黑金,黑金沙属于赌石中的极品,可赌性极高,很多时候都是作为半赌石料的,一般只会出现在高档区域。这枚赌石的黑金点稀少,而且不明显,要不然不会出现在这里。”中年人道。

边上不少人露出忽然大悟的表情。

“这枚黑金沙应该不便宜吧?”年轻人好奇地问。

“这枚黑金沙我见过,标价4900金币,但是我没认出来来是黑金沙,我还奇怪,一块没什么特点的赌石,竟然这么贵,现在才明白,原来是黑金沙。”一个矮个子玩家语气带着后悔,如果早认出了是黑金沙,哪怕是贵点,也得出手啊。

“真贵!”年轻人为之咋舌,也就是跟着其他人进来,换做他自己,都不敢进入赌石坊,这里的消费太贵了。

最低档的赌石区,随随便便的石头都要10金币以上,很多时候,他都怀疑,赌石坊是不是从外面随便捡了一些石头,放在里面,然后就标出一个价格忽悠人。

“快看,出光了!”一个女王兴奋的声音把所有的目光都吸引到了赌石上,随着周师傅的刀光越来越快,一个小小窗口出现,淡淡的黄色光芒透射出来。

“果然出物了,不愧为黑金沙!”

“传闻黑金沙的出物率极高,名

俯首称臣校园HI车 男友室友个个如狼似虎 热门小说 第2张

不虚传,这么少的黑金,都有物,太神奇了。”

“听说中档区域也有几枚黑金沙,不知道有没有被人买走。”

……

最后一刀,周师傅没有询问邓西宁就开了,因为了解邓西宁大师习惯的人都知道,他买赌石,从来都是一开到底的,不存在转移风险的说法,他不缺钱。

咔嚓——

轻微的声音中,赌石分成两半,一只土黄色的护腕落下。

“哦!”人群中响起了惋惜的声音,看向邓西宁大师,只见他的脸上依然平静,不悲不喜,不禁心中佩服,不愧为大师,光是这份淡定的心就不是普通人能具备的。

护腕是白银器,白银器的价格一般在200-300金币范围,即使是极品,也不会超过400金币,这枚护腕的表现不错,但是顶多是上品,算不得极品。邓西宁大师4900金币购买的赌石,开出的是白银器,赌垮了。

“麻烦周师傅了,还有最后一枚!”邓西宁大师把最后的赌石推过去,这块赌石的体积最大,放在最后,应该是最有把握的。

不少人看向中年人,就是那个认出黑金沙的中年人,期待他指点两句,却发现他皱着眉头,盯着赌石不说话。

这枚赌石很奇怪,他不认识。不是形状古怪,而是颜色古怪,大部分赌石乏黄,宛如黄金,这枚石头,灰黑色,暗淡无比,一眼看过去,给人十分不好的感觉。

周师傅一言不发开始解石,连续四枚石头解垮了,他的压力很大,不仅是对不起邓西宁大师,也是因为砸了自己的招牌,第四枚石头虽然接触了物品,但是价值相差太大,也属于垮。

周师傅的气息随着解石不断调整,赌石坚硬无比,没有一点实力的人都破不开,解一块石头是一件很耗费力气的事情,在低档区域,正常的解石师傅,解开3枚赌石就要休息一下的,如果是体型大的赌石,一枚赌石就得休息。

必须调整最佳的状态,才能保证后面的解石不会出现失误,如果出现了物,却因为自己的失误损害了物品,就算雇主不说什么,自己也会过意不去的,所以,解石师傅虽然收入高,属于《汨罗古城》内的顶级行业,却也承担着巨大的压力。

赌石一点一点变小,玩家们的议论声也变小了,紧紧盯着赌石和周师傅的石刀,唯恐遗漏了某个精彩的缓解。

突然,周师傅动作一僵,石刀停留在赌石上空三毫米的位置,没敢落下。

“怎么了?”玩家心中的疑问刚刚浮起,就看见赌石咔嚓一声,出现了一条裂痕,虽然很细,只有头发丝那么大,但是四周都有灯光的照耀,赌石上,一分一毫,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周师傅失误了?”一个玩家小声问。

“不是,是赌石出现了问题!”中年人回答,神情紧张。

“什么问题?”玩家刚刚问完,就看见邓西宁大师突然靠近赌石,还没等到他做出反应,赌石突然炸开,一股黑雾射出,近在咫尺的周师傅瞬间被笼罩。

“孽畜——”邓西宁大师一掌化磨盘,闪电拍向黑雾,但是已经迟了一步,手掌在周师傅头顶的位置停住。

“啊——”凄厉的惨叫从周师傅的口中发出,那种声音,不像是人类发出的,反而像是厉鬼发出来的,听的所有人背后都冒出来一股寒意,周师傅的身体扭曲不成人形,随着还无的涌动碰撞,众人听见了咀嚼啃咬的声音。

“休要放肆!”邓西宁大师浑身气息爆发,整个人如同一轮烈日,大棚内的玩家骇然,慌不迭暴退。

邓西宁大师悬在周师傅头上的手掌落下,如一片天空压落。

啪——

周师傅四分五裂,肢体溅射四周,落在地上已经只剩下白骨了,血肉不知去了何处?黑雾似乎对邓西宁大师很畏惧,突然散开,化作数十股细小的黑雾射向四面八方。

“伤了人就想走吗?”邓西宁大师怒喝一声,磨盘化为天牢,刹那罩住了所有的黑雾,天牢喷射出火焰,刹那间把黑雾炼化了。

黑雾在临死前露出了本体的样子,是一只和狐狸很像的怪物,看起来温顺可爱,没想到伤人的样子如此凶残可怕。

凄厉的呐喊声随着最后一缕黑雾的消散而消失,邓西宁大师看了一眼碎裂的赌石一眼,消失不见,众人看他去的方向是卢家的方向,应该是为了周师傅的死亡赔偿去了。

邓西宁大师一走,众人顿时议论纷纷,看着散落在脚下的白骨,不见一点血肉,又是震惊又是刺激。

百里珑珑就站在刘危安的后面,被震撼到了,一直以为赌石有危险指的是一刀天堂一刀地狱,现在才明白,危险只得是赌石内部的未知风险。

刘危安眯着眼睛看了一眼人群中的某个病态青年男子,扫了一眼,就若无其事地收回了目光,其他人都没有发现,连邓西宁大师都没有注意,一缕极为淡薄的黑雾没入了病态青年男子的身体,因为黑雾的动作小心,连病态男子自己都没有察觉。

喜欢末日崛起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