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里疯狂索要 校花被绑在公共汽车上调教

“太迟?”高盛不快道,“您指的是什么?”

“启国的枢密府就是例子。”老太太一字一句说道,“他们没能第一时间集结重兵,下场便是一败涂地——这期间仅仅给了金霞半年左右的时间,而在那之前,它只是一座偏远的盐城罢了。”

“您把它全部归结于机关术的进步?”

“不敢说全部,但至少有八成以上的原因。”公输望上前两步,沉声说道,“大人,事实证明,这项技术已经为金霞城带来了质的飞跃,而且它的发展速度比你我想象得还要快,再迟疑下去,我估计七星也会步上启国枢密府的后尘——”

“放肆!”高盛终于没办法再忍耐下去,他呵斥一声,打断了对方的

车里疯狂索要 校花被绑在公共汽车上调教 热门小说 第1张

话,“你眼中只有机关术,可七星却需要看得更远!优先进攻邪马岛是我方的首要目标,这一点不会改变,你下去吧!”

“高大人……”老太太似乎还想争辩两句。

但天权使已经厌倦了这种讨论,金霞城的双足机关兽和铁丸弩确实厉害,可七星也不是没有应对手段。更何况在机关术和法器之上还有仙器与仙术,天道之门无论如何都得落在枢密府手中才能真正让人安心。等「天庭」被唤醒后,金霞城不过是囊中之物而已。

“你应该记得自己的身份,公输大人。”高盛端起茶杯,“别忘了在行动日到来之前,工部还需为军队提供一百台鸱鬼,这可是公输家立下的军令状。”

“……”公输望沉默片刻,最后敲了敲拐杖,转身朝书房门外走去,“我等定不会辜负七星的期待。”

回到驻地,她挥挥手,让自己的助手散去,独自蹒跚着来到一间摆满各种器具的房屋中。

房中的两名少年很快迎了过来。

“奶奶,怎么样?”

“高大人接受您的提议了吗?”

问话者一高一矮,年纪都在十八岁以下,矮的那个更是稚气未脱,眉眼间满是青葱神色。

老太太摇摇头,伸出手摸了摸他们的脑袋——这两人一个叫公输风,一个叫公输瑾,虽然不是宗家之子,但因为天赋了得、机敏聪慧而被选入宗家,接受的也是跟家主之子相同的教育。这正是公输家从众多机关世家中脱颖而出,至今越发生机勃勃的原因,只要有能力,家族就必不会将其埋没。

这次带两人出来,也是一种历练,两人年纪尽管不大,却已能担当工部一局之技术主官,缺的也就是一点实践经验。如今启国朝堂空虚,墨家又因为墨云的关系而备受排挤,正好给了他们一个介入的机会。

“果然……那些人不会明白机关术的意义。”公输风叹了口气。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吧?”公输瑾的表情则要轻松得多,“就连我们拿到铁丸弩的样品时,都大大吃了一惊。如果不是

车里疯狂索要 校花被绑在公共汽车上调教 热门小说 第2张

专门研究机关术的人,恐怕很难理解这其中的变化。”

“不过墨姑娘真的这么厉害吗?”公输风有些不服气道,“过去四五年的鉴赏会里,我根本就没听说过这号人物。她要是如此了得,墨家早应该宣传得人尽皆知了才对啊。”

“她很早就跟家族决裂了。”老太太摊手道。

“诶?原因是什么?”

“墨家技艺,传男不传女。”

“这……”公输风愣了半晌,随后才撇嘴道,“墨家看来不过如此。”

“我倒能理解这点。”公输望走到一张太师椅前缓缓坐下,“要是墨家倾力培养她,最终却被公输家娶了过来,那可真是……有趣极了。”

“可奶奶您不就是——”

“那是因为我发誓终生不嫁。”她摆摆手,“行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墨云已经离开墨家,随公主去了金霞城。风儿你就算想娶她,只怕也没太多机会了。”

公输风的脸顿时红了起来,“我、我才没想过要娶她!我只是想跟墨姑娘比试一番,看看她到底有几分斤两!”

“目前来看,情况相当不乐观。”公输瑾双手抱头道,“上面的人仍只是把机关术当成用来获得战争胜利的器,金霞城却愿意把机造局全部托付给墨云姐,发展类型也不仅仅是武器,光从态度上来看,公输家就落在了下风。”

公输风拍了弟弟后脑勺一掌,“奶奶……还有其他办法吗?我听说七星中的玉衡使大人才是最为核心的人物,或许可以让家主大人进言……”

“不行!”公输瑾立刻嚷道。

“确实不行。在前线还可以说是肺腑之言,在朝堂上那就是干预朝政了。”老太太抚摩着手杖道,“即使如此,高大人都表露出了不耐烦之意,这证明我等已踩在了越界边缘,再进一步必然没有好果子吃。”

“是我冒失了。”公输风低声道。

“不过……也未尝没有其他方法。”她话锋一转。

“什么方法?”两人不约而同问道。

“我听探子说,金霞城的学堂人人可进,最短一个月就能完成学业,加入机造局。”公输望打量着两人,“至于学业问题,探子抄录来的书你们应该也看过了……内容十分有趣,令人别开生面,但就深度来说并不算多复杂,至少比四书五经要容易掌握。以你们的能力,通过考核基本是板上钉钉之事。”

这句话让两兄弟愣在原地。

“奶、奶奶,您的意思是,让我们去当探子?”

“这是不是……不太合行规?”

偷师在任何行业都是大忌,一旦传出去,公输家必定会成为百家笑柄。

“都什么时候了,还讲这个?”公输望笑着摇摇头,“我就问你们一个问题,你们想不想知道这项技术的奥秘?”

“想!”

这个回答几乎不用思考。

“那就行了。”老太太满意的点点头,“七星的探子全是莽夫,根本入不了金霞机造局的眼,指望他们打听到内部情报根本是痴人说梦。唯有像你们这样的人,才有可能真正接近墨云。我会给你们安排一个新的身份,一个不可能查出来的身份,你们也要忘记自己是公输弟子,在学习期间不要传递任何情报,把自己当成一个真正的求学者。”

她顿了顿,叹声说道,“这是一场与金霞城的竞跑,除去一个月的学堂过渡外,进入机造局并获得墨云信任的时间越短越好,就算没办法取得领先,公输家至少要达成均势,你们明白了吗?”

两人对视一眼,认真的低下头来。

“是,弟子领命!”

喜欢天道之下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