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下比一下深 骑蛇难下(双)金银花露

当那前螯出现在地面上的刹那,远处的半截摩天大楼从中间处向外一一碎裂。

尖锐的玻璃从半空如雪般洒落,折射出刺目的光彩,而后倒插在地面上,形成细碎的七彩晶体。

司机双手打着方向盘,与此同时整个车队都纷纷调转车头,开始向后方撤退。

然而就在此时,阴影处传来窸窸窣窣的动静声。

明明是大白天,烈日照耀下,但所有人分明有一种感觉,那就是在漆黑的深夜里,在无数分散的甬道的角落中,密密匝匝的黑色甲壳状生物缓缓爬了出来。

在它们的甲壳上,有无数双幽绿的复眼密布。

那种感觉……就好像是无数双苍蝇的眼睛,复制在了虫族的背部。

而这一刻,这些眼睛,齐齐看向了被包围的人群。

“A+级能量波动!警告!警告!四周出现A+级能量波动!”

老王愣愣地看着这一切,刚刚仓促间放在膝盖上的烟盒,随着身躯的颤抖,不禁缓缓向下滑落。

烟盒里仅剩的三四根烟洒落了一地,但他已经无心他顾。

老王使劲揉了揉眼睛,像是不敢置信一样再次睁开眼,然后用哆嗦的唇瓣,颤声道,“王……王虫?!”

他的手由原本的紧握方向盘,到颓然地松开手,双手沿着方向盘渐渐滑落。

同时,他一脸颓然地弯下脊椎,整个人塌在驾驶座上,竟生不出丝毫的反抗之心。

事实上,不仅是他,还包括车队的所有人。

车队中的领头人,也只不过是D+的超能者罢了。

至于前方的圣徒组织?

能簇拥起这个规模的圣徒,顶多也就C+的超能者罢了。

无论是D+还是C+,在A+的王虫面前,都不过是随手可以碾死的蚂蚁。

“完了……全完了……”王冼看着从阴影处缓缓爬行出来的工虫,工虫背部的每一只眼睛,都在牢牢地盯着他们。

就算王冼自认走遍荒野,运送过无数搜集品,此时此刻,胳膊上还是泛起了一层层凸起的鸡皮疙瘩。

就好像……工虫背部凸起的眼睛一样。

等等?!

他的眼睛猛然瞪大,看向身边还留着一条缝隙的窗户。

王冼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他抬起手,在窗户边缘一抹,一层细密的,米白色卵状物覆盖在他的手指尖。

虫卵,这是虫卵。

王冼猛然掐着脖子,开始疯狂干呕。

紧接着,他的肚子中仿佛出现翻江倒海的声影,自他喉咙口,有一只长着翅膀的飞虫爬出。

而后,他的肉粉色喉咙口都被淹没,取而代之的是又一只只黑色飞虫组成的瀑流。

当飞虫向外飞出的越多,王冼的身躯就像是被戳破的气球,愈发干瘪起来。

到最后,几乎只成了被干皮披在骨头上的干尸。

临死前,他不住地发出嗬嗬声,双眼瞪大,不住地望向远方。

但很快,无数的飞虫就开始啃食他的皮肤、骨髓、内脏。

最后只剩下白骨碎末散落在驾驶座上。

而远方,隐约有一座围墙围起的高城。

在那里,隐约有个刻画的名字——希望。

希望之城。

王冼的死,不是偶然,也不是唯一。

车队在虫卵的寄生下,几乎瞬间就引起了大乱。

少数幸存者也

一下比一下深 骑蛇难下(双)金银花露 热门小说 第1张

快速调转方向,来到圣徒组织的后方。

在这个四面都是虫族的地方,他们所瞧不起的愚昧信徒,反而成为他们唯一的希望。

只是此时此刻,所有的圣徒者,依旧是面无表情。

仿佛在他们面前,这些生与死之间的游走,都不值得一提。

圣徒的领头人忽然双膝跪在地面,双手合拢,虔诚地举过头顶,额头直直地磕在地面。

在他的身后,所有的信徒照仿着他的模样,狂热地以头抢地。

这一刻,荒原、虫族、车队以及白袍的信徒,组成了一副怪诞又和谐至极的画面。

这副画面诞生于科技与超凡之间,结果于救赎与死亡间隙。

“徜徉于混沌之中的超凡之神啊……”

“全知全能、无所不在的信仰真神啊……”

“当大地陷入灰暗纪元……”

“当异族肆虐于焦黑的土壤上……”

“当爱与勇气不再,当混乱与邪恶成为主旋律……”

“这个世界,必然会需要您的存在……”

“您的信徒,在此衷心地祷告……”

“乞求云端上的您,能投来漫不经心的一瞥……”

后方的车队,一些年轻的司机懵然地看着眼前这一幕。

实在是在这个当和平都不在,信仰成为笑话的时代,他们实在没有看见过这样的阵仗。

等他们转头一听,发现通讯器里传来断断续续的……祷告声?

这些祷告声,基本上都来自于一些年纪较大、见多识广的老司机。

只是这些祷告声,在对比之下,显得不那么正式……

仔细聆听之下,大致意思不过是乞求真神这次心情好点,能召唤出一些厉害的手下,千万别像以前一样召唤出一些没用的小喽啰,然后全员打出GG。

随着祷告声的想起,最前方那只王虫触须上的绒毛紧张地竖起。

显然,他也感受到了一丝威胁。

他谨慎地趴在原地,用复眼注视着领头的信徒。

倏地,一声破空声传来。

圣徒仿佛感受到了什么,嘴中祷告念诵的速度不断加快。

天边的破空声愈来愈近,直至化作一颗殷红的火球,砰的砸落在地面上。

火星四溅的刹那,把周围一些小的工虫直接给燃烧成齑粉。

尘埃弥漫间,中间的坑洞传来一丝闷咳声。

紧接着,空气中像是

一下比一下深 骑蛇难下(双)金银花露 热门小说 第2张

被洗净一般,所有的沙尘、霾粒都被一一挥散,当烟尘散去的刹那,里面走出一名白袍白发黑眸少女。

她身上的白袍,似乎与那群圣徒的衣服,有异曲同工之妙。

“圣……圣女?”

不远处,圣徒的领头人传来不可置信的声音。

宁瑶:……?

她环视了一下四周。

嚯,一只寻我境的虫子,和一堆金丹境的蝼蚁。

这个世界……果然很危险。

要知道,这只是开局啊!

喜欢论从天才到大能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