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着她两个硕大的乳峰 萧先生每天都在想着怎么*她

孟幸意是原来的警法科长,并入特高支部后,对江日胜表面还是很尊重的。因此,他与江日胜相安无事。

江日胜在特高支部,最看重的是谢景禹、贺仁春等人。孟幸意虽是经济组长,可并不是江日胜的嫡系。

唐宽的到来,让孟幸意有了新的想法。两人原本就是熟人,唐宽与张大川的关系,孟幸意也非常清楚,他觉得,可以有新的选择了。

孟幸意并没有意识到,他不能左右逢源,如果选择了唐宽,就站到了江日胜的对立面。与江日胜作对,很少有人会有好下场。

唐宽要去修配所调查,孟幸意自然全力支持,他派了两名得力手下。

然而,查了两天,并没有收获。这让孟幸意很沮丧,他可是很看唐宽的。觉得以唐宽的能力,还不是手到擒来么?

孟幸意给唐宽倒了杯水,问:“会不会真的没问题?”

唐宽摇了摇头,冷笑着说:“三个月时间,五千的把指挥刀,以泉城修配所的规模,不难做到。可他们以设备故障、原料不合格、电力供应不足等条件推诿,手段实在太卑劣了。”

孟幸意问:“是消极怠工,还是有人暗中作梗?”

唐宽冷冷地说:“当然是有人暗中作乱。”

既然他接手这个案子,还执意要调查,必然要有结果,还得是自己满意的结果。

孟幸意叹息着说:“这些人也太狡猾了。”

唐宽说道:“你等会再派两个人,再弄辆囚车,我要抓人。”

孟幸意马上说道:“抓人?这可得江日胜的条子才行。”

江日胜的条子上写得很清楚,经济组派两人协助唐宽调查修配所五千把指挥刀制作进度。唐宽现在又要派人,还要囚车,他并没这样的权力。

孟幸意可不想被江日胜当众扇耳光,那比杀了他还难受。

唐宽不满地说:“我去跟他说。”

不就是多派两个人吗?自己要抓共产党,弄辆囚车怎

含着她两个硕大的乳峰 萧先生每天都在想着怎么*她 热门小说 第1张

么啦?江日胜是特高支部的支部长,自己是副支部长好不好?

堂堂一个副支部长,连辆囚车都调不动?还得向江日胜请示?这要传出去,以后还怎么见人?

孟幸意说道:“特高支部的情况有些特殊,唐部长能跟他打个招呼最好。”

唐宽突然问:“如果江日胜不同意呢?”

孟幸意咬了咬牙,说道:“那……我也会派人派车。”

只要是为了特高支部的工作,江日胜想必也不会怪他,毕竟他的出发点是好的嘛。

唐宽说道:“那就先派人派车,回头我再跟他说。”

孟幸意犹豫着说:“这……不太好吧。”

唐宽这是故意为难他,或者说是想考验他。

唐宽说道:“只要抓到了反日分子,就没人会说什么了。”

孟幸意给唐宽又派了两个人,但调车时,却遭到了总务组的拒绝。不是没车,而是车“坏”了。

孟幸意不满地说:“杜组长,这车刚开回来,怎么就坏了呢?”

杜甲元一脸诚恳地解释道:“真是坏了,而且现在汽油很难搞,所有的出车,都必须部长的条子。”

特高支部的汽车都归总务组管,其他人要用车,他可能还能放行。孟幸意要用车,必须拦下。况且,孟幸意还没有江日胜的条子,怎么可能给他车呢?

那车也确实没坏,特高支部的汽油也多得很,他们特务部门,其他人搞不到油,他们的油可以倒卖。

孟幸意拿不出江日胜的条子,自然也就拿不到囚车。唐宽也没在意,他可以从刑侦队借车。作为张大川的亲戚,又在警察署混了这么多年,搞辆囚车还是没问题的。

唐宽早就有了怀疑对象,他不仅借了囚车,还从刑侦队借了几个人,加上经济组的四人,从修配所抓了六个人回来。

这些人抓回来后,唐宽马上亲自审讯,不行就用刑。他的要求很简单,必须有人承认是人为捣乱,才导致五千把指挥刀做不出来。并且工人要承诺,尽快生产出合格的指挥刀,以供日军使用。

唐宽厉声威胁道:“你们说不说,不说的话,就要受刑了。这可是特高支部,专门审大案的,一旦用了刑,不死也得脱层皮。”

一名三十来岁的工人站了出来,正义凛然地说道:“我们是无辜的,我们要回去上班,你这样做,只能更加影响生产。”

唐宽冷声问:“邹欢阳,我知道你是技术骨干,但你也最有可能捣鬼。说,指挥刀做不出来,是不是你故意动的手脚?”

邹欢阳棱角分明的脸上,露出愤恨之情:“我们怎么可能故意动手脚呢?指挥刀生产不出来,不是技术原因,而是设备和原料。你们不从这上面着手解决,总怪我们这些工人,永远也解决不了问题。”

唐宽冷笑道:“设备有问题,自己想办法解决。原料不合格,也要努力克服。难道说,堂堂泉城修配所,连机车和卡车都能修理,区区几千把指挥刀就把你们难住了?”

邹欢阳振振有词地说:“日军的指挥刀对工艺要求极高,技术难度大,我们总不能生产不合适产品吧?如果指挥刀连木头都砍不断,恐怕我们的头就要被砍了。这种质量的指挥刀,也不是唐长官所希望的吧。”

唐宽说道:“狡辩!我看你是不到黄河不死心,来人,将他送到审讯室,吃点苦头流点血,你就什么都说了。”

唐宽想通过用刑让工人们屈服,可他的办法还没实施,就遇到了困难。没有江日胜的条子,审讯室不对他开放。

也就是说,唐宽想用刑都不行。

这让唐宽很生气,自己只是想办案罢了,又不是泄私愤,怎么就不能使用审讯室呢?

唐宽强忍着怒火,找到江日胜评理:“江部长,我可是因为公事。怎么就能使用审讯室了呢?如果办案都不能用,那审讯室还有存在的必要吗?”

江日胜淡淡地说:“审讯室可以用,只要你的案子是提前报备了的。唐副支部长,你手头的案子报备了吗?”

喜欢对垒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