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蛇难下(双)金银花露 英语老师解开裙子坐我腿中间

“哎……,以后你们家就三个孩子了,我们家才俩。”

吃了一会儿后乔乔冷不丁的来了一句。

“你们还年轻,继续努力呗。反正不管是老乔还是刘大哥,肯定都不会嫌孩子多。”邱怀礼笑着说道。

“现在可不成,这俩小的都已经把我折磨死了。”乔乔脑袋摇成了拨浪鼓。

“是啊,这俩啊,是越俩越能磨人了。”刘半夏说道。

“还是豆豆乖,现在都会自己吃饭呢,可真好。慢点吃啊,别烫到,以后也要长得结结实实才行。”

“吃肉。”

正在努力干饭的豆豆脆生生的来了一句。

小家伙的话,又把大家伙给逗得不行。

“其实啊,也就是到这时候还能挺好玩的。等再大一些的,哪哪都看不住她,也得头疼。”王静娴说道。

“反正我是想好了,等这个小的生下来,豆豆就让你们帮忙带着。她现在在你们家玩都比在我们家开心呢。”

“哈哈,这是我们家糖豆的功劳。”刘半夏笑着说道。

“还别说啊,豆豆和糖豆也是蛮有缘分的。第一次见到豆豆的时候,就知道跟豆豆一起玩。”

“虎子也是好同志,以后要保持下去啊。骨头要开心的啃,别像我们家那四个,现在还都是玩的心。”

好像是听到了刘半夏的吐槽,糖豆的四个娃就叼着骨头凑到了刘半夏的身边,抬头看着他。

被四只膀大腰圆的狗子们盯着,刘半夏也是很有压力的。

还能咋办啊?

只能用脚丫子在它们身上安慰的蹭了蹭,这一帮才摇头晃脑的叼着骨头到一边接着啃。

“你们家这四个都已经这么聪明了吗?”邱怀礼诧异的问道。

“可不是嘛,都是他平时总捉弄这四个。从小捉弄到大,还跟它最亲,就连糖豆也是。”乔乔无奈的说道。

“可是真的不得了啊,本来你们家的糖豆就很聪明了,还有四个更厉害的。”邱怀礼很感慨。

“虎子也不差,它们的心里边啊,其实要比咱们想象的更懂事。”刘半夏笑着说道。

“我都看到好几次,它就守在豆豆的身边。但凡豆豆要摔倒,它就会凑过去当靠背。我们家这几个,还只能当大山让宝宝们爬呢。”

刘半夏刚说完,他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完了,今天的饭恐怕吃不成了。”

特别设置的铃音,这是急救中心打来的电话。

“我是刘半夏。”接通后刘半夏直接说道。

“刘老师,喝酒了吗?又发生了连环追尾事故,在高速出口的匝道上,需要现场救援。”苏文豪的声音传了过来。

“OK,把定位给我发过来。伤者多吗?”刘半夏问道。

“接到的通知很多,市院和咱们是主力救援,而且已经启动了应急方案,采血车都派出去了。”苏文豪赶忙说道。

“好,我马上就过去。”刘半夏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这个事情肯定小不了,应急方案都启动了,就证明患者数量多,血库的血肯定不够用。

“你道上慢点开。”

帮刘半夏准备的乔乔嘱咐的说道。

“嗯,我晓得了。你们慢慢吃啊,今天晚上指定是回不来了。”刘半夏说完就拿起包往外走。

其实能够给他打电话,也代表着这次的事故规模小不了,伤者肯定非常多。

而且让他最为担心的,就是血库的血袋不够用。

不过现在也顾不得这些了,现在最要紧的是现场救援。

按照苏文豪给发的定位,赶到了事发地点,这里已经实行了交通管制。

他还是亮了工作证,这才放行。

“第一批危重伤者已经送走了,你过来了我就先回去。”

临时救治点的石磊冲着他喊了一句。

“好,这边的现场交给我,市院的点在哪里?”刘半夏问道。

“他们的路远一些,路上又遇到了塞车还没到。所以前期救援就看咱们了,李浩、苏文豪、苗瑞、梁晓琳、魏远都在这里。”

石磊匆忙的说了一句,将对讲机塞到刘半夏手里,然后就跟着上了急救车。

“大家注意、大家注意,我是刘半夏。”

刘半夏拿着对讲机说道。

“救治患者的过程中做好标记,我现在在临时救治点,有需要现场手术的患者再喊我。你们都是合格的医生,都能够处理好现在的业务。”

“收到”

“收到”

“收到”

……

大家伙的声音在对讲机里陆续的响了起来。

“你们也要注意安全。”刘半夏又补了一句,然后就开始照看起送过来的这名伤者。

“左臂废了,捆扎止血做得很不错。这是怎么砸伤的?”

看过之后刘半夏问道。

“一辆大车拉的那种钢材,一根根的。急刹车吧,直接就把车头给怼没了。”消防员说道。

“然后飞出去的钢材又飞到了高速路上,让双向来车都受到了波及。这位患者怎么处置,先放在这里吗?”

刘半夏点了点头,“先放在边上吧,现在急救车不够。他的手臂保不住了,已经做了补液,还能够再坚持一些时间。”

消防员点了点头,将这位患者抬到了一边,然后又返回了现场。

对于这场事故来讲,急救车也是宝贵的资源,要不然刘半夏也不会给大家伙提醒,要做好分类。

哪怕现在市急救中心和二院都派来了急救车,恐怕也不够用。

说句不好听的,目前的情况也只能拼车走了。

他又查看了几个患者,目前救援出来的患者情况还都可以,第一批危重的已经被石磊给带走了。

这时候市院的救援人员也抵达了现场,带队的是邱伟。

“刘主任,又碰上了。你指挥,我们配合。”邱伟说道。

“咱们俩留在这边抢救吧,你们院的存血多吗?”刘半夏问道。

邱伟苦笑着摇了摇头,“现在都在往咱们两家医院调拨呢,不过这次的事故有些大啊,也担心不够用。”

“哎……,先处理患者吧。接下来这一波可能就会有很多危重患者,你也自己把握。”刘半夏说道。

这就属于第三波抢救的患者了,有一些应该是被困在车中,现在才解救出来。

而在这样的大型车祸中,困在车中的患者,情况往往都会很严重。

跟刘半夏预料的也不差,这一波陆续送来的患者,都可以归纳到危重的范畴内。也就是说,急需送到医院进行抢救。

市院接走了四个,二院急救中心接走了俩,又捎走了几名伤势不是很严重的。

“这里的现场谁负责?我们带过来一些车子,可以帮忙转运一些伤势不是很严重的患者。”

这时候走过来一名领导模样的人。

“我是二院的刘半夏,这里由我跟市院的邱主任一起负责。”刘半夏赶忙说道。

“可是太感谢了,右侧蓝色和绿色标识卡的可以直接转运走。黄色标识卡,觉得能够帮忙转运的,也赶紧送到医院。”

“苏文豪回来,配合转运车队确定可由社会车辆转运人员。现场救援过程中,有需要现场手术的就喊人。”

这个人点了点头,然后也拿起对讲机安排起来。

其实这也是刘半夏的无奈之举,这次的伤者真的是太多了,边上还有几张黑色卡的呢。

红色的是重伤员,社会车辆根本无法转运。黄色是中度伤员,其中的一些患者社会车辆还能努力一下。

当然了,这也是存在一定风险的。

转运过程中,可能因为护理不到位发生一些情况。

可是现在有办法吗?

现场的患者这么多、这么乱,能转运走一些送到医院,可能都会多救一条命。

苏文豪处事稳妥,让他帮忙参与一下转运工作,就能够提供一个保障。

“刘主任,刚刚接到我们院的电话,血有些缺啊。”邱伟小声说了一句。

“我们也差不多,也不是缺一天两天了。”刘半夏苦笑着点了点头,顺手把手边这位患者的腿骨扶正。

“先放到一边去吧,他基本上没什么问题,只是股骨骨折和一些皮外伤。固定好之后,放到后边转运吧。”

“邱主任,你们那边估计还能接多少危重患者?下一轮过来的患者咱们要是应对不了的话,就跟上级请示分流吧。”

“今天这些患者的创伤出血都比较大,在现场就用了好多的盐水和血袋。我真有些说不好,也许再来三个就是极限了。”邱伟说道。

“哎……,虽然我们还没给通知,但是我估计也支撑不了多久。”刘半夏叹了口气。

这是最为难的事情,今天这些患者的抢救,用血量肯定会创一个新高。储备用血虽然也有,恐怕不够用。

“刘老师,我这里有个腹部贯穿伤。肠管破裂,暂时做了缝合,需要马上转运走。”

这时候李浩的声音从对讲机里传了出来。

“好,送过来吧,我来调配车辆。”刘半夏说道。

这位患者的失血量肯定也不少,送到医院之后还需要补血。

今天这次事故抢救的最大难题,不是救援人员不够用,而是血不够用。

喜欢强化医生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