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熄小莹高潮连连第七篇 老板在车里要了7次

呸!

刘宗敏斜视李岩:“他么的跑老子这耍你柱国的威风来了,你这个叛……”好像意识到自己现在也是个叛徒,便生生咽住。

李岩笑了笑并不生气:“不管你服或不服,你我现在算是同殿为臣了,你若有胆就反水走了,若没胆的话那你就只能忍着”。

你……刘宗敏大怒,探手就想去抓李岩,却忘了李岩一身武艺不凡,侧身闪过:“刘总兵你这是大不敬,莫不是真的要反了!”

”你莫给老子胡乱戴帽子……“刘宗敏恨的直咬牙,却不敢再造次,这若是搁以前,一百个李岩都被他撕了,可现在……他是朝廷的八大柱国之一,自己不过是陕西总兵,他么的,就说当朝廷的官受气的很!

李岩好像知道他心里头想什么:“也难怪你不服气,李闯的镇西侯至少有你一半功劳,可他现在是侯爷你却是个总兵,然后等到灭了献贼,出力的是你们,封王的还是他”。

刘宗敏一怔,随即冷笑:“你想说什么”。

“你当然知道我在说什么”李岩淡淡一笑朝不远处河边望去,李自成正和常宇在那边说着话:“你既没胆子反水走了,可若还在闷在西边不走动,一辈子也就这样,再难出头了”。

“接着说”刘宗敏冷笑。

“北边有鞑子,南边有献贼,你还有很多机会出力,也就是说还有机会出头,既然不满这区区总兵官,又不敢反,那就积功而上吧”李岩说着嘴角勾起一丝笑意:“你当知道我现在是朝廷八大柱国之一,手握重兵,且和那太监关系匪浅……”

拉拢意思在明显不过了。

刘宗敏自然听的懂,冷笑道:“总兵官已是武将到头了,老子当个名正言顺的朝廷总兵官照样可以再西安作威作福,想喝酒就喝酒想玩女人就玩女人,天老王子也管不到,李自成也管不了老子”。

李岩笑了:“你想窝在西安花天酒地作威作福自然没人管的了你,但前提是你能活着才是”。

刘宗敏的脸色一下就变得凝重起来,你想说什么。

你知道我的意思,李岩嘿了一声。

刘宗敏不说话了,目光看向远处李自成又瞥了正在和吴三桂说话的李过,好一会而才开口:“你挑拨离间为了什么?”

“因为他也想杀我”李岩呼了一口气:“朝廷其实在我投诚之前他便一直想杀我,确切说我是被他逼着投诚朝廷的,投诚之后变成敌人他更是对我恨之入骨,即便是现在你别看刚才打招呼时多热情,心里头应该都想喝我的血了,因为他和我都知道,若非我投诚帮助那太监,或许他都成事了,他之所以心灰意冷不想再反下去了,有一半都是我造成的!”

“你现在是柱国,又得太监宠信,他杀的了你?”

“他还是镇西侯呢!”李岩淡淡道:“将来还可能封了异姓王,谁知道将来会怎样,但未雨绸缪总归是好的吧”说着看着刘宗敏:“他是否杀的了我且不说,杀你呢?”

“他未必敢”刘宗敏舔了舔嘴角。

李岩笑了:“未必敢不是不敢,不敢也未必不杀,想好了你可以找我,凡事留条后路总归是好的吧”。

………………………………

随后几日,整个黄河两岸,兵马调动频繁,李自成的兵马开始回撤,朝廷这边同样也开始削减,李岩率部回京述功,兵马驻防济南,蒲州由马花豹等暂时驻防,河西的朝邑,澄城县,合阳,韩城,各自留兵马三百,潼关那边吴三桂,马科调防京畿,刘文炳几个勋贵也率京营亲卫回京。

李自成的封赏文册等物已快马送至潼关,按理说皇帝得召见,他也得去京城谢恩,不过都没有,大家心知肚明。

崇祯帝不会想见这个眼中钉的,李自成也没胆进京面圣。

但要谢恩,便亲笔一封谢恩信,让义子李过进京谢恩。

这期间,李自成归顺朝廷的事情,在朝野上下炒的相当热烈,普通人只知道那大贼寇归顺了,但不可能知道具体细节,只有京官的圈子里才能知晓一些细节,然后这些细节就会被放大,有的人说值,有的人则大骂狗屁不是。

常宇又走了,说是回京,但没和李岩一起走,也没和吴三桂等人一起,听说又是两人两马走的,至于那道士李慕仙也突然消失了,没人知道他什么时候走的,去哪儿了。

………………

永定河畔,宋献策躺在树荫下看着河水静

翁熄小莹高潮连连第七篇 老板在车里要了7次 热门小说 第1张

静流过,朝廷突然昭告天下那一刻他也和吴珄一样,瞬间醒悟过来,只是没有吴珄那么愤慨不平。

自己只是做了且尽心尽力去做了份内事就好,不过依然为小太监这一手喝彩,这边虚晃一枪,那边就潼关把事给敲定了。

还好,终究是和了。

但此时的他并不知道具体细节,朝廷这边不可能告诉他的,李自成那边消息快马加鞭最快也要三五天,这点和朝廷没法子比,这一年朝廷驿站上砸了重金,数十里一驿,一站数十骑骏马,但有紧急消息,一日夜八百里真不是吹的。

虽不知道具体细节,可宋献策还是能料到,和谈之后会有很多棘手事接踵而来,不可能这边归顺立刻就两家亲的。

还有,自己改何去何从,是继续在李闯身边出谋划策,还是守诺为小太监出力,又或转身离去,就此浪迹江湖。

刘希尧从远处军营小跑过来,手里挥舞着什么,宋献策坐了起来,刘希尧近前喘着粗气:“大军师,闯王的密信”。

宋献策轻笑:“莫叫贫道大军师,也莫叫闯王了,那是镇西侯”。

说着接过那密信看了,并非自己所想的归顺条件和细节,而是简短一句话:“李过入京,同归”。

乾清宫内,崇祯帝看着面前案子上那封密信陷入沉思。

左良玉竟然死了!

这个消息极为隐秘,甚至连安插在武昌的锦衣卫密探一开始都不知道,还是常宇传密令刺探后确认的,也就是说,常宇竟提前知晓,这小子愈发的邪乎了。

好在崇祯帝也有些习惯了,这小子身上邪门的事多的去了,就连他身边那个道士也邪乎的很。

左良玉在武昌拥兵自重按兵不动隔岸观火,那个时候闯贼东征北上,白旺在长江闹腾,张献忠一路杀入川,可这个号称拥有二十万大军的家伙就是雷打不动,只看不说话也不动手,那会儿可真的把崇祯帝给恨死了,恨不得将他剁成肉泥,哪怕前段时间他终于听话了些,也依然对他恨之入骨恨不得赶紧弄死,但连常宇都畏惧他人多势众,只能等待时机。

那知这货如今竟然突然病死了!

死了!

可是崇祯开心却开心不起来。

帝王没有一个蠢的也没一个傻的,不光会玩权术,对局势也有透彻的分析,在李自成归顺的这个节骨眼上左良玉死了,群龙无首,他手下大将参差不齐,难保不出事啊!

据说荆州那边的闯贼守将本就不赞同归顺,若是这会儿人与其勾结……

崇祯帝忍不住打了个激灵,虽然说常宇一早便密令在九江监视的袁继咸去武昌坐镇,但这老头行么,密信上常宇又提出调吕大器也过去,崇祯帝依然不放心。

常宇现在何处?崇祯帝有些烦躁,烦心事总是一个接一个,让他有些恼火,他必须让常宇回来好好斟酌这事。

不多会儿,吴孟明就跪在乾清门外,摇头不知。

他确实不知常宇身在何处,说是回京了,但没和李岩他们一起,说是单溜了。

胡闹,都什么时候还这般贪玩,崇祯帝有些生气,便又将春祥传入宫里头,锦衣卫不知道他身在何处,东厂的绝对知道,因为他不信常宇真的会切断任何联系单溜,且暗中没有人跟着,毕竟他随时随地都需要接收密报传密令。

春祥果然知道,去武昌了。

噗,崇祯帝一口茶水喷出,脸上却露出笑意。

喜欢扶明录请大

翁熄小莹高潮连连第七篇 老板在车里要了7次 热门小说 第2张

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