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添下面两个吃奶把腿扒开 四个学长一起上我会坏掉的

没信仰任何一位执岁……“博士”等人比其他“新世界”强者更频繁地干涉灰土……快速浏览完后,蒋白棉脑海内自动浮现出了让自己感觉最有问题的两点。

据此,她油然产生了一个联想:

“新世界”的纷争?

呼,也不知道“新世界”究竟是个什么状况……蒋白棉收回视线,将手中的文件递给商见曜,示意他拿出打火机,焚烧掉这份资料。

“救世军”同样没掌握第八研究院的具体位置,只是更进一步地指出只有教授联席会的成员和绝对不会外派仅负责接送的少量人清楚,其余和“旧调小组”知道的情况差不多。

商见曜刚才已经凑到蒋白棉身旁,看完了整份资料,此时他没有拿出打火机,而是把文件递到了白晨的左掌前面,一脸期待地说道:

“你来。”

他似乎想让白晨当场表演“喷射火焰”这个“鲛人”型生物义肢附带的能力。

龙悦红瞪了这家伙一眼,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啪!

他机械手掌上弹出了一个打火机,点燃了那份资料。

蒋白棉转而望向送文件过来的那名“救世军”年轻战士,斟酌了一下道:

“黄委员之前提过,可能会组织队伍,和我们一起去冰原台城探索,不知道你们现在还有这个想法吗?

“如果有,我们可以再等待几天,要是没有,我们补充好物资就会出发。”

那名穿着黑色制服,没什么表情的年轻男子摇了摇头:

“我不清楚这件事情,上面也没就此做任何交代。”

他意思很明确,“救世军”内部正在消化核弹头丢失和“博士”袭击那两件事情,没有精力分派人手去冰原台城,所以未做叮嘱。

“我明白了。”蒋白棉没有多说,带着组员们起身告辞。

出了乌北物资统筹委员会,上了自家那辆吉普后,蒋白棉对轮换开车的龙悦红道:

“去市场用票据换一点物资,争取中午前离开乌北。”

“好!”龙悦红回答得非常爽利。

后备箱内藏着那枚核弹头的情况下,他始终有点忐忑,不敢在乌北久待。

…………

往冰原而去的公路旁,负责为来往车辆提供成品燃油的“救世军”加油站不远处,有一个靠着水源供人休息的营地。

时近傍晚,“旧调小组”选择停留于此。

“小白,去弄点水。”蒋白棉分配起任务。

她本想让格纳瓦跟着,龙悦红已主动请缨:

“我一起去吧,顺便观察下周围环境。”

“好。”蒋白棉向来有成人之美。

目送这一对走出营地后,商见曜啧啧笑道:

“真是积极啊!

“认识他这么久,就没见他这么积极过!”

“是吗?”表示疑问的是老实人格纳瓦。

商见曜用“你配合得真不错”的眼神扫了格纳瓦一下,兴高采烈地说道:

“也不是,这属于夸张的修辞手法,其他时候他也有积极过,比如,之前相亲的时候,特别踊跃去买糖果,买汽水,都不知道分我一点。”

嚯,这是记仇记多久了?蒋白棉差点失笑。

她清了清喉咙,正色说道:

“这种事情就不要在小白面前提了。”

“我觉得小白不会在意。”格纳瓦根据自己对同伴们的了解说道。

呃……蒋白棉本想争辩两句,但最终选择了放弃。

因为她是纸上谈兵。

就连格纳瓦这个智能机器人都比她有经验!

“老格,你拿票据去换点木柴或者煤炭回来。”蒋白棉指使起格纳瓦。

格纳瓦从来不消极怠工:

“好。”

等他走向了营地看守者的小屋,商见曜把话题拉回了刚才:

“所以我都是背着小白说!”

“嗯嗯。”蒋白棉敷衍地点了下头,转移了话题,“在乌北,丁苓帮了我们不少忙,寻找她丈夫的事情你有什么思路?”

商见曜摩挲起了下巴:

“只能碰运气,冰原那么大,那支考察队的目的地和路线图又属于保密资料,我们想找都无从找起。”

蒋白棉“嗯”了一声,思索着说道:

“真要分析,也还是有迹可循。

“哎,之前忘记问丁苓她丈夫从事的是哪方面的科学研究,这能很直观地推断出不少事情。”

诚实的商见曜闻言“啧”了一声:

“真的是忘记了吗?”

蒋白棉略感心虚,未做回答。

她之前没问,主要是因为丁苓请求时就说过,如果能碰上、遇到,才帮忙捎一个口信,“旧调小组”不可能为了这么一件与本身没什么关系的事情偏离预定的路线,在冰原上浪费太多的时间。

等到夏季过去,秋天来临,冰原的气候将成为一大敌人。

基于此,蒋白棉最初打算的只是在顺路的情况下看看,等得到了丁苓多次帮助后,才想着尽一点心。

懦弱胆小的商见曜见势不对,主动岔开了话题:

“我觉得那个叫季强的人还活着的可能近乎为零。”

蒋白棉缓慢摇了下头:

“如果确认死亡,相关部门不可能瞒着丁苓,这没有任何意义。

“‘救世军’每年牺牲的人不在少数,死一个科研人员不是什么需要保密的事情。”

“你的意思是,他们虽然确认季强等人失踪,但觉得还有活着的希望,没贸然下死亡通知书?”商见曜捏了捏自己的下巴。

蒋白棉“嗯”了一声:

“那么,他们的信心又是从哪里来的?冰原环境恶劣,缺少物资补给,别说两年了,一个冬天都估计没多少人能坚持下来。”

“和目的地有关?那个地方虽然危险,诡异,但不缺乏相应的物资和对抗严寒的建筑?”商见曜顺着蒋白棉的思路做起分析,“而且,季强是科研人员,参与的是科学考察队,他们想考察的、研究的,会是什么?”

根据这些条件,蒋白棉斟酌着说道:

“一个有重要实验室的旧世界城市废墟,类似废土13号遗迹那种?”

“可这样一个地方,怎么会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商见曜说着说着就沉默了下去。

因为类比废土13号遗迹的情况,这是说得通的:

相应废墟有多个类似吴蒙的怪物,“救世军”只能有限度地做点探索,一旦有人在里面失踪,他们没法进行全面搜查,难以确认最终的情况,而且,说不定,季强所在的那支考察队时不时还会传回等待救援的电报。

当然,这是谁发出的信号就很难说了。

重视感情的商见曜接管了身体,为难地叹了口气道:

“如果季强那支考察队是这么失踪的,我们还真难帮丁苓传递口信。”

先不提“旧调小组”的实力能不能办到,那类地方必然会受到“救世军”的监管,在不发生冲突的情况下,蒋白棉等人想进入难如登天。

蒋白棉颇有同感:

“走一步看一步吧。”

她望了眼吉普,对商见曜道:

“择日不如撞日,今晚就把‘522’房间的游轮阴影过了。

“然后,我希望你在抵达台城前,严格按照‘攻略’,探索到‘心灵走廊’深处。”

商见曜没给出什么奇奇怪怪的言论,伸出右手,按住左胸道:

“没问题。

“为了拯救全人类!”

这一刻,蒋白棉觉得他和之前似乎有了点不一样,但又好像没什么不同。

…………

当夜,蒋白棉进入了“起源之海”,寻找起下一处恐惧岛屿。

她已经在这上面花费了不少时间。

又过了快一个小时,她终于发现了新的岛屿。

那岛屿怪石嶙峋,弥漫着血色的雾气。

“这次会是什么心理阴影?”蒋白棉加快速度,登临了上去。

往前走了一段距离,她突然看见一道人影从怪石顶部跳下,啪啪啪地摔在了她面前。

这人影在下落的过程中,碰到了不少凸出的石柱,身体已四分五裂,内脏洒得到处都是,鲜血仿佛油漆,污染了一大片地面。

咕噜噜,摔死者的脑袋收势不住,滚到了蒋白棉的脚前。

蒋白棉低下脑袋,定睛望去,看见了一张写满痛苦的熟悉脸孔。

那是属于她自己的脸孔。

喜欢长夜余火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