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息肉欲28篇小说目录 bbox撕裂bass俄罗斯

董校长下了车,替我们打开学校大门,连学校保安都放假回去了。

我对董校长和外公说:“你们就不要进去了,留在外面,等我的消息!”

董校长抬头看着外公,外公微微颔首道:“小天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吧!”

董校长点点头,叮嘱我们注意安全,然后和外公回到车上。

我冲二蛋扬了扬下巴,两人大踏步走进校园。

夕阳西下,将我们两人的背影拉得老长,我们左手拿着面包,右手拿着酸奶,迈着八字步,走出了校霸的气势。

这个时候,如果再配上背景音乐,那就更应景了:“叱咤风云我任意闯万众仰望……叱咤风云我绝不需往后看……”

我们来到教学楼,抬头看了一眼教学楼,教学楼不算高,也就三层楼,一层楼是一二年级,二楼是三四年级,三楼是五六年级。

农村小学的孩子,没有城里学校的孩子多,平均每个年级也就两个班。

我们沿着楼梯往上走,很快就来到三楼。

六年二班坐落在三楼的走廊尽头,我们经过一间又一间空荡荡的教室,夕阳的余辉洒落在教室里面,给人一种异样的感觉,各种校园怪谈和荒诞传说纷至沓来。

来到六年二班教室门口,我们透过玻璃窗看向里面,但见教室里面一片死寂,所有桌椅板凳都摆放得整整齐齐,墙上挂着名言警句。

就是这间很上去很普通的教室,却接连发生两起学生自残的诡异事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我推开教室后门,信步走了进去。

刚刚走进教室,就觉一股浓烈的阴气扑面而来,二蛋都感受到了这股阴气,抱着膀子打了个冷颤:“卧槽,这里面

公息肉欲28篇小说目录 bbox撕裂bass俄罗斯 热门小说 第1张

怎么这么冷呀?”

“阴气重!”我皱起眉头,目光在教室里缓缓扫过。

此时,外面的夕阳已经快要落山了,只剩下最后一抹残阳,把天空映成了血红色,也把六年二班的教室映成了诡异的血红色。

我们低头看向教室的地面,教室的地上仿佛有鲜血在流淌。

我绕着六年二班的教室走了一圈,可以确定的是,教室里的阴气很重,这样浓烈的阴气,说明教室里绝不仅仅只有一两个脏东西,很可能是一群脏东西。

但我想不太明白,如此浓烈的阴气究竟从何而来,六年二班这间教室的背后,是不是还藏着什么秘密?

就在我疑惑不解的时候,外面的天色已经黑了下去,教室里也陷入一片黑暗。

我摸出一支蜡烛,点燃放在老师的讲桌上。

蜡烛刚刚点燃,平地里刮起一股阴风,直接就把蜡烛给吹灭了。

我又把蜡烛点上,那股古怪的阴风又来了,又把蜡烛吹灭了。

二蛋说:“师兄,这是有东西在挑衅你呀!”

我冷哼一声,从兜里摸出两张驱鬼符,念了两句咒语,凌空甩出,两张驱鬼符飘扬着落下,刚好落在讲桌的左右两边,讲桌就像一块磁铁,将那两张驱鬼符牢牢吸附在桌面上。

而后,我第三次点燃蜡烛。

这一次,烛火摇晃了两下,顽强地燃烧起来。

天色已经黑了,整个教室,乃至整座教学楼,甚至整个校园都被笼罩在黑暗中。

唯一的光亮,就是面前这支燃烧的蜡烛。

昏黄的烛光映照着教室,让教室里的氛围变得格外古怪,凄凄惶惶,昏昏暗暗。

我扫了一眼下面的课桌,差不多有三十张桌子。

村小的教室不大,每间教室也就坐三四十个学生,按照桌椅板凳的数量来看,六年二班有三十个学生。

比起城里的学校而言,一个班级只有三十个学生,那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情,这是典型的“小班教学”。城里的学校,动辄便是六七十人一个班,一间教室里满满当当全部挤着人,前胸贴后背的,连走路都费劲。

突然,只听二蛋低低一声惊呼,他扭头看着身后的黑板,一脸惊惧的表情,就像是看见了什么可怕的东西。

“师兄,黑板……快看黑板……”二蛋结结巴巴地说。

我看二蛋的样子也不像在演戏,立马警觉起来,猛然回头看向身后的黑板,这一看,我也大吃一惊。

但见黑板表面仿佛笼罩着一层朦胧的雾气,隐隐约约可以看见黑板上面,出现了一些血字。

是的,血字,猩红色的血字!

红色血字跟黑色的黑板碰撞在一起,形成一种强烈的视觉冲击,格外刺眼。

黑板上的雾气渐渐散去,当雾气散去的时候,我们赫然发现,整整一个黑板上面,全部写满了血字,那一个个猩红色的血

公息肉欲28篇小说目录 bbox撕裂bass俄罗斯 热门小说 第2张

字,就像针一样,刺痛我们的眼睛。

我定了定神,仔细凝望黑板,但见黑板上的那些血字,竟然是一个个人名:王亮、黄波、刘文凯、李静……

我一个个名字看过去,发现黑板上,一共写着三十一个名字。

二蛋紧绷着脸,紧张地问我:“师兄,这些人名,是不是六年二班这些学生的名字呀?”

“不是!”我摇了摇头。

“你怎么知道不是?”二蛋奇怪地问。

我面容冷峻地说:“下午的时候,董校长才跟我们讲过,六年二班有两个同学出了事,一个叫吴子豪,一个叫章飞,你看看这黑板上的人名,里面哪有吴子豪和章飞这两个名字?”

“是哦!”二蛋摸了摸脑袋:“师兄,你观察的可真够仔细!那么……如果不是这些学生的名字,这些名字又是什么人的呢?”

我伸手摸了摸黑板,发现指尖黏糊糊的,带着一股血腥味,看来黑板上的那些血字,真的是鲜血写出来的。

昏暗的教室里面,满满一黑板的血色名字,眼前的场景实在是诡异到了极致。

二蛋咕噜咽了口唾沫,抱着臂膀说:“师兄,这间教室确实有古怪呀!咱们……要不要先离开这里,然后从长计议?”

“你害怕了么?”我看了二蛋一眼。

二蛋脖子一硬,挺着胸口说:“怕?笑话,我堂堂四合院狩猎人,我怎么会害怕?”

喜欢阴阳狩猎人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